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你别走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3

      
      直到大半杯热巧克力都灌了进去,那让人舒服的温度妥帖的捂热了胃壁,隋心这才满足的长呼了一口气。
      
      可是下一秒,就听到“嗝”了一声,突兀的打破了沉默。
      
      她连忙紧闭嘴,视线迎上已经站起身,俯视着她的那双微讶的眸子。
      
      然而,强烈的生理反应却没有给她粉饰太平的机会。
      
      很快又发出是一声“嗝”,接着第三声、第四声……
      
      隋心懊恼的低下头,用力压抑着往上涌的冲击,想用憋气大法把它们驯服,却还是一声接一声,生生不息。
      
      直到温热的水杯贴到她的额头上。
      
      她抬头一看,“嗝”……杯子里已经被蓄满温水。
      
      “喝一大口。”钟铭善意的提示。
      
      她喝了,他又说:“分七次咽下去。”
      
      她如法炮制,鼓着腮帮子,默数着,一个咕噜、两个咕噜、三个咕噜……
      
      “你也就这么大点出息。”钟铭双手环胸,依旧居高临下的打量她,慢条斯理的揶揄带着一丝笑意。
      
      隋心白了他一眼,咽下最后一口,喘了口气等了片刻,果然不打嗝了,这才没好气道:“我没吃晚饭,还喝了一肚子凉气,不打嗝才怪!”
      
      ——
      
      闻言,钟铭挑了挑眉,迈开长腿,走回到开放式的小厨房,打开有点迷你的小冰箱。
      
      “我这里材料只够做意大利面的,凑合吃吧。”
      
      然后,就见他拿出一颗紫洋葱,一小块绞肉,两颗西红柿,和橱柜里的意大利面条,并将绞肉放到微波炉里解冻,洋葱放进蓄满水的盆里。
      
      隋心凑过去,见他正在水里剥洋葱:“为什么要在水里剥?”
      
      “这样才不会刺激眼睛。”
      
      修长的指尖利落的将紫洋葱的外皮处理掉,露出里面光滑饱满的果肉,然后放在案板上,用沾了水的刀将它切成小丁,动作漂亮而流利。
      
      浓郁的洋葱味扑鼻而来,隋心向后错了两步,目光无意间一瞥,正看到不远处的书架上摆放着好几叠像是自己刻录的光盘。
      
      她随手拿起一张,只见正面写着【94年10月】的字样。
      
      又拿起一张,是【93年1月】。
      
      隋心数了数手指头,93、84年钟铭也就八、九岁吧,可是光盘上的字迹却不像是小孩子写的。
      
      “这些光盘是电影么,我能看么?”
      
      钟铭眸子微抬:“不是。”
      
      随即将洋葱盛到盘子里,说:“过来帮忙。”
      
      她“哦”了一声,放下光盘,接过装着面条的玻璃瓶,拔掉木塞,抓了一把面扔进已经烧开的热水里。
      
      ——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配合下厨,却是第一次做西餐,以前在国内都是中式家常菜。钟铭最拿手的是咖哩茄子煎蟹,和粉丝扇贝煲,偶尔也会图省事,买成品调料做个麻婆豆腐,或是鱼香肉丝。
      
      隋心随意扒拉着在沸水里翻滚的面条,就听钟铭说:“放点粗盐进去,面条会更筋道。”
      
      她照做了,继续发呆。
      
      沉默片刻,低沉的嗓音再度传来:“遣返的事,我听方町说了。”
      
      “哦。”
      
      她一低着,被热气熏了一下眼睛,连忙错开。
      
      “回头我给你们学校打个电话问问。放心,应该没事。”
      
      如此轻描淡写的……
      
      到底什么事在他那里才叫有事?
      
      隋心没好气道:“如果有事,我就和姚晓娜同归于尽。”
      
      空气凝结了一秒,钟铭缓缓抬眸:“你做了什么”
      
      “不是你教我的么?对付敌人要用自己的优势,攻击对方的弱点。姚晓娜的弱点就是要脸,我的强势就是豁得出去。所以今天我估计激她骂我,然后都录下来了。如果姚晓娜不让学校撤回决定,我就让她在学校里身败名裂。看到时候是谁更丢人。”她一口气将白天干的好事和盘托出。
      
      静默两秒,却只听到一声轻笑。
      
      隋心一下子回过头,见钟铭好整以暇的靠着流理台,黑而深邃的眸子正专注的看着她。
      
      “我什么时候这么教过你?”
      
