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

作者:花满月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回初入京难进荣国府 又见诗易闻“无事忙”

      “守业,那小子很讨喜,满肚子学问,却没有酸气,狡猾地让人心痒痒。”薛蟠直言不讳地回道。
      薛宝钗捂嘴偷笑道:“我还以为哥哥想要撕掉一只袖子呢?”
      薛蟠迷糊道:“什么叫撕掉一只袖子?”
      薛宝钗自觉失言,随即讲了守业的一些事,让薛蟠多加注意,因为守业的身份有些蹊跷,而且她发现金锁读心一日只能用三次,她也不能把这宝贵的次数浪费在一个下人身上,她怕守业到时会拿捏住薛蟠,不过哪有千日防贼的,她更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所以她没有拒绝薛蟠。
      三日后,一行人这次未做任何遮掩浩浩荡荡地乘船离开了,而薛氏族长没敢露面,惟恐薛蟠已经抓住了他的把柄,他自己往刀口上撞。
      薛宝钗坐在船舱里,教香菱认字,香菱心地纯厚,单纯烂漫,很快就对薛宝钗十分信任。薛宝钗本欲让薛母收了香菱做义女,不过她怕薛母会顾忌香菱的身世。
      她在心里感叹道,果然人小言轻,如果再长大一些,说话的份量也会重些。纵然表露了很多,但薛母似乎还是对她不放心,很多时候都是心存疑虑。
      “妹妹,那两个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送上京了,你可想到那幕后主使是谁了?敢这样对付我们四大家族,应该不是一个小人物吧。”薛蟠急匆匆闯进来,脸上写满了兴奋之意。
      薛宝钗皱眉道:“你听哪个说有大来头的幕后主使?”
      薛蟠“呵呵”傻笑两声说:“那日生出这种事,我就给百里兄弟送了加急信,他还未到京城,今日我便收到了他的来信。”
      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到薛宝钗面前,薛宝钗眼前浮现百里于安狡黠的笑容,嘟起嘴小声道:“又不是给我的,拿来给我看作甚?”
      “一共三页,后两页都是关于你的,你真不看看?”薛蟠打趣道。
      薛宝钗皱眉拿过来,细细读了,信上说他们此时进京,怕是难入荣国府,毕竟是重孝期,而且薛蟠惹了官司的事居然已经传到了京城,但是这沉冤得雪的结果却没有传到,着实奇怪得紧。
      信里还提到了贾宝玉,附了两句妖艳的诗句,狠狠地批判了一番,竟也说贾宝玉是“无事忙”,薛宝钗能想到百里于安讲这些时的神情和语气,不由扑哧笑了出来。
      薛蟠和香菱难得都在安静地练字,听到这边的动静,都回头看她。
      薛蟠更是直接问道:“我怎么没有看出那信里有什么可笑之处,不如妹妹讲来听听,让哥哥也乐上一乐。”
      薛宝钗红了脸啐了薛蟠一口:“你看不懂便来打趣我,是何道理?”
      薛蟠笑道:“真想亲眼目睹下嘴里含玉而生的小子,是怎样比我还混帐,比我还像魔王的?”
      薛宝钗收了笑,冷声道:“哥哥莫要学他那个样子,什么衔玉而生,那玉含在小孩子的嘴里,还不被咽了下去?”
      “这话是怎么说的?”薛蟠挠了挠头不明所以。
      一块顽石而已,哪里是什么美玉,历经尘世繁华,最后一点灵性都没有了。而且上一世听王夫人无意间透露,那块石头本是跛足道人和癞头和尚在宝玉临出生前送的,是被王夫人故意宣扬成了衔玉而生。
      这些当然不能瞒了薛蟠,便细细说了,只说是自己的推测。薛蟠对她的话倒是深信不疑,就连香菱也如听故事一般听得入迷了。
      到了京城,荣国府派了周瑞和赖大前来渡口相迎,并极力相邀去荣国府,薛宝钗看出他们只是虚伪的敷衍,便假装疲累不堪,薛蟠也早得到了百里于安的提醒,只说是薛家的京城别院离渡口近,先休整一番,改日再去拜见。
      这时,忽然一群侍卫蜂拥而至,将众人围了起来,赖大上前表露了身份,却无人理睬他。
      不一会儿,从后面走出来看着像是头目的人,朝薛蟠一抱拳:“可是初到京的薛家大爷?”
