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提拉米苏

作者:时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8章芝士蛋糕

      一个PVP党每天玩什么?战场杀人、竞技场杀人、野外杀人。
      
      一个PVE党每天玩什么?下副本、下副本、换个号继续下副本。
      
      一个PVG党每天又玩什么?刷交易行、刷交易行、收完信继续刷交易行。
      
      小和尚表示他们玩得实在太单调啦!哪像我们PVX①党,每天有辣么多丰富多样又有趣的玩法!满世界遛弯看风景拍照,剑三一共有六十多张不同类型的地图,美景无数看都看不过来!一边跑图一边采采药挖挖矿打打猎,回到家做饭打铁搓药丸缝衣服,辛勤劳动的生活多么充实!当然少不了在帮会领地种菜钓鱼养马!升级时没做的任务回去清一清,剧情跌宕起伏催人泪下!PVE的副本我们偶尔也会刷一刷,不过仅限自己一个人能打过的,把无盐岛刷成平地也要刷出小花鼓!还有收集外观涨声望做成就,看着自己的江湖资历又涨了一点好开心,越来越有前辈□□湖、资深大侠的感觉了呢!
      
      唐楚玩得正起劲,高屾叫她:“歇会儿来吃下午茶吧。”
      
      她正在做酱腌鸡爪冲烹饪技能,一边做一边嗦口水,听说有吃的丢开鼠标就去抓拐杖。
      
      餐桌上泡了一壶玫红色的饮料,倒在白瓷杯里粉嫩艳丽,如同一杯香艳的胭脂水。唐楚问:“这是什么?”
      
      “洛神花和玫瑰煮的,有点酸。芝士蛋糕比较腻,配这个可以解腻,也适合你们女孩子喝。”
      
      她看了一眼挂钟:“蛋糕可以吃了?不是说要冷藏三小时以上吗?”
      
      “怕你等不及呀。”他笑着看了她一眼,“再过三小时就晚上了,不适合吃高热量的东西,你肯定忍不到明天吧?我放在冷冻箱里急冻了一下,应该也可以。”
      
      有话好好说,拜托别用这种似笑含嗔的桃花眼神看我行不行,鸡皮疙瘩掉一地……
      
      她搓搓胳膊,端起花茶喝了一口。煮过之后放凉,温温的正好;酸酸的,加了冰糖又有点甜,酸甜都不过分,恰到好处;仔细闻还有玫瑰的香气,配上茶水梦幻的色泽,仿佛喝的是仙人的玫瑰花露。
      
      她看着他从冰箱里取出带着模具的蛋糕,在厨房里又捣鼓了一会儿,换了白盘子端上桌。
      
      模具是心形的,小小的一颗,正好可以捧在手心里的尺寸。他在蛋糕表面用巧克力酱画了两条丝带和蝴蝶结,再放上两颗切开的草莓,仿佛精心准备的礼物等待她开启。
      
      心形蛋糕、巧克力、蝴蝶结、粉红色的玫瑰饮,合在一起怎么好像就有点……冒粉红泡泡的意味?
      
      高屾把切蛋糕的餐刀递给她:“你来切。”
      
      重芝士蛋糕质地比较实,还有点粘,她几乎是把蛋糕“锯”开的,锯完的蛋糕就像被变态杀人狂乱刀分尸一样,惨不忍睹。
      
      “算了,还是我来吧。”他拿回刀,把剩下的半边蛋糕切成整齐的三小块。
      
      “难看是难看了点,吃到嘴里都一样嘛……”唐楚拈了块碎蛋糕放进嘴里,稍微抿一抿,浓郁绵密的乳酪在舌尖化开,腻腻歪歪缠绕不去,这种罪恶的满足感……
      
      她当机立断,把切碎的蛋糕全扒到自己面前:“放心,碎掉的我全部负责解决!”
      
      “这只蛋糕有1500大卡,相当于六碗米饭,你确定要一次吃掉半个?”
      
