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九章无情亲戚

      苏洛灵哭晕了过去,俩嬷嬷架着她走了。苏大老爷无精打采,俩眼半睁着,看着汪氏终于坐车走了,他才精神的睁圆眼,招呼大家都回去。
      
      苏燕容跟长辈们福身告辞,老太君叫住了她。
      
      “你随我来,”老太君冷着脸带着她回房,先让苏燕容喝了杯茶,方开口问她,“汪氏好兴致,临走前不去嘱咐亲生女儿,反而选择跟你说话。”
      
      苏燕容听出老太君这话后的意思了,分明是要探她的口风。老太君果然心虚了!
      
      老太君见苏燕容沉默不语,蹙起眉头,眼神愈加凌厉起来。
      
      苏燕容垂首,起身跟老太君赔罪。“孙女不孝,没能谨记老太君的教诲。”
      
      老太君脸色愈加阴暗,眯着眼看她:“此话怎么说?”
      
      苏燕容知道老太君不好糊弄,一般的话敷衍她,只会引起她更多的怀疑。话说真假参半,才会让人觉得毫无破绽。
      
      “老太君慧眼,她虽为大太太,但孙女心里从没承认过她,一直对她抱有敌意,而且瞧不上她。孙女觉得她抢了我母亲的位置,她根本不配做大太太。”苏燕容面目可憎,接着激动地高声道,“她还间接害死了我大姐!我真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今日见她走,那副凄惨相,孙女当然忍不住,自要冷言冷语嘲笑她一番才甘心。”
      
      老太君被苏燕容戾气惊着了,她没想到怪诞的二孙女还有这么凶狠的一面。惊悚之余,老太君转念仔细想想,也难怪她如此。谁家的孩子不向着自己的亲娘,她母亲死了王氏占位,她不恨才怪,更何况这个汪氏还设计算计了她大姐。
      
      燕轻这孩子也是命苦,好端端的一位大家闺秀,就这么去了,死后还被人偷尸。
      
      这一切都太可怕了!
      
      她一个阅历深的老婆子尚且接受不住,更何况像燕容这样的孩子。
      
      老太君叹了两口气,竟挤出两滴泪来,搂住苏燕容疼爱。“好孩子,祖母不怪你,这一切实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了。汪氏不是个好东西,更不会有好下场,你安心,祖母必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苏燕容咬唇,乖顺的在老太君的怀里点点头。
      
      老太君哄了苏燕容一会子,把她从怀里捞出来,严肃正经道,“那汪氏可回你什么话了?”老太君回忆起当时汪氏临走的神情,总觉得有点微妙和奇怪。
      
      “回了,她还趴在我耳边悄悄说说了一句话。”苏燕容眼中带着愤怒,好似要喷火。
      
      “是什么?”老太君微微伸出脖子,紧盯着苏燕容。
      
      苏燕容咬唇,看着老太君,隐忍半晌,才道:“她说我这辈子都比不过苏洛灵。”
      
      老太君愣住,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句话。
      
      转即,她想想,心中笑起来。也是,那汪氏只有一女洛灵,素来把她奉为掌上明珠。奈何洛灵前头总有燕容和燕轻挡着,她从来都没服气过,不然她也不会阴狠毒辣的想到陷害燕轻。
      
      不过,燕轻么,死得倒合她心意了。
      
      “祖母?”苏燕容见老太君发愣出神,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
      
      老太君回神儿,心虚的看一眼苏燕容,笑了笑,转即嘱咐她:“事情已然了解了,以后切勿再仇恨计较什么。姑娘家的,还是贞静温柔,贤惠一些的好。”
      
      苏燕容点头,再次跟老太君致歉。
      
      老太君笑了笑,大方的原谅了她,打发她去了。
      
      苏燕容出了门,松口气,想起先前汪氏离开时跟自己说的那三个字,老太君。难道当年她们孪生姊妹祸乱的言论,是老太君故意放话给老国师的?
      
      苏燕容气得咬唇,时隔十多年了,老国师疯癫成痴呆傻,早就话不能语,无从对峙了。
      
      苏燕容颔首,沉着脸往院外走,只听身边的醉蝶轻唤了他一声。苏燕容抬头,当见到大老爷的笑脸。大老爷身边还站着一位衣着蓝衣打扮贵气的女人,便是柳莺莺。
      
      柳莺莺含笑看一眼苏燕容,故作惊讶的看向苏大老爷。苏大老爷忙笑着引荐。柳莺莺一板一眼的给苏燕容行了礼,表现的十分乖巧规矩。苏大老爷瞧着愈加高兴,笑着打发柳莺莺先等他一会子。苏大老爷有话跟苏燕容说。
      
      苏燕容疑惑的看着父亲。
      
      苏大老爷低声道:“此地说话不方便,我们父女出去走走?”
      
