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页搅事精乌祁

      “奴婢没用,请主子责罚!”醉蝶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喊乌将军来了。
      
      苏燕容抬眼瞧,乌祁穿着一袭苍劲玄衣,静默时冷峻如冰,一双寒眸透漏出涉世已久的锋芒;轻笑时,整个人又变的那么柔和,所有的锐利皆消失的无影无踪。
      
      乌祁初到,忙于和巴结他的世家子客套。目光却时不时地往苏燕容的身上瞟,这次的眼神儿与以往不同,以往多是带着些热烈真挚的情感,而这一回眸子里满是凌厉,显然来者不善。
      
      醉蝶吓得低头,哆嗦地跟主子道:“奴婢怎么觉得情形不对呀,乌大人那眼神儿好像要把小姐吃了似得。”
      
      “管他。”苏燕容转头笑着招来尚书府的丫鬟,问道,“可有厉一点的酒?给我上一壶。”
      
      小丫鬟点头,忙回身去取。
      
      醉蝶眼珠子转转,想开口阻止主子,转念想主子多年积攒的苦,她哪有什么资格说。
      
      酒上来了,苏燕容自斟一杯下肚,烈酒从嗓子一直烧到肚子里,火辣辣的热乎。
      
      果然够烈!
      
      苏燕容打量这一壶酒,浇在窗户上,用打火石引燃足够了。
      
      “我敬大家一杯如何?”乌祁突然笑了,接过酒杯饮了一口,转头皱眉跟傅兰生道,“你可是偏心了,我才刚闻到好酒的香味儿,一尝却不是我这杯。”
      
      傅兰生愣了下,顺着乌祁的目光朝女眷那边瞧去,转即抬首问姑娘们那边的丫鬟,“可有人拿了什么新酒来,递过来叫乌将军也尝尝。”
      
      伺候苏燕容那小丫鬟一听,忙拿起酒壶颠颠的递过去。
      
      苏燕容眼神一黯,暗暗攥起了拳头。
      
      乌祁饮了一杯,意味深长的看向苏燕容,笑称是好酒。他索性伸手接了丫鬟手里的酒壶,坦然的坐在男宾那边,自斟自饮起来。
      
      很快,一壶酒被乌祁喝完了。
      
      苏燕容垂目不看他,私下里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把乌祁给咬死。以前他就是个跟屁精,现在就是个搅事儿精。总归是自己一遇见他,就没好事儿。
      
      苏燕容连饮了几杯酒,脸色潮红,有些微醺。坐在她身边的乌蓉见她有些摇晃,忙扶着她询问是不是醉了。
      
      苏燕容轻笑,抬手点了一下乌蓉的脑门,乐呵道:“我当然没醉。”
      
      “醉鬼都说自己没醉,容姐姐,我扶你去歇息一下。”乌蓉转身拉了一下身边的傅翠莲。
      
      傅翠莲正娇羞的低着头,时不时地抬眼瞧乌祁,完全沉醉在欣赏的状态之中。乌蓉拉了她好半天,傅翠莲才反应过来。她听了乌蓉的诉求,忙叫人引她们去自己的厢房休息。
      
      傅翠莲倒是喜欢巴结乌蓉,不过其最终目的倒是为了她大哥。这会子他大哥乌祁就在这,傅翠莲哪有舍主求次的道理。她拉着乌蓉,柔声道:“我再呆一会子,便去瞧你们,如何?”
      
      苏燕容忙摇头:“我自己去便可,别因为我扰了你们的雅兴,都怪我一时贪杯,喝急了。”苏燕容用纤细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
      
      傅翠莲见苏燕容连手都那么“天生丽质”,有些嫉妒。不过,傅翠莲转念想,她到底是乡下丫头没见过世面,这种场合还能喝酒贪杯?真够鲁莽丢人的!傅翠莲心里稍稍平衡了些,假笑着打发她们快去,并叫自己身边的大丫鬟陪同她们。
      
      苏燕容被乌蓉扶着走,她游说了一路,终于在要到地方之前劝走了乌蓉。
      
      苏燕容望了眼远处傅兰生的住所,眯起眼睛。
      
      乌蓉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了,回身回来笑道:“我还是把姐姐送到地方再回去。”
      
      “得亏你叫我姐姐,我这个姐姐还有你照顾不成?放心吧,不过是有些头晕,身边这么多人照应着我呢,不差你一个,快去玩吧,好容易得了个机会出门热闹,你想错过?”苏燕容极力劝说道。
      
      乌蓉迟疑的想了想,点头,嘱咐苏燕容好生歇息,再次和她告别。苏燕容回身进院,在大丫鬟的引领下进了屋。她一进门就倒在榻上揉脑袋,然后对傅翠莲身边的大丫鬟道:“你快去追乌五姑娘去吧,我这在屋子里没什么事儿。她身边也没带多少人,你去照应。”
      
      那丫鬟点头,原本她家小姐在意的就是乌家五姑娘乌蓉。她必要照看好她,给自家主子长脸才好。苏二姑娘此话正合她心意,福了身,她便匆匆去追乌家五姑娘去了。
      
      苏燕容倒在榻上,合眼了。
      
      醉蝶在一边收着,打发走了那些跟来的丫鬟婆子,一律都去外头等着。
      
      待闲杂人等走干净了,苏燕容一个激灵坐起来,目光开始徘徊打量这屋子。
      
      醉蝶也跟着打量,推开后窗,瞧了瞧环境。醉蝶摩挲着下巴点点头,觉得凭着自己三脚猫的功夫跑出这里,且不引人注意,轻而易举。
      
      醉蝶回头,为难的感慨:“少了烈酒也没关系,我弄点柴火引火。”
      
      “这功劲儿府里头哪儿都人少,唯独厨房人最多,你上哪儿弄柴火去?麻烦,目标大,且容易引人注意。”苏燕容道。
      
      醉蝶觉得有理,正发愁,却见主子在脱衣裳。
      
      “主子你热?”
      
