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鲁传

作者:李阐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6章齐人之家

      若萌对那口水井心存惊惧。

      若萤觉得自己的手腕子快给抓破皮了。

      越靠近井口,她越觉得浑身寒毛倒竖,只恨爹娘没把她生成个磨盘,那样就能拖住若萌了。

      “萌,咱不看了好不好?”

      若萤有点不能理解自己:明明比若萌有力气,可为什么会给拽着动弹不了?难不成,她其实也想看个究竟?

      明明担心不已,却还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不是天底下的人都会有的习性么?

      还是说有什么东西需要她去验证?

      究竟她想看的是传说中的神物,还是大爷钟若英所言非虚?

      “到都到了,就看一眼怎么了?”

      若萌一边紧张着,一边莫名地亢奋着,仿佛被那口井勾去了魂魄。

      若萤登时就出了一身冷汗。

      她已别无选择。虽不能确定往前一步能发生什么,但是有一件事却很明确——

      如果她就此撒手,若萌势必要一头扎进水井里去。

      出于本能,她想要寻求帮助,而眼前却只有一个人。

      大堂哥钟若英。

      呼声都已经跃到了嗓子眼儿里,蓦然间,她从钟若英的嘴角捕捉到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那笑容一闪而逝,仿佛是恐人觉察到一般,略显慌乱,隐隐约约还有几分快意的感觉。

      比起灵芝,此刻的若萤更想弄清楚大堂兄这模棱两可的笑容背后,究竟藏着什么心思。

      不想让人知道的,往往都是危险的。

      无比肯定这一点的她,再度眯紧了眼睛。

      “萌儿,快看,那是什么?”

      陡然而起的断喝,透露出无比的恐慌,当即阻止了若萌的勇往直前。

      感受着手心里的力量,她本能地朝若萤望去。只见后者正一反常态地大睁着眼睛,身体紧绷,就像是遭遇到了蛇蝎猛虎。

      恐慌就如疫病,散播迅速。

      若萌的小脸刷地变得雪白:“二姐,怎么了?”

      没有回答,就像是骇极失语,却有一根手指直直地指向某个方向。

      若萌愣愣地循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里只有个若英大堂兄。

      他脸色铁青,紧抿着的嘴唇暴露了他内心里的怨恨。

      这幅形容落在若萤的眼中,只觉得愈发可疑。

      现在,若萤姊妹俩距离井口只有半步距离,这个距离足以让一阵大风将俩孩子吹落水底。

      而他,恰好站在俩姊妹身后。已是成年人的他,身形高高大大,自然的,力气也不是俩孩子所能抗衡的。

      光是他一个人的身影,便能够完全遮住那俩孩子。

      有些话,无须明说,有些事,最怕细思。

      这一刻的若萤,心里就只有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句话,母亲时常挂在嘴边。不知怎的,她觉得这话实在是太应景、太有道理了。

      前方是深渊,后路已被堵。

      这个处境很不妙,直接唤起了若萤潜意识里的危机感。

      凡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好像也是娘时常耳提面命的一句话。

      她一瞬不瞬地紧盯着面前的钟若英,同时反手拽住若萌的手腕,快速闪到一旁。

      井台并不安全,脚下有水,容易发滑,而且石头铺垫的也不整齐,一不小心就能绊一跤。

      倘若滑倒了,情况就更加不妙了。大堂兄肯定会出手相扶,到那时,姊妹俩就等于是被擒住翅膀的小鸡雏,要生要死,全凭钟若英说了算。

      不是她小人心,倘若钟若英想把她们两个塞到井里去,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在乡下,死个人算不得稀罕。尤其是像她们这般大的孩子,都是些淘气鬼,成天光想着避开大人们的监视,哪里危险往哪里钻,于是就有孩子被水塘淹死、毒虫咬死、高处摔死、绳子勒死……

      若萤知道,要想保住性命,光是躲避是不够的,还得彻底阻止钟若英的反扑。

      “萌儿别过去,那儿……那儿有长虫!”

      她的声音充满战栗,表情笼罩着恐慌,浑身瑟瑟发抖。

      这个反应,太容易感染到身边的人。

      “大哥哥,你头上是什么?……不!不要动!你一动、它也会动!小心它咬你!就那样……不要动、千万不要!”

      谁也不曾料到,从来都惜字如金的她竟然会一口气冒出这么多话来。

      没有人质疑。

      若非事发突然、若非事出有因,她不会如此反常、如此激烈。

      经她这么一咋呼,若萌懵了,钟若英僵了。

      趁着这工夫,若萤拽着若萌一溜烟下了井台,远离了危险。

      重新脚踏实地的若萤暗中长吁了口气,但面上依然没有放松警惕,双眼死死地盯着钟若英,那眼神委实地瘆人,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一般。

      “二姐,长虫在哪儿?”

