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录之考古情缘

作者:梦随风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师门(一)

      凌峙桀很晚才回到的八亦居,说他对集体生活不好奇是骗人的,更何况是这种一人一套房的集体生活。当然,要是那种两、三人一间房的集体生活,他是绝对不会考虑的。
      轻轻的将臂弯里睡的正香的昭昭和小白放到床上,盖好倍;环视了下屋子,能睡的只有沙发了,不考虑。对于喜欢睡眠的凌峙桀而言,这种第二天起来会腰酸背痛的事,是120%不会做的,看来只有打坐了。凌峙桀暗叹口气,决定明天再买张床回来。
      往单人沙发上一坐,凌峙桀开始了打坐。说起来,自从下山后,自己打坐的次数还真是十根手指头都能算清楚呢,看来自己的确是有够懒的,被师傅知道少不得又是一顿骂。对了,还得找个时间回师门一趟。算算日子,再过三个星期就要大考了。据余费仁说道,考古队的任务大多是安排在寒、暑两个假期里的。这么看来,寒假的时间是一定得空出来的;这样的话,也只有近两个星期里抽空回去了。呵呵,干脆翘课好了,那种简单的一塌糊涂的课上不上都无所谓。一想到这儿,凌峙桀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没多久,便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把床上的小白和昭昭给吵醒了。接着一声大吼,吼的两小东西一阵愣神。“凌峙桀,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凌峙桀,你听到了没有?”
      “小白,要不要去开门啊?”昭昭有点不知所措的看向小白,问道。
      “别管她。”小白往后一倒,拉上被子准备继续睡觉。
      昭昭有点为难的看着仍在打坐的凌峙桀,担心道:“可要是她再这样敲下去,万一惊扰了公子怎么办?”
      “这……”小白被说的一惊而起。是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修炼之人打坐时要是被惊动乱了气,轻则走火入魔、功力全废;重则就此魂归地府啊!这可怎么办?好不容易找了个大靠山,要是就这么废了可就真完蛋了。他不想再呆在这间破屋里啥地方都不能去了。得赶紧想个办法才成。看看依旧没有醒转迹象的凌峙桀,再听着一阵响似一阵的敲门声和喊话声;小白就觉得原本清晰的脑子成了一团浆糊,搅啊搅的,就是搅不出个好法子来。
      昭昭定定的看着凌峙桀,蓦然,他稚嫩的小脸开始转变成凌峙桀的样貌,身形也在慢慢的拉长。
      “昭昭,你在做什么?”小白如突然发现了昭昭的转变,惊恐的抓住他的双肩,强行阻止他的转变。
      昭昭笑道:“变成公子的模样,先把门外的女人骗走啊。”
      “开什么玩笑。”小白急喝道,“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我们还没到这能呢!”
      “可是,没有其它的法子了呀。”昭昭依旧笑的很开心,“我喜欢公子。为了公子,我什么都会做。更何况,结果不一定会是你想象的那样啊。”
      “那也不行。”小白斩钉截铁的喝阻,“就算真的只有这个办法,那也是做哥哥的我来。”
      “不行。”昭昭看着一脸坚定的小白,慌的连连摇头,“小白你不可以,你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
      “好了,别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了。”昭昭的话还没说完,只觉浑身一阵舒暖,身形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公子,你醒了!”昭昭惊喜的看着走过来的凌峙桀,笑道。
      “再不醒,天晓得还会变成什么样子。”凌峙桀很习惯的将昭昭抱到大腿上,严厉道,“你们两个小东西现在给我听清楚了。从今以后,你们只要乖乖躲在我身后就好,直到你们可以独立面对任何事为止,知道没?今天这种超出你们能力范围的举动,不许再有下次。你们要敢不听话,先打屁屁,再罚抄道德经一千遍,最后面壁思过6个月。”
