忘年

作者:陌上浅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邀请

      云沐的父亲原本是一所大学的历史系副教授,只是学校与家隔了两个省,除了寒暑假与妻儿相处的时间太少,思量之后云从安辞了职,回到家乡做了一名高中历史老师。
      云沐之所以喜欢历史,还是受了父亲的影响。正式开课的日子到了,她抱着书早早到了教室,和班里的同学打了招呼,落座等着上课。
      老师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单看外貌气质就让人觉得是个正统的学者,话不多,只介绍了自己姓王后就正式开始讲课。
      历史对大多数人而言是个无趣严谨的东西,对于喜欢历史的人来说那是一幅幅生动的画卷,带人领略着千百年前的故事。云沐听课是极认真的,手上还在飞快的记笔记,一笔字写的端庄秀气。
      老师的时间掌控力非常好,大课中间的休息如期而至,沐沐放下笔甩了甩手,一边检查笔记上是否有错误。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她回头正看见新选出来的班长杨凯冲着自己笑。
      “笔记能不能借我看下?”杨凯笑着,露出一颗小虎牙,使这个原本高大的男孩看起来有了几分可爱。
      云沐不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但是杨凯私下里和男生讨论班里仅有的这‘七朵金花’时却认为她是最吸引人的女生。为什么?因为淡,无论是说笑的,安静的云沐给人的感觉都是这个字,淡。淡极,方是艳极。
      云沐笑着把笔记递给他“我只记了我觉得重要,还有老师强调的。”
      杨凯点头接过来,娟秀的字迹跃然眼中,不觉夸了句。“字写的漂亮。”
      云沐笑着说了句“谢谢”。她的字是父亲从小教起的,云从安的字平逸温文,云沐受他指点字体清秀端庄。
      杨凯对着她的笔记,在自己的本子上补了两条,还给他。“以后还得多借你的笔记看看,别介意啊。”
      “班长客气了”她并不介意,同学之间互相借看笔记再寻常不过。前面有女生高声叫她,她转回身正看见班里其余的六个女生都在看自己。
      “怎么了?”
      “我们放假前要聚餐,咱们班就咱们七个女生,你也和我们去好不好,沐沐。”同学之间的感情在军训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培养和升华,虽然她不住在自己班的寝室,却并没被班里的女生排除在外。
      “好啊,吃什么在哪吃你们定好了通知我就行,我正好偷个懒坐享其成。”沐沐笑着说,语带俏皮。
      身后杨凯却不同意,高声道“哎哎哎,就你们女生聚餐把我们男生扔下可不行。都一个‘家’里的,大家一起啊,一起。”他说着就去问一旁男生的意见,大家自然都同意,吵着一起去。
      杨凯示意大家安静“那这聚餐就是咱们班的事儿了,吃什么听女生的意见,钱呢我们男生掏了。咱们班的七朵金花,我们可得好好呵护着。”
      他最后那句让女生都笑出了声,连沐沐都忍俊不禁。那边女生寝室的寝室长林思大声替女生回答“那我们就等着吃了啊。”
      
      上课的铃声拉响,大家都安静坐好继续听课。老师继续着他紧凑又细致的课程,将所有人带入了历史浩瀚的海洋之中。直到下课铃声响起,沐沐竟还有几分意犹未尽。
      台上王老师一边收拾着课本,一边叮嘱众人近期写一个不少于7000字的论文,方向自选,只要求一点,原创,假期回来后交。
      沐沐知道这是老师对大家的第一次考量。接下来上了英语课,午休吃饭,又是毛概和一节专业课,一天的课程才结束。她早就看过课表,排的挺满。
      晚上和冬青一起吃了晚饭,冬青回寝室去看书,她抱着资料、书和纸笔去自习室。
      
      刚开学,自习室里人本就不多,张嘉平刚走进去就看见了坐在最后面窗边的云沐。她正低头翻着书,动作轻柔而珍惜,右手在本子上写写停停,显然是在摘录有用的东西。
      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坐在和她隔着一个过道的位置,拿出书来学习。偶尔低头累了,他就歇一歇侧头去看一眼。云沐的长发低低的扎在颈后,有细细的碎发垂在额前和脸颊旁,将她白皙的脸分割成几个部分。
      大约是有碍视线,她伸手将头发拢在而后,那样轻缓的动作看的张嘉平的心怦然一动,低下头去。可仅仅是片刻,他就忍不住再次抬头看去。她的侧脸娟秀温和,大概是南方水土才能养育的出来这样淡淡的女孩。她的眼睛最漂亮,亮晶晶水泱泱的,却平和温柔,即便是灵动调皮的时候也是那样温暖。
      张嘉平发了一会儿呆,怕被云沐发觉便低头去看书,等他再抬头的时候自习室已除了他们俩已经没人了。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了,一旁的云沐仍旧翻看着书写写停停。张嘉平笑着摇摇头,心里暗暗佩服她的专注用工,却还是伸手敲了敲她的桌子。
      云沐诧异了一下“您也来自习?”
      张嘉平点头“十点了,该回去了,一会教学楼要锁了。”
      云沐吓了一跳,竟然这个点儿了,她都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收拾了书笔,和一直在一旁等着她的张嘉平并肩下楼。从教学楼走回寝室的路上路过静湖,灯光下湖面微漾着,荷叶浮在水面,一切都静悄悄的,和它的名字一样。
      “刚上课就来自习室,忙什么?”
      “今天老师让写个论文,假期回来后交。”沐沐看了眼天空,星星很稀疏,但很亮。
      “王老师吧,他每届新生都有这个要求。只要立论确当,论据实,逻辑严谨王老师就会比较满意。”
      沐沐点头,笑着道“谢谢师兄指点。”
      张嘉平朗声一笑,并未说什么,一路将她送到寝室楼下。韵母道谢,说了再见转身上楼。
      寝室里文静和肖莉已经躺下了,冬青穿着睡衣坐在下面看书。沐沐挨个打了招呼,放下书本笔纸。
      “怎么在自习室呆这么久?”冬青放下书问,文静也从上面探出脑袋附和。
      “才上课你就这么努力,以后你不得直接住自习室?”文静说完,自己咯咯的笑起来。
      沐沐笑着脱掉鞋子,一边回到“查资料忘看时间了,我们老师让写个七千字的论文,放假回来就得交,不抓紧查资料哪儿行。”
      文静哀嚎一声躺回去。“幸好我学的英语,不然一上来就七千字的论文,不如让主收了我吧。”
      肖莉也是连胜感叹,冲着沐沐说“给你掬一把同情的眼泪。”
      冬青倒是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以后我陪你去自习室吧,不然你自己这个时间往回走虽然是学校里我也不太放心。”
      沐沐听了扑过去,一把抱住冬青“我爱死你了,小青青。”
      文静在上面听着沐沐甜的发嗲的声音抖了一下,“我背单词得出声,不然我也陪你去自习室。”
      沐沐笑着放开冬青,拿起洗漱用具“谢谢小静静,你还是在寝室吧,不然自习室的气氛被你破话小心被追杀。”说着,她一路笑着去了水房洗漱。
      熄灯就寝,沐沐打开手机和耿介聊起天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模式,那天听冬青说那句权衡下的左右为难,,她就决定还是这样的相处,等有一天觉得不妥的时候,再退出来也就是了。
      只是她没料到,人的感情往往是不受理智左右的,陷进去再出来,何其难?
      和耿介的聊天结束,沐沐收起手机。肖莉和文静已经睡熟了,只能看见冬青那里手机些微的光亮,沐沐轻声说了句“早点睡吧。”翻身进入梦乡。
      
