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命

作者:催墨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述情

      我枕着他的肩膀,两个人躺在河边柔软的草地上,抬头就可以见到夜幕低垂,星辰漫天,月光皎洁。

      “连珏。”

      “嗯。”

      “……今日我见你去扶那云琦……所以……有些动气。”我搂着他的胳膊在怀里,感觉这样才会比较安心,“连珏,我好像没办法看着你对她好,一点点都不可以。”

      回想起那一刻,气愤如同星火燎原一般,不禁暗自心惊,“我从没有这样,变得如此……陌生。”

      “因爱生痴,因痴生贪,因贪生妒,因妒生嗔。”我喃喃自语,挨着他蹭了蹭,“连珏,我……有些害怕。”

      他微微一怔,举起十指相握的手到唇边,细细密密地亲吻,“芷儿,人皆有六欲无常,珏爱的正是那个敢爱敢恨,心念善良的清芷。”

      我怎么忘了连珏是那个一句话便能叫人打消了心里所有着恼,只剩下淡淡的欢喜的连珏。

      可是心里一角依旧隐隐不安,还是不能完全放下,“连珏,你这样……你总叫我觉得有些……不真实。”我叹气,没错,也许是这夜色太美,太安详静谧,我不自觉地竟将心底一直埋在角落不愿正视的顾虑说出了口。

      一直以来,他的出现,他的话语,他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优雅温润,无可挑剔,也正因为如此,当感情越发浓郁只是,我渐渐地……开始把心中的不确定放大,大到自己无法不去正视。

      “清芷。”

      他忽然出声,我悴不及防有些怔楞。

      “……是我不好。”

      “不是的。”我急急道,撑起身子看向他。“你很好,真的。”

      他勾唇,起身,捧起我的脸颊,让我能够仔细地看清他的眼睛,那双潋滟凤眸中的情感,“清芷,我……我很小的时候就随师父上山修行,在山上的日子很平淡,我身子不好,整日都缠绵病榻,素日也不爱说话,和师兄弟们很少交流,时日一长,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相处。”

      “这次师父把这样大的任务交给我,我其实是很开心的,特别是遇到了你与清淮。”

      “我体会到了从前的生命里不曾有的快乐,还有,情感。”

      他的额头紧紧地抵着我的,嘴边的笑意缓缓地深了,“清芷,你可知道,当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我有多高兴。我从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美好的一件事,我感激上苍将你带到我的生命里,便总是不自觉地想对你好一些,再好一些,可怎么都不够。”

      “我不知道这样子的爱会让你觉得惊慌,没有安全感。”他的吻从额头缓缓地移到眉间,我的手紧紧地攥住裙摆,仿佛这样可以让我不那么紧张,几乎快要屏息到晕厥,“清芷,你不知道你有多好,好到让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的好,所谓浮世红尘从此也不过一个顾清芷而已。”

      他的唇辗转轻啄,从眼睛,到鼻尖,最后落到唇上,轻轻碰了碰,我微微晕眩,失神地咬住他的下唇,他低低地笑着,是我从不曾听过的嘶哑愉悦。

      鼻端是熟悉的木兰花香,那一刻,我做出了这辈子最冒险的决定。

      双手颤抖着去解他的衣扣,一颗,两颗——坦诚相见。

      我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月光下,彼此眼中的炙热能把万物融化。

      纠缠,沉浮,一眼之念,一念执着,注定就此飞蛾扑火。

      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流,问君身在何处?
      无过去心,无将来心,无现在心,还汝本来面目!

      在皎洁清泠的月光下,在美丽宁静的坦桑河畔,我们用最古老神秘的仪式,祭奠彼此的灵魂被爱欲紧紧纠缠,堕入魔相从生的红尘万丈。

      ***
      百媚横生的下场是——

      “哈阿嚏”

      我俩相顾无言,各自被裹得跟个球似的。

      哥哥送了茯苓煮的药来,见到我俩很是怔楞了一下,“你们昨晚去干什么了?”

      我浑身更加滚烫,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哥哥见状焦急地唤茯苓,“可是发高烧了?”

      我期期艾艾地看向连珏,他轻笑地开口,“哥,芷儿她没事。”

      闻言,我和我哥一同古怪地看向他,他笑得很是无辜,还无比暧昧地撇了我一眼,哥哥先回过神来,脸上有些微微不自然,清了清嗓子,“你们好自为之,不过,恭喜了。”

      默默钻到被子底下,让我闷死算了,还有没有脸见人了?

