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女其姝

作者:顾慕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白将军寿辰
      
      **
      
      白将军寿辰那日,忙坏了将军府的人。白将军不爱热闹,往年他生辰,赴宴的亲眷、朝中大臣并不很多,这回白姝卿有楚景淮陪同回将军府为父亲祝贺寿辰,楚景淮临行前虽特意交代不必为了他大费周章,该有的规矩却丢不得。
      
      开席前,白夫人将白姝卿叫到房间里又是好一番叮咛嘱咐,白姝卿握着白夫人的手微微笑着、眼圈泛红。
      
      “忻王待你可好?”白夫人拿帕子为白姝卿揾去眼角泪水,轻声问道。
      
      白姝卿重重点头,“他待我极好,吃穿用度总是与我最好的,他虽贵为王爷,但平时极好亲近,女儿有时闯了祸王爷亦不曾苛责,王爷听说女儿不善女红特意赐给女儿一个心灵手巧的奴才教女儿针线,便是方才与碧凝雪盏一道在女儿身边服侍的那个丫头,娘不必太过为女儿挂心。”她早早将碧凝雪盏支开,如今讲出这番话连她自己都要信以为真。
      
      白夫人果然极欣慰,“王府中不比将军府,娘是担心以你的性子在将军府中闯了祸,教忻王难做。方才娘见忻王对你百般照顾呵护,便已经稍稍宽了心,这会听你如此说,娘便放心了。”
      
      她说着却不由垂了眸,“你的三位哥哥心中各有抱负,总要建功立业以后才肯考虑终身大事,否则这会你也不必这么早离开我们,嫁到王府去。好在忻王同传言一样温恭宽仁,他能如此待你,娘与你爹爹便可宽心,也免得夜里难寐,怕你在王府过得不好。”
      
      “是女儿不孝,让爹娘挂心了。”白姝卿忙道,她笑了笑,望了眼门口道,“女儿许久未见三位哥哥,这会还未说上话呢,咱们过去厅里罢。”免得楚景淮生疑,以为她会对白夫人私下讲些什么,她尚不明楚景淮的底线在哪里,是以不敢轻举妄动,免得一个不小心落得跟穆郁臻一般的下场。
      
      **
      
      到得厅里,见楚景淮正与父亲跟三位哥哥相谈甚欢,白姝卿坐进角落,却引来楚景淮不满的一记瞪视,他方一招手,白姝卿立刻识相地小媳妇一般坐到他身边。
      
      白战正低头啖着一口茶,瞥见眼前境况微愣,他看向父亲,目光再一一扫过白深、白迹的神色,不由一笑,“忻王府果然是处好地方,卿儿嫁到王府以后,性子倒是一下子收敛不少。”
      
      白毅点头,笑言早知如此便该早一些令她嫁人,也让众人少花些心思看住自己最宝贝的东西,以免一个不小心便会被她看中、砸了或者烧了。
      
      白姝卿脸上一红,迅速低下了头,心里却道自己为自己背黑锅也算是人间一件奇事了罢。楚景淮则侧头望向她,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白迹已笑得不可自抑,“爹这话在理,小妹如今变了个人似的,要放在平时早便一跺脚跑掉了,哪里会同现在这般乖顺地好好坐着任咱们说笑?”
      
      白姝卿嘴角抽了抽,她与这位三哥虽是第一次见面,身体里有关他的记忆却充盈,白迹仅比她年长一岁,两人从小打闹到大,面上总爱互相拆台,但除了大哥,白迹却最是护她。
      
      右手不自觉间攥成拳头,却很快教人用宽厚的手掌握住了,楚景淮见她抬头迎上自己的视线方道,“大家不过说笑而已,你还当真生气了不成?”
      
      “我没生气。”白姝卿立即否认,她只是微觉尴尬,与他们谈论起并非自己做过的事觉得心中有些空落落,若不是因着这副身体,她在这世间早便一无所有,又萌生一丝愧疚,恍觉是自己抢占了前主的家人、一切。
      
      楚景淮一笑,微微按了按她的掌心。众人不知她此刻心思,继续说笑过去。
      
      有下人急急走进厅内,禀报说太傅大人前来为将军贺寿。白姝卿身体当即一颤,她看向身侧之人,却见他神色极淡,教人看不出端倪,倒是她一阵紧张,仿佛对穆郁臻做出那一切之人是她,而非他。到底道行尚浅,白姝卿一笑摇头。
      