      “这么重!”小白倒吸一口气。打屁股他不怕,罚抄也无所谓,最怕的就是面壁思过,那会把人给闷死的。
      “清楚了吗?”凌峙桀凌厉的眼神很明白的告诉昭昭和小白,他说到做到,决不宽容。
      昭昭和小白心中敬畏的点点头,同声道:“知道了。”
      “嗯,很好。”凌峙桀满意的放下昭昭,吩咐道,“准备一下,我打发门外的女人后就去吃早饭,然后替你们买床。老让你们睡床、我打坐,这可不行。买完床后跟我回趟师门,有些东西要拿。”
      “哦。”见到昭昭和小白乖巧的开始准备,凌峙桀这才一副慵懒模样的走过书房,为还在大喊让他起床的秦筱竹打开了门。
      “要死了,凌峙桀。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秦筱竹一见门开,劈头盖脸一通的话,“你好歹都是读高中的人,有点时间观念好不好啊!就算八亦居离鸿文很近,可你也不能睡这么晚啊。欸,不跟你说了,再不走就真迟到了。因为你今天的晚起,所以你今天得自己去学校。谁晚起谁自己张罗早饭和去学校是这儿的规矩。好了,我走了。不想自己动手做早饭就早点起床,知道吧。早期鸟儿有虫吃。Byebye,大懒虫。”
      看着挥挥手,消失无踪的秦筱竹,凌峙桀只能摇头苦笑。原本还想让她替自己请几天假的,现在看来只能让老妈出马了。回到书房,写了封信在离开八亦居时顺手塞进门口的信箱中,带着昭昭和小白拦了辆车直奔凌家大宅。
      昭昭和小白的早饭足足吃了一个多时辰,因为两小家伙死活要水清柔做足分量让他们带在路上吃。水清柔当然很开心,从中点做到西点,只要是她能想到的,几乎都做了个遍。所以,原本以为能轻松上路的凌峙桀,不得不大包小包的上了长途汽车。什么?干吗做长途汽车?大白天的总不能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天上飞吧。更何况那很累人的,凌峙桀这种超级懒的人,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是不会考虑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的。再说,坐长途汽车还可以沿途看看山区的风景不是。
      “公子,这就是车呀。”昭昭很兴奋的左看右看。
      “什么玩意儿,都没我自个儿飞得快。”小白百无聊懒的把头搁在车窗上,看着窗外不住倒退的景物,牢骚道。
      “不许胡说。”凌峙桀自顾自低头看书,提醒道。
      “公子,我可不可吃点心?”昭昭一脸期待的看着凌峙桀,问道。
      凌峙桀抬腕看了看表,摇摇头:“不行,还没到时间。”
      “呜……可是昭昭肚子饿了。”昭昭不死心的缠着他,大有不给我吃我就缠你到死的决心。
      凌峙桀长叹口气,合上书,无奈的看着昭昭。该怎么解释好呢?昭昭实在是太小了,很多事就算解释给他听他都不明白。这一点上,小白就好太多了,至少他听的明白。
      “昭昭,不要任性了。”小白在昭昭准备继续死缠不休时,制止道,“你老是吃的话,会吃坏肚子的。”
      “是啊是啊。”凌峙桀不经意间瞥见一位上车的中年女子,赶紧抓住时机将昭昭抱到身上,悄悄指着那中年女子,小声道,“昭昭看到那个刚上车、胖胖的阿姨了没?”
      “胖胖的阿姨。”昭昭很快就找到了目标,点点头,“看到了。”
      小白疑惑的转过头,不明白一个胖女人和吃有什么关系?不过那个胖女人的确有够醒目的,整个人跟个肉球没什么差别了,腿都快赶上公子三个手臂粗了。更骇人的不是她的吨位,而是那张浓妆艳抹的油脸,全世界大概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她了,那就是——恐龙。小白看了一眼就把眼神转回了窗外的街景,再看下去,他不担保会否把隔年饭都给吐出来。
      凌峙桀忍着想要吐的冲动,耐心的跟昭昭解释道:“那个阿姨那么胖,就是因为她太喜欢吃了,还不按时间的吃。早也吃、晚也吃,吃得越多就越胖。难道昭昭也想和阿姨一样吗?”
