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页柳莺莺谋上位

      高升愣了下,刚才老爷突然问他,他有点没反应过来。缓了会儿,高升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张楚楚可怜的芙蓉面来。高升也是男人,娇柔的小女子谁不疼爱?
      
      高声哀怨的瞧着大老爷,怜悯道:“那姑娘真是可怜,前儿晚上小的去喝酒,碰见个蓬头垢面的人来乞讨。小的刚赏了他几文钱,却见他回身拿着钱买了包子,去街对面欺负个讨饭的弱女子。小的凑近一瞧,那女子正是前些日子老爷救过的姑娘。”
      
      苏大老爷眯起眼来,奇怪道:“我那天不是给她银子了?虽不多,可倒也够平常人家花上两三年的。”
      
      “小的也奇怪这事儿,遂问她,才知道先前因她爹生病吃药,欠了药铺不少钱。她拿了老爷的钱去还,不想他们店大欺人,把钱全抢了去。”高升感同身受,不禁掉了两滴泪。
      
      苏大老爷见高升此状,心里突然有点泛酸,伸手拨弄高升脑袋一下。
      
      “瞧把你给心疼的。”
      
      “老爷,不是小的心疼,真真是柳姑娘太可怜了。”高升呜咽道。
      
      大老爷眯起眼:“柳姑娘?”
      
      高升点头。
      
      大老爷默了会儿,轻笑一声,摇摇头往前走。
      
      高升琢磨不透老爷的想法,才刚他还以为老爷会对那姑娘出手相救。虽说高升也挺稀罕那柳姑娘的,可人家长得真是太美了,他自觉高攀不起。高升倒是打心眼里希望柳姑娘能得了老爷的青眼,自家大老爷如今才三十出头,正值壮年英姿飒爽的,又出身富贵之门,袭着尊贵的侯爷爵位。哪个女子不想高攀?
      
      高升觉得,柳姑娘那样风姿窈窕的女子,就该配大老爷这样的优秀人物才合适。
      
      不过主子爷们的想法,可不是他这个下人能左右的。才刚他已经帮柳姑娘说尽了好话,若是自家老爷不上心,他也没了办法,也只好在心里默默为柳姑娘掬一把泪了。
      
      大老爷去了畅春楼喝茶,一个人在雅间内对窗孤望。高升也不敢多言,就默默地守在门口。
      
      约莫静默了一炷香的功夫,大老爷突然回首,问高升那姑娘现居何处。
      
      高升激动地答道:“老爷上次叫我送她回去,我记得去她家的路。”
      
      大老爷点头,垂眸想了会儿,转即吩咐高升去给那姑娘送一百两银子。
      
      高升得令,转身就去办。
      
      大老爷眯着眼,继续无聊的用手指敲桌,喝茶,看着楼下街面的风景。
      
      小半个时辰的功夫过去了,大老爷依旧是闲情逸致的品茶,表情丝毫没有半点倦怠的意思。他反而有些兴奋,眸子里闪烁着几丝期待,那神情像极了在河边等待鱼儿上钩的猎者。
      
      门外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苏大老爷微微勾起嘴角,转首继续瞧窗外的风景。
      
      “老爷,”高升进门之前,先轻轻地喊了一声,随即竖着耳朵仔细听,听见屋子里传出几近可闻的一声轻“嗯”。高升方敢推开门,进屋。
      
      高升是一个人进屋,躬身跟老爷回复他送钱的情况。“柳姑娘非要先来谢过老爷,才敢收老爷恩惠的银子。小的该死,自作主张先把柳姑娘领来了。老爷您看,您见不见她?柳姑娘也是一片赤诚之心,想亲自感谢老爷。”
      
      苏大老爷嘴角笑意扩大,随即收敛。他慢慢地回过头来,淡淡的看高升一眼,方随口道:“既是来了,便叫柳姑娘进来吧。”
      
      高升心下一喜,乐得应承,忙转身,轻声的唤门外的人进来。只见一位一身白裙颔首进门,当即便跪在了苏大老爷跟前,磕头谢恩。
      
      “民女柳莺莺,拜见苏大老爷。多谢老爷出资相助,家父才得以入土为安。莺莺结草衔环无以为报,愿永生永世为老爷做牛做马。”
      
