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火影〗房客吐槽死宅

房客是主语,吐槽死宅为修饰语,,可理解为-房客既是个死宅,还喜欢吐槽。

姊妹文:【火影】女友软萌易推

此篇又名【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
简单如指环,你就像黑夜,
拥有寂寞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
遥远而明亮,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巴勃鲁.聂鲁达

【此篇断章取义了其中的一句,另作理解。】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就好像我死去了一样。

封面侵权立换233
内容标签: 火影 少年漫 灵魂转换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泉奈,左栖 ┃ 配角:宇智波,千手 ┃ 其它:逗比

  总点击数: 4156   总书评数:11 当前被收藏数:68 文章积分:598,35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架空历史-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完结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127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火影]房客吐槽死宅

作者:慕光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 章

      ——懵懂——
      
      宇智波泉奈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只有自己是不同的。
      
      偷偷告诉你,他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女鬼。
      
      怎么样,很神奇吧~
      
      女鬼很奇怪,总是喜欢在他脑子里碎碎念,有时候是一个叫火影忍者的奇怪话题,有时候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抱怨。
      
      他听不懂,不过很有趣。
      
      女鬼的年纪比他大多了,宇智波泉奈真怀疑以她的智商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不过也无所谓了,她现在已经是死了。
      
      “喂,短命鬼,大逗比,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听,她又在抱怨了。
      
      “我去,老娘要疯了!你能听到我说话吧,看你笑的一脸YD样!”
      
      咿呀,被发现了。
      
      不过以前从来都没被发现啊。
      
      “是又怎么样,蠢货。”宇智波泉奈摊手,
      
      “……”
      
      ————————————-
      
      女鬼(都说不是女鬼了混蛋!)本名左栖,这是一个饶舌的名字,宇智波泉奈觉得蠢货都比这个名字好听,今年十六岁,为了找她失踪的哥哥而出了车祸(?),他掰着指头算了算,这个女鬼蠢货比他老十岁。
      
      他这样和蠢货说的时候。
      
      少女在他脑中发出一声冷笑:“鱼唇的凡人啊。”
      
      宇智波泉奈抿唇一笑,没有反驳。
      
      出门的时候遇上了桃花,宇智波泉奈一直很疑惑他一个男孩子怎么取一个这样弱鸡的名字。
      
      “自己都叫泉奈这种女孩子的名字的人,没资格说我吧。”
      
      “哎呀,不小心说出来了吗……”
      
      真是蠢啊~咩哈哈哈哈!女鬼在他耳边狂笑。
      
      桃花,他的第一个好朋友,黑发黑眼,端的是一副冷艳高贵的气质。
      
      样貌有点像宇智波斑。
      
      不过不同的是,宇智波斑比他强,比他更冷艳高贵。
      
      好吧,不啰嗦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桃花朝他挥挥手,继而双手插兜往前走。
      
      宇智波泉奈在男孩后面看着他离开,才转过身,朝着自家哥哥走的方向追去。
      
      “左栖,你刚才怎么笑的,再笑一遍。”
      
      “……我错了泉奈。”
      
      这种变化很容易发现,每当他生气的时候,是直接叫她名字的,只是不知道他刚才干嘛又抽风了。
      
      左栖坐在漆黑的意识世界,摸了摸下巴,果然熊孩子的脑回路她是猜不到的吗?
      
      宇智波泉奈没有在说话,只是慢慢走到了位置,然后爬到了树上,站在了一根树桠上。
      
      放在往常,见他这样,左栖肯定要嘲笑一番他的动作的,可今天却诡异地没有说话。
      
      宇智波泉奈有些疑惑她此刻的沉默,但他没有问,也不想问。
      
      树林旁边的河畔上站着两个男孩。
      
      出现在漫画中的一幕。
      
      “在家里他可不会这样笑。”扶着树干,宇智波泉奈看着其中的一个黑衣少年。
      
      左栖迷糊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家里,就是宇智波族内。
      
      快到黄昏,两个十几岁的骚年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宇智波泉奈要在宇智波斑之前赶回族里。
      
      “你是什么时候能够依靠我的眼睛看到外面的?”
      
