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

作者:陌上浅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之遥

      耿介的这句话,不亚于惊雷一样。张天昂端着酒杯的手一抖,半杯酒洒在了裤子上。他也不去管,只是看着耿介,分外惊讶的问。“怎么突然开窍了?”
      耿介只是苦笑,拿着分酒器给自己又倒了一杯。“也就是想想而已,都快死的人了。”
      张天昂一听这话就知道事情不对,当年这些朋友同学无论是找到了相爱的,还是到了年龄或者其他,都结了婚,只有耿介一个人,说什么等不到对的人不结婚。他们劝也劝了,说也说了,却也无济于事。
      到了这把年纪听了这样的话,要说不好奇,谁信?他把杯里的酒一仰头喝了“老耿,对方什么样?”
      耿介点了根烟,看着张天昂不说话,心里却想起了那天潘家园里的云沐。
      张天昂踢了耿介一脚。“你倒是说啊,要是不错就结了吧,老来也有个伴儿。”
      耿介摇摇头“是个小姑娘,比我小四十岁,结什么。”他将酒杯里的酒喝掉,苦笑了一下。
      张天昂也点了一根烟,他并不觉得惊讶,这些年的朋友了,大风大浪里走过,还有什么好惊讶的呢。“你是担心她受不了舆论的压力,受不了父母的反对?”
      耿介一根烟吸完,又点了一根。“她还太年轻,人又单纯···”他截住话题,狠狠抹了一把脸,将刚倒满的酒仰头喝下。
      “老耿,虽然现在的道德底线越来越薄弱,但是所有人都得承认,贯穿整个人类发展史的情感,还是留有最纯美的部分的。更何况,只要男人不偷情,女人没有外遇,符合伦常的婚姻恋情,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他给耿介倒上酒,将指间的烟深吸一口。“人的潜意识里,总认为夫妻白头到老,同生共死那才叫完美。年纪差的大些,必定有一个人要先走,所以潜意识里大家都不赞同,都觉得这是不完美的婚姻。可那些每天吵架,貌合神离,最后凑合到死的婚姻就完美?人的眼睛总是会被外表所蒙蔽,理直气壮地指责别人的时候,谁亲眼看见过别人的经历,谁又亲身经历过?”
      他看着耿介一口一口的喝酒,摇头笑笑。“你现在以过来人的身份替人家着想,可这是那姑娘想要的结果?”
      耿介端杯的手顿了顿,想起压在衣服底下那张纸条,心里跟刀铰一样疼,一杯酒下肚,火辣辣的沿着喉管下去,似乎麻木住了整个身体。
      “换句话说,就算你老耿做得对,出于爱也好,出于道义也罢。可你想过没有,她找一个同龄人就真是再好不过?”他夹了口菜,细嚼慢咽的吞下,才又开口。
      “现在的年轻人定性么?山崩地裂海誓山盟的爱情谈的快,散的也快,你也说人家姑娘单纯,你就不怕她被骗?就算不被骗,最后结了婚,你又知道她婚姻生活一定幸福?老公不会出轨?不会厌烦了对她不好?”张天昂看着好友握着杯子越来越紧的手,在心里暗暗笑了起来。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是个至情至性的人?万一人姑娘遇上个人渣,来个家暴,你就后悔去啵。”
      耿介将杯子的酒一饮而尽,心里竟然泛起说不出的冷意。想着他说的那些有一天发生在云沐身上,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恨不能能立时三刻就找到那个本还不存在的人,揍一顿。
      “你今年做过体检没呢?”张天昂看着他越来越不好的脸色,拍拍他的肩膀问。“机能都正常么?”
      “都正常。”耿介低头看着自己的餐盘,那上面是云沐浅笑盈盈的脸。
      “你这体格儿,再活二三十年没问题。要是真觉得年纪上亏欠人家,对人家姑娘好点不就成了。难得你还能遇见想结婚的人,不抓紧了,可就再也没有了。”张天昂幽幽的感叹,像是细小的风丝,吹进了他的耳朵里,也吹进了他的心里。
      
      直到推开自家的门,耿介的心还不能平静。他六十一了,不是十六岁,不是二十六岁,这样的忐忑纠结他已经多年不曾有过了。
      脱鞋,他想起那天她看见自己为她准备的新拖鞋,笑的可爱。如今那双鞋被装在盒子里,束之高阁。
      目光触及沙发,他恍若看见了她坐在那发呆的样子,他问她想什么呢,她说想他。他笑起来,心里竟觉得有点甜。
      他去倒水,看见那张椅子,想起她站在餐桌前给他一枚硬币,笑的调皮精怪。放下水壶,他终究还是叹息一声,转身拿起钥匙穿了鞋出去。
      
