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封面你要倒着看才对】
七夕我一个单身龟为什么要准备礼物你说啊果然是因为我善良!
因为时间比较赶写的很粗糙随便看看就得了。
正经的文案?你在说什么,短篇的文案我一向随心所欲的天怒人怨好不好,这就是真性情啊觉得自己棒棒哒~嗯,胡言乱语字数凑的差不多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很多个记不大清了 ┃ 配角: ┃ 其它:扶华,短篇,甜文,为师妇

一句话简介:七夕献礼短篇暖心甜文


  总点击数: 56922   总书评数:447 当前被收藏数:991 文章积分:497,784,03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法定义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86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七夕献礼暖心短篇甜文

作者:扶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只有一章_(:з」∠)_

      
      【暖心甜文】
      
      林香睡到半夜突然醒了过来,摸起枕头旁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半夜两点二十四分。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样突然惊醒了,自从一个多月前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工作开始,她就常常会在这样的时候醒过来,往往要这样睁着眼睛躺上一会儿才能再次入睡。
      
      电风扇呼呼的在耳畔响着,发出呜呜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林香终于有了睡意。她翻了个身,忽然看到对面墙上出现了一处粼粼的水波,就好像是窗外的月光照射着水潭映在墙上。林香一下子就被惊的什么睡意都没了,她这里是五楼,外面没有什么水池之类的,怎么会映出这样的水波。
      
      抵不过好奇心,林香光着脚下了床趴到窗户上往下看,外面的街道静静的,只有不远处一家酒店的招牌还在闪烁着红光。月光很亮,她能清楚的看到周围的景物——没有一处有水的地方。
      
      那墙上的波纹是怎么来的?该不会是幻觉?林香走到那边墙上伸手摸了摸。她就好像摸到了真正的水,冰凉的。
      
      下一刻,林香觉得头一晕,整个人就被吸进了那片水波里。
      
      她不会水,一进入水中就下意识的挣扎,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仍旧能照常呼吸,这水温柔的托着她,向着水面上投下来的光浮去。
      
      终于浮出水面的时候,林香被面前的一切惊呆了。
      
      她的头顶是干净清朗的苍穹,一轮明亮的圆月挂在天际,脚下是平静的湖面,镜面一般的映着天上的明月,周围则是高低起伏的树木。所有的一切都沐浴在月色下,披着一层朦胧的银色薄纱。
      
      林香就这样站在湖面上,仰着头看着天空,几乎忘记了所有的沉溺在其中。有风吹来,一并带来了树木泥土的清香,也将林香的睡裙和长发扬起一角。
      
      忽然,有悠远的歌声传来,那种带着奇怪韵律的调子让人不自觉地心神宁静。起先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后来便渐渐清晰起来。
      
      林香循着歌声转头寻找,就看到了在树海之上漫步的那个人。
      
      那似乎就是另一轮明月,周身都散发着莹白的光芒。渺渺的歌声从他的嘴里传出,仿若来自遥远时光另一面的叹息。
      
      “你是何人。”
      
      林香看愣了神,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他没有站在镜面似的湖上,而是整个人轻飘飘仿佛没有重量的立在那里。长长的黑发被一根树枝随意结了个发髻,剩下机滤随便披散着。一身有些繁复的白衣,上面有蔓草的纹路,隐隐的在流转光芒。他的衣角飘起,身上好像环着一股散不去的微风,羽化登仙的仙人一般。
      
      林香想,如果这世上有仙,说不定就是长成这样的。
      
      “你是何人?怎么会来此?”他又问,语气至始自终都淡淡的没有变化,一双清冷的眼像冷月。
      
      林香不愣了,涨红着脸移开眼睛回答道:“我叫林香,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说着,她忍不住又偷偷抬眼去看他。
      
      却听他又用那样好听的声音道:“凡人?擅闯禁地,当诛。”
      
      然后,林香就死了。
      
      【完】
      
      上面那个只是表达一下单身龟的七夕怨念,下面开始才是正文=。=
      
      【真的暖心甜文】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安溪和许家的小子许云深是青梅竹马。
      
      安溪小姑娘成绩一般长相平凡,个头矮又因为喜欢吃零食还有些小胖,脸上时常冒出一个痘好了又冒出一个痘,让她十分苦恼。她是个乐呵呵的女孩,爱笑又没心没肺,爱笑的女孩运气好,她一直这么相信着,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坚强乐观。
      
