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

作者:陌上浅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步

      清晨醒来的沐沐望着天花板发愣,这么久了,她第一次梦见他。不是后来借厨房给自己做菜后的耿介,不是电影院里说她宝气的耿介,更不是那个带着她爬山,亲吻她发顶的耿介。
      仅仅是第一次,她站在喧闹的人群里望着他,似乎这一眼便是万年。忘不掉的,不仅忘不掉反而记的越发深刻。
      翻身,掀开被子起床,她已经听见母亲和父亲低低的说话声。洗脸刷牙,将头发随便在脑后挽住,一根素银簪子固定,她推开自己卧室门出去。
      “怎么不多睡会儿?”阮清看见女儿站在厨房门口,惊讶的问。
      “醒了就起来了,帮你做饭吧。”她笑笑,看着母亲动手包的小馄饨。
      云从安正坐在餐桌上早读,抬头看了一眼女儿。阮清对孩子较为溺爱,从不曾让她沾手过这些,女儿出去后懂事了许多呢。
      遵从着母亲的指导,捏了几个还算像模像样的馄饨出来,阮清嫌她手脚慢,打发她去叫弟弟起床。
      辉辉早就醒了,云沐进去只是帮他把衣服穿好,洗了脸刷了牙。出来时,阮清的早饭已经做好了。
      “妈,我还是去茶馆帮忙吧。”咬着粢饭团,云沐对母亲说。她是怕自己太闲,总会想起那个人。
      “可以啊,工钱还照给你。”阮清一边喂儿子吃饭,一边说。云沐初中就想勤工俭学,可当妈的总担心外面不安全,索性在自家茶馆做,这一做也是好多年。
      云从安因为昨晚沐沐的一场大哭,没有来得及过问女儿的学业,此刻正好说了起来。云沐一一答了,也说晚上让父亲看看她之前写的论文。
      吃过早饭,云从安去忙他的事情,阮清开着车带着儿女去相离三十里的古镇上,茶馆是开在那里的。一家人有时候住那,有时候来去都开车,又不远。
      云沐还和往年一样,泡茶,上茶,收个钱。偶尔她也走个神,想起那个午后,耿介对她泡茶手艺的惊赞。每每这个时候她都会坐到窗边看着外面过往的游客发呆,那一条条的石板路上走过无数的人,却没有一个是她心心念念的。她没有寝食不安,更没有茶饭不思,只是这样偶尔的想起他,就好像永远都丢不掉的影子,不经意间窜出来扰一扰她的思绪。
      昆山下雪那天,张嘉平打了电话过来,那边热闹的几近喧嚣。她还没说话,就听见电话那头张嘉平极大声的喊了句“沐沐,我爱你。”然后响起了一片尖叫欢呼声。
      她扶额,很是无奈的叫了声“师兄”
      张嘉平让她等一等,似乎走到了相对安静的地方。“沐沐,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吧。”他急急地说,语气惴惴的,还带着粗喘,像是紧张极了。
      “师兄,谢谢你对我的喜欢。但是,我另有喜欢的人啊。”她将鬓角的头发别在而后,望着窗外不远处的桥。桥上站着的人,熟悉的让她连呼吸都难。
      “对不起。”挂断电话的云沐冲出茶馆的门,可是那座桥空空的。身后的铜铃铛一声接一声的响着,像敲在她心头。她想,她出现幻觉了,耿介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虽是这样想,她却仍然走上了那座桥,十三级台阶走的小心翼翼,似乎格外漫长。
      意料之中的失望,除了并不多的背包客游人,哪有他?没有。
      
      耿介坐在小吃店里,靠着窗能望见桥上云沐的脸和半边肩膀,她似乎瘦了,下巴有些尖。正四处张望着,然后垂头转身,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长出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庆幸还是遗憾。
      单位安排来苏州出差,本来是用不着他来的,他却还是来了。为什么?他自己都觉得可笑,只因为她在那,离得那样近,他就像个冲动的小伙子一样,来了。
      他来了,忙完了工作跑到了这里。她和他说过,她家在这个古镇上开了家茶馆,他问了许多人,有个一云姓人家开的茶馆在哪,直到一个高中生告诉他位置,他才看到了她。隔着桥上桥下的距离,隔着玻璃窗。只是这样远远地一眼,他那颗饱经岁月沧桑的心,似乎又充满了活力。
      他知足了,能这样远远地看着她,知道她是否安好就够了。她将来会找到一个年龄适当的人,谈一场被祝福的恋爱,结婚,生子,幸福的生活着。
      即便是心痛难当,他仍旧觉得这样是对的。他是快枯败的树,她是才含苞的花,不合适。
      