      “就在今天啊,”左栖后知后觉地回答道。
      
      宇智波泉奈连自己都没发觉地舒了口气。
      
      左栖则待在他的意识空间里大叹他早熟,并承诺自己不会在洗澡的时候偷看他,当然前提是宇智波泉奈不在自己洗澡的时候在面前放面镜子“孤芳自赏”。
      
      宇智波泉奈对她的说法嗤之以鼻,“放过我吧大婶,毕竟我还只是一个小孩纸。”他用一种戏谑的语气说道。
      
      左栖:“……”
      
      ——♛短小♛——
      
      等到左栖的灵魂力量足够强大,能够短暂时间地控制宇智波泉奈的身体的时候宇智波泉奈已经九岁了。
      
      不过一年时间而已。
      
      不过足够过完漫画里的剧情。
      
      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决裂了。
      
      他们之间的事情并不是宇智波泉奈告诉宇智波田岛的。
      
      但这个男人发现得很快,几乎出乎人的意料。
      
      他召来泉奈的时候,泉奈还在给新认识的白发男孩写信,听到之后,他就突然写不下去了,似乎是有所预料地把那封写到一半的信丢进了粉蓝色的垃圾桶了。
      
      左栖告诉过他的,那个白发男孩是千手族的人。
      
      宇智波泉奈拎起佩刀挂在腰侧,然后跟在了他的父亲身后。
      
      “原来是扉间啊……”有些释然的语气,他开口道。
      
      左栖被单方面的切断了与他的联系,这使她有些生气,宇智波泉奈在战斗的时候往往是不给她看的,这不是她生气的原因,她生气完全是因为那个小屁孩说的话,“如果蠢货由女汉子变成了战斗狂魔的话,本来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就更嫁不出去了。”
      
      左栖用自己的嘲讽脸对着他,虽然他看不见,“小屁孩管那么多干嘛,说得你好像很懂男人心思一样!”
      
      被称作小屁孩的宇智波泉奈笑而不语。
      
      这让左栖觉着她当时看漫画的时候觉着泉奈真是萌爆了的样子才真是蠢爆了。
      
      回去的时候,宇智波斑和宇智波田岛走在他身前。
      
      宇智波泉奈喜欢走在后面,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他此刻的心理,那就是——“酷爱观察人类”。
      
      这是种恶劣的性格,就像他整整观察了左栖五年一样。
      
      ——左栖の野望
      
      百度百科上说宇智波泉奈的性格是:献身、温和。
      
      对此,左栖无言以对。
      
      虽说她现在“居住”的这具身体的主人的确是长了同样一副短命鬼的脸,但性格却是截然相反。
      
      如果说宇智波泉奈的性格是献身,温和。那么他的性格就是自私,乖张!
      
      特别是在对她的时候,这个可恶的熊孩纸!
      
      左栖在日本应聘做一名伟大的人民教师的途中倒霉地死于一场车祸,她死的时候,隔壁一栋大楼上的大屏液晶电视上正在播放火影忍者的宣传片。
      
      于是她是伴随着热血激昂的主题曲晕过去的,那时候她就想醒来以后再也不看火影了,这一吓都有阴影了有没有?!
      
      可怕的是,她死了,穿越到了一个黑暗的世界里,更可怕的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第一个两年半,她开始听得见有人说话,左栖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坑爹的火影,附身在了一个炮灰身上……
      
      第二个两年半,她通过宇智波泉奈的眼睛第一次看见了这个世界。
      
      第三个两年半,左栖希望自己就能够真正占领这副身体。
      
      她等不及了。
      
      ——♛逗比♛——
      
      第三个二年半已经过去,宇智波泉奈也早已经上过了一次战场。
      
      这不是一种荣耀,即使在那个被统治者大肆鼓吹战争荣誉的时代。
      
      熊孩子的身型开始抽长,由原先的矮冬瓜(左栖语)向着翩翩美少年(泉奈语)过渡。
      
      继承了宇智波族血统的他五官尚还稚嫩,但足以窥见以后的风华。
      
      不过就他那样的恶劣性格,长得再好也没有用。
      
      也许是被欺压得太久了,在左栖眼里,宇智波泉奈俨然是一个盖世大魔王。
      
      纵使他在族里一向风评不错。
      
      左栖开始教他中文。
      
      “比如,‘泉奈‘用中文说就是‘da dou bi‘。”
      
      “来,跟我念,我是‘da dou bi——”
      
      宇智波泉奈没有理会坏心眼(?)的左栖,只是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左栖没有气馁。
      
