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女其姝

作者:顾慕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男儿心如铁
      
      **
      
      白战与白迹一道由下人领着到白姝卿房内时,楚景淮已将她抱上床,他坐在床沿,微微抬高她的头令她枕在自己膝上,她枕了一会又觉不适,干脆坐起身,不借任何力地靠在他胸前,见到二人进来脸色苍白地喊了声大哥三哥。
      
      白战见她这副样子,立刻心疼得不行,以往哪回见她都是生机勃勃活蹦乱跳的样子,不似现在,就像一棵经过风吹雨打之后奄奄一息的小草儿,便是被微风一吹也似要折了腰。白迹心中也是一样的情绪,只是他嬉皮笑脸惯了,这会只是眼中少了几分笑意,脸上倒是看不出任何异样来。
      
      楚景淮免了彼此之间的那些虚礼,在床前置了两把椅子让他二人坐。白战先是询问了一番白姝卿的伤势,听得楚景淮说不足半月便可无碍才稍稍放下心来,又命人将一个个食盒打开,说是娘亲亲手做的糕点,定要令二人一道带上。
      
      白冉声工作忙,又有一个家需要支撑照料,她以前生了病都得一个人照顾自己,难受了抱着马桶吐的时候她常期望能有一个人在这种时刻陪在她身边,后来便有了隋珩……
      
      此时此刻她忽然感受到真真切切的母爱,心头像被什么击中,顿时感动不已。楚景淮见她眼圈发红,眸中晶晶亮亮的,搁在她肩上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后又抚着她的发尾把玩,偶尔懒洋洋地插一句嘴。
      
      白家两兄弟见到这幅景象,遂识相地只挑紧要的话来说,将该嘱咐的话儿讲了,便要起身离开。白姝卿一急,竟忘了自己这会的境况,一动之下牵动伤口,登时痛得呲牙咧嘴,白战忍不住笑她依旧马虎,忽然想起什么,回身命下人将手中的小东西呈到她面前。
      
      是一只小猫儿,通体洁白,眼神明亮,很是讨人喜爱的模样,白姝卿一见就喜欢上了。
      
      白迹见她小心翼翼接过,微微笑着在一旁解释道,“大哥与我料到你这阵子无法外出,在屋子里定然待不住,即便待得住也是要闷坏的,遂差人寻了这只懒猫儿,如今看来这小东西与你现在的样子倒是相像,又笨又懒。”
      
      白姝卿没理会白迹的揶揄,只是傻傻笑着,“给它起了名字没有?”
      
      “尚未。”白战微微一笑。
      
      白姝卿想了想,“以后就唤它小树罢,希望它能健健康康地,长大后会是他人的依靠,以后就算没有我也能活得好好的。”
      
      白迹笑她,“小妹这是求子心切么,竟给一只小东西起个娃娃的名儿。”
      
      白姝卿脸一红,下意识地看了楚景淮一眼,他倒是淡定,笑了笑说,“不然便唤作白雪罢,你以为如何?”
      
      白雪……听起来与她亲缘关系蛮近,白姝卿一笑点头,“好。”她这反应令本意在调侃她的某人微微一怔。
      
      后来白战与白迹离开王府,离开前白迹笑眯眯地挑衅楚景淮,“闻说王爷箭术了得,改日若得空到府上拜访,王爷定要赏脸指教,到时叫上二哥一道,咱们不比射那不会动的靶子,一起去林中打猎如何?”
      
      楚景淮倒是平静,“不过是传闻罢了,大哥与三哥征战沙场、拼死御敌,为我大梁百姓谋福祉,倒是令我叹服歆羡。不过西南贼子猖獗且诡计多端,大哥三哥此行必定凶险万分,我与卿儿会在府中遥祝大哥三哥大胜而归,到时候再一道打猎庆祝。”
      
      “承王爷吉言,这段日子卿儿便劳王爷悉心照顾了。”
      
      “这是自然。”
      
      楚景淮站在府门口,目送二人车驾远去才转身回府。房中白姝卿正专心逗着怀中的小猫,这小东西大抵是刚刚被人喂饱,懒洋洋地由着她逗|弄,偶尔喵呜一声当作回应,白姝卿立刻笑得花枝乱颤,这一笑伤口又痛,白姝卿敛去笑意,拭去额上冷汗,循环往复,一时半刻竟也未发现站在门口的人。
      
      楚景淮被她忽视地很彻底,有些不高兴了,他走到她跟前将她怀里的小猫抱起来丢给尚不明所以的碧凝,白姝卿一愣,立马抬头瞪他,“你做什么?”
      
