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录之考古情缘

作者:梦随风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师门(二)

      凌峙桀有些不耐烦地坐在“玄心殿”的客座上,陪着一群胡子花白的老爷子天南地北的瞎扯。这群老爷子就是他的师父“天音阁”的掌门玄清子和他的师兄弟们。他们现在对刚回到山门的凌峙桀好奇的不得了,看他的眼神不是怪物、就是稀世奇珍。这也不能怪他们,放眼整个修真界,以弱冠之龄便修到众修真者梦寐以求的合体期,从古至今大概也就他凌峙桀一人尔。为什么会这样?这让修真修了上千年的老爷子们惊奇不已。
      凌峙桀暗叹口气,端起茶盅,啜了口清茶。看样子,几位老爷子还要研究上好一会儿了。正感万般无聊时,天际突然响起一阵惊雷,炸的整座“天音阁”掌教首峰一阵的摇晃。门外的弟子惊慌的望向雷声处,但见条条怒龙般的紫电从天而降,劈向远处;不时带起阵阵惊雷。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惊恐的四处奔走、讯问。
      “怎么回事?”掌门玄清子皱着双眉,率先起身往殿外走。
      “奇怪,门内没人渡劫啊。”玄清子的师弟玄冥子很是不解的望向同门,“这威力,与渡劫之天雷相去不多,众位师弟怎么看?”
      众人互相对视,均不解的摇头。
      “天雷——”凌峙桀望着远处的闪电惊雷,心中蓦然掠过一阵不安。紧接着,所有的人都感到山门内的氤氲灵气以飞快的速度狂涌向电闪雷鸣处,千万道耀人眼目的金芒自雷电中直射而出,耀的人不能睁目。
      静静的观望着事态发展的凌峙桀忽然睁大双眼,惊呼一声“该死”,瞬间消失在了大殿中。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玄冥子一头雾水的看着众人,问道,“峙桀怎么突然急成那样?”
      “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玄清子轻挥拂尘,领着众位师弟们齐齐消失了踪影。
      小白单腿跪在一片青石铺成的小径中,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血滴滴顺落在青色的石板上,仿似朵朵妖艳的红梅。吞了吞唾沫、缓缓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白衣飘飘的儒雅男子的眼神中,满是愤恨与不甘。虽然已经踏入妖兽中阶中期,但给他适应、熟悉这股全新力量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他还无法将这一切尽数吸收、消化。
      “哼哼,我看你现在还是乖乖的与我定下契约的好。”白衣男子目露得色,很满意现在的结果。虽然一死一伤与原先生擒双只的打算出入很大。慢慢走到小白面前,白衣男子难掩兴奋的有些微微颤抖。从小他就希望有只神兽做宠物,如今这梦想就要达成了。幻想着从今往后带着这只金翅雷鹏招摇过市时,众人羡慕的神情;幻想着云师妹从此与自己形影不离,心中愉悦无比的他一阵得意的纵天长笑。这世上,没有他曹志华得不到的;只有他不要的:“小雷鹏,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白衣男子曹志华狞笑着掐破食指,将滴着血的右手食指点向小白眉心。
      小白一动不动的半跪着,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更多的却是憎恨与绝望。蓦然间,他想起了第一次遇见公子时的情景。想起了公子的剑,虽然幽森清冷却毫无半点杀意;想起了公子的眼神,总是那么一尘不染、充满着温柔与宠爱……小白缓缓闭上双眸,心中做出了这一身最重要的决定:这世上除了公子,没有第二个人能主宰他的一切;那些想要得到他的人,只能得到他的尸体,其他什么都得不到!
      “哼,曹志华,我要定了你的命!”
      一声冷哼,仿似来自九幽地府,清冷、孤高、不带一丝感情!
