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女其姝

作者:顾慕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深夜遇刺客
      
      **
      
      街巷空旷,万家灯火只余星点,白姝卿跑的累了,停下来扶着一处墙角喘气,方才情绪激荡,一心只想远离别院,一个人深夜在街上游荡也不觉得怕,如今冷静下来,左右看看、满目萧索,黑色的天幕吞噬了一切,四周树木高耸,在夜晚中阴森可怖。
      
      白姝卿只愣了一瞬,祥伯已驾着马车追赶过来。思及这老管家方才见到那女子时的反应,白姝卿低头冷笑,祥伯怕是早便知道一切,那么楚景淮呢?茶水方一洒出,他便冲进门内,对她的维护已到这步田地,是一早便知道邀她见面者是何人才故意温和放行的罢?
      
      既如此,他愿意让那位女子与自己见面又是为何?是想知道他的心上人对他的在意到底有几分?为了他,是否会争风吃醋到用卑劣的手段陷害她?
      
      她想到,其实除了一开始他将茶盏粗暴地扫向地面也没对她做多过分的事,按理说若他以为是她伤了他的心上人该大发雷霆才对,所以他其实根本就知道这一切都是那女子的计罢?只是他却愿意装傻,任她欺骗、顺着她的心意。
      
      愈想愈觉得心凉,白姝卿敛了敛眉,整理好身上衣衫,二话不说上了马车。
      
      “娘娘——”马车走过一段路,祥伯欲言又止。
      厚重的帘子遮着情绪,白姝卿揉揉眉心,轻声道,“……说罢。”
      
      大抵是察觉到她的情绪心里有些同情她罢,白姝卿竟在这老管家的话中听出几分安慰的意思来。
      他说:“王爷并非是非不辨之人,他会顺着姑娘的意思也是因为觉得对她亏欠颇多,奴才这些年看他们二人一路走过来,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恐怕这一生都无可能放开彼此,娘娘何不大方一些,何苦在意太多东西以致苦了自个,至于姑娘,娘娘能避着便尽量莫要去招惹她,她的手段娘娘不会想要见识的。”
      
      白姝卿拢了拢身上衣衫,低声道,“这些我都知道,祥伯,谢谢。”
      听得她如此说,祥伯放松地笑出来,“娘娘可折煞奴才了。”
      
      祥伯就这么追出来,应该并非楚景淮的意思,祥伯却敢擅作主张,这老管家在王府中侍候已久,是楚景淮信赖的心腹,他对楚景淮看得透彻,因而一下子便知晓这其中原委,白姝卿垂了垂眸,果然如她所料,并非是他是非不分,他只是知道真相却还是护着内心想要维护的那一个罢了。他会那么快赶过来,看来并非对那女子要见她的事一无所知,更有可能是,楚景淮一早便知道那女子会邀她见面,他不点破,是为一探心上人的真心。
      
      此刻心里反而并无太多情绪。她如今对楚景淮本也没有多深厚的感情,此时失态不过是因为他是隋珩前一世,而他方才所作所为又勾起她心底最不堪屈辱的回忆,心里到底难过,遂一气之下跑了出来。想了想,白姝卿彻底冷静下来,遂对祥伯道,“将马车停在路旁,我们等王爷一道回府罢。”
      祥伯欣慰,眉开眼笑,立刻将马车停在路边,递给白姝卿一个小巧的暖炉供她暖手。
      
      白姝卿靠着马车壁打起盹,没过多久,楚景淮已于拐角处忽然出现,祥伯跳下马车,正欲迎上去,于暗处却忽然闪出四五个黑影,黑影们个个身手了得,很快欺近正单枪匹马的楚景淮,手中刀剑明晃晃闪着寒光,祥伯一惊,出声喊道:“王爷小心!”
      