      苏燕容颔首点头,随着苏大老爷去花园里走了走。可也巧,俩人走了没两步,便看到了不远处的碧春亭,那是大姐燕轻香消玉殒的地方。
      
      苏大老爷有些机会,微微蹙眉,停下了脚。“就在这跟你说吧。”
      
      苏燕容垂首,默默听着。
      
      “汪氏谋害了你大姐,是她恶毒,罪不可赦。”
      
      苏燕容眯起眼,抬头惊讶的看着苏大老爷,觉得他的话有什么深意。
      
      “我知道你恨她。”苏大老爷表现出一脸的憎恶,显然,他也很讨厌汪氏。
      
      苏燕容再次低下头,默默不语,不承认也不否认。
      
      苏大老爷见她此状,越加心疼,他伸手拍了拍苏燕容的肩膀,“好孩子这些年在外,叫你受苦了。做父亲的也不知该如何弥补你,但愿这件事对你来说,算是一个补偿吧。”
      
      “父亲,您到底要说的是什么事儿?”苏燕容越听越糊涂,有种不好的预感。
      
      苏大老爷紧盯着苏燕容,面色沉静,“汪氏,今天就是她的死期。”
      
      “什么?”苏燕容不敢相信,惊讶的看向苏大老爷。
      
      “我说他会死,”苏大老爷眼中闪烁出萧杀之气。
      
      “为什么,父亲,祖母已经和我说明理由,会暂且留她三四年,因为家中——”
      
      “你放心,她的死耽误不得什么,这种女人,也不值当你们替她守孝!”苏大老爷破口大骂道,如今她一想到汪氏,除了恶心还是恶心,还有她那张满目通红丑陋的脸,就好像长进他脑子里的似得,挥之不去。但愿他的死,会一解他心头只恨。
      
      “父亲,她已经被遣送去五台山圈禁,您要怎么杀她,难道在路上——”苏燕容失声掩住嘴,惊讶的看着苏大老爷。这个男人何止无情薄凉,心也是狠辣无比的。女人在他眼里是什么,玩物,兴趣所致?
      
      苏大老爷没说话,默认了,难得的是她看苏燕容的眼神竟还有那么一丝得意。好似在说:女儿,看吧,父亲为你报仇了。
      
      苏燕容笑了笑,跟苏大老爷道:“父亲,别让柳姨娘等久了。”
      
      提起柳莺莺,苏大老爷的眼神中飞扬出神彩,他意外的扬眉打量苏燕容,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目光。“好孩子,晓得体谅父亲,懂事了。”
      
      苏燕容微微一笑,福身目送苏大老爷离去。人一走,苏燕容的眼睛就冷了下来,转头跟走过来的醉蝶道,“大老爷动了杀心,要弄死汪氏。”
      
      醉蝶惊讶的张大嘴,忘了合上。半晌她才回了神儿,一边吩咐身后的丫鬟婆子们跟远点,一边扶着二姑娘,小声道,“姑娘,这事儿当初他不是和老太太商量好了么,圈禁五台山几年再……”
      
      苏燕容抿起嘴角,“恐怕这是老太君的主意,汪氏拿过老太君的把柄,才有刚硬的老太君退步的结果。她难逃一死,留着几年的命,也是要看看她的女儿出嫁过得好才安心。老太君厉害,劝住了大老爷。大老爷没得反驳,面上应承了,心里头冒着坏水。估摸老太君也没想到,大老爷根本不念半点旧情,这就要杀人泄愤。”
      
      “太狠了!”醉蝶失声感慨道。
      
      “她的命我不在乎,但那个秘密,我要知道。只是怕只怕来不及了,况且从京城出去去五台山的路可选的有三条,我就是派人追,也不好救了。本以为还有机会从汪氏口中套话。”苏燕容深吸口气,缓了缓,叹道,“也罢了,因果得报,这或许就是汪氏的命。跟了这个男人一辈子,交付身心,最后反被他无情的杀死。想想,都觉得可笑。”
      
      醉蝶心疼的看着苏燕容,拉住主子,劝她别再多想。
      
      ……
      
      老太君见过苏大老爷和柳姨娘,嫌弃柳莺莺长得妖媚样儿,速速打发她走了。苏大老爷见母亲不喜她,心中多少有点不爽。他喜欢的女人,母亲也该好生疼爱才是,毕竟莺莺不同汪氏,单纯懂事的很。
      
      老太君瞟一眼儿子:“你跟她怎么样我不管,只一句,再不能提携这样鄙陋出身的为正妻。小户人家的,不懂规矩心眼多,黑心肠子!”
      
      苏大老爷想到自己背着老太君弄死汪氏的过错,心虚的不敢反驳老太君,点头附和。
      
      老太君察觉儿子面色不对,眯起眼厉害的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苏大老爷摇头坚决道。
      
      老太君看儿子这样,笑了,这厮是她生养看着长大活到现在的。大儿子什么态度,她这个做娘的一眼就能看穿后头的事儿。老太君厉害道:“快说!”
      
      苏大老爷愣了下,犹豫的沉默。
      
      老太君瞪他,拍桌道:“你真要把你娘气死了才甘心?”
      