      曹志华即将点中小白眉心的那一指,随着这声冷哼顿了一顿。那声音,是那样的耳熟无比、令他毛骨悚然,只要一听到这个声音,他就想要逃跑。现在还来得及,只要到了父亲那里,就没事了。心中有个声音不停的催促他快点跑。看了眼不远处的小白,他又有些不甘心。费了这么多功夫,难道要就此放弃?不,来不及了!再不走,就永远也走不了了!最终,求生的意念占据了一切,曹志华万分不甘的再看了眼小白,一个旋身冲天而起,掠向远处。
      “想走,没那么容易。”伴着这一声似催命的话音,天际划过一道冷冽的银芒,带着一往无匹的杀意直奔远去的曹志华后心。
      “凌峙桀,你不要逼人太甚!”曹志华直觉背后一寒,慌忙中抽出万年寒冰炼制的“寒玥剑”,堪堪挡住背后“悯心”那阴冷无情的致命一剑。但他的人却再也无法往任何一个方向前进哪怕是半步。
      “悯心剑”在空中微微的鸣颤着,好似感受到主人的滔天怒意,清越的剑鸣声如龙吟般渐趋清冷、肃杀;剑身一颤再颤,一化二、二化四、直至将曹志华团团围住,再也无隙可寻。
      曹志华眼睁睁的看着“悯心剑”由一化千、由千化万。他的心中震颤不已、也惊惧无比。从他懂事修真开始,这种物化万千的事只在父亲说的故事中听到过。传说“天音阁”的开派祖师有位剑仙挚友,这位剑仙前辈有门绝学——剑龙吟。仙剑会随着龙吟般的剑鸣声轻轻震颤、幻化万千,功力越高、幻化的量与质也越高。可以说,眼前的每一把“悯心剑”都是一把真剑。绝世奇功“剑龙吟”,配上镇门三宝之首——神器“悯心剑”,放眼修真界,能够从此剑阵中逃出升天的绝无一人;就算是仙界,估计也只有渡过六重天劫的罗天上仙能勉强逃过此剑阵。冷汗,滴滴顺着脸颊滑落。直到此时,曹志华才后悔,明知是他凌峙桀的东西,自己怎么还会动这邪念;还妄想神不知鬼不觉,落到如今捉贼捉赃的境地。
      凌峙桀一脸平静,闲庭信步自天边款款而来。他的眼神中没有滔天的恨意、也没有冲天的怒火;平静、淡漠,没有一丝情感的在剑阵外冷冷的注视着剑阵内的曹志华。他就好像在看一具与己无关的尸体。
      曹志华困难的咽了口口水。周身除了清越、肃杀的剑鸣声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响,连原本无处不在的风声都安静了下来。没有压迫人的气势,也没有让人惊恐的压力,什么都没有的剑阵中,反而让曹志华有种强烈的窒息感。“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对了,不去照顾你那两只宝贝小鸟,不要紧吗?”
      “有水英在,你说还有谁敢再动他们?”凌峙桀轻轻一挥手,不远处的云彩慢慢形成一张柔软舒适的太师椅,飘到他身后。
      看着不紧不慢坐下的凌峙桀,曹志华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他有种凌峙桀不会杀他的错觉:“你为什么不杀我?”
      凌峙桀懒懒的抬起双眼,嘴角蓦然微微翘起,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颜:“时间刚刚好。”字音一落,“悯心剑”一声震颤天地的龙吟,万千把“悯心剑”同时刺入曹志华体内,连那个才窜出天灵的淡粉色小人都没有放过。小人只来得及发出及其细弱短促的惨呼,便消散在了天地间。
      “华儿——”淡粉色小人消失之际,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伴着剑鸣声呼啸而至,“凌峙桀,我要你偿命——”
      凌峙桀转身后退,从容避过削来的一剑。半空中的“悯心剑”早已撤去剑阵,轻吟一声回到了凌峙桀的手中。
      赶来的是没有在“玄心殿”路面的玄通子,曹志华的父亲。此时的玄通子只是悲切的伸手取过悬浮于空中,失去了主人的“寒玥剑”。他的脸随着每一次目光流转过晶莹的剑身而变得恨冽、阴寒:“凌峙桀,我要你替我儿子偿命!”
