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页变态的背后

      苏牧闻言有些震惊,失言小声感慨一句:“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墨言冷着脸,不为所动。
      
      乌祁拾起桌上的纸条,琢磨了会儿。
      
      苏燕容眯眼看着墨言,冷笑着客气道:“烦劳国师大人来一趟了。”
      
      墨言眼珠子微动,瞟向苏燕容,仍旧是面无表情。
      
      苏燕容暗自咬唇,奈何场面不合适,否则她真想好好质问墨言一通。这厮明知道她查大姐的死,这段时间竟然一直一声不吭。也是,他本来就是无情的人,只干无情的事,他不帮忙根本就没什么可稀奇的。可怜大姐为了自己,竟然冒险去求他,结果落得命丧黄泉的下场。
      
      苏燕容垂目,她知道大姐的死跟墨言没关系,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埋怨。
      
      “今日尚要给四皇子讲解法要,若无事,先告辞了。”墨言眸光扫过苏燕容,对乌祁等人点点头,带着身边的两个白衣小童走了。
      
      “以墨言的性格,他没有撒谎的必要,所以这纸条该是傅兰生的?”乌祁微微惊讶于自己的推断。傅兰生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如果他是收了纸条被骗去的,为什么不说出来?
      
      苏燕容看出乌祁的疑惑,反问他道:“乌大人不觉得奇怪么,傅兰生为什么会随身携带□□?”
      
      “他说这是他的特殊癖好。”乌祁摩挲着下巴,其实乌祁也怀疑这点。傅兰生又不是什么它国的细作,时刻准备着杀人,随身携带□□也太奇怪了。
      
      “傅兰生能干出书房藏尸的变态行径,随身带个□□,有什么好奇怪?”苏牧恨得咬牙,他平日虽不喜大妹妹,可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杀死她还偷尸猥亵的凶手绝不可原谅。“什么时候的行刑?”
      
      “事闹得大,案子一了结,便会处死。”
      
      “宫里头热闹了?”苏燕容严肃的看着乌祁,她几乎预料得到他将来会有多大的麻烦。
      
      “嗯,皇太后绝食,兵部尚书请辞,皇上两方安抚,可谓是焦头烂额。”
      
      “呵,真可笑,他教子无方,还要皇帝安抚他?好一招以退为进。”
      
      乌祁看着苏燕容:“各省总兵皆是他的门生,纵是天子也惹不起。儿子犯错儿子死,老子还得暂且留着。”
      
      一旦各地总兵联合起来起义,佣兵自重,大夏朝瞬间就可土崩瓦解了。皇帝只有乌祁率领的三十万大军,守着京城这块弹丸之地,又有何用?
      
      怪就怪当初先帝太过宠爱慈安太后,搞什么外戚专权。他倒是轻松地死去了,留了一大堆麻烦给他儿子。幸而当今皇帝与慈安太后并非亲生母子,俩人可以不计情面的争斗。可这么多年了,在皇帝的刻意掣肘下,慈安太后和他的弟弟傅清的势力仍无法小觑。
      
      乌祁还真有点觉得当今皇帝办事效率不是一般的差。做什么事都要瞻前顾后,既想在史书上落下孝顺的好名声,又要夺了太后的权,想弄死她。哪有那么多便宜事儿让他占?
      
      苏牧担忧道:“皇太后都绝食了?皇上可是出了名的孝子,这傅兰生又是兵部尚书的独子,他们姐弟哪会眼睁睁的看着傅家的独苗苗去死?乌大人,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变数?”
      
      “是难了点,不过皇上难得名正言顺的抓了傅家的把柄。”乌祁看眼苏燕容。
      
      苏牧点点头,晓得他能这么耐心的解释给自己听,完全是为了安慰他的二妹妹。
      
      苏燕容突然站起来:“我要见傅兰生。”
      
      乌祁和苏牧同时抬眼惊讶的看着她。
      
      “天顺府死刑犯不许探视,案子我自会去审,你——”乌祁还要说话,被苏燕容脸上浮现的笑容惊着了。乌祁移开目光,脸颊微微发烫,背过身去不看苏燕容。
      
      “不是我亲自去,他去。”苏燕容伸手指向苏牧,异常好脾气的跟乌祁商。准确点说,她貌似在出卖色相,她知道乌祁抗拒不了她的微笑。
      
      乌祁侧头打量苏牧,最近他也发现了,这位苏大爷跟她的二妹妹兄妹感情进展的出奇的快。
      
      “死刑犯不许探视。”乌祁微动薄唇,底气不足的再次强调。
      
      “你什么时候规矩过?”苏燕容笑眯眯的看着他。
      
      乌祁微愣,感觉自己好像要被苏燕容‘利用’了。最终,乌祁还是情感战胜了理智:“那走吧,苏大爷!”
      
