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草好吃

作者:习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两年后,H市。
      
      姜小瑜躺在寝室的床上,吹着风扇,正睡得熟,忽然就听到姚铭大喝了一声:“小瑜,你家的那谁那谁在楼下!!”
      
      她猛地将眼睛睁开,果然,刚睁开眼睛枕头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拍了拍受了惊的心脏,懒懒接起电话。
      
      “喂……”
      
      “下楼吧,我在楼下等你。”
      
      “去哪啊……”姜小瑜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
      
      “吃晚饭。”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有耐心地回答道。
      
      “大哥。”姜小瑜看了看手表上写着十五点十三分:“现在才下午三点,吃什么晚饭啊?”
      
      然而电话那边却传来了忙音,姜小瑜叹了口气,把这忙音翻译过来就是:我挂电话了你不下来也得下来……
      
      她只能爬下床,简单洗了个脸又在衣柜里选了件稳妥的衣服。
      
      姚铭说话了:“又去约会?晚上回来不?”
      
      姜小瑜瞪她一眼:“不回来我去哪?”
      
      “那就说不准了。”姚铭眉毛一挑,眼睛发出八卦的光芒。
      
      面前这个与球星同名的,挑着眉毛的就是寝室的老二,姚铭。不过她和姚明很不同,这不同尤其体现在身高上。按姜小瑜的话来说,她往姚明身前一站,最多也就到人家的肚脐眼儿。
      所以她又得了个很别致的名字,叫肚脐眼。
      
      不过这名字姚铭似乎不太待见……
      
      “肚脐眼我走了。”姜小瑜扔了这句话,就跑出寝室了,关上门的那一瞬便听到姚铭的怒吼:“姜小瑜你要再叫我肚脐眼,我就撕了你的嘴!!!”
      
      姜小瑜刚出了宿舍楼的大门,就看到门口的树下站着的人,那人见到姜小瑜,嘴角一扬,露出极其灿烂的笑容:“你终于下来了。”
      
      “嗯。”姜小瑜应了一声,然后慢慢走近他。把手伸到他面前,指着手腕上的手表问道:“你看看,现在才几点!”
      
      他却一把拉过她的手,紧紧攥在了手里,抿着唇漾开一个笑:“我就是想早点见你。”
      
      这一个动作引得姜小瑜一股怒火就窜了上来,她沉下脸来,咬牙切齿地张口:“王懿你再拉我手一下试试看,还想再被砸一次么?”
      
      王懿很听话,直接把手松开了,俊美的脸上却投来个可怜又委屈的表情:“我还不能拉拉自己女朋友的手了么。”
      
      姜小瑜白了他一眼,直接甩给他了三个字:“不要脸。”然后迈开步子就向前走去……
      
      对姜小瑜来说,王懿是个奇迹,她以为自己脸皮已经够厚了,结果身后那位居然比自己的脸皮还厚,这简直就是神话。生物之间本就是相生相克的,在遇到比自己更不要脸的生物之后,姜小瑜发现自己忽然就正经严肃了很多……
      
      但姜小瑜和王懿之间的渊源是颇深的。
      
      去年懵懂无知的姜小瑜跟着室友们去参加了一个聚餐,她本意就想去吃一顿白饭。
      
      对桌坐着的人正是王懿。
      
      乍眼一看,对面的他皮肤白皙,下巴削尖,有一双狭长的眸子。连姜小瑜这种油盐不进的人都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王懿一直端着酒杯不怎么开口说话,后来姜小瑜自我介绍说了自己的名字和家乡之后,就见王懿双眸微闪烁了一下,他开口问道:“你是不是xx小学,x班的?”
      
      姜小瑜略显吃惊:“是啊,这你都知道?”
      
      王懿一下子就笑出来了,眼里光彩流转,异常好看,他说:“真是巧啊。”
      
      姜小瑜写了一脑袋的问号。
      
      然后王懿补充了一句话:“不记得了吗?我被你砸过啊。”
      
      霎那间,问号退散,记忆中的某个片段朝她挥了挥手,姜小瑜握着饮料杯的手足足抖了五六下……
      
      孽缘啊!
      
      这是姜小瑜之后用来形容她和王懿的!
      
      而这一切的孽缘都是被姜小瑜当年那一凳子砸出来的,不过她当年砸的明明是兔子牙,饼子脸的王懿啊……
      
      王懿看出她目光中惊诧中夹杂的疑惑,他微笑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直接走到姜小瑜身边,用自己的杯子撞了撞姜小瑜还在颤抖的杯子,顺便做了解答:“做了牙齿矫正,兔子牙没有了,瘦下来,脸也就瘦了。你现在还觉得我丑么?”他问,然后仰头灌下一口酒。
      
      姜小瑜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继续抖着的杯子已经给出了答案。
      
      他乡遇故砸,她只当是一种偶遇,当时并不知道从那天起王懿就彻底粘上来了,每天来姜小瑜学校的食堂和她一起吃饭,每天去姜小瑜的自习室和她一起看书。就像一个强力胶水一样,一黏就是一年多……
      
      因为年少时砸过人家,姜小瑜本来还对王懿有着一丝丝歉意和客气,但温柔的对待在半年左右就被王懿磨得消失殆尽!
      