      回到店里的云沐怎么都觉得不对,她确认是不会看错他的样子,可也知道他不可能出现在自己茶馆门前。拿出手机,翻出他的号码,看着耿先生那三个字,终究还是又放下了。打过去说什么?说我刚才在自己门口看见了你,你在哪?
      她苦笑,觉得这一切都像笑话一样。也许,从潘家园起,一切就是个错误,或者,她去首都,就已经错了。可这错,她开始时错的心甘情愿的,如今,他替她做了选择。
      她记得自己放在衣服下面的纸条,她问他‘耿先生,你可以迈出第一步么?’。她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 ,格外虔诚,甚至带着祈求,如果他喜欢自己,他是愿意的吧。
      可如今,他用渺无音讯给了自己回答,做了两个人的决定。
      高中同学聚会,女生在一起聊着八卦。有人问她“沐沐,谈恋爱了么?”
      她笑着摇头,却觉得嘴里的橙汁发起苦来。身边女生七嘴八舌的说着大学一定要恋爱,没走出校园的爱情才纯洁,不像以后那样参杂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她愣愣的听着,被身边的人一掌拍醒,问她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
      她端着杯子的手紧了紧,不知道怎么回答。大家看她的样子,起哄说一定有了,让她说那男孩子什么样,俨然拷问一般。她被折磨得够呛,最后没办法,只能轻声的说。“他很好。”
      是啊,他很好,只是不要她而已。
      无论她们怎么不依不饶,除了这一句,她再不多言。无他,没什么可说的,更不想说。耿介,是她心头的那点朱砂吧。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临近新年,茶馆关了门,沐沐陪着母亲开始买年货。走在商场里,看着到处都是过年的热闹气氛,她突然想起了耿介。他的年要怎么过?一个人,会不会太过的冷清?会想她么?哪怕只有一点点。
      母亲开始做年糕,馒头和小点心这些东西,她帮不上忙,就哄着辉辉,偶尔发呆。
      转瞬,到了除夕。自家里灯笼高挂,灯火通明,从阳台望出去,处处都是如此。她想起那天在景山上,他站在身边的安静宁和。
      云从安在客厅里叫她去看春晚,她应了一声,带着笑进屋去。辉辉穿着大红的中国娃娃装,样子喜人的不得了。她亲他一口,坐下来剥了柑橘给父亲和弟弟。
      饭菜上桌,阮清特意包了饺子给她。掘元宝,父母发了红包,年夜饭才正式开始。鱼是不动的,要留到初一,取年年有余的意思。饺子大家都吃了一两个,唯独沐沐,把饺子当成了年夜饭。阮清还诧异,她出去半年就改了口味。哪里知道,她心里想着那个人自己过年,这会儿权当陪着他吃了。
      吃过了饭,沐沐收拾桌子,让母亲去哄辉辉睡觉。温水划过手指,将手上刷过碗筷的油腻冲掉。早过了凌晨,守岁也就算过了。和父母打过招呼,她回了房间。换上睡衣钻进被窝,却没有丝毫睡意。
      手机屏幕的光照的她脸色发白,那句新年快乐打了删,删了打,最终却只放在了存稿箱里。手机习惯性的塞回枕头底下,她难过起来。这一天那么多的短信发进来,她等着盼着,却还是没有等到他的,他是真的下定了决心不理她,从此陌路。
      初一,阮清端了汤圆给她,问她是不是没睡好。她笑笑,说数压岁钱没睡。阮清以为她还和小时候一样,过年了高兴,并不曾多理会。
      吃过了汤圆,和父母出去拜年,应付着不同的长辈几乎相同的询问,直到傍晚躺回被窝,她才觉得舒了口气。
      手机里仍旧没有他的消息,她苦笑一下。今天太累了,她翻身,没一会儿就睡了。却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耿先生,此刻也不好受。
      耿介的年的确是一个人过的,这么多年也都习惯了。朋友也邀请过,可那是别人一家的团聚,他一个外人总会显的格格不入,索性自己过了。
      他不是没想过给她发个信息,或打个电话,可电话拿在手里,想想就又觉得算了。他自己喝了点酒,也没收拾桌子,零点一过,他也没上楼,就到客房里去睡了。
      还是那天她睡过的床单被罩,连衣服也还摆在枕边。他躺下去,似乎还能闻到她身上很是清淡的柠檬味。
      初一,起床后的耿介第一件事就是拆了被罩床单,扔在了洗衣机里。看着外面正好的天气,收拾完了桌上的残羹冷炙,就接到了好友张天昂的电话,约他中午吃饭。
      这已经是惯例了,几个好朋友谁初一有空就会约上他这个没家的,中午出去吃顿饭,聊一聊。
      近五十年的好朋友了,第一眼张天昂就看出了他的不对,倒了杯酒给他。“遇见什么事儿了?”
      他把酒一口喝了,回味了一会儿才说“我想结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双更双更,看在我这么勤劳的份儿上,大家快点收藏文文啊!完结前收藏过一百,我就三更~~~~~
    ~~~~(>_<)~~~~ 快点收藏我!不要手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