      “既然你对这个不感兴趣,那姐姐我就大发慈悲,再教你一句。”
      
      她理了理嗓子,“‘我爱你‘的中文发音哦~”在黑暗中左栖竖起一根中指,“很重要的哦,来,跟我学‘wo shi ji lao——‘”
      
      她的尾音咬字拖得十分长,显得怪异而好笑。
      
      “对上喜欢得女孩子就不要大意地这样大声说出来哦,我大□□的语言博大精深,一下子就可以将你这屁孩的气质up几个台阶,说不定人家女孩子眼睛瞎了能看得上你呢。”
      
      “当然喽,如果你非要和男孩子说的话,我也没办法啊,不过依你的身材,永远都只能做……”
      
      她不晓得想到了什么恶(恶心的恶)人的东西,缩在角落里发出一阵“吼吼吼”的怪笑声。
      
      宇智波泉奈觉得她真猥琐。
      
      跟这个蠢东西共同生活在一个身体里真是太……那个了。
      
      这个色女,变态。
      
      ——♛桃花♛——
      
      再和千手扉间相对时,两人早已刀剑相向。
      
      虽说宇智波斑也很拽,不过宇智波泉奈始终觉得千手扉间才是真正的拽。
      
      所以当他说他早已看不惯宇智波斑那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样子的时候。
      
      宇智波泉奈轻哼了一声。
      
      “留着如此杀马特发型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我哥。”
      
      “……跟你哥比起来,到底谁的发型更杀马特啊,你的眼睛都瞎了吗?”千手扉间抬下巴,一副冷艳高贵的模样。
      
      有些莫名熟悉的动作。
      
      宇智波泉奈摸了摸鼻子没说话。
      
      两人背道而驰。
      
      千手扉间始终没有回过头,他的腰板得很直,像一棵小白杨。
      
      宇智波泉奈也不回头。
      
      比起千手扉间来,还有一个人比他更高冷。
      
      就是宇智波泉奈的好基友——桃花。
      
      他们长大后便很少再碰面,但泉奈始终记得他的样子,瘦瘦的,下巴很尖,刘海遮住半张脸,黑衣服,但他很白,有些好看。
      
      “我刚才遇到了千手族的千手扉间,几年不见,他真是越来越可恶了。”
      
      “……”
      
      “千手族的人都是这样的。”宇智波泉奈将手垫在脑后,眯起眼打量着面前明显长高的人。
      
      “桃花也怎么觉得吧。”
      
      “……宇智波泉奈。”
      
      “嗯?”
      
      “我是千手族的人。”
      
      “……我知道。”
      
      “所以,不见。”他转身离去,“另外,我叫千手桃华。扉间大人的部下。”
      
      宇智波泉奈笑了笑,摸了摸背后的族徽,最后还是没有追上去。
      
      “所以才和千手扉间那样的高冷,对吧桃花。”
      
      左栖透过他的眼睛看着长发少年走开,“千手桃华是个女孩子。”
      
      “……”
      
      ——♛萌动♛——
      
      对于将女孩子当做基友的事情,左栖足足嘲笑了他好几个月。
      
      宇智波泉奈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她,实际上他一直在为作战忙得团团转。
      
      只有晚上回家才有时间和左栖聊聊天。
      
      “小鬼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天天问这种问题,也该腻了吧。”
      
      左栖伸出食指晃了晃,“这是个严肃的问题,所以请严肃回答。”
      
      “没有。”宇智波泉奈飞快回答道。
      
      “还真是配合呢,哼哼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回答那么快肯定有假!”
      
      大概是心灵感应,宇智波泉奈甚至可以想象她握着右手,一脸笃定地敲在左手手心处,一副确有其事的模样。
      
      “真的没有,骗你是小狗。”
      
      “……好吧,那你喜欢怎样的女孩。”
      
      “……胸大,肤白貌美,会做饭,聪明一点的。”
      
      他说的那个形象和左栖完全相反。
      
      “要求这么多,你长大怎么可能娶得到老婆啊……还有,为什么胸排在第一。”
      
      “不要关注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我觉得关键问题是,我总不可能娶了夫人还要带着你一起洞房吧。”
      
      “泉奈放心,我不会感到不自在而嫌弃你的。”左栖一脸正气。
      
      “……问题是我嫌弃你啊。”
      
      “……真是伤我的心啊。”左栖捂脸。
      
      即使听出了她语气里的调笑意味,泉奈躺在床上依旧眸色微亮,他两侧的发柔顺地贴在两颊,凤眸中波光流转,带出无限惬意。
      
      似乎是为她假装的在乎而欣喜,不过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左栖,你想拥有一具属于自己的身体吗?”
      