      苏大老爷透过披麻的白纱裙,隐约可见她窈窕的身姿。再闻她动人的嗓音,几日前那次相遇的情形袭上心头。
      
      苏大老爷叹口气,叫她起来。“你是个孝女,蕙心纨质,甚至比得过很多不上进的爷们。那些钱值得给你,不必觉得愧疚,拿不得。”
      
      柳莺莺闻此言,猛然抬头,楚楚动人的大眼睛就那么望着大老爷,泪珠儿串串流下,当真令人瞧了心头叫痛。
      
      苏大老爷慌了,忙请她入座。几经相让,柳莺莺才羞涩的坐在了苏大老爷的对面。她头盘飞仙髻,几朵零碎的小白花别于发髻之上,自头上垂下的两条白色缎带。虽是披麻戴孝,但素净的孝服穿在她身上,反倒有股子说不出的风流韵味。
      
      苏大老爷叫人给她上了茶,问她:“你叫柳莺莺?”
      
      柳莺莺抿着嘴叫,羞涩的点点头。
      
      茶上来了,苏大老爷请她用茶。“你才刚流了那么多泪,劳神伤心,理该注意歇息。”
      
      柳莺莺把头低的更深了,点点头。默了会儿,她微微抬眼偷看苏大老爷一眼,却跟苏大老爷的眸光撞个正着。柳莺莺又低下头,伸手捧着茶杯,往嘴边送。或许是因为心虚羞涩,她眼珠子总不停地往左右看。流转之间,自有风流,勾人心魄。
      
      苏大老爷的心漏跳一拍,他本以为这柳姓女子也不过是姿色中上的泛泛之辈。今日再见,不想这姑娘竟别有一番风韵,那种风流气度浑然天成,纯净中带着妖娆,令人忍不住想要据为己有。
      
      “柳姑娘打算以后怎么办?我听说你母亲早亡,如今父亲也去了,家中就你一名女子,也没个依靠。”
      
      柳莺莺点头,泪光点点的看着苏大老爷,“想想日子就难,我一个弱质女子,那抵得过那些霸王的欺负。怕只怕药铺的事儿只是头一件!老爷的情,我领了,可这钱我不能要。”柳莺莺说罢,将手里的钱袋推到苏大老爷跟前。
      
      “你这是为何?”
      
      柳莺莺哀伤垂泪:“只怕莺莺有命拿没命花。也不怕告知老爷,莺莺早就存着不活的心思了。邻居又几家娶不着媳妇儿的,进来一直拖人来游说我,我宁愿饿死讨饭也是不从的。谁知他们如今竟变本加厉的来要挟我。莺莺如今唯有一死,才能保住自己的清白了。”
      
      “柳姑娘,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可千万不能伤害自己。”苏大老爷紧张道。
      
      柳莺莺垂泪,哭得更厉害了。
      
      苏大老爷起身走道柳莺莺跟前,伸手意欲安慰她,又怕不合适,手缩了回去,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候,柳莺莺突然抬首,泪水打过的芙蓉面竟没有一丝显得狼狈,反而娇嫩楚楚,叫人没办法不心动。
      
      苏大老爷的手终于落在了柳莺莺的脸上。柳莺莺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苏大老爷缩了手。
      
      柳莺莺抬眼看他,眉目里满是仰慕和感激之情。
      
      苏大老爷心头一缩,腰间霎时一紧,温热柔软的身体抱住了自己。苏大老爷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双手锁住了柳莺莺的蛮腰,不肯撒手……
      
      “二姑娘,老爷出门去了。”樊嬷嬷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她端着点心发愁道,“难得姑娘做这么好吃的一心酥孝敬他,只可惜了。”
      
      苏燕容听说大老爷出门了,反而更高兴。“不可惜,那不还有大太太么,正好把老太太的也送去。记住,先送老太太,再送大太太。”
      