      她皱紧了鼻子的样子实在不美观,楚景淮忍不住捏捏她的鼻尖,坐在她身边,半晌之后方开口道,“西南共三位藩王,他们如今联合起兵造反,且挑在这种时候,将士思乡情切,在外能否全力御敌还未可知,父皇虽调遣十万兵将前往,这一仗却是胜负难料。”
      
      白姝卿反应了好一阵才想明白他的意思是大哥三哥这回率领十万大军镇压西南藩王造反,此去凶险万分,胜则光耀门楣,若败了却是会丢掉性命的事,她一把抓住楚景淮的胳膊,紧张道,“那该如何是好?”
      
      楚景淮一瞥眼底柔荑,笑道,“三哥狡诡,遇事倒能应付,大哥忠勇,这仗若不能胜怕是不肯轻易撤兵。他如今牵挂不多,却最疼你,若你能劝得动是最好,若劝不动也只能祈求上苍护佑,令他平安归来。”
      
      他对白战白迹的性子看得如此通透是白姝卿没料到的,听他一番分析不由对白战担起心来,大哥铁骨铮铮,怕是会被楚景淮言中,定要与几位藩王打斗到底的,到时他生死难料不说,损兵折将亦是必然,可她又该如何劝大哥?
      
      眼下很快就要出征了罢……
      
      担心她思虑过多,不利养伤,楚景淮打断她心思,命她午睡,“你且先睡一会,等醒来自会想到办法。”
      
      大夫开了能使人宁神安睡的药,白姝卿听得他如此说困意很快袭来。
      
      醒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办法倒是想到一个。她命碧凝拿来纸笔,写了一封信给白战,信上内容不多,大意是说白将军与他是将军府中女眷的依靠,忠君报国固然重要,但不可莽撞、为求胜不顾惜自个的性命。
      
      这回楚景淮挑了一个脚程快的手下,很快将信送至将军府上,又回府禀道,“少将军说他自当竭力迎战,娘娘的叮嘱他亦会记在心上,他命属下转告,娘娘要安心养伤,待他凯旋而归。”
      
      白战话虽这么讲,白姝卿却搞不清他究竟会不会当真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以她对白战的了解,讲和都无可能,若吃了败仗定是要找机会打回去的。她偷偷想着,等大哥回来,该劝他尽快娶亲的事了。
      
      白战白迹率兵离开之后的日子里,白姝卿偶尔逗逗猫或是呆在房内静心抄些经书祈祷大哥三哥平安归来,楚景淮空闲时候也会过来陪她看些书或是说会话,日子过得好不悠闲。
      
      直到一日楚景淮上朝归来,告诉她白战白迹在西南吃了败仗的消息。
      
      “那大哥三哥可有受伤?”白姝卿急忙问道。
      
      “并未听闻他二人受伤,只是这一仗打得艰难,士兵损伤不少,士气大伤,”他顿了顿道,“所以我向父皇请兵,增率精兵十万去西南相助两位将军。”
      
      “那……”白姝卿惊诧,好一会才记得问道,“何日启程?”
      
      “两日后。”
      
      “两位哥哥与你都会没事的对么?”
      
      “……”
      
      “连你都没有把握……”白姝卿喃喃道,“那么胜算呢,胜算有多大?”
      
      半晌,楚景淮开口道,“我只能说,竭力而为。但有我在,我便不会令大哥三哥有事。”见她与二人感情亲厚,心底不想二人有事令她挂念,又有些许私心在,他遂向嘉懿帝请了旨。
      
      看他眼中坚毅,白姝卿也不顾前些日子还存在的别扭情绪,轻轻偎进他怀里,轻声道,“……谢谢。”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各位~群么一个~!



    静女其姝




    不是男神怎么了




    夺爱的资格




    依见如故




    云中漫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