      连珏笑着把我挖出来,“哥都走了许久了。”

      “谁……谁是你哥。”我面红耳赤,嗫嚅道,“羞不羞人啊!”

      他将我放进自己的被窝里,轻轻地捧起我的脸颊,挑眉,“对自家娘子有什么羞人的?”

      娘子~我瞬间全身酥麻,用力地捂住他的嘴,恼羞成怒,“别开玩笑了。”

      他伸出舌头轻舔我的掌心,我如惊弓之鸟,猛地缩回手,他低笑,凤眸里有妩媚的意味,“芷儿,如今你可不能随便和我说结束二字了,否则岂不成了始乱终弃。”

      我吞了口唾沫,被他这轻佻的一面唬的目不转睛,红晕悄悄地爬上脸颊。

      “你……你说什么?”低着头,眼睛绞着十指相握的双手。

      他不出声,我扭头就见他又怔怔地瞧着我那蝶形胎记出神,忽然他低下头去,轻轻柔柔地落下一吻,万分虔诚,“连珏爱顾清芷万年不变。”

      我心中荡漾起密密麻麻的酸涩,深吸一口气吻他,“顾清芷爱连珏万年不变。”

      月儿弯弯像座桥,桥边红药长高高。
      月儿摇,星儿摇。
      红药在等谁?

      月儿弯弯像座桥,桥边红药眯眼笑。
      人儿摇,影儿摇。
      红药在念谁?

      月儿弯弯像座桥,桥边红药伸懒腰。
      船儿摇,水儿摇。
      蝶儿来了,红药安睡
      人儿成双对。

      ***

      我大度地放过了云绮。

      但为了不示弱,我亲手给小九做了顿牛肉以示褒奖。

      相对于我的心花怒放及止不住的笑意春风,其木格最近却总是心事重重,与我说话常常走神,我瞧着她一副爱不得恨不能的纠结样子,暗忖着也许我该帮帮他们,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我开始拾掇着要排一出好戏——祝台英和梁文才的故事。

      为了有代入感,我来出演梁文才,其木格来演祝台英,茯苓来演马山伯。

      看戏的有知道剧情的连珏,还有不知情的哥哥与霍展,还有小九,当然也少不了专程来看“好戏”的云绮。

      采苹与风荷一会儿替其木格梳头,一会儿来为我穿男装,一会儿又给茯苓画浓眉忙得不亦乐乎。

      好戏开场——

      我和其木格自由发挥,从两人相遇,互相作弄,对峙,和好,相爱,逗得大家捧腹大笑,就连父亲也被我们的笑声吸引了过来。

      这时采苹客串的坏王后出现了,那眉眼还真不怒自威,唬的台下叫好声一片。

      然后茯苓出场,要同其木格争我,我在两人拉扯下,突然躺倒在地,然后茯苓愣愣地站在原地,其木格嚎啕假哭,然后躺在了我的身边,抱住了我。

      台下叫好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谁都没有注意到茯苓已经悄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我扭头见底下哥哥神色匆匆要走,赶紧赶了过去,其木格见状随我一道——

      “不不不,我不要听。”茯苓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倒在哥哥怀里。

      哥哥好言安慰了些什么,我们隔得太远听不见。

      只见到茯苓忽然就踮起脚尖吻了上去,这一下可好,把身旁的其木格给刺激到了,她往回疾奔。

      我怔怔地看着自己手中一闪而过的衣角,我都做了些什么?

      其木格回到营帐里,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收拾好了包袱,我赶回去时,连忙堵在门口。

      “让开。”那通红的葡萄眼,惹人怜爱。

      “我不,你们有什么误会要说开才行啊!”我急的满头是汗,“哥哥心里是有你的,你若是不听解释就回北漠,要抱憾终身的呀。”

      “那他在何处?”其木格反问我,凄然苦笑道,“没用的,茯苓会是他这一生的责任,即使他爱的是我又能如何?我其木格不愿与世上任何一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你不要再拦我了,如果我们还是朋友的话。”

      我只得叹口气让开,“茯苓她……”

      “我不要听,这一切都将与我无关。”其木格怔怔地停住脚步,看着眼前趁着月色走来的茯苓和哥哥,我暗道糟糕,果然,就听耳边一声冷笑,“我空有满腹情深,却原来是挡了别人的情路而不自知,如今,我自己走,成全所有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庆祝中秋佳节,于是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中秋快乐!!!O(∩_∩)O
    这是连珏的表白喔,哈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