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她暗恋一个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绾,历承然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暗恋的故事

立意:少女心事

  总点击数: 117497   总书评数:210 当前被收藏数:1812 文章积分:74,436,60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那些短篇——现代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94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苏绾的暗恋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关于暗恋

      高三的一个周末晚上。

      苏绾终于没有憋住心里的悸动,她对他表白了,在电话里。她说:“我我我我我……”

      电话那边没吭声。

      苏绾终于把舌头抖清楚了:“我喜欢你。”说完,她自己却像一个听到告白的人一样,瞪大了眼,臊红着脸也不听那边应声,手忙脚乱的挂了电话,然后盯着手机,像快死了一样喘气。

      她说出来了。

      她给暗恋三年的历承然表白了。

      苏绾拽着自己的头发,咬牙切齿:“我为什么要挂电话呢,我为什么要挂电话呢,唔唔我这蠢货!”她不是……还没听到回答吗。都鼓起勇气迈出第一步了,怎么就没接着走完呢,就像一个兵上场打仗,放了一炮就丢盔弃甲的跑了……

      像什么样子!

      苏绾辗转反侧了一整晚,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就去上课了。

      历承然和她上课的路程一样,在离校门口百来米的路上,苏绾看见了历承然,他正在早餐店门口买包子。苏绾耷拉了一晚上的脑袋立即就精神了,但身体却像被定住了一样。动不了。

      历承然拿了包子一转头,四目相接。

      像定身咒被解开了一样,苏绾脑袋一垂,红着脸百米冲刺一样跑进了校门口,一眼也没看他。

      但到底……他们还是一个班的同学啊,迟早也得见的。

      苏绾把自己表白的事告诉了自己的死党王欣,王欣惊讶的看她:“你疯了吧,高三呢!”

      苏绾也觉得很歉疚:“我就是没忍得住,你说……你说要是我扰乱了他的心情,打扰了他学习怎么办啊……”

      王欣看了看斜前方正在背单词的历承然,苏绾也歪着脑袋去看,然后有点委屈:“可是他好像……没什么被打扰的感觉啊。”

      王欣拍了拍胸脯:“下课我去帮你问结果。”

      结果问道了,历承然说:“学校不好说,晚上我给她打电话。”

      苏绾听得激动又紧张:“他说要给我打电话?真的?什么时候啊?”

      “你这么着急,现在就去问他呗。”

      “……”苏绾垂头,“我昨晚都没出息的砸电话了,哪有那个狗胆当面问他……”想了想,她又拿手中笔戳在作业本上,“其实我大概能想象得到,他是要拒绝我的。”毕竟她长得又不漂亮,成绩也不算好,高三这当口,谁爱接受人表白啊。

      王欣拍了拍她的背,没再说话。

      那天晚上,苏绾心不在焉的写了作业,抱着手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看,十点钟,没电话,十一点没电话,凌晨一点没电话,到三点了……

      还没电话。

      苏绾觉得,历承然大概是不会打电话过来了。

      但她还是不死心,给电话充着电,仍旧翻来覆去的看。

      怎么就不打电话呢。不是说好了要给她电话吗,不是说,要给她回复吗……

      苏绾委屈得不行,又肿着眼睛去上课了。

      今天路上没有遇见历承然,因为她迟到了,走进教室的那刻,全教室的人都在晨读,老师在课桌间穿来穿去的走,看见苏绾进来,老师摆了摆手。

      老规矩,门口罚站。

      苏绾乖乖站到门口去,一直耷这脑袋,谁也不看。

      到教室上第一节课,仍旧是垂头丧气的,像挨了打的小狗。旁边的王欣小声问她:“被拒绝啦?”

      没人问还好,有人一关心,苏绾开口就是一嗓子哭腔:“他没打电话给我。”

      王欣一呆:“我下课帮你去问他。”

      苏绾狠狠点头。

      这个年纪大概都是这样,脸皮薄胆子小,屁大点事能都能淌点泪,有话不敢直说,非让一个中间人累死累活的两头跑。

      王欣问了回来,呆呆的看着苏绾:“完了,全怪我,是我坏事儿。”

      苏绾也愣:“怎么的?”

      “昨天吧……”王欣挠头,“昨天你说你知道他大概会拒绝你,我放学的时候偶遇他,就说了句,苏绾心里都清楚,刚我问他,昨天为什么不给你打电话,他说,既然她都清楚,那我也没必要和她说了。”

      苏绾听到这话,表情空了一瞬:“那我知道……”她带着哭腔,“那我知道也是我自己知道啊,我猜的,他怎么能就不跟我说了呢,就……就不打电话,他好歹打电话告诉我一声他不想打电话给我了呀!”

