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四页乌祁品点心

      苏牧在乌家嬷嬷的引领下,七拐八弯,到了一处偏僻的房舍。院子坐落在乌府后花园竹林的最深处,院墙一丈多高,上头爬满了地锦,密密麻麻绿油油的地锦,把原本的石墙变成了绿墙。若非凑近了瞧,在远处真分辨不清绿竹林深处,尚且有一座如此幽绿的院落。
      
      绕过北面的高强,有一处角门,直通院内。
      
      院落不大,房舍前三后四。院内假山顽石,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俨然一副缩小版的乌府后花园。因院子坐落在乌府最偏僻的角落,十分清幽静谧,四周除了偶尔的虫鸣鸟叫声,听不见一点别的杂音。
      
      乌祁一进院儿,就禁不住被这精巧清幽的环境吸引住了。真不愧是乌大将军休息的地方,闹中取静,环境宜人。
      
      乌府的嬷嬷对苏牧恭谨的点了点头,引领他去了正房。嬷嬷立在门外静了会儿,似乎在听屋子里的动静。苏牧也跟着安静下来,竖着耳朵听,静悄悄的,没听什么所以然来。
      
      嬷嬷抬手敲了敲门,声音很轻。
      
      “嗯?”屋里头传来男人低沉而慵懒的声音。
      
      “大爷,苏大爷来瞧您了,还给您带了好东西。”嬷嬷对着门也能笑得灿烂。
      
      “进来。”
      
      嬷嬷闻言,忙推开门,身子让到一侧,伸手示意苏牧可以进了。
      
      苏牧惊讶的扬眉,奇怪的看一眼嬷嬷,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这是叫他自己进去?苏牧回身,接了身边小厮端的盘子,进了屋。他才步进屋里去,就听见身后屋门关上了。苏牧吓了一跳,惊恐的往后瞧一眼。
      
      他心里怎么都莫名的觉得慎得慌,苏牧短盘子的手一抖,谨慎的环顾四周。屋内布置的奢华精致,倒与平常富贵人家的室内布置没什么不同。苏牧见外间没人,就试探的往里屋去。四周静悄悄的,害得他只能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
      
      难不成乌祁这厮被打的下不了床,还不要人伺候?
      
      小时候,在世家子的圈里头,几乎人人都知道乌祁有个怪癖,从不喜别人近身伺候。听说打从乌祁懂事开始,每日的穿衣吃饭全是他一个人来。乌祁父亲走得早,母亲又失踪了,整个家就靠着乌老太爷教诲他。乌老太爷也是个将军出身,戎马一生,为人不羁豪放。老太爷乐得孙儿特立独行,不仅没有矫正,还逢人就夸他孙儿的癖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苏牧没想到乌祁还保持着这个习惯,即便是现在他被打的下不了床了,还能这么□□,真叫人佩服。
      
      苏牧叹口气,对乌祁倒心生同情起来。他慢慢地掀起里屋的帘子,走了进去。考虑到乌祁养伤,苏牧就直奔床榻,饶过屏风,竟见榻上缎被叠整整齐齐,空空如也。
      
      “这呢,”
      
      苏牧循声望去,在北边的窗下,看见乌祁倒在红木嵌白玉雕五蝠的罗汉榻上。乌祁侧卧在榻上,身穿苍紫色广陵衣,腰间绑着攒宝珠玉带,玉面带着倦意,慵懒的眯着眼看着苏牧。
      
      苏牧愣了下,把点心送到罗汉榻边上的四角高桌上。“二妹妹叫我带给你的。”
      
      “噢?甜的?”乌祁凤目微微长大。
      
      苏牧再次愣住,没想到乌祁给他的第一个反应竟是口味问题。这事儿他还真不知道,刚才乌老太爷尝的是咸的,还特意夸二妹妹很照顾他的口味。那这盘子是二妹妹特意留给乌祁的,应该也会照顾到乌祁的口味?谁都知道乌祁这厮喜欢吃甜食,二妹妹应该会考虑到吧。
      
      不过,二妹妹的心思谁又猜得透?
      
      苏牧为难的皱眉,在肚子里搜刮合适的词儿回应乌祁,最终吐了一句:“应该是甜的吧。”
      
      乌祁见苏牧此状,粲然一笑,伸手拿了一块,塞进嘴里,斯文的咀嚼两口,眉头微微蹙起。
      
      苏牧有点明白了,张大眼问乌祁:“真不是甜的?”
      
      “嗯,咸的。”乌祁垂下眸子,似乎有些失望。
      
      果然她是特意送东西给乌老爷子,压根就没考虑过乌祁的感受!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苏牧真觉得乌祁好可怜。
      
      “那我就先告辞了,乌大人请好生养伤。”苏牧尴尬的告辞道。
      
      乌祁收了脸上的笑容,目光清冷的看着苏牧,眨了下眼皮,算是应承了苏牧。
      
      苏牧后脊梁不禁发冷,显然因为点心的问题,乌祁心情不大爽了。他还是趁早逃了,比较保险。
      
      乌祁见苏牧落荒而逃,冷笑了两声,脸色突然冷了,坐了起来。他默了会儿子,扭头看着桌上的点心,哀怨的注视了半晌,伸手又拿起一块,默默地吃起来。
      
      乌祁吃到最底层,发现中央放着一块很有厚度,而且形状其丑无比的点心。
      
      乌祁轻笑一声,眸光里终于闪烁出光芒来。他小心的用修长的手指夹住了点心,将点心抬高过头,仔细观察。
      
      这点心真的是,够丑的。
      
      乌祁无奈地摇了摇头,突然粲然一笑。他把点心凑到鼻子边闻了闻,香甜的气味扑来。乌祁嘴角的笑意似乎也跟着甜了,他轻轻咬了一口,松香软甜的味道在他的舌尖骤然绽放。
      
      “鬼丫头!”乌祁眯眼看着手上的点心,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失而复得的惊喜袭上他的心头。他真恨不得,现在立刻就出现在那丫头跟前,好好跟她算这笔账,竟敢耍他!
      