      话音已落,脑中却一片寂静,无人回话。
      
      左栖不知道宇智波泉奈为什么要提起这种事情。
      
      然而的确如此,近十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拥有一具属于自己的身体,不论相貌与否,体质与否。
      
      只要不呆在这种鬼地方,都是好的。
      
      她快被这里逼疯了。
      
      ——♛不语♛——
      
      不过左栖还是没有疯成,老天好像总是和她作对,她现在已经在这个时空待了十五年了。
      
      她很佩服自己居然撑到了现在。
      
      经过对于很多人来说,包括宇智波泉奈,漫长的休战期过去了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现在他们从冰冷的牢笼里解放了出来,拔出腰侧的佩刀,用敌人的鲜血来温暖自己已被冻僵的身体。
      
      宇智波泉奈的屋后有一片林子,里面有一只夜莺。
      
      后来夜莺死了,它的羽毛落在地里,长出了一株黑色的羽毛树,到了秋天,结出了一团团的小夜莺。
      
      实际上如果作者这么写的话,那这篇文就成了童话。
      
      可惜的是,作者几天前就已经不看童话故事了。
      
      那只夜莺是宇智波泉奈的宠物,不过在左栖看来,它实在是吵得有些过头了。
      
      好吧,说偏题了,现在回到正题上。
      
      情报部收集了敌对方千手族族人的资料,照片上千手桃华的模样很漂亮。
      
      左栖看了一眼照片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哎呀妈,这不正是泉奈君的女神吗?肤白貌美,黄金级别的S形曲线。
      
      “是啊,早知道桃花那小子长大以后长着样子,我铁定不会放他走的。”
      
      “……”
      
      “开个玩笑而已。”宇智波泉奈撑着下巴说道,他伸出手挠了挠脸颊,“谁知道她居然是个女的,明明小时候胸那么平……”
      
      “你这个家伙为什么又把话题扯到哪里去,不过事实上千手族的女孩子的确天赋异禀。”
      
      “我也这样觉得。”
      
      “……话说为什么我们又开始聊这种无聊的东西。”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左栖。”
      
      “信你才有鬼!”
      
      依旧是一笑而过,宇智波泉奈拿起了属于千手扉间的情报。
      
      照片上的青年白发红瞳,神色冷厉,深蓝色的盔甲,腰配长剑。
      
      看到这幅图片,左栖一下子怔住了,她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千手扉间已经这么大了……
      
      “泉奈……”
      
      “怎么?”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宇智波泉奈眸色暗沉,晦涩难明。
      
      “你以后不要再和千手扉间正面交锋了。”几乎是一字一句地挤了出来。
      
      “为什么?”左栖的要求实在是很反常。
      
      “……算了,也没什么。”她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宇智波泉奈眨了眨眼,没有再问什么。
      
      明明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亲密无间,她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倾诉,自己从来都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居然有不能说的东西。
      
      真是太奇怪了,这种感觉……完全不受控制。
      
      ——♛希望♛——
      
      宇智波泉奈的齐刘海已经足够长了,他将刘海整整齐齐地梳到了左边,变成了一个二八分地斜刘海。
      
      不过不够长,遮不住半张脸,所以一点都不像宇智波斑,在这一点上他很满意。
      
      大概是因为他看谁都要和宇智波斑比较一番的原因吧,说实话,这真是个怪癖。
      
      不过怪癖这种东西,都不是一出生就存在的。
      
      身后披散的长发用绳子一绑,把头梳好的宇智波泉奈不想动了。
      
      “帮我弄一下,我睡了。”将身体主控权丢给某个蠢货,宇智波泉奈的意识缩在内精神空间呼呼大睡起来。
      
      大早上被弄醒的左栖觉得很无语地开始穿裤子,话说宇智波泉奈你敢不敢先穿好裤子再梳头呢!
      