      苏燕容笑了笑,从后腰里掏出一个水囊。“就怕意外,你主子我早留了个后手。”
      
      醉蝶张大眼,冲自家主子竖大拇指。她接了酒囊,翻身就从后窗出去了。
      
      “啊——”醉蝶失声大叫。
      
      守在外头的丫鬟忙问怎了么。
      
      苏燕容厉害道:“叫你下手轻点,捏疼了我了。”
      
      外头的丫鬟们偷笑一声,回身又坐在石阶上玩耍。边玩边议论屋里头的苏二姑娘,到底是养在外头的野人,真够粗俗的,跟她们的主子金枝玉叶的傅三姑娘根本没法比。
      
      苏燕容摆脱了门外那几个小丫鬟,便走到后窗看,刚要吗醉蝶不小心摔跤也乱叫,就见眼前突然闪过一个黑影来,定睛一看,竟是乌祁。
      
      苏燕容瞪大眼,看着他手里拿的酒囊,咬牙切齿:“乌大将军,你跑到我休息的地方做什么?觊觎我的美色,偷窥?”
      
      乌祁勾唇轻笑,大方地点头。
      
      “再不走喊人。”苏燕容随口威胁他。
      
      乌祁晃了晃手里的酒囊,“喊吧,我还巴不得你叫人,好叫大家看看你我不清不白的关系。”
      
      苏燕容狠狠瞪他一眼,认命了。谁叫她是女子,在这个该死的规矩最大的京城,名声对她来说十分重要。
      
      “你想干什么?”乌祁眼色冷下来。
      
      “杀人放火!”苏燕容红了眼,她可以确定乌祁知道了她的计划,不然这厮不会三番四次防着她,搅和她的事。
      
      乌祁默默地打量她。
      
      苏燕容不服气的瞪回去,指着他的鼻子尖道:“告诉你以后少搅和我的事儿,不然,别以为你是个什么狗屁将军我就不敢对付你。”
      
      “容妹妹,你怎么能骂人呢?做人要斯文。”乌祁淡淡道。
      
      “斯文?那是留给败类做的。没听过么,斯文败类,老娘就是粗暴,怎么着?”
      
      乌祁愣住,遮掩墨瞳的浓密的睫毛抖了抖,勾起薄唇轻笑道:“你这样不太好,不过,我喜欢。”
      
      苏燕容愣住,无语凝噎的看着他。这厮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噎人,还带调戏的,真够无耻无赖耍流氓的。
      
      乌祁扬眉惊讶的看着苏燕容:“在心里骂我呢吧?”
      
      “没有。”苏燕容红着脸否认,她看眼乌祁身后的醉蝶,眯起眼,“别管我的事,就算是看在往日你做过我跟屁虫的情分上。”
      
      乌祁脸色微微难堪,显然是根据苏燕容那个“跟屁虫”的称呼,脑子里有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乌祁缓了会儿,无奈地叹口气道:“前尘往事又何必再提,那时候我年纪小,不懂事。”
      
      苏燕容斜眼等乌祁,他什么意思,合着他小时候与自己玩耍的经历对他来说,是个不堪回首的记忆?这分明就是在侮辱人。
      
      苏燕容火了,气呼呼的对乌祁道:“你快滚!”
      
      “干嘛?你不是会关心么?可知道我现在心里想的什么么?”乌祁深情地望着苏燕容,隔着那该死的窗户,不然还可以近一点。
      
      苏燕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眼时,苏燕容的双眸里除了冷静,便是无情。她快速地伸手在乌祁手上扎了一下,而后将乌黑的银针尖晾给乌祁看。“挡我者死,让醉蝶走,给你解药。”
      
      乌祁轻笑一声,扬眉无奈地看着苏燕:“你就那么着急报仇?你可知道你得罪兵部尚书的下场后果是什么?当年就是他扳倒了靖远侯,而今,凭着他的势力,踏平你们苏侯府轻而易举。你以为凭着你的聪明,他事后便不会查到你头上?老家伙比狐狸都精!”
      
      “嗯。”
      
      乌祁微愣,一声“嗯”决绝而苍凉,可见她心里除了报仇根本没什么在乎了。
      
      “好吧,”乌祁回身走了,苏燕容眼看着他与醉蝶擦肩而过,松口气。突然,苏燕容忽见他快速抬首,在醉蝶的后颈打了一下,醉蝶应势晕倒在地。
      
      苏燕容气得发疯,指着乌祁:“你太过分了!”
      
      乌祁蓦然回首,笑得绝色,“容儿,好好在这等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大概还会有一更,抱歉前几天的断更,O(∩_∩)O哈哈~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