      若萌拖着哭腔,挂在若萤的身上如同筛糠。

      这会儿,她终于想起母亲的教导了,人烟稀少的地方去不得,草木茂盛的地方千万躲着走。天一暖和,到处都有长虫、蝎虎、癞□□。不小心咬上一口,小命就没了。

      “你没看到吗?大哥哥头上,那么长一根……黑乎乎的……还在吐信子……啊……”

      若萤突然打了个寒颤,“托”地朝后蹦了一步。

      若萌“哇”地大叫一声,眼泪哗地涌了出来:“二姐,我怕!”

      钟若英的脸都绿了。

      他无法确定钟若萤说的是真、是假。

      都说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可是,说他头上顶着一条蛇,这怎么可能!他一点感觉也没有好不好!还说什么吐信子,他一点声音都没听到好不好!

      他暗中咬咬牙,想把四方平定巾扯下来。只是才刚举起手来,就听若萤扯着喉咙又是一声大喊:“大哥哥,别动!小心咬手!”

      钟若英登时就出了一身冷汗。

      倘若说刚才还有几分怀疑,那么现在,他倒是真的不敢造次了。

      已经安全的人完全可以撒腿就跑,没道理还滞留在现场,以那样的眼神瞅着他,既害怕又可怜的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

      小孩子不藏事儿。

      钟若萤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小毛孩儿。

      他的心里翻江倒海,全无方向。

      而若萤,却还在心有余悸地绘形绘色:“看到没、看到没?落下去了!又黑又绿的颜色,眼睛舌头红彤彤地像鸡血,头上还有个羊角,是什么东西?好吓人!”

      若萌都快给吓掉魂儿了,更忘记了一心要看的新奇,拖着若萤就要回家。

      “等等,大哥哥怎么办?那条蛇还在上头呢……”

      若萤惶急道。

      她的顾虑,被若萌惊天动地、充满恐惧的哭喊声完全地掩盖住了。

      叶氏和香蒲闻声小跑出来,脸色都有些白。

      若萌一头扑进香蒲的怀里,哭得一塌糊涂。

      香蒲一边轻抚她的背心,一边唤着她的名儿:“萌儿不怕,萌儿回来,姨娘在,谁也不敢欺负你……”

      叶氏一头的雾水,看看小女儿,怀疑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可再看着二女儿,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

      若萤摸摸鼻子,置若罔闻。

      她懒得多费唇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相信若萌一定会解释得很清楚、很详细。为了洗脱自己因好奇淘气险些遇险的嫌疑,若萌一定会避重就轻,将大堂兄钟若英定性为此次意外事件的主角。

      不管是老女人、小女人,天生都是能够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说书人。

      这大概便是钟若英的不幸了,不幸落到了一群好事女人的口中。

      只是不知道,这一场噱头能持续多久?会不会在合欢镇上引起轰动?

      门口的槐树下有一个湿湿的印记。凭借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马粪味儿,若萤敢断言,她爹回来了。

      果然,一跨进门槛,就看见老三钟德韬打西边茅房出来,一手提着便桶,一手拎着粪勺儿。
      整个天地间充斥着粪便的臭味儿。

      叶氏捂着口鼻,赶紧着孩子们快回家,又嘱咐老三把粪便倒了之后,记得把厨下的锅底掏了,正好把便桶底下倒上一层草木灰压压气味儿。

      “你说你能不能盖上块板子?赶上哪天刮西南风,不得把人薰死!”

      “这个时候都是东南风,哪来的西南风。”出力不讨好的老三嘀嘀咕咕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万一呢?”听他犟嘴,叶氏气得要命,“叫你干点事儿,就没有一次能痛痛快快、利利索索的。叫你撒层灰,哪次不是把灰扬得满大街都是!你还嫌街坊们骂得不够难听?你要是干得好,用得着人跟在屁股后絮叨?你以为我愿意?”

      “好了,姐姐你快看看萌儿吧。爷,你就少说两句吧,有说话这工夫,啥事儿都干完了。”

      香蒲头不抬、眼不睁地打着圆场。

      这样的桥段,在这个家里基本上每天都会上演。老三和叶氏两口子自打成亲以来,吵架比吃饭还频繁。要不是中间有个香蒲姨娘,这个家早给摔打成马蜂窝了。

      老三嘴里抱怨着出了门,一径往西边的菜园子去了。

      这边香蒲拧了手巾给若萌擦了脸,开始慢慢问她原因。

      “大堂兄在逗你们玩儿呢。”香蒲哭笑不得,“说井里头有□□我信,灵芝?没有大机缘的人你以为谁都能看到?”