      “不,要和那个阿姨一样,昭昭宁可一头撞死。”昭昭低垂着头。自从看了第一眼后,他就没再看第二眼,实在是太可怕了。
      凌峙桀很满意目的达到了,心里非常地感激那名中年女子出现的正是时候。“不过该吃饭和点心的时候还是要吃的,不然就长不大了。”说着,拿出了走前老妈让带上的点心放到昭昭和小白面前,笑道,“现在可以吃了,时间刚刚好。”
      一路上被两个小家伙烦的没了火气的凌峙桀,站在师门前长长的吐出了口气,颇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昭昭和小白紧紧地偎在他身边。高大、壮丽的白玉门给了他们一种畏惧的感觉。尤其是站在白玉门前瞪着一双铜铃似的巨眼,高昂着头上下打量他们的蓝色水麒麟。水麒麟周身散发出的威压感更是让两只小雷鹏一动都不敢动。
      “竟知道欺负小孩,你只神兽还要不要脸。”凌峙桀将昭昭和小白护在身侧,抬起头鄙视的看向水麒麟。
      “凌峙桀,你有种。”水麒麟似有不甘的喷出鼻息,收回周身的气势,亲昵的蹭了蹭他,问道,“怎么想起回来了?”
      “想回来就回来了呗。”凌峙桀带着昭昭和小白飘身坐到水麒麟的背上,问,“师傅还在鼻管?”
      “上个月就出关了。”水麒麟后退一蹬,腾空而起,“你运气可真不是普通的好,这两只小雷鹏哪弄来的?看样子还是金翅雷鹏的皇族,你就不怕他们父母找你算账?”
      凌峙桀笑而不语,故作神秘。望着一路上向他们躬身行礼的弟子,不解道:“怎么,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都收弟子了?”
      “是啊,你这一辈没收弟子的怕也就你一人了。”水麒麟有些怪异的瞟了他一眼,在大殿“玄心殿”停了下来,“好了,到了。”
      “谢了。”凌峙桀一跃而下,却阻止了想跟着下来的昭昭和小白,“昭昭、小白,你们跟着水英伯伯去我房里等着。水英,我可把两小家伙托给你代为照顾了。他们俩要是出了什么事,哼哼……”
      “放心吧,有我陪着,能出什么事儿。”水麒麟水英幻化成人形,一手牵着一个,打保票道,“保管你回来个个蹦蹦又跳跳的。”
      凌峙桀又嘱咐了几句,才往“玄心殿”而去。
      “好了,我先带你们四处逛逛,再去峙桀的院落。”水英牵了两小东西就开始了闲逛。
      “水伯伯,他们好像对你都很恭敬啊,你在这儿地位很高吗?”昭昭看着来来往往的人都对水英执手行礼,不免好奇地问道。
      “哈哈哈哈。”水英得意的一阵狂笑,“那时当然,我可是天音阁开派祖师的坐骑。要不是祖师爷怕有人欺负他的后辈子孙把我留下做了镇门神兽,现在怕是早跟着祖师爷飞升仙界了。”
      “难怪了。”小白和昭昭明了的点点头。
      昭昭想当然的问道:“那是不是门内的弟子都能骑在你背上?”
      “你小子胡说什么呢。”水英双眼一蹬,气势汹汹道,“连当今掌门玄明子都不敢骑我背上,那些后辈弟子哪个有那资格和胆子。”
      昭昭眨眨大眼,不能理解的歪着头看着他:“那公子为什么就能骑你背上?”
      “这个……”水英被昭昭的话问的胸口一闷。这,这要他怎么解释?难道要他向这两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家伙承认自己论文、论武、论计谋都不是那个凌峙桀的对手?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早知今日,当初打死他也不去惹那小祖宗了,简直比当年的祖师爷还可怕。“这个,你们家公子是个特例。对,特例。”
      “特例!”小白若有所思、坏坏的笑看着急于转变话题的水英,“不会是你根本就斗不过我家公子,被公子整的惨兮兮吧。”
      “谁说的,你别瞎猜。”水英心里一怔,急忙堵住小白的嘴,强充好汉道,“特例懂吧?凌峙桀可是我一手抱大的,这叫投缘。投缘,知道吧。”
      “是,是,投缘。”小白窃笑的装懂。突然,他感到有人在扯他的衣服。回头一看,昭昭正拉着他的衣角呢,“昭昭,你扯我衣服干吗呀?”
