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女其姝

作者:顾慕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在你的疆场(1)
      
      **
      
      白姝卿到得营地,两军正各自备战,养精蓄锐,楚景淮收到祥伯消息时白姝卿人已在途中,念及此遂未回信制止,估摸行程她快要到营地时派了人远远去接了过来。而此时白姝卿就枯坐在他的营帐内,将她接来的人早已恭敬地退了下去。
      
      旅途劳顿,白姝卿揉着额角眯着眼打量周遭一切。这里仅置了一张榻,一个简陋的书案,西南不及宁安酷寒,这种天儿到底还是冷的,他榻上却仅一床薄被,床尾倒是整齐叠放着不少冬衣,那是她在他临行前为他备下的,盔甲沉重,他若要迎敌必会不顾严寒,净挑些轻便衣物来穿,他素来爱干净,倒不知这些天换洗过衣物没有。
      
      正胡思乱想着,那熟悉却因为接近两个月未见而显得有些陌生的声音于帐外由远及近传来,似是在对谁吩咐些什么,一切情绪都还未来得及产生,帐子已被人撩开,身披铠甲的人微一弯腰便进了来。
      
      目光在空中相接,楚景淮猛地顿住脚步,眼中诧异一闪即过,似乎带着几分惊喜之意,然而紧接着他眼中有了白姝卿看不懂的情绪。
      
      于他身后急急跑进来一人,是方才去接她进帐的小兵,他看了白姝卿一眼,对着楚景淮的背影急急解释道,“属下方才便想说,属下已经将王妃娘娘接了来帐里。”
      
      “嗯,你下去罢。”
      
      “属下告退。”
      
      接近两个月未得见,他清减了不少,下巴上有了青色的胡茬,肤色被这战事磨成坚毅,想是军中艰苦未能好好照料自己,眼底一圈淡青色,是久未好眠之故,他堂堂一个王爷,本可养尊处优,却要跑到这种地方带兵打仗,只为在他执掌天下的父皇面前立下战功。
      
      白姝卿未能感慨多久,因为又有人撩开帐子走了进来。
      “景淮——”甜软的声音因为见到难以置信的人戛然而止。
      
      白姝卿听得这声音的瞬间几乎是立刻便站了起来,由于起得急,身形晃了一下,白姝卿想,临行前该令那两个丫头跟来的。
      
      这忽然进来的人也是一怔,愣了片刻向白姝卿福了福身,“见过娘娘。”
      
      眼前之人是位女子,她身上却穿了男子的外袍,外袍宽大,将她娇小的身体裹住,令人莫名心生怜爱,只是那外袍么,白姝卿却认得,那是楚景淮平日在王府最常穿的一件。视线顺着那美好的身段往上瞧去,果真如她先前猜测,眉目如画、动人楚楚,怪不得楚景淮惦记。
      
      这时候终于见得秦小姐相貌,这点之前一直困惑她的事却反而变得没有那般重要,她只是觉得可笑,也终于一点点笑了出来。
      
      “你过来,有何事?”
      楚景淮见她露出那样的笑容,心底莫名升起一股烦躁,不知是为她还是为自己,笃着眉头问道。
      
      “王爷的书信忽然断了,王府上下为王爷担心,妾身遂命祥伯陪同连夜赶路过了来,现在么,”白姝卿一笑,“妾身不想扰了王爷雅兴,只是还有一事需要王爷相告。”
      
      楚景淮一愣道,“何事?”声音里竟有了丝紧绷。
      
      白姝卿藏在袖中的手握了握,声音却轻快,“与大哥三哥多日未见,妾身甚是想念,王爷能否差人带妾身去他们的营帐一见?王爷这里有姑娘相陪怕是不得空,妾身晚膳就不过来王爷这里叨扰了,妾身告退。”
      
      她一口气说完,擦着他身侧步出营帐,帘子落下,脸上的笑意顿时散得干干净净。他尚在帐外时,她听他的声音疲惫却夹杂着一丝愉悦,她窃以为那小兵知会了他他才会急着过来见她,原来却是美人在伴,他亦没料到她会在帐中。
      
      军营之中皆是男子,楚景淮必不放心秦小姐单独歇在一处,两个人吃睡恐怕是在一起的,若是如此,这仗打赢之后回去,楚景淮是不是该着手娶秦小姐过门了?毕竟在众多兵将面前,她这么过来,众人心中早便把她当成楚景淮的女人了罢。
      
      秦小姐脚程倒快,竟比她先到得这军营。秦小姐的手段她不敢小觑,嫁到王府之前便着手清理楚景淮身边的女人、嚣张至此,日后秦小姐嫁进来,又令她如何自处?
      
      祥伯被她派去寻些饭食,这时正提着一个食篮迎面走上来,见到她呆呆地站在帐外。身后还站了一位欲言又止的侍卫,遂诧异道,“娘娘怎地出了来?这外面太乱,娘娘快回帐去罢,饭食奴才已经为您寻来,娘娘将就用一些。”
      
      “祥伯……”白姝卿伸手拦了拦他,“莫进去了。王爷这会正与秦小姐在营帐里。”
      
      祥伯一阵语塞,看向她的眼睛里多了她不愿看到的怜悯情绪,白姝卿忙别开眼,道,“劳烦祥伯陪本宫去大哥三哥的营帐罢。”
      
      为方便三位主帅议事,三人的营帐相去不远,白姝卿与祥伯由一位侍卫领着,很快到了白战的营帐。白战怎么都料不到白姝卿会过来,看到她的人愣了好一会才记起出声讲话。
      
      “卿儿,你怎会跑到这里来?”先是惊讶,后来变成了责备,“这里是战场不是你闹着玩的地方,快些回宁安去,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转而又问道,“你就这么跑过来,知会王爷了么,他怎么说?”
      