      和她完全相反的是她的竹马许云深,他成绩是全年级第一,每学期往家里拿奖状,各种征文比赛数学竞赛次次得奖金。学校几乎所有的老师都知道他,也都喜欢他。因为成绩好又长得好,全年级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悄悄对他有好感。只是他好像时常不高兴的样子,板着一张脸,也不爱搭理人,除了安溪。
      
      他们都说这是高冷,许云深是男神。
      
      许云深.学霸.男神,每天都会去叫安溪一起去上学,然后下午又会等安溪一同回家,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如此。他们就住在对面,父母都是好朋友。
      
      尽管许云深总是一副什么都不看在眼里的样子,但是安溪却知道他是关心她的。她在学校里但凡被人欺负了,即使只是被拿走点东西被揪了一下辫子这些小事,许云深都会站出来帮忙,那眼神刀子似得就能刺得人浑身发冷,直到再也没人再敢找安溪的麻烦。
      
      安溪被许云深一路保驾护航到高中,两个人几乎日日都在一起,别人都打趣他们是小情侣。许云深从没承认过,但也从没反驳,只是没听到一样,让人不能从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
      
      老师也曾怀疑过他们是不是在早恋,和蔼的请许云深去了办公室谈话示意他不要和女孩子走得太近。可是之后,许云深依旧没有一点疏远安溪的意思,我行我素雷打不动的和她一起上学放学。
      
      高考临近的时候,安溪的成绩依旧不理想,然后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许云深频繁的出现在她家,督促着她看书做练习。他往那一坐,就像一尊佛像,半点容不得安溪挣扎,看着她背英语,教着她做数学习题,每一科他似乎都拿手,给安溪讲起课来头头是道,比起老师都要详细。
      
      每当安溪咬着笔头瘪趴在桌子上的时候,许云深又会默默去给她切西瓜洗苹果。
      
      高考很快就来了,然后又在高三学子们还没来得及好好体会出个什么滋味的时候落幕了。那一场盛大的青春宴会散伙的那日,安溪跟在许云深身后一起回家,终于决定把藏在心里很多年的感情告诉他。
      
      只是……
      
      “我一直把你当兄弟,小时候不就说过?”许云深表情没变,淡淡的说,语气就好像他说的是三角函数定理。
      
      安溪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小时候她第一次看到许云深的时候,他就在和人打架。她知道那是对面新搬来的哥哥,就上前去帮忙,后来他好像是拍着她的肩说做一辈子兄弟。但是……但那都是小时候随口一说,说话算话也不带这样的啊!
      
      “那你从小就看不得我被人欺负,班上的男生都被你警告了一遍?”
      
      “因为你被欺负后回家哭,我妈就打我说我在旁边都不知道帮,为了不挨骂我就帮你了。再说好兄弟被人欺负了,我还是要帮忙的,即使这个兄弟很没用。”许云深又淡定的补上一刀。
      
      “你还那么认真的给我补习功课……”
      
      “你爸妈跟我爸妈说,托我给你补课,免得你大学都考不上,还额外给了我一个月的补课费,还有我一直知道你笨,没想到那么笨,我差点都不想教你。”
      
      “女生就是爱胡思乱想,没事少看点狗血言情小说。你要早点问我也不至于现在像个傻子一样尴尬的站在这里。不许哭,在兄弟面前丢脸有什么好哭的。”
      
      最后,许云深说:“好兄弟,一辈子。”
      
      安溪:“呵呵。”
      
      安溪在和初恋的青梅竹马告白这一日,正式和他确定了兄弟关系,真是可喜可贺。
      
      【完】
      
      如果你是觉得我特地在七夕这个日子来作死,那么我要告诉你,你错了,没听过重头戏都是压轴的吗?能坚持看到这里的~就能看到最后的这个彩蛋啦~~\\(≧▽≦)/~啦啦啦
      
      【能坚持到这里才能看得到的真暖心甜文】
      
      付桑儿一点都不喜欢自己这个据说是由父母的姓加在一起取出的名字。他一个二十几岁就突破了元婴的绝世天才,走出荒界那些修士十个有九个要叫他前辈,长得玉树临风又温柔和善十分有男子气概,叫这么个女气的名字实在是向人介绍的时候都觉得难以启齿。
      