      昭昭有些警惕的四下望望,担心道:“我觉得有人在看我们。”
      “这么多人来来回回的,当然有人看啦。”小白温柔的牵了他的手,安慰道,“这里是公子的师门,又有水伯伯在,没事儿的。”
      “嗯。”昭昭扁扁小嘴,或许真是自己太小心了。
      “好了,到了。”水英将小白和昭昭铃入一栋四面环竹的院落,道,“这就是你们公子的院落‘竹韵轩’,里面屋子很多,你们自己挑吧。”
      水英带着两人自院东逛到院西,再从院南晃到院北,把整个轩落兜了个转后,才陪着两人挑了他们各自喜欢的屋子。两兄弟挺有意思,一个挑了间靠凌峙桀左边的、另一个要了靠有的,三间屋相差不到几步路。
      “水师祖。”就在三人在大厅边吃点心水果边聊天之际,一声“水师祖”在院落外响起。
      水英有些不悦的皱皱眉,跟两人说了几句,走出院子。
      院门外恭立着一名清秀的道衣青年。青年见到水英出了院门,忙上前见礼道:“水师祖,我师傅有事相请。”
      “那小道士。”水英有些不解的盯着青年,问道,“知道是什么事吗?”
      “弟子不知。”青年躬身一礼。
      “知道了,我等一下再过去看看。”水英挥挥手,打发道。
      “这个……”青年道士见请不到水英,面露难色,“师傅急等师祖,师祖是否可以……”
      水英才转身准备回“竹韵轩”大厅,就被青年道士用言语拦了下来。“急事?”水英脑子转了几转,看这小道士不像在说谎:难道真碰上什么急要自己帮忙的事?再回头看看“竹韵轩”。说实话,他还真有些放心不下那两个小家伙。那俩小子可和他不同,活着是个宝,死了可也是个宝;不像自己,死了除了身上的角和鳞外,就没有一处值钱了。不过,只要两小家伙乖乖呆在轩内,他还真不知道,谁有那胆子敢在凌峙桀这小太岁头上动土的。也罢,去看看,万一没什么天大的事儿再赶紧回来就是了。主意一定,水英以意念跟两兄弟说了声,便随着道衣青年去远了。
      “呵呵呵,总算是走了。”看着越去越远的水英和道衣青年,青石小径上慢慢走来一白衣男子。
      “唉,公子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昭昭无聊的趴在茶几上,拿着从凌府带出来的精致小点横看竖看,就是没把它们送到小嘴里去。
      “不清楚。”小白捧着一堆从书房啃来的书,放在昭昭面前,建议道,“干脆看会儿书吧,容易打发时间。”
      昭昭随手拿过一本书,才看了几页就两眼发花,头晕脑涨:“这,这都写些啥呀,没一句看的懂的。”
      “嗯,同感。”小白点头赞同。这些书都是古文,还是用古体字编写而成,这对于早已习惯简体字与白话文的昭昭和小白而言,无疑是天书。不过,小白比昭昭好一点,至少能看懂一些书上的内容。当年逃离族中权力斗争时,昭昭实在是太小,连字都不认识。
      “咦,有蝴蝶啊。”昭昭看不懂书上的内容,便把所有的精力放到了厅外的花园上。很快,一对闪着幽蓝光泽的蝴蝶,吸引了昭昭的视线。昭昭放下书本,轻手轻脚的走向蓝蝴蝶。真是对漂亮的蝴蝶,公子看到了一定会开心的。
      慢慢走向蝴蝶的昭昭,将全副精神都投注到了捕蝶上。他的一举一动,都让蹲在一株百年老杉上的白衣男子欣喜非常。这真是天赐良机啊!看来连老天爷都在帮自己,这两只小雷鹏注定是自己的了。
      缓缓走向蝴蝶的昭昭没有发现,有一双眼睛从他们出现在“玄心殿”开始,便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这双眼睛中,有着无比的贪婪,看着昭昭和小白,就像是看着自己的所有物般。耐心的等着昭昭走进的白衣男子,在昭昭的小手迅速抓向蝴蝶的翅膀的一刹那,迅捷出手,一指点向昭昭的眉心。只要能无声无息的捉住小的,不愁引不出大的。
      昭昭有些失望,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一爪,却还是让蓝蝴蝶逃过了一劫。蓦然,昭昭感到一到无比凌厉的指风袭向自己的眉心。大惊之下来不及细想,昭昭就地一滚,险无可险的避了过去。昭昭倒吸一口冷气,这一指若被点实,不说自己被制,恐怕跟着遭殃的就是小白。
      白衣男子一指不中,心中暗叫糟糕。不过,他没有就此罢手。他的脑中此时除了要擒到这两只小雷鹏外,已经塞不下其它事情了,甚至连失手后被发现会是什么下场都不考虑了,只是一心要生擒两只小雷鹏;就算不能两只全得,也要捉到一只,哪怕半只也行。一指不中的白衣男子没有太多的愣神,飞速转身扑向滚往一边的昭昭,再次一指点向其眉心。