      “早跟你说过,别靠近有水的地方。你根本就没带耳朵。”

      跟香蒲不同,叶氏是轻易不会为孩子们的过错多加安慰与包容的。教训一顿是好的,若是作得太过了,挨打也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若萌靠在香蒲身前,扁着嘴不高兴。

      这也是她愿意亲近香蒲姨娘的原因。相比之下,母亲叶氏太过严厉了,缺乏温情。而香蒲,却是个极好脾气的,从来就不知道生气为何物,又有耐心,教孩子们学针线、学做事,能够不厌其烦地重复一句话、一个动作。

      这要是在叶氏这边,做不好就要挨训,挨了训还不许哭,简直就是猪八戒照镜子——两头不是人。

      哭完了,若萌把外公给的葡萄干掏出来。

      香蒲负责分成几份,一份儿也就十多颗。

      孩子们都稀罕得跟什么似的,每一颗都吃得小心翼翼。

      若苏尝了一颗,就把自己的给了若萧:“慢慢吃,别噎着。”

      若萤则是连看都没看,丢出来一句“酸不溜丢不好吃”,就由着若萌欢天喜地地收走了。

      “这么好吃,怎么说不好吃呢?二姐你人不怎么机灵,嘴巴也不好用。”

      香蒲看得分明,摸摸若萌的头,语重心长道:“二姐那是让你呢,这么好的东西,谁不喜欢呢。”

      若萌怔了一下,有些害羞还有些慌张地赶忙拈了一颗,非要若萤吃。

      若萤推辞不过,只得含到嘴里。

      “还要不要?还有这么多呢。”若萌虽有几分不舍,却还是咬着牙把盛着葡萄干的纸包递到若萤面前。

      “跟喂鸟儿似的,什么意思!”

      若萤不屑地转头,果断拒绝了诱惑。

      叶氏从包袱里抬起眼,满意地微笑了。

      日子苦不要紧,只要孩子们出息,就比什么金山银山都好。

      若苏抱过来一件旧衣裳:“娘,缝好了。”

      那是件男人的襕衫,却不是老三的。

      芦山上住着叶氏的一个杜姓亲戚,是个破落老头儿,三房三不五时地会予以接济,从吃的、喝的、用的……

      这种情况持续大概有三年时间了。

      那位杜先生实在是怪得很,一个人住在山里,成年累月都走不到山下。别看模样不怎么样,却是个有学问、擅风雅的。

      据说在若萤昏迷前,她经常不告家里跑上山去玩耍。

      从三房到芦山,虽只有四里多地,可她一个小孩子说走就走,来去从容,叫人担心的同时,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路上有水塘、有虫豸、有陌生的过客,天知道会不会出意外,万一伤到了哪里,落下残疾,这辈子可怎么办啊。

      可是要她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能够看得住她,一来是因为各人都有事情忙,二来因为她无声无息,极易让人忘记她的存在。

      “唉,真是托生错了……”

      每当看到她自街上旁若无人地经过,乡民们都会发出这种感叹。

      若是个男孩子,粗放刁野一点这倒也正常。可作为女孩儿,这般风风火火我行我素,就未免太悖时逆礼了。

      管又管不住,说也说不动,心力交瘁的叶氏只好寄希望于时间。

      孩子嘛,总是坐不住的。随着年龄增长,或许能慢慢转性吧?

      “这是小米,一包盐……等会儿让你爹去季叔那里买一点雄黄。那个有毒,你千万不要动,给杜先生,他知道怎么用。明天一早,让你爹去割一斤肉,你再带几个馒头。”

      叶氏一边嘱咐着,一边打点着包袱。

      若萤安静地站在炕边,心想,娘对这个杜老头儿可真是照顾有加,家里都舍不得割斤肉吃,对待杜先生倒是大方得很。

      香蒲过来掂了掂包袱的分量,不太放心地问若萤:“有点重,背得动不?”

      若萤点点头。

      她的承诺一向金贵,叶氏遂松口气。

      “不然,让萌儿跟着一起去?”香蒲的意思是想要姊妹俩做伴儿。

      “我才不去呢,那么远。”若萌赶紧回应道。

      叶氏看她一眼,貌似无心地说了一句:“等裹了脚,你想去、怕还走不到那么远呢。”

      香蒲趁机拍拍臂上的一串长布条,笑眯眯地问若萌:“明天咱就要裹脚了哦,姑娘怕不怕?”

      若萌板着脸,一副小大人的神情:“怕疼就不裹了么?”

      “那可不行。”叶氏严肃地说道。

      “女孩子不裹脚,要叫人笑掉大牙的。”香蒲道。

      “那么多人都裹,也没见谁疼死。能疼到哪儿去?”若萌大义凛然道。

      香蒲啧啧夸赞道:“果然还是我们萌姐儿有见识!其实都是能忍受的,你看我跟你娘,有什么妨碍么?下地干活,逛街走远道儿,还不是好好地!或大或小,总归要收一收才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若萌甜甜地笑道。

      俩个浅浅的梨涡,给她秀气的长相平添了几分妩媚灵动。

      香蒲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发,疏疏的,黄黄的,却并不柴,细软顺滑,不是苦命的长相:“跟一辈子相比,这点小事儿算不得什么。”

      又看一眼若萤:“跑完了这次,就该二姑娘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