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页求亲抢肥鸭

      皇后听说苏燕容学得也不是什么文韬武略,表情显然安心了不少,她也更高兴了,随手赏赐了苏燕容金银等物。
      
      四皇子硬拉着国师墨言一遭儿来给皇后请安。他掐的时间段果然准,正巧见着了想见的人。皇后也累了,就打发她们年轻人随意。
      
      苏燕容同四皇子、墨言从殿里走出来,便恭敬地要告辞。
      
      四皇子略有些失望,但人家女孩子不想留,他强留也不好,转而跟墨言暗示道:“你就没什么想跟你三师妹说的?”
      
      墨言瞟了眼苏燕容,只说一句:“水至清则无鱼。”
      
      苏燕容笑了笑,明白墨言这是在警告她不要再查下去。奈何她主意已定,也没有多说的必要,福身告退。
      
      四皇子初见倾国之色,意犹未尽,摩挲着下巴,转为后悔的跟墨言道:“国师,本皇子觉得自己大婚早了,该等等的。”
      
      墨言冷脸转头:“苏二姑娘与苏大姑娘是孪生,四皇子当初大可以提早定下。”
      
      四皇子微微勾起嘴角:“那可不同,这位倾城佳人可是风尘子的徒弟,我相信风尘子大师是不会教出废柴的,是不是?”
      
      墨言眼色一黯,不语。
      
      ……
      
      苏大老爷不甘心女儿扣上“无才”的头衔,暗中嘱咐几个人极力宣扬二女儿的才华。果然不出几日,苏燕容的名字在京城贵族圈内如雷贯耳。大家也都明白了,原来那日苏二姑娘声称不会作诗,不过是内敛低调,想掩饰自己过人的才华。一时间苏燕容又抢手了,来提亲的世家子络绎不绝。
      
      乌祁正专注于调查苏大姑娘的死,几经重复核查那日情况。乌祁发现当日苏侯府摆宴,除了国师墨言中途离开之后,便只有傅兰生离开过一段时间不知所踪。
      
      乌祁到了苏府,属下去叫门,门还未开,就听见里头的小厮开口大声询问:“又是来求亲的?”
      
      看门的小厮打开门一见是乌大人,吓得够呛,忙跪地赔罪。
      
      乌祁眯眼笑了笑,弯腰,阴暗的身影整个压在了小厮的头顶,吓得那小厮腰都直不起来,直接趴地上了。乌祁轻笑了一声,问他:“什么求亲?”
      
      小厮忙告知如今各府求亲苏二姑娘的盛况。
      
      乌祁冷笑一声:“我查案,她倒悠闲了。”乌祁眸子骤然冷却,转身对属下道,“回去跟老爷子说,这就去圣上跟前请旨,我要娶苏二姑娘。”
      
      侍卫应了一声,忙转身骑马匆匆而去。速度之快,令那看门的小厮都无从反应。
      
      半晌,那小厮抖了抖,惊恐的看着乌祁:“乌大人,您这样不大合适吧?”不提前知会苏老爷一声,直接就去求圣旨指婚?
      
      乌祁笑着扬眉:“若不趁早,便被别人抢了先。”
      
      苏牧领着乌祁到的时候,苏燕容正在后花园里赏花。她身穿一件淡红色提花葫芦双喜纹凤仙裙,青丝绾成随云髻,窈窕腰身的弯下,芙蓉面正对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整个人可谓是灿如春华,桃羞李让。
      
      乌祁眯眼看着她,笑话道:“那花欠你钱了?”
      
      苏燕容挺直身子,瞥一眼乌祁,从牡丹花从中走了出来,恍若花仙子下凡。
      
      乌祁微笑着眨眨眼,淡定如常。
      
      “说吧,什么事?”苏燕容道。
      
      乌祁看眼苏牧,犹疑该不该当面说。苏燕容冲他点点头。乌祁便把他查到的疑点告知苏燕容。“我问过在场所有人,他们都不知道傅兰生去哪儿了。”
      
      苏燕容丝毫不意外,她瞥一眼乌祁笑道:“傅兰生?你是不是发现自己破绽百出了,才故意拉着傅兰生做你的垫背的?其实,真正的凶手就是你!我早问过了,那天傅兰生穿的是青衣,只有你穿着踏雪所谓的月牙白。”
      
      乌祁皱眉:“就一件衣服,你为何要纠结?或许真有别人穿了也未可知,又或者凶手杀完人换了衣服。”
      
      “谬论。下毒又不会脏衣服,何必换,再说傅公子回去的时候仍穿着青衣,难不成又换了一遍?凶手就是你。”苏燕容一口咬定,指着乌祁。
      
      乌祁嗤笑,扬眉挑衅得看着苏燕容:“是我吧,看你怎么抓我?”
      
      “等着!”苏燕容白一眼乌祁,转身带人走了。苏牧忙追过去劝慰,则把乌祁一人留了下来。
      
      乌祁蹙眉默了会儿,回身吩咐属下:“把人截回来,不求亲了。”
      
      ……
      
      “二妹妹,你真怀疑他是凶手?”苏牧不敢相信。
      
      苏燕容停住脚,摇了摇头。半晌,她突然回身,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出一个小纸包。“还记得我刚才闻得是哪朵花么?”
      
      苏牧愣了下,点点头。
      
      苏燕容笑着将药包塞进苏牧的手里,口气缓缓道:“以牙还牙的时候到了。”
      
      次日一早儿,大太太房里的丫鬟秋烟照例拿着剪刀去花园里采花。寻梅端着两碗银耳莲子粥过来,就放在小路边,喊秋烟过来一起吃。
      
      秋烟正饿着,赶忙笑嘻嘻的凑过来喝了一碗。“好表姐,谢谢你!”
      
