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页继室太太

      晚风习习,时近黄昏,各家各院的厨房里飘荡出诱人的菜香味儿。而此时苏侯府,闹剧刚刚上演。
      
      且说苏大姑娘死那日,丫鬟藕片亲眼见着自家主子三姑娘与大姑娘共同饮茶,之后大姑娘立即毒发身亡,三姑娘却完好无损。三姑娘在场慌了一阵,就带着藕片匆匆逃跑。藕片为人胆小,为此担惊受怕,害了两日的病。后来好了,她再次看见与大姑娘一模一样的二姑娘,心虚的不行,当时就吓得失态。藕片的行止早就引起了苏燕容的怀疑,可巧今日苏洛灵和苏牧来找她麻烦,苏燕容就趁机拦住了藕片。几番恫吓之下,藕片果然道出了苏大姑娘死亡的经过。
      
      “父亲,真不是我害得大姐!”苏洛灵痛哭流涕的跪地,扯着大老爷的袍子不撒手。
      
      大老爷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最宠爱的三女儿:“藕片说得都是真的?你真亲眼看着你大姐死得?”
      
      苏洛灵胆怯的看着大老爷,哭着摇头。
      
      大老爷从三女儿眼里读出了犹疑,心中确定了答案。他深吸口气,又叹了口气,突然伸手拨开苏洛灵拉扯自己的手。他站起身,走到乌祁跟前:“这件事儿,劳烦世侄低调处理。”他是死也不愿把家里的丑事弄到外人跟前去,奈何乌祁在场,已经是没法子的事。
      
      “苏大伯请放心,天顺府以前也处理过此等案件,都会顾及世家贵族的面子,知情者极少。”乌祁客气的回道,接着又说,“再说,苏三姑娘目前也只是嫌疑人,一切尚没有定论。伯父请放心,我不会为难她的。”
      
      “老爷!”汪氏哭求道。
      
      大老爷回头冷冷瞪媳妇儿一眼,骂道:“不许求情,错了就是错了,一切自有官府论断。若是我的三女儿真的杀了大女儿,我们就大义灭亲!这样恶毒的女儿,我不要也罢!”大老爷放完狠话,甩一甩袖子,无情的走了。
      
      乌祁跟众人告辞,责命四个嬷嬷带着苏洛灵和藕片也走了。碍于苏洛灵的身份是侯府千金,此去天顺府收押,住的特殊牢房,单间,条件比普通的牢房舒适干净很多。
      
      屋子里只剩下大哭的汪氏,以及一脸沉郁的苏燕容。
      
      苏燕容回神儿,也要走。汪氏见状一把抓住了她,二话不说就挥手朝苏燕容脸上打。醉蝶眼疾手快,立即钳制住汪氏的手腕。
      
      汪氏被捏的生疼,眼泪掉的更厉害了。
      
      “你这个恶毒女,你真要把你妹妹害死才甘心么?你们虽不是同母,但好歹是同父的亲姐妹啊,为什么就不能相亲相爱,互相扶持呢?”
      
      “太太的意思是叫我隐瞒不报?理由呢,就因为我和她是同父的姐妹?大太太如今还占着我嫡母的位置呢,我怎不见你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对我呢?自己做不到的,凭什么有脸要求别人做到!”
      
      “你——”汪氏气急,意欲挥手再打,半路又被醉蝶钳制住了。汪氏几番挣扎不得力,终于灰心丧气的放下手。“纵然你可以不叫我母亲,但我毕竟是你父亲如今的妻子,你得尊重我!”县主的女儿就了不起?只得她骄傲地亲娘都死了,得瑟个屁!
      
      “太太,我先走了。”苏燕容恭敬地对王氏点头,不搭理她怎么说,转身离开。
      
      汪氏气得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发了好一阵子疯。
      
      过了两日,乌祁特意派人来给苏府传消息,苏洛灵始终不认是她杀死了苏大姑娘。
      
      大太太汪氏连忙以此为借口,向老太君和大老爷哭诉,意图证明自己女儿的清白。老太君自是发愁,不过大儿子不表态,她也就不管了。总之这件事儿若真是苏洛灵做的,苏侯府必要舍了她,而汪氏这个继室太太恐怕也会因为教女无方,做到头了。
      
      汪氏甚感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越加卖力的讨好大老爷和老太君。与此同时,她不忘给找麻烦的苏燕容使绊子。克扣用度,找机会惩罚她院里的丫鬟,甚至还派人往苏燕容的饭里下泻药。
      
      苏燕容早有防备,正好趁此时机肃清自己院里的几个不干不净的下人。再往里添置人的时候,她当然有借口不通过汪氏。谁叫汪氏派来的人总是不停的犯错误呢。
      
      苏燕容从人伢子那里亲自选人培训,出不了几日,就培养了一批属于自己的机灵又聪明忠诚的‘身边人’。
      
      苏燕容选人百发百中,这种稳准狠的方式,连其宿敌大太太都不禁要拍手赞叹了。
      
      “大太太,如今二姑娘院里的人都个个守规矩,机灵过头了,嘴巴严的什么都不肯说。老奴这回是真不知道二姑娘天天躲在院子里做什么。”甄婆子为难道。
      
      大太太咬牙恨道:“你说这丫头长了一双鬼眼不成?她挑选的人,怎么都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得,毫无破绽可言。”
      
      甄婆子也觉得慎得慌,摇摇头。“老奴可从没听说过峨眉山的老尼姑会这种相看人的本领!”
      