      王欣抹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看苏绾委屈得不行,王欣劝:“那你要不干脆就自己去找历承然说呗,反正他人在这儿,也跑不了。”

      “他都拒绝我了,我还说什么呀。”

      苏绾趴在桌子上:“我做作业了。”

      暗恋失败,苏绾消沉了一阵,但很快就被作业的洪流淹没,考试考试考试,忙不过来的考试一直持续到了高三毕业。

      考完的那天晚上,全班的人都喝醉了。

      苏绾抱着王欣哭:“以后见不到你了以后见不到你了。”

      王欣也抱着苏绾哭:“我会记着你的,我会一直记着你的。”活像生离死别一样难受,但其实,她俩的家不过就三个站的距离。

      历承然那天晚上就坐在角落和他的兄弟们喝酒,苏绾和王欣抱着哭累了,她就坐在角落看着历承然喝酒,历承然喝一杯,她也喝一杯,历承然停下来,她也停下来,历承然笑她就笑,历承然感慨离别,她也跟着皱眉。

      她被拒绝了,但是在分离的当口,她从没那么清楚的明白,自己还是喜欢他,还是……只有默默的喜欢他。历承然太好,她觉得自己,大概是追求不到他的。

      酒喝多了,苏绾有点醉。

      她觉得,今天晚上之后,她这辈子大概都再也见不到历承然了。

      凌晨两点,大家从KTV里出来,苏绾也不管王欣了,她就默默的跟在历承然背后,跟着他和他的那些兄弟走。一直走出了两条街的距离。还是历承然旁边的同学醉醺醺的看了她一眼:“苏绾啊!”

      一行人都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他们是理科班,男生比女生多,其中有个男生就问了:“刚才不是指定了人送你回家么?怎么跟着晃到这儿来了。”

      苏绾也不说话,往前走了几步,拽住了历承然的衣服,眼泪啪啪的就下来了。

      在场的男生喝得都醉醺醺的,但理智也还在,看看苏绾又看看历承然,然后面面相觑。

      苏绾也不说话,就拽着历承然的衣服哭,无声无息的,就像下雨一样掉眼泪珠子。

      场面就这样静了一会儿,最后是历承然拉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走吧。”他说,“我带你回家。”

      苏绾也不应声,就一个劲儿的掉眼泪。

      直到历承然把她送到了小区楼下,苏绾哭肿了一张脸,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以后,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是不是。”

      历承然没有回答她。只是把兜里最后一张纸巾掏出来给她用了:“你到家了。”然后看着苏绾用最后一张纸巾捏着鼻子,一抽一噎的进了楼道,乘上了电梯。

      怎么那么能哭呢……

      历承然扔掉空空的纸巾包装,往楼上望了望,十八楼,属于苏绾的那个房间的灯亮了。然后他才离开。

      苏绾是真的觉得,她和历承然再也见不到了。

      直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后,王欣兴冲冲的打电话告诉她。她考上了X大,历承然也去了X大,而苏绾自己……也在X大。

      本来说的再也见不到,瞬间就变成了一句梦话一样,飘飘的就不见了。

      考上X大,家里人很高兴,准了苏绾一直求了三年而不得的请求。

      让她去学跆拳道。

      苏绾想学跆拳道,不为别的,只为历承然也在学跆拳道。

      她终于得愿以偿了,只不过历承然在高级班,她……在初级班。

      系着白带和一群初中生一起跑,苏绾觉得自己老了。一天练完,她觉得自己已经累断了骨头,可在走出道馆的时候,恰巧碰见了走出高级班场地的历承然。

      历承然看见她,怔了怔。苏绾脸颊立即就红了:“好……好巧啊。你也在这里学啊。”

      历承然在这里学,那是高中班上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

      可历承然到底是没有戳破她的谎言,点了点头:“你课上完了?一起回去吧。”

      苏绾一呆:“哦,哦……恩,好。”她心里都要开出花来了。

      她的家与他家同路,以前也有一起回家坐公交的时候,只是很少会像现在这样,整个车上就他们两人认识,他们挨在一起坐,苏绾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其实当天晚上在公交车上也没说什么话。苏绾还一直耷着头,连看也没敢看历承然几眼。

      等到回了家,她却翻出了她的日记本,因为太激动,一个字都没写出来,反而在本子上画了两个娃娃,一个是她,一个是历承然。他们并排坐着,历承然看着窗外,她看着自己的膝盖。

      看着不论不类的这两个人。苏绾却觉得从心窝子烧出了一股灼热的血液,暖遍了四肢百骸。

      她和他一起坐公交车了啊。

      手臂都挨在一起了。

      手臂都挨着了。

      苏绾捂着脸,在床上高兴得打滚。

      后来的训练,苏绾每次从高级班门口路过的时候,都挺直了背脊,跟要走红地毯似的,打理得好好的,慢慢走过去,顺道往门口里望一眼,这一眼里,如果能偷看到历承然的身影,她就可以高兴半天。

      什么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这便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再然后,苏绾开始不满足光是在跆拳道馆看见历承然了。有次一起回家时,苏绾看见历承然手里拎了两个沙袋,问他是干嘛的。

      历承然答:“负重训练用的。练力量。”

      苏绾眼睛亮了一下:“可以借我练几天么?”