      寻梅笑了笑,伸手点秋烟的脑瓜儿:“你和舅母救了我的命呢,还和我道谢。”
      
      秋烟调皮的对寻梅吐了吐舌头,转身拿着剪刀去剪花。寻梅眼看着她挑选最大的牡丹花采撷,方笑着跟她道别。
      
      秋烟一共剪了六枝花拿回大太太房里,换掉花瓶里原本插着的昨天的花。其实昨天采的花也还开的很好,不见一点打蔫,但大太太就不喜欢隔夜的鲜花。所以秋烟每日早晨第一个活计,便是去花园里采最新鲜的鲜花。
      
      秋烟刚把花插好,就听里间的大丫鬟轻喊了一声“太太起了。”十几个端着洗漱用具的丫鬟排着队一次进入伺候。秋烟等在最后,差不多等太太穿戴好的时候,她就捧着花进屋。
      
      大太太刚施粉,对着铜镜瞅瞅眼角的细纹,转即叹了口气。
      
      大丫鬟翠蓝笑道:“太太,昨儿个晚上老爷还赞您美貌如初,不曾有一点变化呢。您看看,真不是我平日胡诌您,老爷也这么瞧得。”
      
      平常丫鬟哪有敢用这样语气跟大太太讲话的,翠蓝是第一人,也是唯一的一个。
      
      大太太闻言笑得开心,她转头看见捧花的秋烟,忙问:“新采得?拿来我闻闻。”
      
      秋烟忙恭谨的捧着花过去。
      
      大太太选了一朵最大最漂亮的,凑到鼻子边,轻轻地吸气。“嗯,真新鲜,花瓣还带着露水呢。”
      
      秋烟得了大太太的赞美,松口气,转身将花端正的摆放到桌子中央。
      
      大太太又瞧了一眼花,心情莫名的好。“走吧,去给老太太请安。”
      
      大太太带着女儿苏洛灵到的时候,已见苏燕容和苏牧在了。大太太一瞧苏牧,心里就烦得慌。真是晦气!自己好容易养肥的猪,最后竟跳到了别人家的圈里头。
      
      苏燕容起身,笑着对大太太点点头:“才听老太君说了件大喜事儿,太太的父亲升了四品?”
      
      太太的父亲?大太太听这称呼就别扭至极,苏燕容分明在跟她显摆她是县主之女!
      
      大太太咬牙笑着点头。
      
      苏洛灵急忙解释道:“外祖父勤政一辈子,这是他该得的。”
      
      苏燕容喜眉笑眼:“有道理。”
      
      大太太瞪一眼女儿,她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屋里头这几个人,有哪个不知道他父亲升官是靠老爷的帮衬。
      
      老太君瞟一眼苏洛灵,勉强笑了笑,突然觉得这丫头心思不单纯。
      
      “老太君,”来人躬身道。
      
      老太君问:“说吧。”
      
      传话嬷嬷看眼苏燕容,低头小声道:“又有人来求亲了。”
      
      苏洛灵蹙眉,转头看着苏燕容,八成又是来求娶她的!
      
      “这回又是哪家?”老太君拉住苏燕容的手。
      
      “回老太君的话,这回是是武陵侯府上的媒人。”
      
      “武陵侯?”大太太惊讶的看向老太君,“这可不好得罪。”
      
      老太君点头,打发走苏燕容、苏洛灵等几个小辈,招呼大太太去见一见那媒人。岂料大太太刚起身,脑子一阵迷糊,晕倒了。
      
      众丫鬟七手八脚的扶住大太太,不大会儿,却见大太太脸上起了小红疙瘩。众人脸色瞬间煞白起来,看向老太太。
      
      老太君脸上早没了血色,惊讶道:“这红疹,会不会是?快,扶你们家太太回去。”老太太说罢,便急急忙忙的躲开,带人走了。
      
      大太太刚被搬回了屋子,便有十几个嬷嬷端着石灰过来,在院中屋里到处洒,最后将院门封死了,责命任何人不许出入。
      
      老太君这边也请了大夫,先诊治了自己,才叫大夫去瞧瞧大太太的病情。
      
      大太太已经醒了,听说自己院里的光景,吓得嘴唇发抖,真怕自己是得了什么疫症被隔离了。
      
      老大夫诊过脉,对老太君道:“邪病入体,湿毒难泄。无碍的,回头吃几副方剂排一排毒便会痊愈。”
      
      “要多久?她怎么会突然这样?”
      
      老大夫皱眉琢磨:“许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湿毒不好祛除,怎么也得个把月的。”
      
      老太太不欲再细问,她还得亲自见一见那武陵侯派来的媒人,不好怠慢了人家。至于大太太那边,老太太还是不放心,暂且就叫她那么养着,等好了再出来也不迟。
      
      傍晚,老太太拉着刚回来的儿子商议苏燕容的亲事。“我看这丫头也到岁数了,有几个求亲的家世还不错。不如趁机早点定亲,叫女婿家给你添些助力。”
      
      大老爷笑着点头:“今日在宫里,四皇子还问起她来……”
      
      与此同时,苏燕容得了醉蝶报信儿,得知大太太‘中毒’,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醉蝶纳闷:“主子,您这是怎么了?”
      
      “多亏父亲‘正名’,我从灰耗子变成了肥鸭子了,谁见了都想抢。”
      
      
    插入书签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