      就在半年前的某天,百折不挠的王懿地邀请姜小瑜去看了电影。
      
      就在漆黑的电影院中,王懿拉起了姜小瑜的手,这一举动让原本客客气气的姜小瑜顿时暴跳如雷。
      
      出了电影院时,她忍着一腔怒火很严肃地对王懿说:“这位同学,我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吧,你是不是太随便了点?”其实心中的潜台词是:“谁**让你碰老子的,我******!”
      
      王懿当时摆出了特别歉意的表情,然后略思索了一下,回答了个让姜小瑜吐血三升的话:“情不自禁牵了,牵都牵了,干脆我就负个责吧。”
      
      姜小瑜要控制不住了,趁着自己没冲上去剥了他的皮之前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学校了。
      她想着以后绝对不会再见他,结果王懿便买通了她身边所有的朋友,然后没完没了地出现在姜小瑜面前,每每姜小瑜问他:“你究竟要干啥?!”
      
      王懿都会很从容很认真地回答:“负责啊!”
      
      “负你大爷啊!!!”
      
      他将他的不要脸发挥得淋漓尽致,无孔不入。连一向骄傲的姜小瑜都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但没有最不要脸,只有更不要脸,王懿就用他这一特长,折磨得姜小瑜整整褪了一层皮……
      
      姜小瑜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加轰炸,只能沉默以对,能怎么办呢就当陪儿子玩了=。=
      
      王懿带姜小瑜吃过一顿并不晚的晚饭后,两人便来到了海边,这时候天还没黑,两人并排坐在沙滩上……喂蚊子。
      
      “你怎么不说话?”王懿开口问。
      
      “跟你没什么可说的。”姜小瑜如实回答。
      
      她低头看了看手机,有一条短信蹦了出来,来自杨茗悦:干嘛呢?
      
      姜小瑜回了个坐着喘气,之后就把手机关了静音收了起来。她拍拍衣服问道:“喂,我们到底要坐到什么时候啊!我要被蚊子吃了!”
      
      王懿整个人躺在了沙滩上,眼睛直直看着天空,弯着唇角回答:“等到太阳升起,我想带你看个日出。”
      
      她如果没看错的话,太阳还没完全下山呢吧……姜小瑜眼角一抽,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你自己看吧,我回学校了。”
      
      还未等着离开,手臂就被王懿拉了一下,顿时她就立在原地动弹不得,王懿打了个哈欠,将她往后用力一拉:“现在才六点,你也躺下来,吹吹海风。”
      
      她想拒绝,但想了想执意离开的后果,一定是王懿在她宿舍楼下装上几天的可怜。
      
      于是只能再次坐到她原来的地方,犹豫了一下,也随着他平躺了起来。
      
      周围是一群人在海边奔跑,冲浪,玩耍。欢呼声嬉笑声夹杂着海浪声,本应很嘈杂,但听上去却让人有另一种舒心。
      
      姜小瑜仰躺着,看着天上的云被太阳映得红彤彤一片。
      
      几个孩子光着脚在他们不远处跑来跑去。
      
      她张开嘴嘟囔了一句:“熊孩子。”曾经是她小时候最喜欢的。
      
      王懿低低笑出声来,递给姜小瑜一条项链:“生日礼物,把你脖子上带着的那条鱼摘掉吧,丑死了。”
      
      接过项链的姜小瑜道了声谢,然后反驳了一句:“你才丑,你比那鱼丑多少倍!”她把项梁塞到背包里:“而且,我的生日不是今天。”
      
      “我知道啊,明天嘛,所以才拉你来看日出啊,我想成为第一个和你说生日快乐的人。”
      
      听到了王懿说的话,姜小瑜沉默了半晌,把头扭到另一边去,送了他俩字:“幼稚。”
      
      王懿叹了口气:“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说说吧,我绝对照做。”
      
      “无聊!”同样还是两个字。
      
      王懿无奈着低低笑出声来:“看吧,你就这么绝情。”
      姜小瑜没再理他,整个人都转了过去,眼睛看着没有边际的沙滩,手上却一直抓着脖子上挂着的小鱼项链,杨明初送的,她戴了两年了,一直没摘下来过。曾经她对着寝室的镜子里,反复看着脖子上的小鱼,不止一次叹息感慨:“质量真好啊……”
      
      不过也和她爱护有加有一些关系。
      
      想想杨明初应该也收到录取通知书了吧。
      
      六月九号那天她还偷偷给杨茗悦打了电话,问她小初考的怎么样。
      
      杨茗悦说还不错。
      
      姜小瑜悬着两天的心终于落地了,她叮嘱杨茗悦不要把她打电话问杨明初成绩的事透露给他。
      
      杨茗悦很疑惑:“小瑜,你和小初怎么了,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啥事啊?”
      
      姜小瑜告诉她没什么,之后就匆匆忙忙挂断了电话。
      
      还能怎么了,无非也就是告白和拒绝罢了。
      
      一层朦胧的关系被打破了,再见面时便只剩下尴尬。为化解这尴尬,姜小瑜想尽了所有办法整整躲了他两年。
      
      不为别的,只是不想再看到他那晚忽然黯淡下去的眼神,每想起一次,她就会难受一次。
      
      与其难过,不如就别见面了吧。
      
      姜小瑜再拿出手机看时间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电话上连着十几个未接来电,两个来自陌生人,剩下的都是杨茗悦打来的。
      
      她从沙滩上站了起来,对还在地上躺着的王懿说道:“走了走了,我要回学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朋友托朋友的朋友get一封面(^.^)只是这么小清新真的适合我么=。=



    傲娇进化论
    新文文还在存稿中~欢迎来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