      昭昭有些闷,还没来得及细想这是怎么回事,只觉又是一指直点自己眉心。至此,他终于肯定了一件事:来人要生擒自己。
      “想生擒昭昭,门都没有。”在大厅里看书的小白忽然听到一阵不一般的响动,环顾只有自己一人的大厅,小白心中一急,一个纵身窜出了大厅。这一看,差点把他的心从胸腔里吓的跳出来。没想太多的小白一道闪电劈向正要点中昭昭眉心的白衣男子腰部。
      昭昭乘着白衣男子被闪电劈中的一瞬间,飞出一脚踹向男子的腹部。这一脚力道虽小,却布满雷电,真要被踹实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
      白衣男子看着劈向自己腰部的闪电,心头微微一怔。这道闪电紫中透黑,比之踹向自己腹部的那一脚雷电威力着实要高上几十倍。腹部中着与己无损,但若这一招击实了,自己的行动必将迟缓不似现在般灵活,这对于要速战速决的自己是个很大的影响。白衣男子微一皱眉,最终放弃了点向昭昭眉心的一指。白衣男子在不远处站定,看了看昭昭、再望了望小白。两人都没敢移动,只是谨慎的盯着自己。看来,只有先擒下大的,万不得已将其击毙亦无妨,死了的雷鹏不比活着的差。想通一切关节,白衣男子不再留手,狂风迅雷般攻向大厅门口的小白。
      小白心中一惊。他清楚感受到拳风掌影中那丝丝的杀气。这人心中已起了杀机!小百提聚起全身功力,一旋身主动冲进白衣男子的拳风中:“昭昭,快去找公子,水英伯伯也行。我会拖住他的。”
      昭昭担心地看着如一叶小舟般的小白,坚定的点点头:“我很快就回来。”纵身一跃,疾驰往院墙外。现在,只有找到公子或者水英伯伯,才能救小白。
      “想走,没那么容易。”白衣男子一脸狰狞的急出几拳迫退进身的小白,飞身一掌击向去远的昭昭。这一掌他没有留手,务必一掌毙敌。
      昭昭不敢回头看。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快去找公子和水英伯伯救小白。身后越来越近的那一掌他已无暇顾及。他相信以自己的速度绝对能逃掉,只要到了人多的地方,自己就安全了。自己一定要快点跑、快点跑!只是为什么,背后是那样灼热似火烧,浑身也好像没了力气?昭昭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大口大口的殷红的血从他的小嘴中涌了出来。脸色惨白的他,依旧不放弃的向“竹韵轩”的大门爬去。我要找公子、找水英伯伯,我要救小白!
      “不,不要——”小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大掌击实在昭昭的背上,眼睁睁的看着昭昭献血狂涌的栽倒在地,眼睁睁的看到白衣男子那狰狞、得意的笑脸;就像当初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杀,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倒在自己面前……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深深的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什么自己这么美用?为什么自己的力量这么小?力量,我要力量,强大到足以守护一切的力量!愤恨、不甘自小白周身狂涌而出,还有那对力量疯狂的渴求与执着,令小白不自觉间缓缓显示出那金翅雷鹏皇族特有的真身。
      道道闪电划过“天音阁”的天际。声声怒吼般的雷鸣震颤着“天音阁”。小白那淡黄色的羽翼渐趋浓密,丝丝金芒闪烁其间。随着越聚越多的雷电,金芒也越趋强烈,直如照射九州的太阳般直耀的人不能睁眼。盏茶间,所有金芒如来时般瞬间消失无踪,只剩下紫中透黑、威力无匹的天雷与震颤大地的雷鸣声。电闪雷鸣中,一只巨大无比的金翅雷鹏停在半空,金色双翼边上裹着一道靓丽的紫黑色羽片。
      白衣男子怔怔的看着半空中的雷鹏。他无法不震惊,这只小雷鹏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一举连跳数级,从妖兽初期二段进入了妖兽中期二段。白衣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但终是被更多的贪婪蒙蔽了一切。他要得到,无论如何也要得到这支金翅雷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