      两个人自从经过上次的话题以后,关系变得有些奇怪了,说不上是哪里奇怪,明明比以往更亲近了。
      
      不过左栖可不会烦心这种事情。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宇智波泉奈先前说的,要帮她恢复人身(?)的事。
      
      自从他说了“你想拥有一具属于自己的身体吗?”就再也没有后文了。
      
      这样吊别人胃口是一件很恶劣的事情。
      
      这让左栖觉得她就像一个落到深坑里的人,就在她不为作者填坑感到希望的时候,那个作者突然更新了,然后她屁颠屁颠地跑去看,发现是那个狗屁作者的停更报告。
      
      这种感觉……
      
      不言而喻。
      
      直到有族人来催促的时候,宇智波泉奈仍未有要接管身体的想法。
      
      左栖撑着脸坐在塌上,随意应了一声外面的人,在脑海里再次呼唤了几次,依旧没有任何回复。
      
      她静默了一会儿,提着佩刀推开了门。
      
      外面站着宇智波斑。
      
      说起来这还是左栖第二次看见宇智波斑,很奇怪吧,宇智波泉奈似乎不像原著里那样与之关系密切,自从上次几人决裂后,两人也渐渐疏远了。
      
      “经过那次,他怀疑是我将他的行踪报告给宇智波田岛的。”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宇智波泉奈出声解释道。
      
      左栖没理他,因为刚才的事。
      
      “走吧。”宇智波斑打破了这种怪异的气氛,他背着火焰之扇带头走到了前面。
      
      他的发尾在空中摆来摆去,红色的甲胄以及火焰之扇的尾链随着他的脚步而发出叮叮的碰撞声。
      
      左栖赶紧跟上。
      
      而此刻,在内意识海的宇智波泉奈猛地睁开眼,他注视着漆黑的世界坐了起来。
      
      穿过庭院,就来到宇智波族外。
      
      门外人头济济,却无嘈杂散乱之意,只是一派肃然杀意扑面而来。
      
      后面的左栖的脸色一下子白了下来,宇智波斑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疾步来到队伍前面。
      
      “出发!”
      
      倾巢而出。
      
      这次的阵容让左栖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但她只能收拾好心情苦哈哈地缀在后面。
      
      没有过太长时间,部队就已经抵达战场,对方已经严阵以待。
      
      左栖在后面遥遥望见对方的旗子,不是什么双叉,她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既然对手不是千手族,也就是说千手扉间不在这里,那么就代表她也就不会死在这场战争中。
      
      很好。
      
      宇智波斑没有时间关注身后的宇智波泉奈,实际上他明白自家弟弟的实力,他一跃而起,宽大的衣摆被风吹的鼓起,额前碎发下露出他俊美无暇的面容,在刀光映照之下,坚毅却又狰狞无比。
      
      他挥下镰刀与冲上前来的敌人碰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激起一圈不小的气浪。
      
      第一个,宇智波斑在心底念道。
      
      下一秒,血花四溅。
      
      这种血腥气味使得气氛整个浓烈起来,不需要任何言语,这就是最好的催化剂。
      
      一瞬间,爆炸声,嘶吼声,四处响起。
      
      这种感觉很不好,左栖握着刀,周围的宇智波族人一拥而上,跑过的风掀起她的衣摆,在空中飒飒作响。
      
      宇智波泉奈!她再次呼唤道。
      
      再一次无人回应。
      
      左栖咬牙,提着刀冲了上去,她就不信,宇智波泉奈会放着自己的身体不管。
      
      事实上的确如此,被风遁的余威波及到而不得不捂着受伤的手左躲右躲,左栖的耐心一下子下降为零。
      
      作为一个现代人,武力值简直是个渣,叫她打架还不如叫她去和三十多岁的欧巴桑去斗嘴。
      
      我去你妈的,吐出一句脏话,左栖就地一站,不再躲避,老娘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比在这个地方好多了!
      
      来人是羽衣一族的人,一向以速度见长,此刻已经杀红了眼,挥着刀如雷霆般来到。
      
      宇智波泉奈依旧没有想出来的意思。
      
      左栖也没有死。
      
      是宇智波斑赶来了,依旧一身红甲,镰刀滑过,带过一地血花。
      
      招式干净利落,透漏着诡异的美感。
      
      “泉奈,你在想什么。”他问。
      
      然后左栖就被挤下线了,她无语地看着宇智波泉奈重新接管身体,一言不发开始大开杀戒。
      
      果然是有了哥哥就忘了基友的家伙,好想掐死!
      
