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

作者:陌上浅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温暖

      耿介直接把车开到了地库,这一次两个人默契的没有提订酒店的事儿,心照不宣的选择了住在一起。
      云沐从没想过要和他发生些什么,却也并不抗拒发生什么。他一只手拖着箱子,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进了电梯。开门,换鞋,他把箱子拿到客房,床上是他今早烘暖过新换上的床单被子。
      他出去,看见云沐正把大衣脱了挂在衣架上,身上穿着宽松的粗线针织衫,牛仔裤贴合在腿上显得那双腿又细又长。他从厨房端了红枣茶给他,早就煮好的,一直暖着刚好入口。
      云沐喝了一口,甜甜的,红枣的味道浓郁,从口腔到胃里,连带着四肢都舒服温暖。
      耿介看着她的笑脸,觉得这个家似乎不一样起来,不再那么冷清。他蹲下身去,一只手握住她的脚踝,刚好合拢,她太瘦了应该吃的胖一点。
      他动手去脱她的袜子,她本能的把脚往回收,他握的很稳,并没收回去。
      “乖乖的。”他像个嘱咐调皮孩子的长辈,说着话将她的袜子脱了下去,放在一边的拖鞋上。他的动作小心又温柔,像是害怕惊扰了她。指尖扫过她的脚心,云沐咯咯笑着挣扎。
      他去握另一只脚,嘴里含笑的说“怕痒的小丫头。”
      他的声音,令云沐脸色渐红,他低着头,她只能看见他的鼻尖。这样温柔的耿介,让她不敢直视。
      耿介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手里还捧着她的脚,脚尖很凉,凉的沁心。他这样,云沐便成了半躺靠在沙发上,小腿曲着。
      他掀开自己的衣服,将那双脚放在肚子上,真凉。云沐只有小时候曾经这样让父亲暖过手脚,这般的亲昵令她不自觉得想要抽离,他却已经放下了衣服,按住了。
      “暖和了么?”他问她,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她点头,暖。暖的不只是脚,还有心。
      整栋房子都是静悄悄的,她的脚放在他柔软的肚子上,暖意一点点的流动,像是小溪,不澎湃却涓涓不断。
      耿介一直在看着她,这是个小姑娘,小小的女孩,却牵动着自己整个的情绪。他知道她的快活,她的羞涩和温暖,可是即便是这样静好的时候,他还是难免去想这样的境况能持续多久?
      她被他看得羞涩起来,那双漂亮的像八月夜空看似平静的眼睛里明明藏着诸多情绪,可是她分辨不清楚,只能低下头去看他肚子上的自己的脚。那处微微隆着,他的手放在上面,莫名的让她想起了怀孕的女人。
      她笑起来,耿介不明所以却也不开口询问,只是用手轻轻拍抚着她的脚。这样愉快笑着的云沐,就像温暖的阳光,洒进了他的人生。
      她和他在一起那么的安适自然,就好像两个人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耿介的动作让她笑的更欢了。
      笑意渐渐消退,舒适沉静的感觉将两个人缓缓围绕,云沐看着耿介的肚子,渐渐地睡着了。
      
