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提拉米苏

作者:时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1章甜咸豆腐脑

      下午家里来了一位客人。
      
      准确说是高屾的客人,他下楼去接,除了人还接上来五大箱行李,堆满了玄关,把大门都堵住了。
      
      唐楚去洗手间经过,皱起眉头:“这是要干嘛?你打算长住?”
      
      他还是那句话:“从上海搬来的,先寄放两天,会搬走的。”
      
      来客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小伙,满头大汗,把最后一箱搬进屋,关上门将一串钥匙甩给高屾:“你的车钥匙!累死我了,从上海过来足足开了三天,差点把老命交代在高速上!”
      
      唐楚问:“您从上海开车过来的?多辛苦呀。”
      
      “你问他啊!本来说好轮流驾驶把车开过来,一听说出了事,车子房子行李全不要了,拎个包买了当天的飞机票就猴急地飞过来……”
      
      高屾看了他一眼,他倏然噤声。
      
      唐楚问:“出了什么事这么急?”高屾来之后每天买买菜做做饭跑跑步,很悠闲的样子,不像有急事。
      
      高屾说:“新公司那边出了点紧急状况,已经处理完了。对了,这是我同事。”
      
      客人嘿嘿一笑:“妹子你好,我叫刘淼,文刀刘,三个水那个淼。我从上大学起就跟着山哥混了,他是高山两个山,我是流水三个水,是不是超有缘分!”
      
      高山流水,CP感还蛮强的……
      
      刘淼是个挺新潮的小伙儿,很敢穿,修身大花纹衬衫、亚麻九分裤,墨镜挂在领口,光脚穿船口皮鞋,理了个适合他脸型、又能增高的翻卷飞机头,虽然个子比高屾矮一些,先天颜值不如他高,但仔细修饰过后,也有那么几分时髦帅气。
      
      她看了看精心打扮过的刘淼,又看了看下楼随便套了一身休闲装、头发有些凌乱的高屾。虽说人靠衣装,但还是抵不过天生丽质的力量太强大……
      
      “你好,我叫唐楚,唐朝的唐,楚国的楚。”她向刘淼打招呼,好奇多问了一句,“你也在银行工作?”看他的模样和气场不太像。
      
      “我是码农,之前在银行做IT,现在跟山哥出来搞互联网。”
      
      “码……程序员?”果然这年头会编程的人都不可貌相呢。
      
      “是啊,IT民工,不管在哪儿都得靠他们这些盘钱的人给饭吃。”刘淼向高屾扁扁嘴,“山哥,还有吃的吗?早上从济南出来就没吃过东西,饿死了。”
      
      高屾说:“楼下成都小吃全天营业,不行旁边还有超市可以买泡面。”
      
      人家远道而来,又开长途车又送行李的,就让客人自己去吃泡面?唐楚瞥了他一眼:“中午的饭菜还有点吧?不介意的话热一热……”
      
      高屾回瞥她:“哪还有?不都被你吃光了,就剩一碗汤。”
      
      哦,差点忘了,昨天被她抱怨排骨汤太清淡肉没味道,今天他炖了棒骨汤,不知用了什么办法,骨头上的肉又有嚼劲又入味,汤色浓白却不咸,一锅全被她啃了,骨髓吸溜干净,捧着碗把汤全喝光,只剩锅底一点点渣渣。
      
      “一碗汤也行,有挂面吗?山哥给我下碗面吧?”刘淼抢着说,不等高屾回应,转向唐楚,“妹子你知道不,山哥的厨艺可好了,特别会做饭,居家好男人!以前我们在上海同事聚会,经常去山哥家里,他一个人做一大桌子菜,比饭店的厨师水平都高!我们单位的妹子们个个抢着想嫁给他!”
      
      “是啊,”唐楚点头附和,想想不对,又补充,“他做饭是挺好吃的。”
      
      刘淼夸完了,又转头去看高屾:“给我下个面条呗。我知道就算给你一碗白开水,你也能把面煮得特别好吃。”
      
      高屾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刘淼,刘淼冲他飞了个眼色,他转头就去厨房了。
      
      唐楚觉得怪怪的,对刘淼笑了笑,拿起拐杖准备回自己地盘。
      
      刘淼却把椅子推到她身后,抓住她的拐杖:“楚楚妹子,你的腿怎么了?来来来快坐下,别站累了。”
      
      “没什么,踩空台阶摔骨折了而已,过两个月就好。”唐楚被他按坐下,拐杖抽走,“你叫我唐楚好了,朋友同学们都这么叫。”
      
      “楚楚多好听啊,跟你人也很相配,楚楚动人嘛。连名带姓的多生分。”
      
      唐楚被他夸得抖了抖。这人真的是淳朴务实的工科男程序员吗?不考虑改行做商务?
      
      厨房门开着,高屾把铁锅往灶上一架,啪地打着火:“人家妈妈姓楚,家里人也这么叫,就你生分?”
      
      刘淼马上改口:“唐楚妹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还不告诉家里,一个人多可怜哪。”
      
      “我不是一个人,请了阿……”
      
      话没说完就被刘淼打断:“你们这些要强的妹子啊,什么事都自己扛,不喜欢撒娇示弱,殊不知这样更让人心疼。”
      
      “我没逞……”
      
      刘淼转向厨房大声问:“是不是啊山哥?”
      
