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页爱玩荒唐

      “什么!”苏燕容紧缩瞳仁,盯着醉蝶的嘴,“那天他穿着月白衣裳?”
      
      “是!很多人都看到了,都可以证实。”醉蝶万分肯定道。
      
      “呵——”苏燕容冷笑一声,这结果倒在她意料之外。
      
      苏燕容脑海里当即浮现出泥猴子小时候乖巧粘人的模样,他,不至于吧?可十年了,苏燕容十年没见过他,别说十年,三五年便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情。经过这两日的接触,苏燕容确实感觉到乌祁的高深莫测的。他这人绝对不简单,而且城府极深。
      
      儿时玩伴,至亲的大姐,这俩人的亲疏差别完全没可比性。按理说苏燕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嫡姐这边,这是比她生命还重要的亲大姐。可是苏燕容还是犹豫了,背着手在屋内徘徊,理智就在崩溃的边缘。她始终还是不明白,此时此刻,自己的心里为什么会掺着一种说不出的难受的情愫。
      
      醉蝶赶紧躲在角落里,给主子留下足够大的空间折腾。
      
      苏燕容绕过凳子,绕过桌子,贴着墙边走……
      
      醉蝶忽然想起什么,拍大腿跟主子喊道:“不好!证据,下毒的证据送去衙门了。”
      
      苏燕容突然停了脚步,目光阴测测地看着醉蝶……
      
      醉蝶二话不说,跳上了墙边的檀木高腿四角桌,摘下原本挂在墙上的佩剑。
      
      “主子,我这就去给你报仇!”
      
      “干嘛?”苏燕容抖了抖嘴角。
      
      “杀了他!”醉蝶目光如炬,抽出剑,表忠心道。
      
      苏燕容眨眨眼,大笑起来:“就凭你三脚猫的功夫杀他?他大将军的头衔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玩的,别被他的英俊斯文的长相骗了。不说别的,就说那天他一跃上墙的轻功,我这个不会功夫的人都瞧出他的厉害,你没瞧出来?”
      
      醉蝶听主子这么一说,才想起那日的情景,蹙眉,不得不承认:“他的功夫确实高深。”
      
      “所以说,”苏燕容灵光一闪,突然阴险的笑起来,举起手中的银针示意醉蝶。“就算要对付他,我们也应该智取,比如毒死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醉蝶愣住,敬佩的看着主子,点点头。不说二话,醉蝶转头就去拿钱买□□。
      
      苏燕容一个人在屋子里坐了会儿,拿着剑出门。樊嬷嬷见状,连忙跟上,她是老太太跟前的眼线,她有义务督促二姑娘干正经事儿。
      
      “二姑娘哟,您是苏侯府的千金,万万不适合摆弄刀剑这种东西。”樊嬷嬷警告道。
      
      苏燕容走到院中,扬眉看樊嬷嬷。樊嬷嬷依旧不依不饶,教导起苏燕容该守得规矩。
      
      苏燕容笑着应承,说罢,抽出剑,剑锋直对樊嬷嬷的方向挥舞。
      
      樊嬷嬷那层见过这阵仗,俩腿一抖,软了,跪在地上。
      
      “嬷嬷既想先跟我讲规矩,你是不是该以身作则,先示范给我看呢。”
      
      “老奴不懂二姑娘的意思。”
      
      苏燕容轻笑一声,收起剑,目光冷冰冰的落在樊嬷嬷身上,“你说说,奴才效忠主子是不是天经地义?”樊嬷嬷点头,不解的看着二姑娘。
      
      苏燕容继续道,“老太君既然把你赏给我了,你心里眼里就该一心一意地只有我。可你扪心自问,你到我身边是想干什么来的?”
      
      樊嬷嬷大惊,虽然她确实有来监视二姑娘之嫌。但这种暗作的事儿,就算知道了,谁会摆到面上说。二姑娘是真胆大,冒天下之大不韪。
      
      樊嬷嬷转转眼珠子,脑子里瞬间过了几个应对的法子。无非就两种:一,不认,可以现在就耍赖到底,然后到老太太跟前评理,这一关是逃过了。但因她办事不利,以后她必定不会受老太太重用,也彻底得罪了这位不好惹的二姑娘;二,认下,自此效忠二姑娘,或是玩两面三刀的把戏;不过,樊嬷嬷觉得这位二姑娘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儿,行为怪诞不说,竟能瞬间堪破人心。她以后真要玩什么小心思,只怕小命不保。
      
      “看来嬷嬷琢磨好应对我的主意了。”苏燕容见樊嬷嬷情绪表现的越来越淡定了,突然发话。
      
      樊嬷嬷大惊,没想到二姑娘她这点小想法都堪破了,忙福身跪地认错:“老奴该死!”
      
