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

作者:花满月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五回清风观宝玉被提亲围猎场百里试幽情

      一语惊醒梦中人,百里于安并没有感激警幻提醒了他,他只是冷冷的笑道:“那又如何?这天上地下有几人能阻我成事?”
      
      “你就不怕遭……”警幻说到一半便停住了,她差点忘了眼前这位正是受了天罚的神,天罚下没有魂飞魄散,反而成了魔。
      
      转眼间已过去两个多月,王夫人被软禁在自己的院子里,这园子果然清静了许多,而林黛玉也歇了要离开的心思,与贾宝玉关系更加亲密。
      
      贾母用情感化了林黛玉脆弱敏感的心,果然颇见成效。
      
      唯一庆幸的是林黛玉要和薛宝钗一起采选的事,也是板上钉钉了。林黛玉身子不好,怕是第一轮就是要落选的,这大概是所有人都这么以为的吧。
      
      贾元春果然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让贾家一众人去清风观打醮。
      
      还有一层连薛宝钗都没有想到的,她本欲去参合这等事,却被贾母说了几句,所以不得不去。
      
      与前世的记忆一样,张老道果然向贾母提到了贾宝玉的婚事,林黛玉刚因麒麟的事别扭着,不料却又迎来这样的痛击。
      
      薛宝钗越来越怀疑仙家历劫这回事,难不成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才叫历劫?
      
      不管她多么同情怜惜林黛玉,却总会有一些与前世相同的事刺激林黛玉的一片赤子之心。
      
      “老太太又没应,心里当然是想宝玉和你的亲事能成。等采选落了选,所有的事便能成了,走一步看一步,至少如今这情势是好的。”薛宝钗婉言劝慰着林黛玉。
      
      林黛玉失神地看着远处,喃喃道:“终会是一场空吧。”
      
      薛宝钗惊道:“怎么会这样想?”
      
      林黛玉正想说些什么,那边来保家的小跑过来喊道:“宝姑娘,林姑娘,宫里来人了,老太太让你们过戏台那边一趟。”
      
      薛宝钗和林黛玉不以为意,都当是贾元春可能有什么口喻,左不过一些要尽心,感谢老太太的话。
      
      谁知她二人刚走到那边,凤姐就迎上前还似模似样地施了一礼:“两位姑娘,大喜啊。”
      
      “大喜?大喜的不是被提亲的那个吗?与我们有什么相干?”林黛玉从凤姐身边绕过去,没好气地嗔怒道。
      
      凤姐并不介意,也随她二人来到了老太太跟前,笑着说道:“难不成妹妹竟是思嫁了?不急不急,谁个敢给我那兄弟定亲,不是早就定给你了吗?”
      
      贾母笑着拍了凤姐一下:“谁的顽笑都敢说,仔细一会儿她气了你,让你还不得嘴。”
      
      薛宝钗见众人一片欢声笑语,心里升起一阵好奇。
      
      “宫里有贵人让你们二人去参加今年的围猎,这可是一年一度的大盛会,也是元妃娘娘给你们挣的脸面。”贾母笑道。
      
      薛宝钗暗中观察贾母的神情,见她欢喜不似作伪,不由心里纳闷。
      
      除却她们二人,其他人才刚到观中,不便离开,贾母便命人先送她们回荣国府,做一些准备。
      
      第三日过了午时,薛宝钗便和林黛玉乘着马车由宫里派的人接应入了上林苑围猎场,拜见了所谓的贵人,一应礼数下来,已然日落西山。
      
      贵人赐她们二人与之同席,林黛玉身子柔弱,中途告罪先回了住处,只留下薛宝钗与与那人恳谈,一直到月上中霄,她才起身告退。
      
      明月下,喧闹的上林苑仿佛突然陷入了沉寂之中,正在回帐篷途中的薛宝钗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圆月,心道,贵人竟然是她,怪不得贾元春心虚让贾府一众人去清风观。
      
      她不由气闷,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不依靠任何人,至少不用再和百里于安那种危险的人打交道。
      
      只有自已强大,才不会轻易地被人算计,轻易地死去。
      
      行至那人安排好的住处,香菱掀开厚重的帐帘,薛宝钗悠然入内,洗漱一番躲在床上闭目养神,心里却有了一番计较。
      
      而同行来到上林苑,此时却未归的丫环玉钏等人,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出门前看到王夫人的贴身丫环时,她就知道王氏还没有死心,不过如今得知她来此地不是因为贾元春,她心里也就不在意王氏那些不上台面的小手段。
      
      也许是因为重生回来又遇上这么多事,一直脑力用得过多,不多时薛宝钗便在筹谋中沉沉地睡去。
      
      “大小姐,该起了。”
      
      香菱轻声唤了几句,薛宝钗便从睡梦中睁开了眼睛,这一觉睡得很安稳。
      
      她坐起身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量,纤长嫩白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脸颊,不由松了口气。
      
      看到她古怪的行径,香菱不敢说什么,边伺候她更衣边说道:“大小姐,元妃娘娘让人捎话过来,说九公主和十公主急等着玉钏她们扎的纸鸢,让玉钏她们帮上一日的忙,等把贵人的事忙完后,她便亲自给小姐和林姑娘赔罪。”
      
      香菱正蹲下身要给她穿鞋,薛宝钗却道:“我自己穿,你也不用伺候我洗漱,也帮玉钏扎纸鸢去吧。”
      
      谁知香菱扑通跪在她脚边,摇着头说:“大小姐,我不去,就只伺候你。”
      
      薛宝钗径直穿好绣鞋站起身说:“去吧,我这不是气话。如果你不去看着,我又怎么知道元妃娘娘说的是真是假?”
      