      呵呵,用热量来威胁一个吃货,你太天真了!好吃的东西有几个热量低?吃饱了再减肥不迟!
      
      “那也就三碗米饭,有什么大不了?”她又塞了一大块在嘴里,满足地闭上眼,“都是浮云,浮云!”
      
      吃完大块蛋糕,她发现底下还有一层黑黑硬硬的东西,尝了一口是巧克力味,甜中带苦,入口酥软,仔细嚼一嚼颗粒又是脆的:“这是什么?”
      
      “饼底,用你的奥利奥做的。”
      
      奥利奥……那是她买来当干粮、以防万一饿得不行可以填填肚子的,原来也可以做蛋糕?居然跟芝士蛋糕非常搭,连饼底都啃干净了!
      
      唐楚吃完了半只蛋糕,意犹未尽地用手指尖粘盘底的碎颗粒,见高屾一直在旁边干看着,问他:“你自己做的,你不吃吗?”
      
      他从另半边三块整齐的蛋糕中取了最小的一块,用勺子挖了一小口尝了尝,皱起眉头:“不应该心急放冷冻的,有点起冰渣颗粒。”
      
      “哪有,我怎么没吃出来,你要求太高了吧?让我检验一下……”
      
      伸向剩余两块蛋糕的毛手被他轻轻打了一下:“已经吃了一半,不许再吃了。”
      
      她缩回手揉了揉,谄媚地笑:“你不是不喜欢吃吗,我帮你解决掉,不要浪费。”
      
      “这两块没动过,留着明天吃。”他一边说,一边向被他挖了一角的那块蛋糕瞥了一眼。
      
      切成三角的蛋糕摆在白瓷盘中,尖角被他以勺为刀纵切了一块,勺子钝,切口一层一层地卷起,显出乳酪的细腻质地,反而更加诱人。
      
      这意思就是捡漏只能捡他吃过的那块是吧?嘿,你以为你吃过的我就不敢吃了吗?
      
      她抓起餐刀,贴着勺子的切口把他碰过的部分切掉,其余90%收入囊中享用。
      
      高屾看着她像猫咪似的满足地眯起眼舔嘴唇,暗暗叹了口气,将另外两块蛋糕收起放冰箱。
      
      “等等,差点忘了拍照,我要发朋友圈报社。”她拦下他,拿出手机嚓嚓拍了两张照片,“嘿嘿,发给刘淼馋死他。”
      
      “我看看。”他从背后探过头来,越过她的肩凑近细看。
      
      唐楚莫名地觉得……挨着他的那侧脖子里有点痒。她微微往另一侧缩了缩。
      
      “你是怎么做到把明明很正常的食物硬拍成黑暗料理的?你确定这种图片别人看了会有胃口?”他从她手里拿走手机,“我来。”
      
      他走到餐桌对面,选了个光线好的角度,两块蛋糕一前一后错落摆在白瓷盘里,旁边放上茶杯和勺子凹造型,先用她的手机拍了两张,觉得不满意,又换了自己的重拍。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他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
      
      屏幕上是打开的图片,同样的蛋糕和餐具,换了个角度、换了个人拍,黑暗料理摇身一变成了小清新下午茶,比实物看起来更美貌。她向后划拉看各个角度的蛋糕照片:“这几张都发给我……”
      
      话音在看到突然转换的画面时一滞。
      
      连续的蛋糕特写,最后一张镜头却拉远了,焦点也不在蛋糕,而是落在坐在桌对面的她身上。
      
      “你……干嘛拍我?”
      
      他不答反问:“怎么,拍得不好看吗?”
      
      其实挺好看的,画面上的她低着头,镜头从上往下俯视,肉嘟嘟的圆脸也显得下颌尖尖,像个软软粉粉的桃子,特别萌,绝对能排进她最美的照片前五。
      
      他又问:“还是你想自拍发朋友圈?”
      
