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妃

作者:弯钩一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赏荷

      “我来迟了,姐妹们是不是都到了?”林玮琴边走边问。
      
      晨瑶郡主知道她是要找忠孝侯府的两个姑娘,干脆利落的说道:“青萝姐姐和青菁妹妹早就到了,才刚还问我你什么时候到呢!”
      
      原来五姑娘叫青萝,七姑娘叫青菁,林玮琴心下暗道,忠孝侯府来的小姑娘应该就是这两个人了。但是不知道自己的两个舅母有没有来?
      
      她的目光飞快的在凉亭周围扫了一圈,只看见十来个贵妇人围坐在湖心亭的石桌旁,想来是来相看儿媳的各府当家夫人们,但是却一个也认不得。
      
      晨瑶看到林玮琴扫了她们一眼,直言道:“看到没有,有人迫不及待去巴结她的未来婆婆了......”
      
      林玮琴想了想,便猜到晨瑶说的这个人是庄王妃所出的晨珂郡主,听说她与晨瑶一向不和,晨瑶开口嘲讽她也很正常。
      
      林玮琴细细一看,果见一个贵妇人身边站着一个身着娇绿缎裙的少女,定是那位以温柔贞静著称的晨珂郡主了。
      
      至于她身边的那位贵妇人,却面生的很,林玮琴也不多问,转头淡淡道:“你还是这样的性子,若是再不改改,小心将来嫁不出去啊!”
      
      晨瑶先前听着她一本正经的语气,以为她在劝自己,正要说什么,就听见她这句调笑,当下不依,恼红了脸道:“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
      
      “哎呦呦,你们听这二人,开口嫁人闭口嫁人,也不羞......”一个年约十六岁左右的少女出了亭,向二人调笑道,又转向晨瑶,“让你去迎人,怎么这么长时间?”
      
      以林玮琴前世低微的身份,她所认得的贵女只限于庄王府里的两位郡主,余下的她一概不知,眼前的这位少女就是这么一位。
      
      林玮琴看她身上穿着的大红遍地金比甲,大红色描金花长裙,头上更是插着金累丝红宝石蝴蝶并翅簪,这些都是宫内之物,而她身上更有一种超于众人之上的端庄气度,心里便有了数,这定是张皇后家的那位连娟小姐了。
      
      这位张连娟小姐是张皇后的嫡亲侄女,常常被接进宫去住上一段时间,名气丝毫不比几个亲王所出的郡主差。
      
      林玮琴还是听秦枫说过,这位连娟小姐已经被内定给了太子,不过太子却对她这位未婚妻很是不喜,所以婚期迟迟没有定下来。不过以圣上惧怕皇后的传闻来看,婚期被定下也是迟早的事。
      
      果然,林玮琴清晰的听见晨瑶郡主道:“张姐姐也别取笑我们,谁不知道你今年就要出阁,嫁人是迟早的事了。”
      
      张连娟脸色微红,啐了她一口:“死丫头不学好,偏学那些市井小人搬嘴弄舌。”
      
      林玮琴确定了身份,便适时的张口道:“劳烦张姐姐多等了,瑶儿,快领我们入席吧,我可是专为你们府里的荷花酒而来的,若是今日不让我尽兴,我可是不依的。”
      
      晨瑶故意向张连娟吐了吐舌头,俏皮的笑道:“好啊,今日我们就不醉不归!”反正今日相看的主角又不是她,不用在那些长辈面前装什么淑女,能够让众人喝的尽兴,她玩得尽兴,乐意之至。
      
      凉亭中早已坐了七个年龄在十四五六岁左右的少女,内中就有忠孝侯府的五姑娘和七姑娘,另外五个少女,她自然一个也不知道。
      
      “琴妹妹。”
      
      “琴表姐。”
      