      白姝卿正抱着暖炉昏昏欲睡,听得祥伯呼喊立即惊醒,掀开帘子跳下了马车。拐角处,楚景淮已经与五个黑衣人缠斗在一起,他手上无任何武器,一番打斗之下不甚留神,身后黑衣人手中长剑擦着他身体而过,白姝卿惊得忘记了呼吸,祥伯本已迈出步子准备跃上前相助,见她跳出马车又忍不住回头叮咛,“外面危险,娘娘请坐回马车里。”
      
      白姝卿自知她帮不上任何忙,相反却极有可能令他们分心,尽管担心楚景淮安危还是一点头坐进马车,祥伯这才放心急奔过去,与楚景淮并肩而战。黑衣人不惧忽然来的帮手,招招往致命的地方刺去,楚景淮一个闪躲不及,手臂被划伤,他也不去看那伤口,只一心迎敌。
      
      祥伯惊怒之下招式却忽然狠辣,一面嘶吼一面竭力护着楚景淮不让他再受任何伤。白姝卿远远地听到祥伯声音,心道不妙,思量片刻做了决定。
      
      楚景淮的功夫早已出神入化更是霸道凶悍,面对这力不竭不知疲累痛楚的黑衣人却也是力有未逮,转眼就要被身后的刀锋所伤,不料那刀剑竟倏然偏转了方向,那执剑之人已偏过身狠狠刺出手中长剑,楚景淮在黑衣人转身那刻已料到他身后必是站了什么人,此刻见到,眉心当即狠狠一跳,好在他反应极快,长臂一伸,已将人用力扯进怀中。
      
      “你跑出来做什么?!”他用力箍着她的肩膀,脸色阴沉。
      
      白姝卿从惊吓中回神,立马瞪回去,“妾身是来看看他们到底有何能耐,会在王爷身上刺几个窟窿!”
      
      “你——!”楚景淮气结,一面挡着不断刺来的剑,一面却将她紧紧护在怀中。
      白姝卿被他拥着,鼻端是他身上的龙涎香,混着那女子身上独有的淡香,白姝卿喉头发苦,竭力忍着才没有挣出他的怀抱。几滴温热蓦地溅到她脸上,白姝卿一惊,立刻攥紧了他的衣襟,急道,“楚景淮,你受伤了么?!”
      
      “……”
      “说话!你是不是受了伤?”
      楚景淮箍紧她,“你不讲话爷就没事。”
      
      白姝卿忽然反应过来,若是让对方知道楚景淮受了伤对他们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立刻懊恼地闭紧嘴巴。
      
      黑衣人听得二人对话,攻势果然愈加猛烈,楚景淮与祥伯二人的反抗已如困兽之斗,白姝卿感受到楚景淮的身子、步子愈来愈沉,心底越来越不安。对方要的并不是速战速决,而是想要消耗他们的体力,而后一网打尽,这样下去三人就算侥幸不死也会受重伤。
      
      楚景淮也意识到这点,护着她急急后退,黑衣人猜到他的意图,很快重又围上去,只是换了攻击对象。白姝卿便是楚景淮的防御弱点,几个人齐齐往白姝卿的方向刺去,楚景淮横臂挡在白姝卿身前,臂上又挨了一剑,这回白姝卿清晰地听到他从胸腔逸出的痛苦闷哼,心急却帮不了任何忙,只能强迫自己打起精神,身体贴着他而动,令他全力迎敌。
      
      为首的黑衣人却忽然向空中一扬手,祥伯心知不妙,立刻跃到楚景淮身前,同时大喊道,“王爷留心!”祥伯的声音落下,黑衣人手中粉末快速洒下,楚景淮立刻替白姝卿掩住口鼻,同时有刀剑向自己直刺而来,怀里的女人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一挣,整个人已经挡在他身前……
      
      随着刀剑刺入身体的声音,胸口劇痛,白姝卿紧咬着牙,不让痛苦的呻|吟逸出喉咙,身体却再也支撑不住,在倒下去之前,身体蓦地跌入他熟悉硬实的怀抱里。
      
      “白姝卿?!”
      耳边谁唤她的声音低沉中夹杂着狂怒跟痛苦,她闭上眼,立刻失去了意识。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困die,明天见各位,群么一个~



    静女其姝




    不是男神怎么了




    夺爱的资格




    依见如故




    云中漫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