      薛宝钗心里一惊,难道是因为家里的官司?这幕后之人竟这般迫不及待。还真让百里于安说对了,入了京也难进荣国府。
      薛蟠脸上倒是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而是笑着上前寒喧:“差大哥可是百里哥哥派来的?”
      谁知对方疑惑道:“百里哥哥?我姓云名隐,是我家小王爷让我来护送各位去住的地方。不知你可是薛大爷?”
      云隐旁边的一个侍卫则插话道:“听说已过世的王妃姓百里,小王爷在外行走,用了母姓也大有可能,我记得上回统领还提起过这事。”
      云隐这才恍然大悟:“确有此事。前一段小王爷交待若是见到持印信之人,一定要听从那人的号令。那时小王爷便提及过百里这个姓。”
      薛宝钗对眼前这个云隐没有丝毫的好感,因为她并不相信身为一个侍卫会忘了主子的吩咐,甚至忘了主人的姓氏,而且这个云隐似乎把她们做是攀附权贵之人,他眼里偶尔闪过的鄙夷并没有逃过薛宝钗的眼睛。
      薛宝钗走上前拉了拉薛蟠的袖子说:“哥哥,说难听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单凭他们认识我们,我们就要和他们一起走,是不是太武断了?我们可没有听百里于安说过他是什么小王爷?这些人穿着一身侍卫服,两片嘴一碰我们就要相信他们是真的吗?”
      薛蟠听了薛宝钗的话,也有些犹豫,虽然百里于安说到了京城,他会派人来护送他们,但是也没有说派什么人,也没有向他们提过他的身份,薛蟠查也没有查出来什么,只知道两江总督对他都甚为客气。
      云隐看着眼前温婉美丽的小女孩,脑海里不由响起他家主子交待的话:“别的人你不用管,薛家有个特别漂亮的小姑娘,千万别小看她了,你要是在她面前耍什么手段心眼,她可不吃这一套,到时她倒打一耙,闹到我面前,你可别怪你主子我没有提醒你。”
      薛宝钗水汪汪地大眼睛无辜地望着薛蟠,根本没有看云隐,却让云隐觉得他的心思全都被她看穿了。
      再看到薛宝钗拿出来的印信,云隐“扑通”跪了下来说道:“小的故意无礼于姑娘和大爷,还请大爷和姑娘原谅。”
      薛蟠和薛宝钗还没有开口,赖大已经上前接过话头:“我说你们是哪位王府的侍卫,这么没有规矩,不过也是奴才而已,连我们荣国府都不放在眼里,哼!现在求我们姑娘和大爷,刚刚干嘛去了?”
      周瑞家的拉住想要说话的薛夫人,语重心长地说道:“姨太太,你多年不入京,你可不知道,这京里的人惯是捧高踩低的主,你要是性子稍微软活点,他们就敢骑到你脖子上撒泼,不说主子是这样,就连奴才也跟着学得势利富贵眼。自家亲戚不说虚话,这四王三公那关系是从祖辈上都深厚地不得了,哪有人敢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依老奴看,这些人指不定是哪里来的骗子,欺生呢?”
      薛宝钗捏了捏自己冻得有些发僵的手指,北方的天气比南边冷多了。这两个刁钻的老奴才,还说别人怎么怎么着,他们荣国府那才叫第一等的势利富贵眼,就连贾母也是亲口承认了的。
      “周妈妈,赖总管,先不消说这个,还是先问问他们真实的来历。万一出言得罪了贵人,就不太妥当了。”薛宝钗面无表情地提醒道。
      云隐哪受过这种气,噌地站起身目光如刀逼向赖大和周瑞家的,与他同来的十几位也皆对两人怒目而视。
      云隐从怀里拿出一个牌子,伸到两人面前冷笑道:“看清楚了,我是御前四品带刀侍卫,你荣国府现在的当家人也不过是个从五品的员外郎;要论规矩,荣国府的规矩那可是在京城远近闻名,袭爵的不住正堂,改住偏院,若是你家老太君来,我云隐还真的跪下磕几个头,你们两个狗仗人势的奴才,说这些话,本官要先斩后奏,圣上也不会怪罪。”
      赖大并没有被云隐吓住,好歹也是跟过老太爷的人,见过的达官贵人那也是一抓一大把,一个四品侍卫,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薛宝钗见双方剑拔弩张,心想,若是在这里纠缠,也不知何时才能到达别院休息,这才叫刚出了狼窝,又入了虎穴。
      她淡淡地问道:“不知你们是哪个王府上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得到了第一个评论
    很开心
    欢迎各种萌物都往作者的怀里扑,么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