      “他这时候恐怕顾不上我,”白姝卿在他面前也不想瞒什么,“有别人陪着他,我不方便在场。”
      
      战场上忽然出现一名女子无意是惹眼的,楚景淮没在众人面前藏着那女子,白战更是她一过来便见到了,他不知道那女子与忻王究竟有何牵扯,但也知道能在这时候跑来的想必关系匪浅,但一时半会也没想到那层关系,这会看白姝卿表情心里才恍然,不由对妹妹心疼起来,语气亦放柔很多,“他那里既然不方便,卿儿便陪我一同用膳罢。”又吩咐帐外的侍卫将白迹请了过来。
      
      “哟,小妹这是生死相随来了?”白迹一进来便口无遮拦。
      
      白姝卿这会没心情同他斗嘴,扯了扯嘴角道,“并非如此,他往王府中去的书信忽然断了,我担心你们有事,遂跑了过来。”
      
      “那王爷为何不一同过来?”
      
      “他……”白姝卿使劲儿磨了磨自己圆钝的指甲,“有要事要处理,不得空过来呢。”
      
      “什么要事?”白迹是知道情况的,这时哼道,“我还以为王爷与世间大多男子不同,会一心一意对待小妹,终是我们看错了人。”
      
      白姝卿听得白迹这番话忽觉好笑,在一个古代王爷身上期望得到专一不变的感情根本便是天方夜谭,父亲做了好榜样,家里三位哥哥才会有这等想法。
      
      白战听得心中一阵怪异,咳了声提醒他,“三弟也是男子。”
      
      白迹一愣,“我也没说不是。”他见白姝卿笑意浅淡、不愿再谈及某人,瞥了眼中央的食篮道,“里面盛了什么?”
      
      方才三人讲这么久的话,祥伯还未来得及打开食篮,听他们当着他的面编排他主子,只能缩着脖子降低存在感,这时不得不站出来,“回将军,这里头仅有两碗青菜白饭。”他没料到白姝卿会跑到白战的营帐来,言外之意是三位主子吃的话恐怕量不够。
      
      白迹立刻啧了声,小声道,“王府里的人果然个个都不讨喜。”
      
      白姝卿叹气摇头,对他颇为无奈,却听得他道,“小妹既然来了,我与大哥便出去为小妹猎些野味回来如何?”
      
      “不必麻烦,这会天快黑了,我看外面便是丛林,里头说不定有什么猛兽潜伏,大哥三哥还要带兵打仗的,若因此受了伤该怎么办才好?”
      
      “罢了罢了。”白迹被扫了兴,一屁股坐在小桌旁,吩咐身后的祥伯再去寻一碗饭菜。
      
      用完膳,白战跟白迹照例要去忻王营帐讨论战况、部署的,比以往稍稍迟了一步,楚景淮已经一掀帘子走了进来。他脸上倒无任何异样,一上来便揽住白姝卿的肩膀,温声笑道,“今日卿儿过来,咱们便在此处议事罢。”
      
      白姝卿不愿靠近他,也知道这时候他们讨论的不是她可以听的内容,遂欲挣出他怀里避开,却被他揽得更紧,“其他人你也不认识,就呆在这里罢。”
      
      是因为秦小姐在他帐中,她根本没地儿可去罢?白姝卿冷笑着拂开他的手,却只是静静地站在一侧。
      
      **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白战面色凝重的样子,连大哥都如此,想来未来那场仗并不好打。听他们三人谈论才知道,未来的那场仗果是生死之战,若败了,楚景淮便打算撤兵回宁安。
      
      若这一仗真的败了,楚景淮撤了兵会怎样?藩王迟早是要打的,皇上会派谁过来?暂且不论皇上会派谁,单是出师不利这点便足够楚景淮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在皇上面前抬不起头。虽然战争成败,不完全是主帅的错。
      
      半个时辰之后,三人悄声定下计划,收起桌上的图纸。
      
      楚景淮向她伸出手,“同我回营帐去罢。”
      
      白姝卿不肯。
      
      “你既然过来了睡在别处成何体统?”转眼间他又沉了眉目。
      
      她心中郁结,忍不住反唇相讥,“王爷既知道体统二字,便不要强迫妾身与你二人同塌而眠了。”
      
      楚景淮蓦地冷笑,动作极其缓慢地抬手按了按胸口,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转身离开。
      
      白战与白迹在这事上皆没劝什么,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她受了委屈他们自然不会帮对方讲话。三人又说了一会话白迹才离开回自己的营帐。白战让人收拾出隔壁的帐子,将自个的大麾给她,“夜里会冷,被子上面添一层这个会暖和一些。”
      
      睡至半夜才知白战口中的冷不是在开玩笑,忍不住将自己蜷小,努力缩着身体,后来便忍不住往身后莫名而来的热源靠去,迷糊之中又忽觉有些不对,瞬间睁开了眼。伸出手摸了摸,那又硬又软的触感分明是个人!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底下有童鞋问既然男主与女主前男友无关还要写成穿越,我解释一下:
    1.文中有讲,楚景淮是隋珩的前世
    2.这文牵扯到三生的事,再前一生以后会写到
    3.第一章可能有些啰嗦,但不是废话,那是第三世的事,与其他两世有呼应
    4.最前一世会有神啊仙啊的出没,这也是这篇文被分到玄幻奇幻分频的原因QAQ
    PS:是不是只有一位小天使在看文(┬_┬)



    静女其姝




    不是男神怎么了




    夺爱的资格




    依见如故




    云中漫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