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三页细作和点心

      “细作?踏雪?”苏牧脑子一直反应不过来,接连追问苏燕容。
      
      苏燕容看一眼苏牧,来不及跟他多解释。她死盯着牙婆子,眯眼问她人到底在哪儿。
      
      “这……”牙婆子被苏二姑娘拆穿心事,心虚了。她恐惧的看一眼苏大爷,低下头,又不敢说。
      
      苏燕容从袖子里拿出来早准备的一锭金子,放在桌子上。
      
      牙婆子眼前一亮,蠢蠢欲动,隐忍着咬着唇,还是不说。
      
      “识相点,得罪我对你可没什么好处。”苏燕容淡淡的笑道,手指沾了茶水,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字。
      
      牙婆子咽了几口唾沫,看着桌上的字,眼珠子透露出恐惧来。牙婆子却仍咬着牙,犹豫不决。
      
      苏燕容见牙婆子反常,思量对方到底是谁。她心里倒是有个猜想,这一切会这么巧?
      
      “若不愿说,你就走,回去趁早买个好点的棺材安置自己。不然,我好担心你的后事没人料理。”苏燕容扬眉,阴测测的威胁牙婆子。
      
      “苏、苏二姑娘您太逗了,您就是一位娇柔尊贵的金枝,哪会跟小的这样的腌臜人一般见识。”牙婆子心虚的赔笑道。
      
      苏燕容不做表态,只弯着眼,笑眯眯的看着牙婆子。
      
      牙婆子更加怕了,退了几步。他下意识地往四周看看,竟发现院子墙根边站着一排丫鬟,足有十几个。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不坦白,苏二姑娘就不会放她走?牙婆子真的怕起来,听说这苏二姑娘是风尘子的徒弟,哪能是个平常货色。
      
      牙婆子俩腿一软,跪地哭着求饶道:“二姑娘饶命,小的这就说。确如二姑娘所言,小的见踏雪那丫头长得水灵好看,就想卖个好价钱。小的请大夫给她医好病,本要把她卖去怡红院的,结果半路被傅家二爷瞧上了,领了回去。”
      
      “傅二爷?”苏牧惊呼。
      
      牙婆子硬着头皮咬牙认道:“对,就是死了的傅二爷。”
      
      果然是傅家!苏燕容皱眉。
      
      牙婆子也不傻,她知道傅二爷杀了苏家的小姐。傅、苏两家肯定不对付,这其中搞不准还有什么惊涛骇浪。她可不想卷进两大家族的争斗中,牙婆子赶紧跟少爷小姐磕头,说尽了好话,只盼着这俩人别把卷进去。
      
      “活该,谁叫你当初心存不轨!”醉蝶气呼呼的唾她一口。
      
      牙婆子一愣,接着坐地上撒泼哭起来。
      
      “把今日的事儿烂到肚子里,到死不说。”
      
      牙婆子收了哭声,眼巴巴的望向苏燕容,连忙点头称是。
      
      苏燕容蹙眉,吩咐牙婆子拿了银子快走。牙婆子巴不得,伸手接了银子,慌慌张张的逃了。
      
      “二妹妹,你说踏雪是细作到底是什么意思?”苏牧皱眉上前追问道。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哪儿不对。后来寻梅到我身边了,我才想起来她到底哪不对了。”苏燕容眯起眼,无聊的端起桌上的茶杯,向下扣,茶水悉数洒在了桌子上。
      
      苏牧吓了一跳,站起来。苏牧的手伸出来指了指苏燕容,又无奈的叹口气,收了回去。
      
      “跟我说她到底哪儿不对?”
      
      苏燕容用修长的食指尖沾了沾水,在桌子上又画了起来。“钗花,她那天戴的是喜鹊登梅的银簪,倒不算什么富贵之物,不过她的那支簪的钗花却很精致,精巧的很像是宫里头的东西。寻梅与她一起伺候我大姐,俩人又是住在一个屋子内。我问过寻梅,大姐从没赏赐过踏雪那种簪子。”
      
      苏牧有点听明白了,八成踏雪是干了什么阴私的事儿,额外得的奖赏。
      
      “那张纸条说明了很多问题。大姐是早计划好要去碧春亭的,秘密泄露了,八成是她的贴身丫鬟知情。必有人通风报信,才会有提前算计,弄假纸条。而大姐写过的东西中,寻梅对此却不知情。排除她,只剩另一个人了。”
      
      “竟然是这样。”苏牧没想到自己会歪打正着,误抓了对的人。
      
      “我猜踏雪是知道那背影就是国师,她故意卖关子不说的。没想到三妹妹牵涉其中,以为是自己被人看见了。三妹妹捣乱的事,大太太毫不知情。说来可笑,她们母女俩各算计各的,结果碰头了。后来踏雪丢了,我猜大太太肯定着忙过,不过后来真找不见了,正好干净利索了。”
      
      苏牧惊讶的半张着嘴,尽消化掉苏燕容说的这些又复杂又乱的事。
      
      苏燕容心情大好的看着苏牧:“没想到你无意间还帮了我一个忙,现在,你还得帮我一个忙,审问踏雪。”
      
      苏牧惊悚的看着苏燕容:“你疯了吧,那可是傅府,我怎么可能把她弄回来。”
      
      “你只要听我的吩咐,按部就班的去做,我保证你能把她弄出来。我倒是想亲自来,不过……”苏燕容托着下巴,示意他看向门口那俩个守门的丫鬟,小声跟苏牧道,“老太太身边的。”
      