      苏燕容再观樊嬷嬷磕头姿势,谦卑恭敬,褪尽了先前的浮夸样式。她满意的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吩咐她退下。
      
      院子里有几个下人跑来围观,苏燕容目光扫过,讥笑道:“虞婆子,记下每个人的名字。打明儿起,降等三月,打发厨房做粗使,受罚期间不许出院,不许在我跟前现眼。话撂这,更不许求请。”苏燕容说罢,丢了手里的剑,转身出门了。
      
      众跪地的几个丫鬟大惊,才敢起身,惶恐的凑到虞婆子跟前求饶。
      
      虞婆子厉害道:“你们真当二姑娘的话是耳边风?也不瞧瞧老太君院里的嬷嬷怎么敬二姑娘的,你们啊,真不知好歹。吃吃教训也好,记得住!二姑娘仁慈,这点罚算轻的了。至少三月后表现好了,你们还能回来。都长点记性,更不要出去乱说,下人再精灵能斗得过主子?都给我记住,得罪了二姑娘,肯定死得比谁都难看!”
      
      丫鬟们受教,忙点头。真真是干上了粗使以后,才知道以前的日子多幸福,记性肯定是会长的,而且会记一辈子。
      
      苏燕容带着两个丫鬟到了碧云亭,这地方就是她大姐生前最后停留的地方。
      
      碧云亭接连水榭,盖在池水之上。原本亭子四周有雕镂槅子围挡,后来苏大姑娘死于此,苏府的主子们觉得亭子里阴气过重,便将四周的雕镂槅子卸下了。如今的碧云亭四面通风,已经与普通的凉亭没什么分别。
      
      苏燕容叫俩丫鬟候在外头,自己一个人坐在亭中,盯着桌子。若是她大姐是喝了毒酒而亡,又怎会吊在梁上?难道没毒死?苏燕容觉得这可能性太小了,更不懂凶手为何要多此一举,将大姐毒死后吊起来,之后再去偷尸。
      
      苏燕容脑袋都想破了,怎么也想不通。她蹙眉揉了揉额头,突然眼前一亮。她怎么就没想过,或许这事儿是两个人做的?一个在先,一个在后……
      
      “姑娘,乌大人和大爷来了。”丫鬟传话。
      
      苏燕容立即蹙眉,抬头看。果然见一身青衣的乌祁边走边和苏牧说说笑笑,苏牧的神情略显拘谨些。
      
      苏牧看见苏燕容,眉头微蹙,低沉的叫了一声:“二妹,你为什么在这里?”
      
      “看风景。”苏燕容笑着,故意夸张的转头看了一圈池塘的风景。
      
      “嗯,风景是不错。”乌祁讨好的应和。
      
      苏燕容厌恶的看他一眼,瞪。
      
      乌祁也看她,但却是欣赏。
      
      正常人是斗不过没下限的极品。所以苏燕容很荣幸的败阵了。虽然她也不正常,但这至少说明她还有救……
      
      苏牧觉得自己是正常人,跟着两个不正常的人没法呆。他突然从袖子里变出一个大白馒头来,笑着对二人道:“我去那边喂鱼。”
      
      苏燕容、乌祁双双盯着他手里的馒头,无语。
      
      “我是半路遇见他的,你大哥可真是个有趣的。”乌祁笑道。
      
      苏燕容眯着眼盯着苏牧的背影,苏牧自小就与三妹苏洛灵感情好,至今也是这样的。小时候,她只有跟嫡姐一起玩耍,苏牧与苏洛灵虽然在一起,但总是远远地躲她们姐俩,每次这对兄妹去母亲房里请安是,瞧她和大姐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或许这就是天生的嫡庶不合!
      
      苏燕容目光落在苏牧手上握着的馒头上,她好像看见了什么,那馒头中央似乎点着红色的朱砂记。
      
      乌祁见状,开玩笑:“怎么,你饿了?”
      