      直到这场战役告一段落,宇智波泉奈跟在宇智波斑后面回了家,
      
      至于他们在路上谈了什么,左栖就不知道了,因为宇智波泉奈把她屏蔽了。
      
      怒(╰_╯)#!
      
      ——♛※♛——
      
      回到房里以后,宇智波泉奈才解除了屏蔽,他扯开发绳,脱了外衣打算洗澡。
      
      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刚想发脾气找宇智波泉奈理论一番的左栖立马闭上了眼。
      
      虽说调戏小孩是一件很爽的事,但是小孩长大了,这被调戏的就变成她了,真是个悲伤的事实。
      
      宇智波泉奈洗澡很快,这都是小时候被左栖逼出来的,不过现在他也没打算改。
      
      夜凉如水,他身着单衣拾阶而上,左栖能感觉到凉意宛如毒蛇般缠绕而上,在战场上受的伤,宇智波泉奈并没有管,因为这种皮外伤恢复只需要几天,只有女孩子才会担心这种伤害。
      
      左栖就是女孩子。
      
      “别把你的身体不当回事,这毕竟是我们两个人的身体,”她不满地嘟囔道。
      
      宇智波泉奈依旧没有应她,他坐在最高一阶台阶上,抬起头看着阴霾的,不见一颗星星的夜空。
      
      “有什么好看的。”心情刚平静下来的左栖不满道,“乌漆抹黑的。”
      
      他一怔,低下了头,乖乖地不再看天。
      
      左栖倒没想到他这么听话,一时间,也沉默了下来。
      
      秋天的气候有些干冷,就在宇智波泉奈的湿头发已经干了的时候左栖才听见他的声音,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左栖。”
      
      “……嗯?”
      
      “……我是基佬。”
      
      “嘿嘿,我早就知道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左栖猥琐一笑。
      
      宇智波泉奈叹了一口气,目光悠远而深沉,他望着这座寂静的族群建筑,长坐一夜。
      
      ——♛番外♛——
      
      不知道有没有人猜到,宇智波泉奈是重生的。
      
      他自小就明白这一点,这个世界,只有他是与众不同的,但他会死,死于千手扉间之手,年仅二十。
      
      算起来,二十在那个年代,算是不小的年纪了,他这样自娱自乐地想,然后就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放他妈的狗屁,老子才不想这么快死掉!
      
      宇智波泉奈不想死,实际上他从来都没有什么左栖所说的献身精神,不管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
      
      他一点都不想把眼睛交给宇智波斑,如果不是他快死的话。
      
      天知道他发现自己回到小时候的那一时候有多兴奋。
      
      不过多了个变数,大概是重生的缘故,他的身体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个女的。她长得什么样子,宇智波泉奈看不到,但听声音就晓得不咋的。
      
      不过既然是老天爷送给他的重生奖励,那么他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不过这个女的十分奇怪,宇智波泉奈花了好几年才弄明白,她说的话的意思。
      
      所以到后来他发现自己喜欢上她,也一点不奇怪了。
      
      毕竟他本来就很奇怪。
      
      如果不是亲自经历过暗恋,那么是不会明白从开始到迈出第一步的辛酸。
      
      他一直以来很想问左栖一句:“你就这么喜欢宇智波斑吗?”
      
      喜欢到宁愿蜷缩在他的身体中,也不想因为夺舍而使宇智波斑失去他亲爱的弟弟!
      
      左栖喜欢宇智波斑。
      
      这种爱隐晦到他如今才发现。
      
      那种紧凑密集的心跳,内心的不安酸□□恋在见面的那一瞬全部喷薄出来。
      
      也许第一次无任何感情经历的他不会懂,但第二次呢?那种感觉,在左栖面对宇智波斑时。
      
      她为什么喜欢宇智波斑,明明两个人在此之前从未正式碰过面。
      
      后来他就慢慢地明白了,原来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不过只是一部二次元动漫。
      
      而宇智波斑,后来这个世界的BOSS,亦是她在这个世界最憧憬最喜欢得人物。
      
      宇智波泉奈,出场没超过五次的路人,二代火影的手下败将,宇智波斑的,垫脚石。
      
      〖“……泉奈”
      
      “怎么?”
      