      苏牧愣了下。
      
      紧接着苏燕容又示意苏牧看西边,正有个翠衣丫鬟拿着鸡毛掸子进屋,“大太太身边的。”
      
      苏牧瞪大眼。
      
      “别以为我厉害,我这里人多口杂,总有地方清不干净。再说出于尊重,我也好歹留两个意思意思,不然回头她们还会硬塞。”苏燕容顿了顿,瞟见送完东西回来的樊嬷嬷,高兴地跟苏牧道,“你看,把她忘了,她也是老太太身边的。”
      
      苏牧黑着脸,已经无言以对了。
      
      樊嬷嬷已经往这边走了,听见了二姑娘的话,憨憨的笑起来,就当没听见,本分的汇报她送点心的情况。
      
      “老太君夸您心灵手巧,说那一心酥比正经厨子做的都好吃。她老人家听说你还备了一盘子给大太太,笑得合不拢嘴,夸您越来越懂事了。”
      
      “嗯,”苏燕容回应道。
      
      苏牧惊讶的打量苏燕容:“没想到你还会做点心!”
      
      “我哪会做,醉蝶做的,你想要?”苏燕容吩咐人端一小碟来,上头就放了三个。
      
      “当然你可以当成是我做的,高兴地吃下去。”苏燕容眯眼笑。
      
      苏牧:“……”他还是缓缓地抬手,放进嘴里一个,意外的好吃。
      
      “不错吧?麻烦大哥帮我把这些点心亲自送到乌府去。”苏燕容话音刚落,便有丫鬟提着一个大食盒放在桌上。
      
      苏牧猜测二妹妹这是要犒劳乌祁,毕竟乌祁为了这件事,可是被他家老爷子揍得不轻。苏牧心里不禁一暖,心想自己这个二妹妹虽然调皮了些,但是还是很有人情味儿的。
      
      这是好事儿,苏牧当然要帮苏燕容,干脆地点头应承下来。
      
      “里面装的什么?”
      
      “也是点心,有六盘,最上头的一盘是乌祁的,其余的都送给乌家老爷子。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是不是和从前一样,胃口大如牛,真有些怕这点东西不够他老人家吃的。”苏燕容提起乌家老太爷,倒是满满的关心。
      
      苏牧蹙眉为难的看着苏燕容:“你这到底是犒劳乌祁还是乌老太爷?”
      
      苏燕容稀奇的打量苏牧:“当然是乌老太爷,不然你以为是谁?乌祁?谁关心他那些事儿。”
      
      苏牧语塞,无奈了。临走前,苏牧想想,抬头希冀的问二妹妹,“这盒子里的点心总该是你亲手做的?”如果是乌祁的话,就算是一盘,只要是经了二妹妹的手,他应该也会很开心。
      
      苏燕容立在凉亭内,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牧,表情理所当然。
      
      苏牧隐忍的抖了抖眉毛:“不是你做的对不对?”
      
      “有那么重要么?重点是你,你说是我做的,他们就当成是我做了的。至于到底是不是我的做的,不重要。”苏燕容轻描淡写道。
      
      苏牧咬了咬牙,心想:算你狠!
      
      苏牧提着盒子,转身气呼呼的走了。他还真想背后阴苏燕容一把,跟乌家人实话实说,告诉乌家人他二妹妹到底有多坏!
      
      乌祁到了乌府,说明来意,心中免不得忐忑,担心乌家老爷子不见他。没想到不大会儿的功夫,乌老爷子就叫他进去。
      
      乌老爷子年过七旬,目光如炬,精神抖擞。老太爷留的山羊胡漆黑乌亮,一点都没有发白的迹象。他身穿褐色蝙蝠祥云暗纹便袍,随意的坐在那里,却已显得富贵不凡。乌老爷子笑眯眯的招手示意苏牧坐下,问明来意之后,老爷子豪爽的伸手拿一块点心品尝,大赞味道好。
      
      “这点心是那丫头亲手做的?”乌老爷子笑呵呵的扬眉问。
      
      苏牧愣了下,点点头。
      
      乌老爷子眼睛一亮,笑得更灿烂了。“他这么大的时候,我还抱过她,这小丫头自小就比她姐姐机灵,当时拽着我的胡子就不撒手。”
      
      苏牧笑着应和,当时他也在,二妹妹那会子是挺闹腾的。
      
      “那时候我就说这丫头有出息,倒没想到,唉。”乌老爷子想起当年的事,禁不住叹气。当年他怎么也没想到,苏家最后竟是选中了她去流放。不过,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若是换成大丫头,只怕是早就死在乡野了。
      
      苏牧见乌老爷子不大高兴,脸色也跟着沉下来。岂料,乌老爷子突然转喜道:“这点心真好吃,还特意照顾了我的口味,做成咸的,真是个好孩子。”乌老爷子眯眼笑起来。
      
      苏牧赶忙也跟着变脸,赔笑。
      
      “去吧,把帮我这盘子东西送给祁儿。”
      
      “是!”苏牧没想到自己此来竟可以见到乌祁。也不知道乌祁被老当益壮的乌老爷子打成什么鬼德行。往日见他比同龄人高出一头,苏牧就禁不住嫉妒羡慕恨。这回,他总算是得了看笑话的机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更新来到,快来虎摸小鱼,喵~留言吧,╭(╯3╰)╮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