      厅内众人起身相迎,穆太傅阔步走进,遥遥对白将军拱手贺寿,声若洪钟、笑声爽朗。白将军自然要客套几句,大抵是太傅的到来令将军府蓬荜生辉之类,白姝卿未能听清,因为紧跟其后,楚景南已长身玉立在门口。
      
      她忆起与父亲一同赴他之约那日,他亦是一身蓝袍,温文儒雅、气质卓然,那时他未娶她未嫁,此番再见已是天翻地覆。隔着这众人遥遥相望的时候,她分明觉得楚景南看向她的眼神里多了分疏离,眼梢尽处又似淌着难以自抑的情绪。
      
      手背上蓦地一疼,白姝卿望向身边的人,楚景淮含笑与她对视,笑意中三分讥讽七分沉冷,哪里还有方才谈笑时对着众人的半分姿态。心里却忽然平静下来,他早便知道一些什么了罢?以他的身份若想知道什么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他从未向她问起过楚景南的事,大抵是认定她跟楚景南有什么罢,是以他不需要她的解释。
      
      白姝卿对着他无声笑了一下,楚景淮眉目一沉,瞬间松开了握着她的手。因不及防,白姝卿的手背磕向一旁的桌沿,忍不住轻微嘶了声,声音很快淹没在众人恭迎徽王的热闹中,楚景南却在寒暄的空隙中飞快望过来一眼。
      
      这一眼被楚景淮捕捉到,寿宴上他便再未对她真心实意地笑过。白姝卿察觉到他的异样,席间更加不敢与楚景南有任何交流,皇子之间因皇位、大小利益本就有不可化解的纷争矛盾,她虽知道自己没有那样大的能耐,却也不想因为楚景淮对他们二人关系的猜度误解导致二人兄弟阋墙。
      
      心不在焉之时,雪盏忽然附到她耳边道,“主子,穆妃娘娘的人传了消息过来,大抵是遇到了些事需要主子帮忙。”
      
      白姝卿抿了抿唇,侧头看了神色未动的楚景淮一眼,他正专心品酒,似乎并未留意到她们主仆二人之间的互动。略一沉吟,白姝卿对雪盏低声道,“让素锦去办,以后穆妃的事,若未得我的允许,你与碧凝不得擅自作主。”看在那女人面上,楚景淮对素锦该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来。
      
      雪盏应了声,悄悄退了下去。不多时素锦来到白姝卿身侧,耳语了句什么。白姝卿略一思量,点头应了。
      
      素锦离开后,楚景淮终于肯以正眼瞧她,“你又想做什么?”
      
      心知瞒不过他,白姝卿干脆讲了真话,“妾身想去别院一趟,去瞧一瞧穆妃姐姐。不该知道的妾身也已经全部听说,这会过去只是想提醒自己莫再惹王爷生气,否则王爷多的是法子令妾身生不如死。”
      
      楚景淮冷笑一声,“倒是看不出你竟会委曲求全。爷说过只要你知分寸,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你竟怕成这般模样。”
      
      “嗯,”白姝卿轻轻应了声,“妾身一向怯懦胆小。”
      
      “怯懦胆小到嫁我之前在将军府中横行霸道?”他淡淡反问。
      
      白姝卿无法驳他,只得识相闭了嘴。他却似因为在语言上占了上风心情极佳,将自己面前的碗推到白姝卿眼前,慵懒道,“为爷添点饭菜。”
      
      **
      
      寿宴结束后,楚景南因白姝卿目光的躲避并未多待,与白将军告别一番便告辞离开。忻王府众人打道回府前,白夫人拉住白姝卿的手,又一番体贴叮咛,白姝卿连连点头。
      
      白夫人目光扫过女儿跟忻王,忍不住叮嘱道,“忻王正值年轻,日后枕边再添人也是不可免的,自己身边若有个孩儿,即便到了那番境地在府中也能过得不那么艰难,这番道理,卿儿可懂?”
      
      白姝卿看了楚景淮一眼,对白夫人点头,“娘,我明白的。”只是知道他有心爱的女人,若与他做那种事她心中会有障碍,虽然名义上她是他的侧妃,与他生儿育女天经地义。
      
      回府之后楚景淮径直去了书房,白姝卿则回到自己的地方,考虑今夜前往别院的事。只是不知为何她眼皮跳得厉害,直觉会有什么事要发生,可去别院的事已经向他坦诚交待过,他没理由再像上回那样要体罚他的丫头。这么一想白姝卿放下心来。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无意外,2号科三。之后恢复更新。



    静女其姝




    不是男神怎么了




    夺爱的资格




    依见如故




    云中漫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