      他怀疑是自家十年如一日长不大,顶着张嫩脸整天就知道和老爹撒娇的娘亲太想生个女儿,所以也不管生出来是他这么个臭小子,就直接把给女儿准备的名字给安在了他身上。
      
      他小时候就无数次想要改名,但是每次一说出口就会惹得娘亲哭丧着脸说:“桑儿你不是不喜欢这个名字,而是不喜欢娘对不对。”
      
      然后他就会被爹毫不留情的修理一顿。付桑子一直觉得自己爹病的不轻,世上哪有这样不管自家女人说什么都说好,简直要把她宠上天的男人。后来付桑儿出去历练才知道,原来在凡人里,他爹这种病就叫做妻奴病,没有救。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付桑儿从小就很懂事,非常自力更生。因为他的爹娘眼里都只有对方,常常把他忘个彻底,他能活蹦乱跳长这么大还没歪都要感谢他那超凡的生命力。每次看到那对夫妻拿着肉麻当饭吃自己还丝毫不觉得,付桑儿就有一种想要离家出走的冲动。
      
      某一天,他又看到从他出生起就像是二八年华少女,到现在看上去比他这个儿子还要年轻的娘用一颗大树,给他那常年表情就没怎么变过的爹雕了个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澡盆,然后他们就有高高兴兴的腻歪起来了,付桑子觉得自己很眼瞎,然后他向房里吆喝了一句就默默离家出走了。
      
      他绝对不会变成他爹这种恐怖的男人,简直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对着娘就是好好好、行行行、可以、你高兴就好,他长这么大都没看到他对娘说过一句重话。他爹还记得自己是个大乘期的修士吗?那些大乘期的老妖怪哪些不是跺跺脚就吓坏一群修士,避世而居住在仙境一样的洞府里几百年不露一个面,他爹却像个凡人一样陪着娘吃饭种花,还去凡人的集市里到处吃小吃。哦,虽然他娘也是大乘期修士。可他们一定是这世上最不像大乘期修士的两个。
      
      付桑儿一个人憋得久了,总是喜欢在心里默默点评他爹娘的各种行为。嗯,这样很傻,这样也很傻,他们怎么会这么傻!几乎都是这样的心理活动。
      
      付桑儿一直以为这世间的女子都是像他娘那样,好像水做的,爱娇又柔柔弱弱,直到那天他在某个界历练,遇见一个……奇怪的小女孩。
      
      那孩子看上去十一二岁的样子,瘦瘦小小,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不管是脖子还是手腕都像是一折就会断。可是她有一双凶狠至极的眼睛,眼神就像付桑儿在荒界里看到的那些嗜血的妖兽。
      
      她大概才炼气期一二层的样子,追着她跑的男人则是炼气大圆满,一边追她一边喊着什么“还不快快随我回去,等长老回来了你就有得苦头吃,能被选为我们苍山宗大长老的炉鼎是你的福分,你竟不知好歹的逃跑!”
      
      那女孩理都不理他一心逃跑,最后见逃不过了就直接拿着一把破剑硬拼,那不要命的架势很快就弄得自己一身血,沾了血的脸庞看上去满是戾气。
      
      付桑儿在一旁看着,不禁感叹世上原来还有和他娘完全相反的女孩,实在是太得他的心了!然后他就顺从心意救了那个快死的女孩。
      
      那女孩几乎是见人靠近就攻击,明明站都站不住了,看付桑儿杀了那追着她的男人也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加警惕的看着付桑儿,在他靠近的时候还一口咬上了他的手腕。付桑儿毫不怀疑这家伙如果剑没折,一定会提着剑就砍过来。
      
      付桑儿觉得有趣,捏着小女孩的脖子就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
      
      之后的日子其实十分鸡飞狗跳,那女孩儿警惕心很重,开始的时候,一见到付桑儿靠近就拿着身边一切能当成武器的东西和他对峙,那股子不要命的凶狠架势看的付桑儿很欣慰。
      
      他在不知不觉中因为自家爹娘,审美爱好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偏差,比如现在看到凶狠的这个小姑娘就觉得十分顺眼喜爱。
      
      在日复一日的消磨里,付桑儿最后终于成功的收下了这个小女孩当徒弟。看着小女娃面无表情拿着一把快要和她一样重的铁剑,凶残的砍着林子里的妖兽,付桑儿觉得收的这个徒弟很满意。
      
      山中不知岁月,转眼小女娃就从一个凶狠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凶残的女人。或许是小时候受了太多伤害,她整个人像是一柄剑,杀意凛然。唯一能到她好脸色的只有付桑儿这个师父,唯一不好的就是,这个徒弟喜欢叫他桑儿_(:з」∠)_
      
