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页十年归处真相

      一阵沉默。
      
      苏大老爷率先出言打破:“三师妹?”
      
      国师墨言抬首,送给苏大老爷一个了然的眼神,慢慢地点下头。
      
      “三师妹?”乌祁惊叹,纳闷的打量这二人,扬眉道,“容妹妹,你竟然和墨言是同门?也就是说,你的师父是风尘子?”
      
      苏燕容尴尬的瞥一眼墨言,瘪瘪嘴,极不情愿的点头认下来。
      
      屋子里顿然死一般的沉寂下来。
      
      大部分人还处于惊讶和接受过程当中,老太君却突然哈哈笑起来,声音不大,却足够吸引众人的注意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望向老太君。
      
      老太君画得精致的柳叶眉微微扬起,目光满是慈爱的落在了苏燕容身上。“你这孩子,有够调皮的,这样大的事儿怎瞒着家里?你与国师同门,系出风尘子大师的门下,此乃光宗耀祖之事,又何必隐瞒。”
      
      “是啊,”苏大老爷也尴尬的笑起来,边捋胡子边嗔怪苏燕容,“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苏洛灵简直不敢相信,惊悚的瞪圆眼看着苏燕容:“这是真的?二姐你真的与国师大人同门,一同拜师在风尘子门下?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听说风尘子大师这一生只收三个徒弟,要求甚高,入其师门简直难入登天。二姐姐,你是怎么拜入他门下的?”
      
      “决心!”墨言突然发言道。
      
      众人闻言,又是一惊,惊奇的看着墨言,又看向苏燕容。
      
      乌祁眯起眼,随着众人打量他二人。
      
      风尘子乃当朝隐士高人,久居白云山,通天彻地,人不能及。没人知道他本人是如何,也没人知道他居住的白云山到底在哪儿,更加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出名的。这个人就好像凭空出现一般,人们起初听到他的名字时,他已经是神秘莫测能力非凡的高人了。
      
      世人见真正识到风尘子的实力,还当属三年前,其大弟子师墨言的出山。占卜八卦,预算世故,十分精确。天下不禁敬仰之,当朝天子亦是惜才,屈尊墨言寒舍,亲自请其出山。大夏朝有国师墨言坐镇,四方定,天下平。天子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墨言已是如此厉害了,仍坚称他所学之才尚不及恩师的一半。于是,世人对这位神秘高人愈加崇拜敬仰了。而对于传说中风尘子收的另两位徒弟,也越加好奇了。
      
      苏家人怎么也没想到,这少的可怜的三个名额里,竟有他们当初遗弃不想要的二丫头。
      
      苏家众人脸色各异,心中更加百感交集。要知道前一刻,他们还合力声讨苏燕容,意图私下处置了她。
      
      苏大老爷终于在恍如雷劈的震惊中缓了过来,他笑着招呼众人再次落座,目光热络的盯着女儿苏燕容。
      
      “既是如此,你刚才为何不说明白,害我和你祖母、叔父等都误会你了。”
      
      苏燕容从容地看着父亲:“女儿正想找机会说,”奈何你们嘴不停,哪有插话的机会?
      
      苏大老爷嘿嘿笑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赞许的看女儿一眼。还好这丫头懂得分寸,晓得在外人跟前给自家人留点面子。
      
      “当年我确是乘车去峨眉,路过匪患之地,得幸亏师傅、师娘出手相救。”苏燕容看了眼苏大老爷,特意嘱咐道,“父亲放心,我与醉蝶躲在车内,不曾见了什么不该见的,而醉蝶至始至终都护着我。”
      
      “自然,自然,这是自然。既有风尘子大师护着你,为父相信你必然被照顾的周全。”苏大老爷尴尬的应和道。
      
      墨言看眼苏燕容,淡淡陈述道:“师傅乃是隐士高人,极少收徒,三师妹百折不挠,在师门前跪剩了最后一口气,师傅才松口。”
      
      众人唏嘘不已,没想到荒诞的苏燕容能有如此坚定不移的坚持。
      
      苏燕容有些责怪墨言话多,这对于她来说根本算得什么。当年她杳无音信,苏侯府一众‘放心’的不管不问,才叫人心寒。她知道自己在这些人眼里,至始至终都是多余的。归家后,因沾了母亲高贵身份的光,他们才会对自己几番忍耐;如今又是因沾了师傅的光,才有现在的‘善待’。
      
      如此做苏家的女儿,怎不心寒?所谓的清流之家,书香世家,礼仪大家……就是靠这么博来的名声?
      
      呵呵,她怎么忘了,苏家不就是这样的?舍一个女儿,就可以换来侯爷爵位的世代传承,再不必经历爵位的削减之苦了,多划算的交易!牺牲她一个,幸福全家人。
      
      即便就舍她一个也罢了,可为什么还要连她的母亲、嫡姐都不放过?
      
      墨言察觉苏燕容不对,瞥一眼她,目光依旧平淡如水,泛不出半点涟漪。
      
      苏大老爷不好再在外人跟前献丑,拍手道:“既然都解释清了,国师大人,乌大人,咱们还是去前院一聚?”
      