      香菱抬起头看着披散长发的薛宝钗,怔怔地问:“小姐是让香菱去偷听?”
      
      不怪香菱有些愣怔,薛宝钗性子冷情寡淡,就是真的要人办这些事也不会找她。
      
      而薛宝钗想的是若不支开香菱,她又怎么去寻百里于安,她与百里于安的事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打发走了香菱,薛宝钗便换上一身大红色的骑马装,将一把短剑藏在袖中离开了帐篷。
      
      循着百里于安给她留的记号,她越走越偏僻,竟是走到了林子深处。
      
      因为没有人走过这条路,所以路边荆棘遍布,薛宝钗挥着手里的短剑将身前高大的灌木枝桠劈断,一步步朝前走去。
      
      走了大概一半的路程,她停下脚步想要休息,突然觉得有一股凉意顺着脑后蔓延,是被人监视的那种感觉。
      
      她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却没有放松警惕,不管注意到她的是人还是野兽,对她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果然不出她所料,在她继续上路走了还没有半个时辰,便看到一个人趴在她的去路上,
      
      那人身上血迹斑斑,身下被他压倒的灌木上也被鲜血染成暗红色。
      
      薛宝钗看到这样的情景,右眼皮跳了跳,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
      
      她蹲下身将那人的身体翻过来,一张倾城绝色的脸映入她的眼帘,待看到他眉间的朱砂痣在阳光下流转着动人的光华,她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滋味。
      
      这人怎么会在这,他又和警幻仙子打起来了?
      
      荒山野岭确实适合仙人打架,只不过薛宝钗心里总是有几分不信。
      
      她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咬牙切齿低声道:“管还是不管?”
      
      她仔细思量后,觉着还是不管这人的好,毕竟她也没那个本事救他。
      
      薛宝钗深吸一口气,闭眼起身,准备视而不见,从此人身上迈过去。
      
      哪知她刚抬脚,就被原本奄奄一息的男人抱住了腿,只听他虚弱地声音传来:“救我……”
      
      薛宝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人果然是在装腔作势。
      
      她也犯了倔,她不信她不管百里于安这个冷情男人,他还能真的就这么死掉了。
      
      她用力想抽回自己的腿,可是百里于安看似受了重伤,力气却不小。
      
      “哎哟!”薛宝钗因为用力过猛,摔坐在地上,俏脸红如灿霞,不知道是累得了还是气得了。
      
      她深吸一口气,伸手去扳紧扣着自己左腿的那只手,结果累得她额头出了密密的汗,那手指却没有移动分毫。
      
      她几次跃跃欲试想要用随身佩戴的短剑撬开那只手,最后还是下不了手。
      
      薛宝钗看着百里于安如雪玉雕塑一般的面容,索性坐在地上不起身了。
      
      然后,她恨恨地说道:“百里于安!以你的心性还做这种虚假之事,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太阳越升越高,即使围场的林木枝繁叶茂,也挡不住阳光的温度,更何况薛宝钗坐得地方根本不是树荫遮蔽之处。
      
      她眯着眼睛,满脸通红,香汗淋漓,低垂着头似乎昏昏欲睡。
      
      已经过了许久,她早就放松了紧张的神经,所以没有注意那原本躺着的人动了动。
      
      百里于安浓密如扇的睫毛颤了颤,一道流光从眼睛中倾泻而出,他受得伤并不重,是故意为之,谁曾想薛宝钗就一眼看穿了。
      
      就算是他让她来找,她也不必一人跑来此处,这蠢丫头,就不怕野兽窜出来吃了她吗?
      
      看这情景,兴许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还真是不怕。
      
      可她不怕,他怕。
      
      他不想看到她受伤,也不会再因什么大局故意模糊自己对她的感情。
      
      就像此时,他只是感觉到她的腿似乎没有移动分毫,想到她的脚会麻会痛,他就狠不下心和她耗下去。
      
      而且趴了这么久他都觉得累,更别提一直坐着的她了。
      
      他缓缓松开抓着她左腿的那只手,感觉手腕有些酸痛,不由联想到她一直没有移动的腿,微闭的双眼睁开,桃花眼中流波暗转。
      
      百里于安佯装挣扎着起身,响动惊醒了快要睡着的薛宝钗,强光刺眼,她抬手挡在额前,看到他风华绝代的脸上笑意盈盈。
      
      “你,你……”
      
      饶是向来镇定的薛宝钗,对眼前的情景也不能瞬间接受,原本还倒在血泊的人,如今就和没事人一样坐在那对你笑,真是太可气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先缓一下节奏
    下回开始虐虐人
    打打怪
    收藏时涨时掉
    感觉好虐心
    谢谢看文的亲
    正因为有你们在
    我才有坚持下去的勇气
    吼吼,给自己打气加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