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女其姝

作者:顾慕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软肋
      
      **
      
      洛风的心意如此明显,也不知道这位段姑娘是真傻还是装傻,楚景淮朝洛风一笑,引来他不满的对视,倒是很快别开了视线,他对其他人感情的事没多少兴趣。
      
      段玥安静了片刻又开始找他聊天,楚景淮微微笑着从容应对,到后来段玥越聊越开心,竟忘了指挥院子里数十个下人,没过多久便听得院子里一声重物坠地的脆响,是一个丫鬟不小心绊了一跤,手中的瓷器摔了个稀烂。
      
      段玥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楚景淮身边躲了躲,手捉住了他的袖口,楚景淮见她是真的害怕遂未躲开。段玥慢慢回神,对着已然因为害怕跪在地上的丫鬟训斥起来。
      
      院子里就只剩她一个人的声音,不消一会,这股声音里掺进来轻轻的开门声,楚景淮转过头,就见白姝卿披着外袍,睡眼惺忪地站在门口望着屋外。她尚搞不清外面的状况,只是见地上有个人跪着,头埋得极低,段玥似乎很生气,声音越来越尖细,她被这吵闹声搞得一阵头晕,伸出手扶紧了门框。
      
      楚景淮察觉她的动作,以为她旧伤复发,迈开步子要上前察看,脚步却忽然顿住了。方才站在原地还不觉得段玥竟如此紧地握着他的袖口,低头瞧去,她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人被他的动作带出一步,反而比刚刚离他更近了些。
      
      楚景淮转过头向白姝卿瞧去,她也正眯眸看过来,他下意识地想要遮住身边的人,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从白姝卿的角度看去,段玥对他的依赖暧昧刚刚好,喉间有些痒,她从门框上扒下一只手,掩住嘴巴咳了几声。
      
      楚景淮再未犹豫,拨开段玥的手向她走去,白姝卿也没躲,待他站在她眼前握住了她的手,她从善如流地被他牵着进了屋。
      
      “楚景淮,我似乎做了一个梦……”他最终还是向她走过来,她由一开始的心里一咯噔到现在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想起醒来前她似乎有丝痛苦,却忘了梦里的内容。
      
      楚景淮眉头一跳,僵硬着脸道,“梦见了什么?”
      
      “记不清,”白姝卿摇摇头,“梦里的内容我忘记了,但那种情绪身体还记得,在梦里,我好像很难过。”
      
      “有什么可难过的,不过是梦,”白姝卿坐在铜镜前失神,楚景淮便站在她身后看着镜中那张清晰地写着迷茫的脸,“谁都没死,你何必为了一个梦费神。”
      
      白姝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是有人死了?”
      
      “……”
      
      白姝卿顺着他的话去回想,依旧没多少印象,外面已经有人敲门道早膳已备好。她便不再去想那个梦,略略挽了个发髻出来,随楚景淮去了厅里。
      
      段玥大概是对刚刚那个丫鬟打碎瓷器的事不满,一直沉着一张脸,连面对楚景淮时话都少了很多,席间气氛便有丝沉闷。段延从下人那里了解了早上的事,这回终于摆出大哥的姿态出声劝道,“不过一件瓷器,值得你这般失魂落魄?你便是想要一模一样的,大哥也会派人为你寻一件回来。”
      
      段延未出声时还好,这一开口竟惹得段玥瞬间红了眼眶,“大哥懂什么,那是爹娘留给我的东西,大哥只知道要负责整个山寨的事,要为山寨中每一个人的生死操心,多久未关心过我的事了?本以为爹娘去世以后,大哥与我相依为命,我可以将大哥当作依靠,可是大哥这些年对我不管不问,你根本不关心我什么时候又新学了什么招式,跑出寨子遇到了什么人,什么时候难过,什么时候开心……”她向白姝卿看去一眼,眼中的怨怼更深,“大哥连对待一个外人都比对我要好上千倍百倍——”
      
      “够了,如今有客人在,有什么话一会用完早膳你到我房里去讲。”段延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声音里压抑着许多情绪。
      
      白姝卿停箸看向他,才发现段延眼中深不见底,心中情绪明明百转千回,从那双眼中却不得窥见,原来段延其实跟楚景淮很像,都是将情绪藏得极深的人。段延对他亲妹妹都是如此,日后若遇到了爱他的姑娘,恐怕那姑娘的境遇不会比她更好。
      
      心里却忽然一惊,爱?她心里居然想到了爱这个字,她对楚景淮是不是……
      
      侧头向身边的人看去,发现他也正盯着她看,也不知他看了多久,脸上的表情竟有些复杂难懂。
      
      楚景淮见她终于舍得从段延身上收回视线,心里竟蓦地一松,旋即又被自个的反应给彻彻底底激起了脾气,白姝卿就见他打仗似的解决了早膳,也不顾她正将米饭喂进嘴里,单手锁住她的手腕,将她带离了众人。
      
      回他们房间的一路上他手上的力道大的可怕,白姝卿觉得再这么下去她的骨头不被捏碎也会断掉,挣了挣道,“楚景淮,我很疼……”
      
      楚景淮是被刚刚突如其来的情绪吞没了,一路上只在试图抚平这种情绪却不得,便没顾及她的感受,这会听得她喊痛,终于慢慢松了手。
      
      白姝卿揉着发痛的手腕,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楚景淮抿着唇沉默,由她身后吹来冷风,一缕长发便这么垂落下来,她脸上并没有任何不满,大概对他这种态度见怪不怪,只是有些懵懵懂懂的情绪,他感觉自己似乎更生气了,在他情绪失控之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我们尽快回宁安,”接着又改口,“明日一早便出发。”
      
      “可你身上的伤……”白姝卿依旧有些迟疑。
      
      “不碍事,”他道,“我们先往东,路上应该会遇见父皇派来的人。”
      
      “可万一遇不到呢?山路难行,你身上又有伤,万一出了什么事很难说就会有前几日的幸运,遇到人上山将我们救起。”
      
      白姝卿知道段延为何会出现,所以知道这份幸运不可多得。楚景淮却曲解了她话里的意思,他嘴角蕴着笑意,眼中却寒凉,“幸运?是幸运。”
      
      他又开始沉默,白姝卿觉得他简直莫名其妙,她最后咽下的白米饭还硬硬得堵在喉头,她想喝点茶水,便绕过他向他们的房间走去。
      
      身后的人很快跟了上来,“你去哪里?”
      
      “……”
      
      楚景淮大步跨到她身前,狠狠地盯着她。
      
      白姝卿一开始还能倔强地与他对视,后来便觉得累,慢慢垂下了头,“我只是想喝点茶水,方才出来得急,有些难受。”说罢她按了按胸口。
      
      楚景淮立刻便没办法了,侧了侧身体令她先过。
      
      白姝卿经过他身边,忍不住弯了弯嘴角,经过这么久她总算摸到了他的软肋——原来他见不得人向他示弱。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有点晚而且有点少……
    我尽力了QAQ
    明天还要补周二的课,晚安~



    静女其姝




    不是男神怎么了




    夺爱的资格




    依见如故




    云中漫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