      墨言和乌祁双双点头,与苏大老爷、二老爷先后离开。
      
      屋里只剩女眷了。
      
      大太太拿帕子抹泪,哽咽的跟老太君说道:“母亲,咱们都误会这孩子了。没想到二丫头当年这么命苦,竟然遇到了山匪……”
      
      “太太,以前的事儿都过去了,不提也罢。”苏燕容淡淡道。
      
      老太君忙点头附和:“就是,之前的事儿就过了吧。好孩子,你过来,叫祖母好生瞧瞧你。我这孙女儿当真命苦啊,以后你们谁都不许欺负她,我第一个不让!”老太君说罢,垂泪,心疼的将苏燕容拦在怀里。
      
      苏燕容轻笑,似乎已然预料到众人的善变了,就那么由着老太君抱着自己。
      
      苏燕容终于忍到筵席结束,意欲提前退下。岂料消息传得比风都快,众贵妇们听说苏燕容师出风尘子,也都胆子大起来,不顾忌讳什么双生子不祥的流言了,纷纷拉着苏燕容套近乎。
      
      都说风尘子有通天的本事,其才无所不窥,众学无所不入。身侧若有这样的高人护庇家族,岂非世代兴旺,永葆昌隆?国师大人已为天子效力,抢不来的;但这苏家的女儿不同,正值二八年华,总得嫁人,谁娶过来谁得便宜。
      
      于是在各世家贵妇的极力要求之下,苏家老太君不得不应承,招呼一些世家女给苏燕容作陪衬,一起去会一会那些世家子。
      
      苏燕容半垂着眼,被所洛灵拉去竹亭中。亭中早摆好了几桌小筵席。
      
      “二姐姐,以前我们姐妹有许多误会,你体谅妹妹年小,原来则个,好么?”苏洛灵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目光真诚的看着她。
      
      苏燕容眯眼笑,微微颔首,算是点头了。
      
      苏洛灵当即欢喜,挽住二姐的胳膊,笑着招呼众世家女都过来坐,而那些世家子们,则由张浦和二房的三爷苏牲张罗,在另一桌落座。
      
      苏洛灵甜笑着跟张浦、苏牲商量:“咱们光吃酒多没意思,弄点什么玩法来?”
      
      世家子中,傅兰生先站起来,特意看眼苏燕容,随即一只手被在身后,故作风度翩翩道:“我们不如对诗如何?对不上来的,自罚三杯。”
      
      “无趣!”苏燕心里哼一声,眼皮彻底垂下来,看着眼前的酒杯发呆。
      
      乌祁在前头喝得无聊,正好在附近溜达,瞧见竹林里的热闹,再观打蔫的苏燕容,无奈地勾起嘴角,摇了摇头。
      
      “看什么呢?”声音平静悠远,不带一丝感情,一听便知是属于墨言的。
      
      乌祁惊讶的扬眉,转头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的墨言,笑道:“没想到堂堂国师大人也和我一样,喜欢偷窥?”
      
      “就算在下真的与乌大将军爱好相同,也并非是什么丢脸的事。”墨言淡淡的瞟一眼乌祁,目光转即也落在了远处的苏燕容身上。
      
      “她小时候一定受了很多苦吧?”乌祁侧首问。
      
      墨言垂目,冷言道:“不大清楚,男女有别,我与三师妹从未在同一处受师尊教诲。”
      
      “哦?原来风尘子大师也是个免不得俗的人。”乌祁冷笑道。
      
      墨言解释道:“并非如此,只因师妹出身苏侯府这样的清流之家,师傅有所顾忌才会……”
      
      “看来你并不了解她。”乌祁嘴角的笑容突然灿烂起来,心情格外好。
      
      墨言似乎感觉到什么,转头,冷冷的眸光落在乌祁身上:“乌大将军似乎误会什么了,我与三师妹不过是师出同门而已,以后,也仅此而已。”
      
      乌祁凤目扬起,风采绝世,再不接墨言的下话了。
      
      墨言特意瞟一眼乌祁,冷眼告辞,徒把一阵冷风留下。
      
      乌祁嘴角噙笑,饶有兴致的瞧着墨言远去的背影,神情莫测。
      
      竹亭内,对句开始了。苏燕容听着那些辞藻堆砌话里的诗句,脑仁儿疼。偏她身边这些姑娘们都十分起劲儿,一个赛一个的起身,与对面的世家子们一试高下。
      
      苏燕容中抬起眼来,扫一圈对面,终于有些明白了身边的姑娘们怎么个个兴致高昂。世家子们良莠不齐,其中倒有几个出挑优秀的,比如那个坐在正中央的少年,十六七上下,宝冠束发,容貌姣姣,一身玄衣尤为耀眼。在大夏朝,唯有侯爷爵位以上的人方可用玄色。此人这般年轻,八成是个小侯爷。再观他一脸桀骜不驯的模样,该是这段日子在京城名声正盛的武陵侯周望了。
      
      周望似乎也注意到苏燕容,锐利的目光射过来。
      
      苏燕容眯起眼,拿起桌上的酒自饮一杯。
      
      “祁哥哥!”苏洛灵看见款款而来的乌祁,忙起身清脆的叫道。众人闻言,也都起身相迎,叫一声“乌大将军”。
      
      乌祁淡淡的笑了,边坐在男宾那边,边跟众人道:“咱们都是同龄人,小时候一遭儿玩大的,不必跟我计较礼节。”
      
      众人听此言,这才放心的坐下,恢复了先前的嬉笑吵闹。
      
      苏燕容觉得乏,意欲起身托词告退。这时候对面的傅兰生刚好吟诗一句,见苏燕容起身,趁机快嘴道:“那便请苏二姑娘赐教了。”
      
      “你说什么?”苏燕容看着傅兰生。
      
      傅兰生微微一笑,微微躬身道:“请苏二姑娘赐教!”
      
      “抱歉,我不会。”
    插入书签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