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

作者:陌上浅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传书

      沐沐将书扣在小桌板上,闭目靠着椅背,飞机的轰鸣声震得耳朵不舒服,却并不能影响她内心里的思绪。指尖划过书皮,纸张光滑的质感带着微微凉意。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在心底默念着刚刚看到的这句话,越发觉得这就是早上自己看见他的感觉,再没有这么恰当又体贴的语言了。
      她的嘴角勾勒出向上的弧度,早晨的一幕还在眼前闪现,清晰地,恍若这个世界都成了陪衬。
      他握住她的手,她的指尖正落在他干燥的手心里,掌心的纹路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说“耿介”
      耿介,耿介,这是他的名字,说不出是否好听,却让她觉得和这个人无比的匹配。她从包里拿出便签,写了自己的QQ号,递给他。没有留手机号码,大概是因为女孩子潜意识里的戒备心吧。
      他接过去看了看,然后放在了钱包的夹层里,显得那样郑重其事。并肩走出早点店,耿介伸手拦了辆的士给她,打开了车门。
      她站在他面前,突然生出了许多许多的不舍,没有缘由。
      耿介之于她,不过是个才认识的陌生人,这样的情绪来的莫名却理所当然。后来,沐沐时常想,是不是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她一手扶着车门,看着面带微笑的他,他的身后是红橙色的朝霞,将他的脸都染得分外温暖起来。“那,再见,耿先生。”
      “再见”关上车门前,沐沐听见他轻轻地声音,还是那样的沙哑。
      静下心,拿起书继续阅读。这种说不清的情绪,她想了也是想不明白的,索性不去想,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这座城市比首都更北,中午的气温都带着属于初秋的凉意,给母亲打了电话,沐沐打的去学校。路两边载着栾树,早过了花期,只有小小的果子挂在枝头。她不讨厌这座城市,却也说不上是否喜欢。她看惯了江南水乡的清新婉丽,这样浑朴粗狂的城市新奇却不能令她心安。
      历史文化学院在校本部,地处商业区,远远地司机就指出了学校位置,沐沐歪着头正好看见米色大理石的正门,庄重沉稳。
      拿着行李下车,就有接待处的学生询问是哪个院系的,并把她领到本院系,这样贴心方便的处事方法让本就对这所学校抱有期待的沐沐又增添了些好感。
      走在林荫路上,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把拉杆箱抢过去的学姐,笑了笑跟在她身后走,一边听她介绍学校的设施以及本院系。校园环境出乎沐沐意料的好,只是听说本系的女生很少,让她有些惊讶。
      进入寝室楼,带路的学姐把她交给接待处,挥手告别回校门口了。
      站在桌后,穿着过膝短裤,白色短袖的男生正翻着桌上的名册,翻了两页,低声说“云沐,三班,是我们班的。”
      他合上本子,从桌后走出来,看着她。“云沐,本科三班,我是你的班导生张嘉平,找不到指导员的时候有事可以找我。”
      沐沐刚刚就已经打量了这个大男孩,衣着整洁,样子也是中等偏上,五官看起来很柔和,眼睛很亮。“您好。”
      张嘉平笑着指了指身后堆放的编织袋“你应该没有自带被褥,可以买学校的,也可以自己出去买。”
      “我自己出去买就好。”沐沐笑了笑,母亲叮嘱过她,要自己买被褥,学校的,怕被芯不好。
      张嘉平点头“那就去寝室吧,你来的比较晚,三班女生刚好单出一个,你只能和别的专业的同学住混寝,寝室六人一间。”
      沐沐跟着他上楼,行李箱在他手中提着。“没关系,没想到同学都来这么早。”
      “对学校好奇吧,提早来看看也不错。”张嘉平回头笑着说“暖水壶,台灯这些小物件学校超市有卖的,也不贵,你等会逛学校的时候可以自己买。”
      沐沐点头,觉得这个班导生蛮细心“谢谢”
      寝室在三楼里侧,走廊看起来干净光亮。“你们比较幸运,这是新宿舍楼,老宿舍楼的设施可没这么好。”张嘉平边说边用钥匙开了门。“看来你的室友都出去了,晚上可以认识一下。”
      沐沐打量着寝室环境,六张床,上面住人下面是一张书桌和衣柜,的确看起来极其新,有三张床已经铺上了床单,剩下两张靠门的,一张靠窗的还没人。“我可以选这张么?”她指了指另一张靠窗的床问。
      张嘉平一直没说话,就是让她自己打量寝室的,而他也在看她。白皙水嫩的皮肤,看起来就不像是北方水土养出的女孩儿,声音轻软,夹杂着淡淡的南方口音,眉清目秀,说不上很漂亮,却让人看着清爽舒服。黑亮的长发编成一个辫子,从颈后斜垂在胸前,微微有些乱,却让人觉得舒适的好看。
      他听见她问,笑着说“当然可以,书桌和衣柜需要清洗一下,你自己整理了行李就可以看看学校,把缺的东西买了。”他边说边从把手中的钥匙递给她,想了想,又从裤兜里拿出笔纸,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这是我的手机号,有什么事儿可以找我。”
      沐沐接过来,看了一眼,装进随身的背包里。“谢谢,麻烦您了。”
      张嘉平笑笑,觉得这样单独和一个女孩子一起有些尴尬,挥了挥手“那我下去了。”
      