      历承然转头看她。车窗外的路灯划过,在两人脸上滑出斑驳的光影。

      “给你吧。”他把沙袋给了苏绾。

      苏绾一接过就苦了脸……好、好重啊……

      这么重,她练什么练啊!她抬眼看历承然,历承然已经看向了窗外。苏绾只好在下了车之后,把两个沙袋扛回了家。

      她哪会真拿沙袋来练力量。她不就是想借一点他的东西,然后找机会还给他罢了。

      可还沙袋的那天,苏绾却闯了祸,她打历承然的手机,历承然没接,苏绾想着今天跆拳道不训练,他大概是在家里吧,于是打了他家里的电话,哪想却是历承然妈妈接的电话。苏绾说要还历承然东西。他妈妈却很困惑:“承然不是李练跆拳道去了么?”

      苏绾当时脑子一抽,下意识的就开口了:“没啊,今天道馆不上课啊。”

      说出口,她就觉得糟糕了,但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哪能收得回来。

      历妈妈挂了电话。

      苏绾愁了一整个下午。

      到晚上,历承然却打电话让她把沙袋拿去还他。

      苏绾灰溜溜的拎着沙袋去了,看了眼历承然,瑟缩着把沙袋递给了他:“今天下午……”

      “下午我和阿毛他们在外面玩。”

      阿毛是他们高中同学,他们几个在一起一般都是在网吧玩游戏的。

      苏绾知道自己闯了祸,小声问他:“对不起啊……都是我说漏嘴……你没挨打吧?”

      历承然看了她一眼,接过沙袋,却忽然抬起了手,破天荒的拿手揉了揉她脑袋,把她一头头发揉得和鸡窝一样乱,然后他嫌弃她:“蠢死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活像刚才没有欺负她一样。

      “哎!你!”苏绾下意识的生气了,但等历承然走远,她却摸着自己的脑袋,抓着自己的头发,像傻子一样笑了出来,苏绾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救了。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晚上训练完,苏绾出了道馆都能看见历承然在外面。一开始她觉得是偶遇,但后来,历承然在“等”她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

      即便高级班晚上没有课,历承然也在她下课的时候在门口等着她。和她一起坐车,一起回家。

      苏绾终于察觉到了她和历承然之间的关系在这个暑假,变得有点……进展?

      在一个晚上,回家的路上,苏绾咂摸了很久,终于是鼓起了勇气:“历历历历历……”

      历承然回头看她。

      苏绾的脸一下子就充了血,等了很久,她下一句话也没有出来,历承然又转头往前走,苏绾急了:“历承然啊……”

      “嗯。”

      “你……你这几天为什么都在等……等我回家啊?”

      历承然没有应声,转身继续往前走。

      苏绾这时也顾不得害羞了,连忙抬脚跟上:“历承然……历承然啊!”她情急之下一把揪住了历承然的衣服。然后恍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她又忙不迭的放手,放了之后又觉得不甘心,还是急切的抓住。

      就像她这大半年来,抓一抓又害怕,放一放又不舍。

      历承然终于回头看她。

      苏绾垂着脑袋,还在抓和放之间犹豫时,一只手已经将她的手握住。

      “你问这么直白,不怕被追问的人害羞吗。”他说,却半点没有害羞的模样,倒弄得苏绾一愣一愣的,跟听不懂他的话似的,“而且,这么明显的行动,你非要人说出来才明白么?”

      明白?她就是因为不明白才问的啊……

      历承然斜眼看她:“蠢死了。”说着他却正经了起来,“苏绾。你还记得你有一次打电话和我说你喜欢我?”

      她记得啊,她记得太清楚了。连个正式的拒绝都没有得到的表白。怎么能记不得。

      “你那个表白还在保质期吧?”

      “表白还算保质期的?”

      “还在吧?”

      苏绾又不傻,连忙涨红这脸说:“在在在。”

      然后历承然摸出了电话,不一会儿,苏绾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历承然打来的,苏绾呆呆的接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和面前的历承然一起说出:“苏绾,我也是。”

      苏绾一下就哭了:“这什么……怎么今天才回答啊呜,你怎么今天才回答啊……”

      历承然抬头看天:“我说晚上打电话给你答复。”

      又没说是哪个晚上……

      而且高三,不就该好好读书嘛。想什么小破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有原型,不过原型很悲剧。
    现实中的原型人物暗恋了男生五年,原型和男生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最后让男生和他喜欢的女生在一起了
    暗恋在现实中大都是比较虐的,而且是天天虐,时时虐,如果有勇气,迈一步出去或许也不错。
    另外,最后一句话是这篇文中最真的真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