      “我不喜欢自拍,脸太大……”她盯着那张照片再三端详,舍不得删,“你怎么能随便一拍就拍得这么好看呢?我拍的蛋糕就是黑暗料理,自拍照能把自己吓哭。”
      
      “想要拍出好看的照片,首先你眼里、心里得认为这个东西是美的,别妄自菲薄。”
      
      咦,这句话岂不等于是说……
      
      她心里有点小异样,抬眼小心地觑过去,他却把手机拿走了,自顾看屏幕:“这几张都要?蛋糕没切之前我在厨房还拍了两张,一起发给你。”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拍她还是没回答啊……
      
      微信弹出他发来的图片消息,她存下来正想转发,又听高屾说:“我已经发给刘淼了。”
      
      “哦……”她放下手机,低头继续吃那块从他那里捡来的蛋糕,“刘淼……已经开始上班了吗?”
      
      他又不答反问:“你好像对他的事挺上心的?”
      
      “哪有,”她讪笑道,“我就是问问……他上班了,你怎么还不去?”
      
      高屾把手机捏在两指之间转圈:“怎么,又想赶我?”
      
      “没有没有没有!”她连连摆手。现在就算她想赶,她的胃也不答应呀!“听刘淼说你们公司新起步事情挺多的,你天天在家,怕耽误你正事嘛……”
      
      “前两年太忙了,一次长假都没休过,老板答应让我休息半个月再入职。”他双手扶着她面前的餐桌,俯下身来,“何况你现在这样,家里能没人照顾?等你拆了石膏、能走路了我再走,反正在家也能办公。”
      
      这些年习惯了和爸爸的新家庭相敬如冰不相往来,唐楚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动弹不得生活不能自理,在她身边照料的人竟会是他。
      
      甜蜜细腻的芝士蛋糕在舌尖化开,心气仿佛也随之被熨平,说出口的话语也变得温软柔和。
      
      “高屾,”她低声道,自从爸爸和高阿姨在一起,她似乎就没有再叫过他的名字,“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目的的?”
      
      他看着她不说话。
      
      “你也看到啦,我不回家是因为骨折,不想让爸爸和外婆他们知道,并不是和他闹脾气。”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盘子里的蛋糕,“一开始我不同意,是觉得妈妈去世才一年爸爸就要再婚,太薄情了……现在过去这么久,我也慢慢接受现实了,有些事是注定没有办法的……爸爸和谁结婚是他的自由,我不阻挠,但是你们也不能硬要求我必须欢欣鼓舞地送上祝福吧……”
      
      高屾松手站起身:“你以为我是故意来讨好你、为了说服你去参加爸妈的婚礼?”
      
      她抬起头:“不然呢?”
      
      他沉默片刻,缓缓道:“我并不希望他们结婚。”
      
      这话出乎唐楚的意料之外:“你不是一直挺支持他们的吗?”
      
      “我不反对他们在一起,但是不希望他们成为法律上的夫妻。”
      
      “为什么?”
      
      “因为……”他站直身体,居高临下地看她,“对我不利。”
      
      她想起了昨天在同一张桌子上和刘淼三人的对话。亲兄弟明算账,钱拎清楚了才能和和气气不伤感情,这是他们的处事准则。爸爸和高阿姨在一起时间久、感情深了,不斤斤计较那些身外之物,但高屾和爸爸的关系并不足以让他不计较。
      
      严格来算,高阿姨的资产要比爸爸多,所以爸爸才一直不主动提结婚的事。
      
      “你呢?”他盯着她追问,“你会反对他们结婚吗?”
      
      吃饱的唐楚智商没掉线,慢慢回过味儿来了。
      
      想拿她当枪使,嘿嘿,没门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①PVX:玩家自创的名称,指那些既不热衷PVE也不玩PVP的休闲玩家。
    女主你的脑洞太大了!往正常的方向开一开好吗!
    明天入V三更,1万2千字,另附入V小福利,你懂的……
    更新时间取决于编编何时开通VIP,大约会提前至中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