      “你以后不要再和千手扉间正面交锋了。”几乎是一字一句地挤了出来。
      
      “为什么?”
      
      “……算了,也没什么。”她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听到她的敷衍,宇智波泉奈只觉得心脏被缓慢而坚定地注入一股坚冰。
      
      这算什么。
      
      怕影响后面的剧情吗?啧,真是,既然不想告诉我,又何必提起来。
      
      ——
      
      宇智波泉奈第一次不想要再理左栖。
      
      所以在第二天左栖意识醒来的时候,他对她说:“我给你找一具尸体。”
      
      “找尸体做什么?”
      
      “……你不是一直想拥有身体的吗,退其次,这是我唯一找到的最好的方法。”他缓慢地回答道。
      
      “哦,这个啊,我不急的,”左栖客套地说,但宇智波泉奈能感受到她激动的心情。
      
      他望着渐渐升起的红日,心中的无力感越来越浓。
      
      “如你所愿。”他用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说道。
      
      ——♛梦境♛——
      
      左栖昨天做了个梦。
      
      她梦到她回到了现代,这是一个好梦,她虽然已经不记得梦里的内容了,但那种悸动的感觉却始终在心中久久不散。
      
      早上一起来,宇智波泉奈就告诉她要帮她重获人身,怎么说呢,虽然在意料之中吧,但心里还是很激动\\\\\\\\(≥▽≤)/。
      
      宇智波泉奈今日一如既往的奇怪,很明显,人类已经阻止不了他这个熊孩纸啦!
      
      不过他说到做到,速度快得让人觉得他早就谋划好了~
      
      床上的女孩子一头褐色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身下,她紧闭双眼,神色平静,不像死去,而像入睡。
      
      肤色白皙,黛眉浅浅,漂亮的唇形,还保持着鲜活的淡粉色。
      
      约摸十五岁上下,左右不过一个漂亮的萝莉。
      
      “你从哪儿弄来的?”作为一个生活法制现代化社会的正常人,左栖只觉得有些渗人。
      
      宇智波泉奈伸出同样白皙的手盖在了床上人的额头上:“这种女孩子呐…每天不知道要死多少,只不过找一个浑身上下完好的,有些费时间罢了。”
      
      左栖撇了撇嘴角,有些庆幸自己投到了一个暂时长命的家伙身上。
      
      宇智波泉奈垂眸,调动查克拉顺着接触的肌肤传入尸体已经开始萎缩的经脉中。
      
      “……不过这个可能特殊些。说了你也不懂,过程很漫长,你再去睡一会儿,别打扰我。”
      
      左栖翻了个白眼:“我才刚醒。”她话音未落,共享视角的功能(?)就被宇智波泉奈给关了,熟称——屏蔽。
      
      有那么一瞬间,宇智波泉奈突然想把左栖永远屏蔽下去,使她再也看不见外面,永远留在他身体里,不过这也只是想想罢了,他揣着自己的良心提醒自己,像他这种好人,纯良的人怎么可能黑化呢?呵呵。
      
      此时窗外草长莺飞,一片绿意葱茏,生机勃勃的景象。
      
      这里是在早春时候就有樱花的,一团一团开得极好,远远望去,好像一个大粉团子。
      
      像左栖这种三无向来是把这种美景忽略了,不过宇智波泉奈从小就喜欢这种花,因为他母亲曾告诉过他,小时候种下一棵樱树,长大了,樱树就会变成美丽可爱的樱花仙子成为他的妻子。
      
      所以他是怀着娶妻的心思种树的,现在想来实在可笑。
      
      查克拉已经输入完毕,其实这个世界上哪有便宜的事,根本就没有什么牵引灵魂的术,宇智波泉奈想要帮助左栖,只有毁灭内意识海。
      
      查克拉来源与意志及细胞力量,这样做就等于破坏了前一条途径,只能依靠自身身体,可以说,每一次战斗都将是对身体的巨大消耗与损害。
      
      不过他也不太在乎这种东西,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这么想,心里也好受多了。
      
      下定了决心,就只差行动了,毁灭带来的疼痛感震慑着宇智波泉奈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它们颤抖,挤压,碰撞,爆炸。
      
      他昏迷过去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美丽可爱的樱花仙子从樱树里走了出来,身着漂亮神圣的白无垢,成为了他的妻子。
      