      “三十六计啊,你忘了?”
      
      她掰着手指头数给他看:“第一计,瞒天过海,伪装自己,麻痹敌人,出其不意,让敌人措手不及。第六计,声东击西,引诱敌人,使敌人产生错觉,再让敌人悔不当初。还有第十六计,欲擒故纵,故意放纵敌人,让敌人放松警惕,所谓逼则兵反,纵则灭势,紧随勿迫,累其气力,散而后擒,兵不血刃……”
      
      话还没说完,就见钟铭一手揉着眉心,状似困扰:“真是不得了。”
      
      那语气,让人搞不懂这是夸奖还是什么。
      
      然后,又传来似笑非笑的一句:“除了这些还有么?”
      
      “哦,其实本来先用的是苦肉计,打算掉几个金豆博取敌人的同情……”
      
      “结果?”
      
      她翻了个白眼,嘀咕着:“结果失败了啊,姚晓娜非但不同情我,反而被我激怒了,不知道是不是演得不像……”
      
      不由分说,钟铭抬起手,将她耳旁的头发顺到耳朵后面,食指蹭过柔软的皮肤,微微一顿。
      
      收回手时,他低头看了眼食指,下意识和拇指蹭了两下,却蹭不到那触感,声音低而缓:“苦肉计以后还是别用了。”
      
      “为什么?”
      
      隋心望过去,正撞见那双不动声色的黑眸。
      
      只听他说:“你装可怜的样子,只会让人更想欺负你。”
      
      随即再度出手,毫不客气的将她的头发揉乱。
      
      ——
      
      一顿饭吃了个撑,隋心歪在床边有些昏昏欲睡,又有些头晕。
      
      钟铭正背对着她在水槽那边洗碗,恢复光洁的白瓷一个个被立在沥水架上,他捡起挂在墙上的毛巾,缓慢地将手指擦干净。
      
      隋心迷瞪着眼,望着那高大的背影,只听见自己说:“今天晚上我要睡在这里。”
      
      那背影似是一顿,回过身来,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一会儿你能不能给我的寄宿家庭打个电话,帮我找个借口?”
      
      钟铭静默的看了她半响:“我这里只有一张床。”
      
      心里漏跳了一拍,隋心歪着身子将脸埋进抱枕,努力忽略脸上突然升起的燥热,维持语气的平稳:“我知道,以前打雷下雨的时候,你不也陪着我一起睡么?”
      
      ——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他拿着手电筒晃着她的窗户,就那样站在雨里和她聊天。
      
      直到手电筒的光渐渐淡了下去。
      
      然后,就在她的惊呼之下,他一跃翻到一楼住户的小院子的护栏上,踩着她家的空调,从窗户翻进屋里。
      
      微弱的光线中,他的笑容那样好看:“别怕,有我陪着你。”
      
      那天晚上,她睡得特别香,握着他的手,一直到天亮。
      
      ——
      
      “那时候你还带了我最喜欢吃的东西,以前只要我害怕难过,或是生气,你都会拿它哄我。”
      
      钟铭一怔:“是么?”
      
      “是啊,你已经忘了么?”隋心微微抬起脸。
      
      这么快就忘了么……
      
      可是,没关系,不管是不是忘了都没关系,这最后几天,她会努力,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即使花不会开,也要给自己留下更多的回忆。
      
      即使它们走不进他心里。
      
      “那个时候你还小。”钟铭突然说:“现在你长大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
      
      她仰起头,语气强硬:“不管怎么样,我今晚就要睡在这里,反正你拿我当妹妹。哥哥陪妹妹睡觉有什么关系?”
      
      见钟铭不语,眉宇间微凝,像是在琢磨她话中含义。
      
      她继续反问:“是方町说的,你拿我当妹妹。怎么,他是骗我的?”
      