      每次付桑儿觉得没面子想纠正徒弟的时候,她都会二话不说的提着剑砍上来,大有虽然打不过你但是也要让你闭嘴的意思。
      
      然后这个称呼就变成历史遗留问题这么一直延续了下来。付桑儿觉得除了这一点徒弟还是很好的,他一直觉得自己和徒弟的相处方式十分正常,至少比起他爹那样把自己徒弟养成妻子要好上许多。
      
      只是……他自诩是正人君子,却架不住他徒弟不是。
      
      “师父,我们双修你觉得如何。”
      
      听到他那个话少最爱打打杀杀的徒弟这么说,付桑儿一瞬间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什么问题,一口气哽在胸口差点没提上来。
      
      “师父以为这些年为什么我们到何处都会有人来追杀,就是因为我是他们口中的纯阴之体,最适合当炉鼎。特别是初阴,所以那些东西都像狗一样到处追着我们不放。那些狗都不如的修士们都让人作呕,只有师父不同,我愿意给师父。”
      
      他徒弟大概是从小不爱和人交流,常识少,说话也是这样直愣愣的。付桑儿尴尬不已,清清嗓子道貌岸然的道:“我们是师徒。”这话说的付桑儿自己都心虚,把他生下来的爹娘可不就是师徒关系。
      
      “哦,也就是说师父你不同意。”她说,提剑砍来。“我喜欢师父,师父喜欢我吗?”
      
      付桑儿:“……”能不要这样一边提剑砍你师父一边说出这种话吗?
      
      付桑儿从那日起,每日都要接受自己徒弟“爱的洗礼”。他不明白为什么徒弟对拿剑砍他这么执着,后来他忍不住问出来,他那徒弟回答的理所当然:“你既然不愿,那等我能赢过你,自然就能压着你,到时候你不愿也得愿。”
      
      感情他徒弟是铁了心想着有朝一日赢过他这个师父,然后把他压在身下了。那么多人这些年不松口的追着想压他徒弟,可他徒弟却一心想压他,付桑儿忽然生出些奇怪的自豪感。但他觉得徒弟年轻不懂事,人又直愣的傻了点,见得男人也少,日后遇见喜欢的人就不会这么执着他,所以也不管她怎么努力砍他,也一直没松过口。
      
      他真是一个坐怀不乱,一心为了徒弟健康生长,不让她误入歧途的好师父!
      
      付桑儿以为自己会和这个有些傻乎乎直愣愣的徒弟一直过下去,可有一日,当他从市集里,悄悄给徒弟买了头花当礼物回来时,却见他们洞府里那个结界被破了,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而他的徒儿不见了。
      
      他的傻徒儿被抓走了?付桑儿第一次敛起笑,冷着脸拿出自己的剑直闯苍山宗。他知道一直以来追着他们的那些人就是苍山宗的,只是来的都是些小喽啰就没太放在心上,没想到这次竟然失算了。
      
      付桑儿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只是觉得慌得厉害。他怕他那爱拼命的傻徒弟,真的在他赶去之前就把自己的小命拼掉了。
      
      “你们抓来的那个女子在哪里?”付桑儿这辈子第一次这样冲动,直接就不管不顾的闯进苍山宗,抓着一个弟子逼问人家,结果得到的答案却是——
      
      “死了,因……因为她不识好歹不愿……给我们大长老……当炉鼎。”那个弟子怕得要死,抖抖索索的全说了。
      
      付桑儿一下子就觉得心里空了一块,脑子里嗡嗡作响,手里抓着的那人逃了也没注意,只像座木雕似得傻站在那里。
      
      她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十年对于修士来说是很短暂的,至少不足以让付桑儿明白自己的心意,而在这一刻,听到徒弟身亡的噩耗,他终于如醍醐灌顶一般醒悟了过来,原来自己竟然也是喜欢那个徒弟的。
      
      等他终于神智清明了一些,第一个出现在脑子里的念头却是——如果之前随了徒弟的愿就好了,那傻孩子这十年来从没向他提过什么要求,唯一的愿望也被他拒绝了,为什么他就不能像徒弟那样坦率一些。
      
      这世间最不必提起的便是“如果”,因为那代表着已经错过。
      
      这只是付桑儿漫长修炼里一个小小的十年,却是他记忆最深刻的一个十年,后来,不管多少年过去,他始终没有忘记。
      
      【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评论有惊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