      那个可爱的女孩拥有褐色的长发,肤白貌美,……虽然是个平胸。
      
      ——♛长安♛——
      
      现在左栖达到目的了,她睁开眼,拥有一具属于自己的身体的感觉,很好。
      
      只是因为这具身体已经搁置太长时间而感觉有些僵硬与无力。
      
      这种感觉却并不让人讨厌,相反的,她很享受,这种……真实的感觉。
      
      不知道睡了多少天,她走下榻榻米,赤脚走上光洁却不怎么冰凉的木质地板上,昨夜下了雨,淅淅沥沥吵到现在。
      
      拉开门,凉风夹杂着溅起的雨滴灌进了她宽大的衣袖,左栖低咒一声,想要关上门。
      
      这时一只手突然斜插了过来,抵在了门框上。
      
      “嗯?泉……”本来想说的话被来人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
      
      来人伸出另一只手捏住了左栖白皙精致的下巴,用的力气很大,她甚至能感受到来人微薄的喜意。
      
      “明日美溪?”
      
      ……好想吐槽这个名字。
      
      面前的人一袭黑色狩衣,黑发如墨,披散而下,正是,宇智波斑。
      
      看清楚面前人的面孔,左栖一楞,有些尴尬地眨了眨眼。
      
      宇智波斑对她勾唇一笑,深邃的眉目间满是喜意,周身原本沉稳甚至阴沉的气息顷刻间鲜活生动起来。
      
      “我同意了。”他又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转身离去了。
      
      “……”左栖砰地一声关上门,“第一次与他离得这么近。”
      
      宇智波斑是左栖的偶像没错,从宇智波斑这个名字出现在字幕的那一刻开始。
      
      关注他的一切,学习日语,不辞辛苦来到日本,收集关于他的一切。
      
      可悲呀,只是一个二次元人物而已。
      
      可是现在的话,她靠在门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左栖一直是一个不会把爱慕厌恶摆在明面上的人。
      
      ——
      
      “这具身体原名的确是明日美溪,明日族人。”宇智波泉奈挠了挠头,“这不是很好吗?拥有明日族的血迹界限。”
      
      “你哥,认识明日美溪?”
      
      “怎么可能,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见过面。”
      
      听到面前人的解释,左栖才疑惑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问这个?”他挑眉。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左栖撇撇嘴,这是她第一次以自己的视角来真正打量宇智波泉奈。
      
      继承宇智波族的俊逸外表,与宇智波斑的邪异俊美不同,却显得很清俊,有一种君子如玉如竹的书卷气。
      
      忍者怎么可能会有书卷气。
      
      被自己的想法逗笑的左栖叹了口气,却在下一秒哽住了。
      
      “你是哥哥的未婚妻。”宇智波泉奈朝她一笑,无波无澜,“我哥他很高兴。”
      
      “你……你这个家伙,乱说什么啊?!”左栖手撑着矮桌吼了出来。
      
      “是真的,我才没有骗你。”宇智波泉奈翻了个白眼。
      
      “呼…”左栖拍拍有些发烫的脸,果然是太奇怪了,“怎么回事?”
      
      “你,难道不喜欢我哥吗?”
      
      左栖看向宇智波泉奈似笑非笑的眼神,突然觉得有些恶寒,“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小鬼!”
      
      “没什么,”宇智波泉奈依旧是笑,他站起身,逆着光的五官在晨曦的暖光中模糊成一片,但依稀可见其眉眼如画。
      
      “我只是想先在此,祝你一世,长安。”
      
      他依旧在笑,笑得春光和煦,没心没肺。
      
      从前,有个大逗比,他是个基佬,可惜的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啊。
      
      ——
      
      再后来,宇智波斑就和明日美溪结婚了,他们生了个儿子,取名为,宇智波镜。
      
      而后来宇智波斑使用写轮眼过度而失明,丧失战斗力,他的弟弟于战场被千手族族长之弟千手扉间重伤,卒,年仅十九。
      
      宇智波斑得其弟之眼,后败走于千手族族长千手柱间之手,不知其生死踪迹。
      
      其妻上任宇智波族族长之位,孤独终老。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再见,再也不见,左栖。
      
      ——end——
      
      ——“好巧!”
      
      ——“不巧,我在等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完的孩纸留个评吧,QAQ原谅作者放荡不羁爱作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