      同时睁大眼,一眨不眨的望着他,想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可是下一秒,钟铭却撇开视线,从柜子中拿出一条大浴巾,一把罩住她的脸:“睡前去洗个热水澡。”
      
      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失落……
      
      ——
      
      隋心一走进浴室,就被镜子里那张灰白的脸吓了一跳。之前打着月黑风高可以干什么的主意,这一看之下立刻灰飞烟灭。
      
      难怪钟铭如此巍然不动,面对这样一张脸谁还能下的去手……
      
      她又摸了摸额头,温度高的有点不对劲儿,身上也开始发飘。
      
      可能真是发烧了。
      
      几分钟后,隋心从浴室里走出来,手脚比洗澡之前更软。抬眼一看,钟铭正一手插在兜里,背对着浴室门讲电话,向她的寄宿家庭的家长请假外宿。而地上也已经铺好了被褥,上面还搭着毯子。
      
      等钟铭挂断电话,隋心才说:“我好像发烧了。”
      
      声音沙哑的不像是自己的。
      
      钟铭回头一看,头发湿润而凌乱,发梢滴着水,浸湿了身上宽大的深色男款衬衫,和挂在脖子上的浴巾,衬衫下摆依旧穿着牛仔裤,露出一双细白的小脚。他这才想起来这件衬衫是之前洗干净的,被他随手挂在于是的烘干架上。
      
      隋心一下子瘫软在地上那床被褥里,浑浑噩噩阵阵发懵。
      
      不会儿,就听到一阵“咚咚咚”的声音,她费力抬眼去看,只见钟铭迅速在案板上切姜丝,又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
      
      等钟铭端着姜丝可乐走了过来,隋心看也不看,咕噜咕噜的就着他的手,喝掉大半杯,最后忍不住抱怨:“你放糖了吧,怎么这么甜?”
      
      “甜了?”钟铭用拇指抹了一下杯缘,又放进嘴里舔了一下,神色认真:“好像是有点甜。”
      
      她一下子看呆了过去,真的很想提醒一句,那杯她刚喝过。
      
      会传染的……
      
      下一秒,身体就突然腾空,轻飘飘的还伴随一阵晕眩,很快置身于一片柔软中。
      
      低沉的嗓音响在头顶:“你在床上睡。半夜不舒服就叫我。”
      
      他从柜橱里又翻出几种药,退烧药和感冒冲剂等等,将感冒冲剂冲开,又拿出一粒药片,折回来看着她喝光。
      
      “这里的药见效慢,这些都是从国内带过来的。”
      
      隋心重新躺下,这才注意到,放在床头柜上有一叠资料,还支起一阅读灯。
      
      “你不睡么?”隋心问。
      
      话音落地,一只大手贴向她的额头。
      
      “吃了这种药,头一两个小时得观察用药反应。”
      
      然后,他轻轻握住她的手,粗粝的指腹缓缓划过她的手背。
      
      她忍不住动了一下指尖。
      
      只见他嘴角微勾:“记得吗,小时候我也是这样拉着你的手,哄你睡觉。”
      
      她艰难的开口:“可我已经长大了。”
      
      沉寂片刻,薄唇微启:“是妹妹的话,长大了也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奉送个小剧场:
    钟哥哥严肃的看着作者:有哪个哥哥会跟妹妹一起睡觉?
    作者:她又不是你妹妹。
    钟哥哥脸色阴沉:养这么大不是为了看着她睡觉的。
    作者:哦,是为了睡她的?
    一阵沉默。
    钟哥哥:萝莉的时候下手,是变态。
    作者:原来你真这么想过……
    钟哥哥回避作者问题,怒目:既然现在长大了,我为什么还要忍?
    作者:这不是病了嘛?
    钟哥哥:……什么时候退烧?
    作者:卧槽,病去如抽丝,你能不能别这样!
    让留言撒花来的更凶猛些吧!!!



    寄生谎言
    绑匪vs肉票,2019新文,欢迎来玩~



    你知道的太多了
    职场斗争文,关于酒店改革和职场反贪腐~



    我男票是蛇精病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