      第二天趁着午休,沐沐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自己近期的情况,又问了父母和弟弟。才说自己打算晚上订机票回家,那头的云从安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沐沐,爸爸虽然想你,但更希望你利用这个小长假自己出去走走看看。”
      云沐听见父亲这么说心里惊讶了一下,随后又平静下来。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住校生活,虽然知道父亲这么说是为了自己好,但心里还是觉得委屈。
      “知道了爸爸,那您和我妈解释我不回家的事儿,好吧。”她轻声说,眼睛里眼泪却在打着转。
      云从安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沐沐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那股委屈让她心里憋闷的难受。好在她自己悄悄地哭了一会儿,心情纾解了不少,下午的课程又将她的注意力转移。仍旧是和冬青一起吃晚饭,两人结伴去了自习室。
      
      冬青去走廊里接电话了,沐沐看着窗外夜色中的校园,轻轻地叹了一下,也拿出手机。对着手机发了会儿楞,她发给耿介一条短信。
      ‘我爸让我国庆假期自己去旅游,不要回家。’
      她把手机握在手里等着耿介回短信,等了一会也不见反应,有些失望。
      
      张嘉平今晚有别的事,来的比较晚,进门就看见云沐在那托着腮发呆,一点没有昨天的认真专注。
      他坐下,拿出便签,在上面写道‘怎么了?今天不见你认真查资料。’
      云沐接过他的纸条有些惊讶,低头看上面的字,也明白他是怕说话打扰别人学习。想了想,沐沐在便签上落笔。‘想论文的结构。’
      这个理由充分正当,张嘉平看了没在说什么。沐沐也放下手机,真的去着笔写论文的框架。
      直到冬青打完电话回来,也不见耿介的回信,沐沐彻底放下这个,一边整理资料一边构思,渐渐投入进去,直到冬青提醒她该走了,她才发现又和昨天一样,教室里只有张嘉平和她们。
      “师兄,该回去了。”沐沐收拾起书本,对正在写东西的张嘉平说。他应了一声,收笔,整理东西。
      “我送你们回寝室。”
      沐沐背起包,挽着冬青的手。“谢谢师兄,不用了。我有室友陪着,师兄也早点回寝室吧。”
      张嘉平只能点头,心里暗暗叹息着目送她离开。
      
      一直到熄灯就寝,耿介也没回信,□□也是没在线。沐沐等了一会,心里那股委屈化为憋闷,把手机塞进枕下翻身面向墙睡了。
      及至第二天一早,沐沐醒了拿手机看时间,才看到耿介的回信,时间竟是凌晨两点多。
      ‘抱歉,今天有读书会,大家聊得兴头上,没来得及回信息。你父亲是为你好,希望你独立又能开阔眼界,不要委屈。想好去哪儿了么?’
      沐沐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这个人,竟然能那么准确的猜中她的情绪,真是···神奇。
      ‘不知道去哪,我没准备。’发送出去,沐沐叫了冬青起床。今天只有她们两个早上有课,而后天就放假了。
      吃过早饭,和冬青分手去教室。杨凯已经到了,见到她笑着打招呼。“早上好,吃了么?”
      沐沐点头,问“你呢?”
      国人似乎习惯了这样的问候,一句你吃了么,似乎也包含着这个国家的习俗和文化。
      “吃了。咱们的聚餐在明天晚上,地方就离学校不远,你明天和她们一起走,我们在校门口等你们。”
      沐沐点头,说了声谢谢,拿出课本温书。刚看了几行,手机震动,是耿介的回信。
      ‘你上次应该没逛完北京吧,不然来北京玩儿几天?’
      看着这条信息,沐沐觉得自己的心热了一下,是的,热了一下。就好像心底突然燃起一簇小火苗,或者突然冒出一泓温泉,那种感觉舒适又诧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