      苏牧快步逃离乌府,上马车前,他悲戚的望了一眼气派恢宏的将军府,真心替二妹妹捏把汗。
      
      三天后,傅尚书府低调的为傅兰生出殡。照理说傅兰生是案犯,又是横死在狱中,理应忌讳免了出殡这一步。傅尚书哪会甘心让唯一的儿子默默地入土为安,坚持要大肆操办,甚至请空了请京城附近寺庙内上百位僧人。就算是死,傅尚书也要自己的儿子能在黄泉路上气派的走一遭。
      
      逝者已矣,生者再怎么大肆操办,也不过是慰藉他们自己的心罢了。
      
      傅尚书就算是给他的儿子打造一副金棺,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苏燕容见傅家老爷越是这样,越觉得他们可怜,活该可怜!
      
      傅兰生的出殡在凌晨天亮前,数百位僧人在前开路念经超度。紧接着便是百余名衣着白衣白裙的丫鬟,左右各两排,一人提着白灯笼照亮前路,另一人则提着装纸钱的篮子,四处挥撒。送葬队伍浩浩荡荡,铺白了整条街面。
      
      苏牧照着苏燕容的吩咐,带着两个小厮偷偷地守在客栈二楼。出殡队伍必经次条路,苏牧开着窗,带着人眯眼挨个找寻送葬丫鬟,寻找其中那个熟悉的脸庞。
      
      “大爷,你看,棺材西边的那个。”
      
      苏牧顺势望过去,果然见棺材西边有个一身白衣头戴白花的丫鬟,那张脸分明就是踏雪。
      
      苏牧盯准了人,当即叫人备车,跟上送葬的队伍。
      
      在车上,俩小厮暂且换了跟傅府送葬队伍一样的白衣,半路混了进去。傅兰生的墓塚就在京郊的坤岚山下,下葬之后,管家便张罗丫鬟小厮们搬运陪葬品。
      
      俩小厮就趁此混乱时机,将踏雪连骗带拽的,扯到了大爷苏牧跟前。
      
      踏雪一见是苏牧,吓得大惊,要呼救。苏牧立马堵住了她的嘴,将其扯进车里,乘车而去。
      
      最后马车停在一处偏僻之地,苏牧凶狠的扯出踏雪,问她是不是大太太的细作。
      
      踏雪眼珠子动了动,慌张的摇头。
      
      苏牧直接打了她一巴掌,“这荒郊野岭的可没人救你,说!”
      
      踏雪吓得直哭,噗通一声跪地,哭诉自己也是被逼无奈。“奴婢若不从了大太太,她就要毁了奴婢的清白,叫奴婢嫁给前院扫地的跛子刘。”
      
      “别说那些,你就跟说,那个鸳鸯香囊是不是你放在大妹妹枕头下的?”
      
      踏雪哭着点头。
      
      “那碧春亭呢?纸条呢?也是你通风报信的?”
      
      ……
      
      下午,苏牧才回府见了苏燕容。苏牧有些疲乏,心力交瘁,他喝了两杯茶定神,方将他审问踏雪的经过交代给了二妹妹。
      
      踏雪自从被大太太威胁收买之后,一直暗中盯着苏大姑娘的一举一动。那几日踏雪见大姑娘不大对头,多了心眼,就问了问。苏大姑娘身边唯有踏雪伺候她十年,俩人从小长大,几乎亲如姊妹。大姑娘平日最信任她,一时没忍住,也就把她的谋划说给了踏雪。踏雪回头就报与了大太太,大太太自然不会放过好机会,巧妙设计苏大姑娘抄扇面,做了纸条,利用了为情癫狂的傅兰生。而三姑娘苏洛灵并不知情,无意中卷了进去。
      
      整件事情确实如苏燕容所料的那样发展,可苏燕容从不想事情可以发展到今天这步。
      
      她也曾写信提醒大姐一定要注意身边人,防前防后,最后还是没防住那个恶毒女人的算计。
      
      “可恶!”苏燕容气得拍桌子,悔恨道,“都怪我当初没早点回来,当初母亲亡故,我就赶回来,或许这一切——”
      
      “那你也死了。”苏牧冷言呵斥苏燕容,提醒她,“圣旨最后一句,‘二女相见,凌迟处死!’”
      
      苏燕容咬唇,眯起眼睛:“你今儿个的事儿办得很顺利,既是成功拐走了踏雪,你可把她领回来了?”
      
      苏牧抿起嘴角,坚定地看着苏燕容,点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鱼喜欢留言,痛快的给我打点鸡血吧。╭(╯3╰)╮
    话说这篇文真的好冷,我能坚持下去,都愚蠢的感觉自己萌萌哒了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