      油烟机轰隆隆地响着,高屾向这边扫了一眼没搭理他,把食材倒进锅里。
      
      刘淼继续说:“幸好山哥来了,他心细体贴会照顾人,做饭还特棒,标准暖男是吧?我说山哥你就别忙着搬家了,找房子的事包在我身上,新单位那边也不急,你专心在这儿把咱妹子照顾好了。”
      
      “他说只住几天……”
      
      刘淼摆摆手:“那怎么行?不把你照顾到完全康复活蹦乱跳他不许走,我都不答应。”
      
      唐楚笑得很僵硬:“那多麻烦你们呀……”
      
      “说什么麻烦呢,都是一家人,谁跟谁呀。”
      
      我跟他不是一家人……
      
      唐楚欲哭无泪。怎么几句话一说,就变成高屾要在这儿赖一两个月了?
      
      刘淼特别能侃,她都插不上嘴。聊了没一会儿,高屾的面条煮好了。
      
      刘淼也是个吃货,看到有吃的,话匣子立刻关上,屁颠屁颠地先去抽了两支筷子,眼巴巴地等着面条从锅里捞起来。
      
      “哇,这算是骨汤拉面吧?看着就好好吃!”
      
      一大碗面条端上来,其实用料并不特别。中午剩的棒骨汤做底,汤色微白,火腿、蛋皮切丝,另外加了香菇、紫菜、玉米粒、胡萝卜片和青菜叶为辅料,最上面盖着三颗去壳的大虾仁和对半剖开的溏心茶叶蛋,白、绿、黄、橙、红、黑各色相间,丰富而不杂乱。
      
      明明是一碗扫冰箱的杂烩面,硬是被他做出拍个照就能当日式拉面馆海报的style。
      
      刘淼一手拿筷子一手拿勺,学日剧里说了句:“我开动啦!”以风卷残云之势狂扫而下。
      
      俗话说见人吃饭下巴痒,唐楚看着他大口大口吃得很香的样子,虽然才半下午并不饿,但也可耻地馋了起来……
      
      刘淼一口气干掉大半面条和菜料,抬头看到她眼里渴望的光芒,同为吃货的他心领神会地一笑:“大家都说看我吃饭特别香,光是就着我的吃相都能让人多吃三碗饭。”
      
      她不好意思地收敛起眼里的馋光:“跟胃口好的人一起吃饭,确实胃口也会变好。”
      
      “嘤嘤嘤就因为这个妹子们都不肯和我一起吃饭,说不利于减肥。”
      
      唐楚噗嗤一笑。
      
      高屾拉开椅子在她身边坐下:“你不也是一样。”
      
      她转头问:“什么一样?”
      
      “看你吃饭就……”他侧着脸,目光从眼尾斜斜地递过来,唇角含笑,“让人很有食欲,胃口大开。”
      
      唐楚一看到他这个眼神就浑身发毛,不自在地把脸转开。
      
      “山哥别动!”刘淼突然放下筷子,飞快地掏出手机,“这眼神、这表情,简直太宠溺了!我要拍下来回去对着镜子练习,妹子们看了肯定把持不住!”
      
      高屾笑容一顿,打掉他的手机:“吃你的面。”
      
      “面吃完了。”
      
      “那就喝你的汤。”
      
      刘淼笑嘻嘻地收起手机,问唐楚:“唐楚妹子,你觉得呢?”
      
      唐楚一愣:“什么?”
      
      “他刚才的眼神是不是特别宠溺,妹子们看了都把持不住?”
      
      她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没注意。”
      
      刘淼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高屾,低头喝了一口汤:“唔……这是什么汤,这么鲜。”
      
      唐楚回答说:“中午熬的棒骨汤。”
      
      “棒骨汤好啊,你伤在骨头上,喝这个正合适。熬得这么白,花了不少功夫吧?”刘淼又喝了两口,啧啧赞叹,“我就说山哥最体贴最会照顾人了,没错吧?”
      
      唐楚问:“他是你老板吗?”
      
      “理论上职位是平级,但是……唉!他是合伙人,我只是打工的。”
      
      难怪马屁拍得这么殷勤,不过老板真的会喜欢被同事夸奖自己细心体贴居家好男人吗?
      
      刘淼把汤全喝完了,热出一头汗,问高屾:“山哥,有没有冷饮降降温?来个餐后小甜点就更好了。”
      
      “早饭点的豆腐脑还剩了点在冰箱里,自己去加糖。”
      
      “自己点的豆花?要得要得!”刘淼两眼放光,“我知道加点糖水很简单,但是山哥你调出来的就是比别人味道好,嘿嘿!顺便给咱妹子也来一碗。”
      
      “她不吃甜豆花。”
      
      刘淼痛心疾首:“身为一个吃……美食爱好者,怎么能不吃甜豆花呢!”
      
      唐楚说:“从小吃的豆腐脑都是咸的,甜豆花……不是很奇怪吗?”
      
      “所以你只是没吃过,并不是不吃。奶茶里的布丁你喜欢吃吗?”
      
      唐楚点头:“还可以,滑溜溜挺嫩的。”
      
      “那你肯定也会喜欢甜豆花的。”刘淼打个响指,“山哥,来两碗。妹子这可是第一次,交给你了,你好好表现啊!”
      
      吃个甜豆花而已,至于说得跟那什么似的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