      “儿子不敢!”苏大老爷忙支支吾吾坦白了他的计划。
      
      “什么,你要杀了汪氏?糊涂,这件事我早前不是跟你商量好了么。咱家孩子都到了定亲大婚的时候,你怎能如此随意的杀她。男的也就罢了,燕容洛灵等大了,可怎么办?再说,你不是要把燕容送到四皇子身边么?宫里头的女人,自然是越赶早生孩子越好,太晚了,地位不保!”老太君劈头盖脸的骂他。
      
      苏大老爷连忙解释道:“母亲安心,儿子怎会不懂这个道理,汪氏那里,儿子安排的妥当极了。只叫跟在她身边的人暗暗地弄死她,回头随便弄个丫鬟替她在五台山呆着。那寺庙里的人何曾见过她,糊弄过去了,再过些年,随便编排个理由,说她在回来的路上染了重疾病死了,也就一了百了。”
      
      老太君惊悚的看着儿子,真没想到他有这种损招。
      
      苏大老爷不敢看母亲,眼睛滴溜溜的转,心虚的回道:“反正儿子一想到她干了那么多的恶毒事,还有脸活着,心里就觉得恶心。放她活那几年作甚么,难保她诡计多,逃了出去。倒不如趁早弄死她,干脆利落。”
      
      “你——”老太君突然站起身,指着大儿子,深吸口气,说不出话来。
      
      苏大老爷连忙劝慰老太君,极力解释汪氏那是活该,自作自受。他们苏家,乃清流世家,哪能受这种歹毒女人的玷污。
      
      “当初是儿子弄她回来的,儿子识人不明,知错了,今日,儿子就亲手解决了她,扫干净。”
      
      人命关天!
      
      老太君没想到大儿子竟然说的这样轻巧,事已至此,她也没法子了。老太君在心里跟汪氏道:“这可不是我老婆子不守信用了,这是你的命,活该受着吧!”
      
      苏大老爷见老太君气得不轻,赶忙上前为其捶背顺气,话语乖巧道,“母亲,事情已然这样了,您别生气了。儿子知道您慈善仁厚,不忍杀生,可有时候就有那贱命,她该死!”
      
      “你啊,就不想想你女儿洛灵么,他好歹是洛灵的母亲啊。”老太君语气放软了,眼前的毕竟是他儿子,哪有不向着儿子的道理。再说那汪氏,确实是该死的。
      
      “洛灵是儿子女儿,儿子自会善待她。她跟她母亲不一样,再者说她早点死了,也能叫我心里稍稍念着她的好,也便宜好对洛灵好些。”苏大老爷回道。
      
      老太君几番叹气,嘱咐儿子一定要做的滴水不漏,不透风声。苏大老爷一再保证,老太君才点头,此事也就作罢过去了。
      
      “我今日留你,也是要给你商量要事。孩子们都大了,也该操心一下终身大事。最近咱家哀事不断,办点喜事冲一冲也好。”老太君提起这茬话,便迅速地把先前的事儿忘了,好似汪氏的死,也不过是出门坐车不小心轧死一只猫,喊一句‘阿弥陀佛’就了事了。
      
      苏大老爷情绪转换的也快,脸上瞬间洋溢出笑容,点头道:“母亲说的极是,是该操心孩子们的婚事了。老大苏牧那儿,好解决,随意挑拣个相当人家的姑娘,老实安顺些的就可了。”
      
      老太君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最好是选一家会有出息的,你的属下也可,总归是联姻亲近了两家关系,还能对你的事业有所助益。”
      
      苏大老爷点头,他就是这个意思。
      
      老太君念叨起苏燕容和苏洛灵,“这俩丫头就差一岁,都该是议亲的年纪了,一遭儿筹备也好,倒也省了麻烦。二丫头那里,你到底想清楚没有?”
      
      苏大老爷想起苏燕容,蹙起眉头,有些犹豫。
      
      “四皇子似乎十分中意二丫头。前些日子,德妃娘娘特意赏了些宫里的果品过来,还叫人传话问了问二丫头的喜好。可见四皇子之母也是中意咱家丫头的。”
      
      苏大老爷点头,这些日子四皇子也没少拉拢贿赂他,那份儿心思倒是很有诚意。
      
      “我看他是看中了咱家丫头的身份,风尘子的徒弟,国师的师妹,将来少不得会有她的助益。”老太君分析道。
      
      苏大老爷点头,虽然他没觉得女儿哪儿厉害的,不过能被如今正得势的四皇子看中,是极为不错的。
      
      “只可惜,四皇子已娶了正妻。若是让咱们苏家的女儿做侧室,未免太掉身份了。”苏大老爷皱眉沉吟。
      
      老太君眯眼笑起来,“先前我也有此顾虑,才不打愿意你说的。不过如今不同了!”
      
      苏大老爷惊讶:“哪不同?”
      
      “四皇子妃是神威将军之女,当初乃是皇后指婚。德妃娘娘岂会喜欢?德妃娘娘身边的大太监缪公公,那日传旨后与我私下闲聊了,言语之中颇有些暗示。她说四皇子妃最近身子可不大好了。”
      
      苏大老爷顿时明白了,惊喜的问:“您是说四皇子妃的位置不日便会空置下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快逆袭了。虫子还没抓,先放上来,\(^o^)/~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