      张天昂再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是初六,他在家附近的酒店住的第六天。不愿意回家,因为到处都有云沐的影子,让他觉得喘息困难。
      张天昂约他出去喝一杯,他说算了,让他在家陪老婆孩子。放下电话,看着外面的夜色,还带着新年特有的喜庆,显得他更加落寞。他苦笑着,玻璃上映出他的脸,虽不苍老却也上了年纪。
      凌晨四点,耿介猛地睁开眼睛开了灯,眼前是云沐痛苦的脸。拿出烟,点燃,深吸一口,他才觉得自己好像又活过来了。他梦见她结婚了,像那天张天昂说的那样,遭遇了家暴。
      他一只手放在在胸口,心脏跳动的缓慢有力,他问自己,能不能对她比任何人都好?
      能!他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斩钉截铁的回答,按灭烟,关灯,他盖好被子睡去。
      明天,将是一个新的开始,于他,与她,于这个世界。
      
      初八,茶馆开了门,客人并不多。因为不远处是更出名的两座古镇,来这里的人就不多,所以还保护的很好。原汁原味的东西更多些,商业化也并不严重。
      辉辉这几天有些感冒,阮清怕来回开车更严重,便住在镇上。中午吃过饭,云沐坐在窗边的位置喝茶看书,目光总是不自觉得会扫到那座桥上。
      过了晚饭,客人似乎多了起来,茶馆渐渐热闹喧嚣,外面高挂的红灯笼照出新年的喜庆。云沐站在柜台后面看着书,打发时间,旁边鹅黄色灯罩的台灯散发出柔和的光,她却不知道下一刻老天让她见识了什么叫做峰回路转。
      茶馆的门被推开,系着红绸的铜铃一声声的响着,她微笑着抬头,那声‘欢迎光临’硬生生噎在了喉咙里。 渺无音讯几个月的耿介站在门里,穿着黑色的羽绒服,正看着自己,脸上还带着温和的笑容。
      云沐在那一刻竟然平静的很,她平静的保持微笑,甚至让自己的笑容更甜美。可放在书上的手,却紧紧握成了拳。
      像他突然去学校看她一样,她有些生气。如果他敢对她说出一句类似好久不见的话,她想自己一定会把这本书摔在他的脸上。
      她看着他走过来,步履沉稳,书被她拿在了手里。他站在那看她,看她的安静,目光平静而温柔,像恰如其分的温水,就那么让她的怒气渐渐平复。
      “我一下飞机就过来了,天儿真冷,请我喝杯茶好么?”他的右手放在柜台上,被风吹的通红,拇指正紧凑的敲打着食指的上半截。云沐很久之后才从耿介嘴里知道,这是他紧张时的小动作。
      云沐在心底叹息一声,转身出了柜台,带他坐到自己常坐的位置,又端了热茶点心过来。
      她坐在他对面,没问他为什么过来,为什么这么久才过来。耿介也不说话,只是喝了茶,吃了点心。她看着他吃光一小碟点心,有些心疼,想来这一路他没吃东西。
      “隔壁有个面馆,去那吃碗面吧?”她将他的茶杯倒满,轻声说。
      “沐沐···”耿介唤她的名字,一起温和又愧疚。
      她没等他说什么,笑了笑“你先过去吧,我和我妈打个招呼。”
      她看着他起身出去,才到楼上和和母亲说要出去转转,穿了大衣出去。耿介坐在空无一人的面馆里,一直望着窗外,他心里隐隐的害怕,怕她生气,怕她不过来。
      云沐叫了一碗面给他,看着他连汤带面的吃完,才说话。“出去走走么?这挺美的。”她看着窗,玻璃上映出的他的侧脸清晰又模糊。
      她走在前面,走在她熟悉的石板路,青石桥上。耿介跟在后面。不近不远。一直走到邻水的长廊上,她才停住脚,转身去看他。“耿先生,不需要对我说些什么吗?”
      他伸手,拨弄着她披散的长发,然后伸手将她抱入怀中。“沐沐,对不起,我让你等的太久了。”
      她的手放在大衣口袋里,冰凉。心却在耿介的这句话中渐渐暖起来,直到发热。伸手回抱住他,脸贴在他冰凉的衣服上。“没关系,这已经足够令人开心了,是不是?”
      他亲吻她的发丝,小心翼翼的温柔,她的身上带着他日思夜想的清香,让他无比安定。
      耿介将手臂里收,紧紧地抱住她,这一刻他真是庆幸,他在她耳边轻声呢喃。“我真庆幸,在迟暮之年还能遇见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看书的亲你们在哪里,让我看见你好不好~~·求收藏,求收藏,每天念叨一百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