      凌峙桀冷冷的听着他一字一顿的话语,波澜不惊的看着如厉鬼般的玄通子。微微的皱起双眉、眯起双眼的他,忽然有了种兴奋异常的感觉。那时种棋逢敌手的快感。冰冷的俊脸上淡淡地显露出一丝享受的笑意,早已归鞘的“悯心剑”再次被扣到手中。他倏然发觉,这一战,竟是等的如许的久远。
      “峙桀小儿,我玄通子今日若不将你斩于剑下,誓不为人。”玄通子目露疯狂、气机紧紧锁定远处的凌峙桀。
      凌峙桀轻声冷哼,淡然道:“废话少说。”
      “尔敢如此张狂!”玄通子终是一代宗师,手下杰出弟子亦不在少数。平日里受尽尊崇的他,何时受过如此侮辱,更何况对方还是平时得唤他一声师叔的同门晚辈。心中只觉一堵,玄通子再顾不得一切的挥剑劈向凌峙桀。
      “天音阁”以音入道,门中弟子均习乐理,对战时以乐音为攻击手法,不善近战。但玄通子这一脉却不同,随时同为“天音阁”弟子,但传下道统的祖师爷却是当年开派祖师的挚友剑仙。因此玄通子一脉的弟子修炼仙剑的亦不在少数。玄通子本身便是以剑为长,似剑仙般喜欢进身战。
      凌峙桀执剑并不相拼,只是不断的在其周身游走,似是只戏鼠的猫儿般,油滑的令玄通子气恼非常。
      玄通子追着凌峙桀绕了一阵的圈子。蓦然醒悟过来。自己竟然被痛失爱子的仇恨蒙蔽了心智;若再如此下去,他迟早要步上儿子的后尘。到那时,性命都没了,更别说报仇雪恨了。
      戏耍了一阵的凌峙桀在玄通子收手的一刹也安静了下来,脸上的戏虐之色渐渐被冷漠所取代。速战速决,等师父师叔们到了,再下杀手就来不及了!
      速战速决。冷静下来的玄通子与凌峙桀想到了一处。凌峙桀毕竟是掌门玄清子师兄的爱,等众位师兄、师弟们赶来,再想杀他为爱子报仇就难了。届时若要强行在师兄、师弟们面前杀了他,那这梁子跟掌门一派算是结定了;更何况事情的起因错在华儿,华儿弄至如此田地也算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凌峙桀,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心狠手辣所致。”玄通子朗声喝斥道。
      凌峙桀蹙起双眉,鄙视的看着他,一举手中剑,冷冷道:“少说废话。”
      “好,很好,那就别怪师叔我下手无情。”玄通子咬牙切齿的一说完,提剑飞身而上,一剑直捣他的心窝。
      凌峙桀静立空中,扑面的劲风吹的他的长袍猎猎作响,这一剑是何等的凌厉。剑尖临面,在玄通子惊异的眸光中,凌峙桀倏然后退,长剑一抖,以同样的姿势直刺而回。
      玄通子只感四周空气一窒,紧接着以无匹的速度向自己扑来,丝丝气箭顺着那一剑所前进的轨迹狂涌而至,如根根透人心骨的钢针,刺的自身周围的护体气罩“嗤嗤”作响、不绝于耳。而那直袭自己眉心的一剑,却是如此的一往无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更令他震惊的是,凌峙桀所表现出来的武技,完完全全就是个武修者。他从来就没想到,凌峙桀竟是个武修者。
      玄通子不甘心的看向凌峙桀。这一刻,他终于承认自己输了,输的彻彻底底。同样的招式,他的剑再快,也快不过他追星逐月的剑速;他的剑再狠,也狠不过他不达目的誓不回头的霸气;他的剑再凌厉,也追不上他那一往无前的豪气。“呵呵,师兄啊!你的确收了个旷古绝今的好弟子啊!不过,我不会就此罢休的,决不——”
      玄通子眼看着躲不过这刺向自己的一剑,一狠心自碎天灵。淡金色的小人自破碎的天灵一跃而出,逸向远山青黛之间。他要尽早找一处隐秘之地,待得修成散仙之时,便是他出山报仇之日。
      凌峙桀一个转身,收回早已失去目标的“悯心剑”。冷漠的望着越去越远的玄通子的元英,左手一晃,一把金色小弓出现在掌心之中。小弓迎风便长,瞬间长成一把丈余强弓;右手虚空一划,一支耀着万丈金芒的利箭搭在了金弓之上。
      “玄通子,你以为我会就这样放过你,好让你修成散仙再来找我麻烦。”凌峙桀眼中第一次闪现出一抹令人胆寒的狠厉之色,“斩草不除根,春风吹优胜。你我间的恩怨只有一死才能化解。”
      凌峙桀向前大踏一步,右手轻轻松开扣住的金弦。金箭一声利啸,幻化成一只艳丽的金乌直刺向只剩一个黑点的玄通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