      大太太听这话,琢磨了会儿,睁大眼跟甄婆子道:“你倒提醒我了,上次二丫头拿出她大姐的信给大家瞧,咱们都光顾着震惊了,都忘了琢磨正经事儿。之前她回家是怎么说的,说什么跟师傅云游到京城地界儿,转眼的功夫,她又承认自己是因为那封信特意回来的。还不是个撒谎精?你瞧她说谎的时候,眼都不眨一下,以后咱们还能信她的话?都长点心,但凡她的事儿咱们都得十二分防备着。”
      
      甄婆子点头,转即又问:“老奴觉得二姑娘说话这么不靠谱儿,这峨眉山的事儿也未必把准儿了。”
      
      “你说得对,当年老爷派人给她送去之后,谁会想大姑娘会死?当初是打算叫她在那呆一辈子的,家里就再没跟她有过联系。她突然来了,倒是把咱们的情况了解的一清二楚,可她的事儿咱们可是丁点都不知道。也奇怪了怪,从没听她提起过峨眉山的事儿。”大太太皱眉道,决定凭着感觉走。当即就安排人去峨眉山走一趟,说不准这里面真有什么把柄可抓。
      
      “三姑娘那儿怎么办?”甄婆子担忧的哭起来,边抹泪边心疼道,“天顺府的监牢得什么破烂样,我们三姑娘住在那种地方,真真是受大罪了。”
      
      大太太听此话也哭:“我必不能叫她出事,她若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这么多年,她忍辱受苦的熬到正妻的位置,怎可能就因为这点小事儿轻易被夺走位置。她必要想个万全之策,保住女儿,保住自己的地位。
      
      大太太独自在屋中央徘徊了几步,突然来了主意,问甄婆子:“可知大姑娘中的是哪种毒?”
      
      “甘桃,据说是从婆罗多国传来的,是从一种桃树的叶子上榨取的剧毒,杀人无形。”甄婆子道。
      
      “你能弄到么?”
      
      甄婆子皱眉琢磨半晌,点点头:“虽然难点,但只要肯花钱,应该能弄到。”
      
      “好!”大太太转身给她包了十锭金子,嘱咐道,“无论如何一定要弄到手!”
      
      ……
      
      下个月月末便是苏府老太君六十大寿。大太太知其重要性,不敢耽搁,连忙找大老爷商量该如何办理。
      
      按理说家里死了长女,又有一个女儿入狱。苏府接连晦气,着实不适合大办。大老爷有此意,大太太也是这意思。俩人商量好了之后,便象征性地去老太君那里询问意见。二人本以为老太君会顺利地点头应下,万没想到老太君竟想要大办,而且要热热闹闹的办。
      
      出于孝道,大老爷自不敢说个“不”字,但心里还是不赞同,垂头不语,表现的有些沉闷。
      
      老太君自是看出儿子的想法,不高兴道:“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指不准还在心里骂我这老太太无情。”
      
      “儿子不敢!”大老爷谦虚道。
      
      老太君轻笑:“就是咱们家最近太晦气了,才要攒喜气,去晦气!”
      
      大老爷点点头,附和:“母亲说的是。”
      
      大太太勉强笑道:“母亲安心,这事儿就放心的交给我来办,我必——”
      
      “你就不必了,洛灵那丫头出了那样的事儿,你心里必不好受,再说你也没那个心情。算了,交给你弟妹去做吧。”
      
      大太太失落的点头,心知老太太是嫌弃她晦气了,怕她女儿苏洛灵的牢狱之灾挡了她老人家将来的福寿。
      
      “我也跟二媳妇说了,叫她这几日帮衬你,你也不用操心管家,好好歇一歇吧。”老太君道。
      
      大太太闻言全身的肉都疼起来,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明面上还得笑嘻嘻的跟老太太感恩。
      
      夫妻俩出了院儿,大老爷就跟大太太招呼了一声“去胡姨娘那儿”,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大太太此时此刻才晓得,什么叫“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大太太幽怨的回了院儿,甄婆子立马笑着迎上来,欢喜地告知其□□甘桃已经弄到手了。
      
      大太太大喜:“我正觉得无路可走,你给我雪中送炭了。”
      
      甄婆子得了夸赞,笑嘻嘻的搀着大太太进屋,顺便问:“太太打算怎么用这药?”
      
      “当然是找个替罪羊,洗清我女儿清白。”大太太笑眯眯的说完,抬起眼,正巧看见屋里有个丫鬟撅着屁股打扫桌子。
      
      甄婆子忙打发道:“赶紧出去。”丫鬟应声,缩着脖子低头匆匆去了,临走前,不忘按照甄婆子的吩咐将门带上。
      
      甄婆子转即问大太太,预备将药用在谁身上。
      
      “寻梅,她是大丫头身边人,只有她畏罪服毒而死,这一切才好有理由解释的通,我们可以……”
      
      门外的小丫鬟听到这话,心里大骇,匆忙倒腾步子往院外走,找到林保禄家的。这丫鬟不是外人,正是林保禄的女儿林秋烟。
      
      秋烟拉着她母亲道:“妈,可不好了,大太太她们想叫表姐给三姑娘做替罪羊,正商量法子要弄死表姐!”
      
      秋烟口中的表姐正是苏大姑娘身边的丫鬟寻梅。当初寻梅因家中贫困潦倒,便由其姨妈林保禄家的领入苏府做活。寻梅一进府,便得幸成了二等丫鬟。当初,未免其它下人嚼舌根子,女管事林保禄家的没敢公开关系。多少年了,至今府中也鲜少有人知道林保禄家的就是丫鬟寻梅的亲姨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天生冷体质~~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