      当沐沐买齐了所有东西,又在学校逛了一圈之后,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室友也在提着被褥回来的时候认全了,文静和肖琪两个是英语专业,冬青是汉语言文学专业。
      推开寝室的门,只有住在她对面窗边的冬青在。“他们两个呢?”
      “吃饭去了”冬青放下手机,起身接过她手里的袋子放好。“你的班导生来过,明天军训,你们班六点半在楼下集合。”
      “这么早,不歇两天?”木木惊讶。
      冬青清脆的笑起来“不早,是你来的太晚。”
      沐沐吐吐舌头,她贪玩儿在北京多呆了两天。“你吃了么?一起去食堂?”
      冬青抓起手机,将及腰的波浪长发拨到身后。“我就等你呢”
      夜降临,薄荷绿色的窗帘将窗外的的树影灯光挡住,沐沐带着对这一切的期待和一丝忐忑进入梦乡。
      
      军训,大学的噩梦,却也是最难忘的时光。集合,吃早餐,操场见教官,站军姿······晚饭,拉歌。拖着又酸又疼的身子,沐沐已经顾不上公共浴室大家裸呈相见的尴尬,好好的冲了澡,洗净一身汗味,再拖着酸麻的双脚走回寝室。
      军训第一天,严厉苛刻的教官给了所有人深刻的印象。四个人一边泡脚解乏一边说着各自班级的教官如何,到水凉,才擦脚倒水纷纷爬上床。
      夜晚格外的宁静,累了一天的人都迅速的进入梦乡,唯独沐沐,身体虽然疲惫,却如何都睡不着。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调成静音,打开QQ登陆。
      手机震了一下,好友申请,附加信息:耿介。
      沐沐突然一个激灵,连心跳都快了几分。这两天她忘记了这茬儿,这会儿看见消息,竟觉得从心底冒出一股难言的狂喜。再三确定是他没错,沐沐才笑着同意,连她自己都不曾意识到,那笑容里都包含着什么。
      期待渐渐变化为忐忑,又演变成焦灼,QQ没有回应,她想他是睡了吧。木木翻了个身,心里莫名的烦躁,手机放下又拿起再放下,如此反复的循环着。终于,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把手机塞进枕头下面,闭眼酝酿睡意。
      
      手机微小的震动在她耳中被无限放大,迅速的拿出手机,是他。头像是青绿色的背景和微笑的晴天娃娃,正亮着。她抱着手机无声的笑起来,灿烂的像春日枝头盛开的花。
      【新环境适应么?】
      【还好,校园环境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寝室是混寝,因为我来的太晚落单了。】沐沐飞快的移动拇指,按了发送。
      【接触下其他专业也不错,可以学习非专业知识。大学生活就这几年,不要只顾着学习,课余生活学校活动要多参加。】
      沐沐看着这句,咬着下唇淡笑。突然觉得那头的耿介,像自己的母亲。她并不讨厌这样的叮嘱,心里反而有淡淡的暖意。
      【遵命,长官】
      想了想她又打上了这句【今天开始军训,第一天就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
      【在他们眼里,你们是阶级敌人!革命尚未成功,小同志你仍需努力啊】
      沐沐似乎看到了他说这句话是脸上浅浅淡淡的笑容,那样温和宁静。腿上的酸疼似乎也因此消减了些许。
      【坚决打倒帝国主义!】
      【小同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个时间你该睡了,不然明天被打倒的就是你了。】
      沐沐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差17分钟零点,确实该睡了。
      【晚安,老同志。请在精神上无限的支持我吧!】
      【晚安,好好睡。老同志在精神上全力支持你。】
      
      她闭着眼睛,嘴角还挂着笑意,睡梦中不知出现了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点击啊,卖萌打滚o(╯□╰)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