      苏牧愣,看向苏燕容。苏燕容小声嘱咐他:“别忘了我先前告诉你的,照办。”
      
      苏牧无奈地吸口气,点点头,认命的跟着乌祁去了。
      
      苏牧到了天顺府的死牢,牢门一开,潮湿腐败的气味钻满鼻子,这味道令人想不停地干呕。
      
      傅兰生的牢房在最里头,四周空空,只关着他一人。
      
      苏牧看眼端坐在简易木板榻上的傅兰生,闭着眼,好似没听到他们来似得。这么安静,这是要死的人该有的反应么?苏牧纳闷的看向乌祁。
      
      乌祁咳了一声。
      
      傅兰生依旧闭着眼不吭声。
      
      “傅兰生,这张纸条你怎么解释?”乌祁晾出纸条。
      
      傅兰生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他看见乌祁手里的东西,走来,接过来看。突然,他脸上绽放出诡异的笑来:“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这东西。”
      
      乌祁问:“很好,你认了。”
      
      “是。”傅兰生笑了笑。
      
      “谁给你的?”
      
      傅兰生扬眉看着乌祁,乐起来,“乌大将军你不是很厉害么,自己查呗。”
      
      乌祁冷笑一声,懒得搭理一个死人。经过如何对他来说不重要,今日不过是顺着燕容罢了。乌祁打了个哈欠,慵懒的倚在牢房的边墙上。
      
      傅兰生转而打量苏牧,仔仔细细的盯着他那张脸观察。苏牧被他瞧得发毛,退了几步。
      
      傅兰生突然激动地抓住栏杆,脸紧紧地贴在牢门两根木杆之间。“我记得你,苏侯府的庶长子!”
      
      苏牧恨得咬牙,这个变态用得着把“庶”字说的那么大声?
      
      “你来干什么?我记得你可不大喜欢苏大姑娘,来谢我杀了她的?”傅兰生面容狰狞,狠狠地瞪着苏牧,伸手要抓他,“是你,是你动了燕轻的尸体,害得她脖子上有一条淤青。你过来,我要杀了你!”
      
      苏牧吓得又退了几步,靠在身后头的空牢门上。
      
      乌祁提醒苏牧:“你二妹叫你问什么?”
      
      “二妹?”傅兰生惊呼,突然由怒转喜,高兴地看向苏牧,“是苏二姑娘叫你来看我的?说,快说她都说什么了,她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苏牧极力平静自己的心虚,抖着音问傅兰生:“她让我问你,是谁给你的纸条?你又为什么随身携带□□?”
      
      傅兰生脸上诡异的笑容愈发灿烂,笑声尖锐刺耳,震穿整个牢房。终于,他笑够了,盯着苏牧得意道:“她真的来问我了,我就知道她回来问我。可惜啊,她会观心,却看不见过去发生的事,她只得问我。她长得好美,那模样身段,竟然和她姐姐一模一样。真的好想,好想……”傅兰生露出一副色相,两只手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来回慢慢地抚摸。
      
      “啊——”傅兰生突然屈膝,跪在了地上。
      
      苏牧正要咒骂他,忽见此状,吓了一跳。
      
      傅兰生皱眉看掉落在地的碎石子,面色狰狞的看向乌祁。乌祁却没看他,跟刚才一样,慵懒的靠在那里,目光淡淡的平视前方。
      
      傅兰生要起来,俩个膝盖骨像碎了一样,疼的要命,他只能捂着膝盖瘫坐地上愈加狰狞的吼叫。
      
      终于,傅兰生再次平静下来,她对苏牧道:“叫他走,我就告诉你经过。”
      
      苏牧看向乌祁,这是二妹妹的期望,乌祁应该不会拒绝。
      
      “有事就喊人。”乌祁蹙眉,冷冷撂下一句话,转身带人走了。
      
      傅兰生扬眉,忽然举起手中的纸条塞进嘴里。
      
      “你……”
      
      “我不认,这纸条对你们来说也没用,不如给我。这上头有燕轻的字迹,是属于我的,人也是我的!”傅兰生吼道。
      
      苏牧意欲骂他无耻,忽想起二妹妹的嘱咐,努力忍下了。“你说吧。”
      
      “纸条是你家下人给我的,我认得燕轻的笔迹,只看过她的香墨一眼,我就死死地记住了。多亏了那人的鼓励,我才有勇气接近她,越近越觉得她的美好。那天我见她跟墨言见面,真是气急了,我就冲了过去要抱她,她躲开了,还羞辱我。我脑子里满是一个念头,一定要得到她的人,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
      
      乌祁在外等了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忽听牢中的苏牧大吼,忙带人进去。他赶到的时候,傅兰生已倒在牢中的血泊中,木床被踹断,傅兰生的脖子上插着断裂的木板。
      
      “他——”苏牧吓得躲到乌祁后头,要解释。
      
      乌祁一目了然,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说。“快走!”
      
      苏牧点头,急急忙忙跑出大牢回府。
      
      苏燕容焦急地问他:“怎么样?”
      
      “他、他、他就是个变态!”苏牧惊恐道,惊魂未定。
      
      “我叫你问的人问出来没有?”苏燕容紧盯着苏牧。
      
      苏牧愣了下,缓了缓,神色复杂的回答:“问了,真的是大太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喜欢就多少来点留言吧,我给你们唱小苹果~\(≧▽≦)/~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