      那盘子点心扔了也是扔了,倒不如在老太君跟前溜一下她的好。反正点心送到大太太那儿,大太太也肯定不敢吃,招个厌烦也不错。
      
      樊嬷嬷会意,乐呵的去办。
      
      苏燕容则等不及了,背着手在院子里闲转悠,弄得院里的丫鬟都不敢乱走,贴着墙边站了一排。
      
      “姑娘,奴婢把牙婆子领来了。”醉蝶带着一位身穿次等缎面料子的婆子进来。那婆子大圆脸,身材发福成桶形,走路的时候,俩胸脯连带着凸出来的肥肚子一遭儿颤悠悠的。
      
      牙婆子以前和苏二姑娘打过交道,她院里如今的丫鬟多数都是从她手里头买过去的。苏二姑娘为人爽快,出手又大方,牙婆子最喜欢这样的主顾。
      
      牙婆子欢喜的跟苏二姑娘行了礼,客气的问苏二姑娘是不是又要讨人过去。
      
      苏燕容请牙婆子在院子里的小凉亭内坐下,叫人备了茶点。
      
      牙婆子惶恐,她不过就是个低等的人牙子,那曾受过千金小姐这般礼遇过。牙婆子心里一时激动,又高兴又感恩的,往日伶俐的快嘴,这会子也变成了磕巴了。
      
      “前段日子,约莫两个月前吧,有没有个男子,年纪十七八,像是个富家公子哥儿,去你那儿卖个姑娘。那姑娘鹅蛋脸,杏仁眼,嘴角上头长了一颗痣。”
      
      牙婆子皱眉想了想,歉疚道:“哎呦,每日在小的手里出入的就有二十几个,三天前的模样都未必记得,更别说两月了。”
      
      “那若是叫你再见一见那公子哥儿,你是否认得?”苏燕容追问。
      
      牙婆子愣了下,点点头,憨笑道:“我老婆子就是吃这口饭的,模样再见倒还是能想起来点的。”
      
      苏燕容回头招呼人,去把大爷苏牧叫来。
      
      苏牧以为有多大的事儿,急急地赶来询问。他一到,却见二妹妹在院中凉亭内,和一个肥的流油的婆子谈笑风生。
      
      苏牧定了定心神,在心里骂自己疯了,明知道二妹妹不是个正常人,他那么紧张作甚么。
      
      苏燕容叫婆子瞧瞧苏牧。
      
      苏牧来到亭子内,见着牙婆子的正脸,才想起来,尴尬的看向苏燕容。
      
      婆子仔细打量苏牧,拍手道:“记得了记得了,这位公子爷去过我那里,丢了个水灵的丫鬟给我,钱都没要,就交代我一件事儿,让我把那丫鬟卖到蒙古去。”
      
      婆子说完,感觉得到苏牧的目光不善,忙躲到苏二姑娘的身边。
      
      苏牧恨得咬牙,这婆子的口风也太‘紧’了些。不过,二妹妹为何突然问起踏雪的去向,难道她还想救踏雪?
      
      苏牧想到自己曾干的害人蠢事,罪恶感丛生。
      
      “就是那丫鬟,名叫踏雪,十七八的年纪。你说吧,人在哪?”
      
      牙婆子闻言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嘿嘿的笑起来,“能在哪儿,自然应了苏大爷的安排,卖去蒙古了。”
      
      “当我好蒙?那么水灵的姑娘,你若不卖个最好的价钱,会撒手?据我所知,这时节在京的蒙古人可不多,不管是商人呢,还是使臣,多都是在秋天的时候来京做买卖和进贡的。这些富贵的出手阔绰的蒙古人都不在,你会舍得随便把她买个蒙古穷子?”
      
      牙婆子被苏燕容质问的哑口无言,眼珠子转了转,脸色十分难堪。
      
      苏牧弄不明白,叫苏燕容去另一边说话。“为什么非要救踏雪?倒没想到你这么善良。”
      
      苏燕容冷笑:“你错了,我是在抓细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补全,今天还会有更,么么哒。最近新章一直都不显示,好抽啊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