      “我想要他那个馒头。”
      
      乌祁二话不说,立马起身去找苏牧,将讨要的馒头放在苏燕容跟前。苏牧已经开始喂鱼,馒头中间已经被扯下了一块面皮。苏燕容就那么举着馒头,仔细看,好像里面能长出花儿似得。与此同时,苏牧纳闷的往这边瞧了瞧,许是拿自己二妹的“怪诞”没办法,无奈地摇摇头,又从袖子里变出一个馒头,将馒头一块块扯下丢进水里。
      
      “哎呀,难道真长出花了?”乌祁调笑。
      
      苏燕容恼怒的放下手里的馒头,眯眼瞪着乌祁:“你去死吧。”
      
      “嗯?”乌祁不解的看苏燕容。
      
      “你有两条路可选。一,自己去死,来的爽快,一了百了;二,继续苟活,受尽我的折磨,生不如死。”
      
      乌祁:“……”
      
      “姑娘!”醉蝶满头大汗的跑过来,兴奋地跟自家主子晃了晃她手里的药包,示意她□□弄到手了。
      
      苏燕容接过药包,凑到鼻子边儿闻了闻,醉蝶买东西的‘能力’果然不出她所料。
      
      “那日碧云亭附近出现的,穿着月牙白锦袍的男人,我到了”
      
      乌祁眯起眼,笑问:“谁?”
      
      苏燕容盯着乌祁的神情,半晌,方道:“大姐死那天,父亲正好在前院宴请你们几个小辈。那其中,就只有你穿成这样!你还要瞒到什么时候?”
      
      乌祁皱眉,对上苏燕容的眸子,沉吟道:“我不知你怎么查的,但你说的那人肯定不是我。”
      
      “你想抵赖?”苏燕容扬眉,反问。
      
      乌祁淡笑着摇头:“就冲她跟你长得一模一样,我也不会杀她。更何况我平日与你大姐无冤无仇的,我杀她图什么?”
      
      “鬼才知道你想什么!”苏燕容审视乌祁,他如今的神态太过从容淡定了,很难分辨什么。
      
      乌祁轻笑着摇头,继续否认。
      
      “哪好,这是醉蝶刚弄来的□□!”苏燕容举起纸包给他看,扯开了,将药面悉数倒入茶杯里。苏燕容晃了晃杯子,将茶杯推到乌祁跟前。“喝了它,证明你的清白。”
      
      乌祁眸光中终于闪现出微微的诧异,他眯眼看着苏燕容道:“你别无理取闹,好么?”
      
      “好,那你走吧,以后别再出现我眼前。”苏燕容口气坚定,目光却一刻都没有移开乌祁的眸子。
      
      乌祁沉吟道:“你刚才命人带到天顺府的证据,我看了,天顺府正式定下你嫡姐之死属于谋杀,已呈报刑部,彻查此案。”
      
      “凶手查自己犯下的案子?”
      
      乌祁冤枉道:“说了不是我,苏燕容,你没脑子吗?”
      
      苏燕容果然成功激怒了乌祁。
      
      “看吧,心虚着急了,开始言语攻击人了。”苏燕容慢悠悠道。
      
      乌祁被她搞得彻底无奈了,起身在苏燕容跟前徘徊。“你说,我到底怎么做你才能信我?”
      
      苏燕容故意看眼桌上茶杯,水面上还飘着药粉末,可见药量十足。
      
      乌祁赌气的端起桌上的杯子,一饮而尽,速度之快令人措手不及。喝完了,他还不忘抬首用袖子优雅的擦擦嘴角。
      
      苏燕容一愣,没想到乌祁还真喝。她蹙眉看了眼乌祁,转而补上一刀道:“你就算喝了它,我还会不信你!”
      
      乌祁:“……”
      
      苏牧原本就站得不远,一直在侧耳偷听俩人讲话。见乌祁喝了毒茶,他吓得拼命跑过来,搀扶乌祁。“乌大人,你没事儿吧?”
      
      乌祁晃了晃身子,将手里的茶杯丢到地上,勾起薄唇冷笑:“放心,我死不了!”话音刚落,乌祁眼皮沉重的合上,身子趴在了桌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又来啦~~~乌祁同志,你这是要牺牲了么?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