      耿介一直在看着她,看着她欢笑,看着她看自己,看着她困顿的闭上眼睛,看着她熟睡。云沐清秀的五官在他眼里是极漂亮的,她整个透着青春的气息,越发衬得自己的老态。他低头看自己的手,皮肤已经满是细纹。
      和同龄人比,他的确看起来更年轻,身体也更好。可是睡着的这个小姑娘,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她,太年轻。
      天本就阴着,又下了雪,越发显得铅灰色重起来,他开了盏灯,灯光下云沐的脸色更加柔和甜美。耿介看了时间,该吃晚饭了,也不想让她睡得太多晚上睡不着,便用手指间去轻轻挠她的脚心。
      她抽回脚,掩口打了个哈欠才睁开眼睛,耿介正看着她笑。“耿先生,你坏蛋。”
      耿介的心一悸,随之变得柔软,好像被她的这句嗔怪撒娇融化了一般。他极力的去平复,却觉得不行,看着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的云沐,心里想着她的那句娇嗔,他抑制不住的想去亲吻她。亲吻她光洁的额头,璀璨的眼睛,挺秀的鼻梁和娇嫩的嘴唇。
      他起身去厨房,喝了一大口冷水才将心底的躁动压制住,倒了杯温温的红枣茶给她。
      “一会儿出去吃饭,想吃什么?”他看着她一口气喝了大半杯红枣茶,抽了纸巾给她擦嘴。
      “火锅,辣辣的。”手里的杯子温度刚好,他开了顶棚的吊灯,光纤很亮。她仰头看他,背着光他的脸有些模糊。
      “好。”他伸手抚摸她的头发,声音温和。云沐突然觉得,这样的耿先生,是不是她说什么他都会说好。
      “离家不远就有火锅店,味道不错,走着去还是开车去?”他拿起空杯子送去厨房,听见她欢快的声音,说走着。
      走出楼门,冷风夹杂着雪花扑面而来,耿介将她的围脖向上提了提,只露出一双眼睛,含笑的看着自己。他真想亲吻一下那双眼睛,那双此刻眼里只有他的乌泱泱的眼睛。
      他深吸一口凉气,将她的一只手握住,揣在羽绒服的口袋里,两个人慢慢的向外走。街上偶有车辆驶过,两个人都不说话,却被温馨平静的气氛尽情围绕。
      隔着两个铺面,云沐就闻到了火锅香辣的味道。耿介拉着她的手站在店前并没直接进去,而是侧脸去看她。
      云沐看着他的眼睛,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她知道他的意思,放在他手心里的手回握住他的,紧紧的。
      她摇头,再坚定不过。耿介似乎轻叹了一声,拉着她进去,羽绒服口袋里的手也握的更紧了。
      饱饱的吃了一顿,辣的过瘾,就连嘴唇都微肿了她也不介意。耿介看着她只觉得可爱,外面的雪住了,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响。
      “耿先生,我们去散步吧,我吃撑了。”她的手在他手心里,暖的沁出细微的汗水。
      “去小区旁边的公园吧。”他笑着看她在自己身边蹦跳的像个孩子,心底那股郁郁散了。
      他带着她进了公园,穿过枯了的挑花林,走到湖边的回廊上。回廊里被风吹进了雪,不厚也不薄的一层,在灯笼的光亮下微微泛着粉色。
      云沐抽出自己的手,走在他身后,每一步都踩在他的脚印里。他回头去看,她低着头,一步一步对的认真,很快就走到了他面亲。
      “耿先生。”她看着他,低低的叫他。
      耿介伸手将她环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她身上沾染了浓郁的火锅味道,那股柠檬味却淡淡的,还闻得出来。他听见她的声音,在脖子下方,心口上方的位置“我喜欢你,耿先生。”
      他不说话,只是把她抱得更紧,更紧。心里似乎像春天干旱的土地,一条条的龟裂开来。
      回到家已经有些晚了,耿介在她脑袋上面揉了揉。“去洗澡,就睡吧,身上都是火锅味儿。”
      “晚安。”她想抱他一下,却没伸出手,低着头轻轻说了这句话,听见耿介也道了声晚安,再抬头的时候他已经在上楼了。
      云沐洗了澡,再一次躺在这张床上,穿着自己的睡衣。被单不是上次的那一套,颜色更嫩了些,是淡淡的紫色,不知道是不是他新买的。
      窗子没拉窗帘,下了雪的缘故,显得格外亮。她翻来复去的睡不着,起来开了床头灯,靠做着。长发披散着,似乎让她本就烦乱的心更加烦乱。她抓了几下,用皮筋在脑后绑了起来。她想看他,想看见她的耿先生。这样的愿望迫切的令她觉得,如果不看上一眼,她一晚上都会睡不着的。
      掀开被子下床踩上脱鞋,她紧张的手不知道放哪,只能捞起枕头抱着,这样让她觉得更安定。
      她推开门出去,站在楼梯下面向上望,除了拉着窗帘的窗子什么都看不见。她抬脚走上去,脚下的钢化玻璃令她觉得眩晕,旋转楼梯让她觉得呼吸都有些不畅快。
      终于上了楼,小小的玄关摆着一排书架,排满了书,她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对着卧室门的那侧有张小桌,一个圆凳,摆着干枯的插花,她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紧张的抱着枕头。
      走到门前,连步伐都迈的小心翼翼。她的手落在金属门把手上,冰凉凉的感觉,似乎给了她勇气。吸一口气,呼出,她敲响了门。只不过几秒的时间,她抱着枕头等在门前,却觉得漫长的煎熬。
      开门的耿介穿着黑色的棉质长裤,灰色长袖T恤,看起来舒适自然。
      “我,睡不着。”她不看他,盯着他的身后,深紫褐色的被子看起来很温暖,半掀着,那一侧的台灯开着。甚至她看见床单上的褶皱和枕边扣着的书,能想到他半靠在床头看书的样子。
      耿介没说话,把她手里的枕头抽走,拉她进来,关上门。他的手指骨节分明,看起来很瘦,所以显得长。
      屋里有两面窗,一面是她在楼下看到的,另一面更大些,能看到外面,只是此刻也拉着窗帘,挡的严严实实。屋里没有沙发,椅子,地上铺了柔软的地毯。她突然不好意思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儿。随着他走。
      耿介把枕头放在空着的另一面,掀开被子捏了捏她的手。云沐踢掉鞋爬进去躺好,他帮她盖好被子,绕到另一侧躺好。她侧过身去看他,他把书合上放在了床头柜上。
      “为什么合上了?也许我能听你读一段。”她鼻息间全是耿介身上的味道,浓郁但不浓烈,让她觉得分外平静。
      他把书拿给她看,像哄孩子一样对她说“是本哲学书,有些晦涩,换一本好不好?”
      她翻开,全是英文,便把书还给他。“我想听童话。”
      耿介愣了一下,伸手去刮他的鼻梁,笑的宠溺。“等我去找。”
      他开门出去,听声音还下了楼,她伸手抚摸枕头上他压下去的凹陷,感觉像是在摸他的皮肤。
      耿介拿着一本《伊索寓言》回来躺好,亮出封皮给她看“只有这个勉强符合你的要求,可以么?”
      她点头,枕着自己的一只胳膊,看他靠好,翻开书。
      “饥饿的狐狸看见葡萄架上挂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口水直流,想要摘下来吃,但又摘不到······”他的声音还是像感冒后的沙哑,并没有代入感情,很是平静的读着,床头灯下的脸有些晦暗不明,却有着奇异的吸引力。
      她挪过去,伸手抱住他的腰,他一手拿书,空出另一只手让她枕着。云沐自然而然的枕上去,配合默契。他拉了拉被子,将她的肩膀盖住,嘴里仍旧读着故事。
      她仰头,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下。他的视线没有离开书,只是手在他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云沐静静地听着,在他温和的语气中渐渐睡去。这一夜,什么都不曾发生,却好像又什么都发生了一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另一更在下午两点左右!我要收藏~~~~~~~(>_<)~~~~ 看着10觉得好心塞,没有写文的动力了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