      五姑娘和七姑娘今日也是经过一番精致打扮的,见她过来,俱都站起来行礼问好,在府里没什么,可是在外面,她们却还是按着规矩做足礼数的。
      
      另外五个少女,也跟着她们一一行了礼,林玮琴看她们行礼的神态客气中带着冷淡,想来和她这个郡主也是泛泛之交,当下松了口气。
      
      众人都落座之后,就有丫鬟来给林玮琴上了一杯荷心茶,青瓷茶杯内透着荷香的碧绿茶叶在杯内浮浮沉沉,最后一一舒展了,慢慢的沉到杯底。
      
      林玮琴细细的品着这杯香茗,听着她们这些贵女叽叽喳喳的讨论些首饰女红之类的话题,因着还有长辈们在上头,几个少女都不敢太过闹腾,最后聊到了今日的主题,荷花上。
      
      凉亭内的梅花小几上置着的白玉花瓶中倒是插着几朵半开的荷花,但那又有什么意思,哪及得上庄王府的荷花池里的荷花争奇斗艳的景致?就有人提议去荷花池看看荷花。
      
      都是爱玩爱闹的小姑娘们,何况今日本来就是应邀来看荷花的,所以这一提议很快得了众人的同意,都离席去向湖心亭,跟在晨瑶郡主身后,让她去向庄王妃和众长辈们告罪一声。
      
      庄王妃正在同众夫人说笑,晨珂郡主站在她身旁,脸上带着温温柔柔的笑,沉静大方的回应着众夫人的问题。
      
      看见晨瑶郡主领着众少女过来,庄王妃的眼里不由闪过一丝愠色,这个晨瑶就知道给她添乱,不过她脸上的笑意却加深了些:“怎么,是那边的丫鬟们服侍的不好,让你们都跑了过来?”
      
      晨瑶似是听不懂她的问责之意,俏皮的向众少女眨了眨眼,意示想要看荷花的自己去说,她却是不会说的。
      
      众少女自然知道晨瑶不是庄王妃所出,关系一向不是太好,不会赶着上前挨骂,便有一人越众而出道:“王妃娘娘,我们想要去荷花池观赏一下贵府的荷花,偏晨瑶郡主却说一定要禀告给长辈一声,所以我们就来告罪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比别人都要稳重的张连娟。庄王妃自然不敢对这位未来的太子妃摆谱,忙笑道:“既是这样,晨瑶,你就陪她们去吧!顺带折几枝荷花玩去!”
      
      晨瑶正要应下,站在庄王妃身后的晨珂忽然出声道:“母亲,二妹是个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吗,最是喜欢贪玩的,到时怠慢了贵客就不好了。莫若我一起去吧,也好替二妹描补描补,不让客人们觉得被冷落了。”说着,带着笑意环视了一下众位少女。
      
      庄王妃也向众少女看去,自然而然的看到了其中的林玮琴,其时林玮琴正在歪头和七姑娘不知说些什么,只露出一个侧面,只看妆扮,活脱脱是前世里程宁儿的样子。
      
      蓝衣蓝裙,还有头上、耳上的蓝色首饰,庄王妃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叫道:“你......”
      
      晨珂顺着她母亲的方向看去,也看到了蓝衣蓝裙的林玮琴,不过她没有庄王妃心虚,很快分辨出了那不是大哥的那个侍妾,忙按下庄王妃伸出的手指,低声道:“母亲,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众夫人早已看到了庄王妃的失态,当下也都给了台阶下:“王妃若是身体不舒服,也不必非强撑着陪着我们......”
      
      庄王妃被自己的女儿所提醒,方回转了神,再看向那个方向时,已认出了那个穿着蓝衣蓝裙的是林玮琴,心中松了一口气,忙道:“也不知怎么的,刚才恍惚了一下,见谅见谅。”
      
      众夫人自然不会抓着不放,顺势转了话题。
      
      这里,晨珂郡主知道她母亲的心病,转过身对着众位少女笑笑:“姐妹们不是要去荷花池吧,走吧,趁着现在还不到中午,日头还不是太大,我们去折几枝荷花!”
      
      三言两语就劝得少女们随着她向荷花池走去,果然不愧为素有才名的晨珂郡主,将她的二妹晨瑶立时比了下去。
      
      林玮琴带了一抹讥笑的笑意,故意走在了后面,同晨瑶一起慢慢摇着手中的牡丹纹团扇,看着晨珂在她们前面左右逢源,几句话就将众少女逗笑了。
      
      林玮琴用团扇指指前面,然后捅捅并肩的晨瑶,轻声道:“你也不帮着她分担分担?”
      
      晨瑶郡主十分不屑的看了一眼晨珂郡主,冷笑道:“谁不知道我这姐姐出了名的乖巧懂事,我凑上去只会让她给我描补描补。何必呢?”
      
      林玮琴淡淡道:“不是我说你,有时候该争得就得争,难道你愿意看到众人都夸赞她?”
      
      能让庄王妃添堵的不外有两件事,一是世子秦枫的婚事由不得她做主,二是晨珂郡主的才名受到影响找不到一个好婆家。前者,她无力改变,那么就为后者添上一笔,反正晨珂郡主的确是很讨人厌,若是借了晨瑶的手能抹黑晨珂,何乐而不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