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页大爷苏牧被算计

      近来,苏燕容明显感觉身边人的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地变化。
      
      苏洛灵从落水之后,大病一场,竟变得乖巧许多。甚至在还未病愈之时,苏洛灵便熬夜为她的二姐苏燕容写了一封陈情书。信中,苏洛灵强烈的表达了她近日来对苏燕容的歉意,诚心诚意的忏悔和道歉。言辞恳切,感情真挚。连苏燕容看此信时,都禁不住鼻子发酸,潸然泪下。
      
      改变的不仅仅是苏洛灵,还有如今的继室太太汪氏。汪氏一改先前对苏燕容的偏见,卖力的讨好起来,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紧着苏燕容去挑,万事儿都由着苏燕容去做。甭管苏燕容干什么荒唐事儿,大太太都是保持着乐得合不拢嘴的状态,可劲儿的宠溺她。
      
      这下事情可不妙了。
      
      苏燕容把黄莲塞进嘴里,若无其事地咂着。醉蝶光看得都觉着自己嘴里发苦,硬逼着自己把目光瞥到别处去。
      
      苏燕容又拿了一个塞进嘴里。
      
      “姑娘,您这是何苦呢,多苦啊。”醉蝶难受的道。
      
      “嗯,热燥,火大,黄莲治。”苏燕容慢悠悠的回答。
      
      醉蝶更难受了,五官揪扯一起,看着自家主子。“大太太对您好,这不是好事儿么,难道要像以前那样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惹人烦好?”
      
      “反正比这么的好。你不懂!”苏燕容又咂了一口黄莲,接着道,“以前矛盾都摆在明面上,所以她再怎么说我坏话,再怎么逼真,别人听了也会心存犹疑。如今呢,她这么慈善了,我要不顺应,就是不懂事不孝顺。我要顺应了,正和她意,人前我俩就成了关系好的‘母女’了。”
      
      苏燕容见醉蝶还是不懂,又道:“举个例子,比如寻梅的仇人说她坏,你会信么?”
      
      醉蝶摇摇头:“如果大家都知道那人是寻梅仇家,大家也只会当成她因为憎恨寻梅的缘故,说坏话故意抹黑她。”
      
      “可若是寻梅亲近的身边人,比如林保禄家的说寻梅坏话呢?”
      
      醉蝶噎住,愣了愣,点头。“那肯定会信!林保禄家的是寻梅的姨妈,她俩关系素来好,如果是——原来如此。”
      
      “明白了?”苏燕容问。
      
      醉蝶恍然大悟,重重的点头。“明白了,现在大太太想和姑娘拉好关系,然后再坏姑娘,就没人不信她的话了!”
      
      “差不多这意思。”苏燕皱眉放下手里的黄莲,喝口茶,抬眼看醉蝶:“我叫你暗中查当年伺候先太太的人,查的怎么样了?”
      
      醉蝶摇头:“姑娘,一个都没留下。打从太太去了之后,丫鬟都被赎身或者远远地配人了,婆子什么的都被巧妙地揪了错发配出去。时隔三年了,不好找。”
      
      “嗯。”苏燕容笑了笑,不再发表任何言语。
      
      “二姐姐在么?”苏洛灵甜腻的声音适时地飘荡在空中。
      
      苏燕容抬起头,便见苏洛灵身着茜素青提花柿蒂纹百褶裙,逶迤拖地。伴随着她的亦步亦趋,云鬓里簪着的珍珠步摇垂坠摇摇晃晃的。苏洛灵一笑,杏仁脸上肉就会微微嘟起来,美艳中带着几分可爱。
      
      苏燕容笑看着她,心里暗暗感慨:真是个美丽的人儿!只可惜心眼坏了点。
      
      “二姐姐,我闲来无事做了一味儿点心,名叫鞭蓉糕,可好吃了。我特意拿来给你尝尝看?”
      
      苏燕容迟疑的看向她。
      
      苏洛灵委屈的眨眼,闪着泪花儿楚楚可怜的看着她。“怎么,姐姐还在记恨我先前对你言语冒失的事儿么,我真的错了,不该对二姐姐那样的。二姐姐在峨眉山住了十年,那样清苦的地方,真不知道二姐姐是怎么熬过来的。我竟然还任性的为难姐姐,我真不懂事!”说罢,苏洛灵拾起帕子抹起眼角的泪来。
      
      苏燕容凑近瞧她,还真是哭了,眼泪货真价实,真的流出来了。
      
      苏燕容笑着眯起眼睛,边用帕子给苏洛灵拭泪,边在心里警告自己切勿小瞧了这对母女。可不简单。这对母女先前还跟她玩硬碰硬的把戏,这会子吃大亏了,就开始及时更换应变招数了。
      
      苏洛灵破涕为笑,用苏燕容的帕子拭干泪,将装糕点的盘子推到苏燕容跟前。“二姐姐,你尝一尝吧。”
      
      苏燕容拿起一块,整个塞进嘴里,声音模糊道:“嗯,好吃!”
      
      苏洛灵笑得更甜了,眼底却难以抑制对苏燕容粗俗吃法的比试,口上却笑眯眯的劝苏燕容慢点吃。还亲自接过丫鬟端来的热茶,为其吹凉了,才送到苏燕容的嘴边。
      
      苏燕容受宠若惊的喝下茶。
      
      苏洛灵欢喜的捧下苏燕容的帕子:“我把姐姐的帕子弄脏了,回头我叫人洗好了再给姐姐送来。”
      
      “不用客气,反正也是给下人洗。”苏燕容道。
      
      苏洛灵紧握着帕子,坚持要洗。苏燕容总不能伸手硬抢,笑着看她带走了。
      
      醉蝶纳闷的看着自家主子:“三姑娘这是唱的哪出戏?”
      
      “害人的戏!”
      
      ……
      
      苏洛灵揪着帕子,笑着进了大太太汪氏的屋子。大太太汪氏忙打发走屋内的闲杂人等,接过苏洛灵递来的帕子。帕子的一角绣着荷花,三片叶,一朵盛开的莲花,针脚特别。
      
      汪氏招来大丫鬟翠蓝问:“你针线好,可认得这针法?”
      
      翠蓝仔细瞅瞅那荷叶的绣法:“这叶子瞅着像是包芯缎纹的绣法,可这边儿又像是豆针绣。但仔细瞧,又都不大一样。”
      
      汪氏蹙眉,不耐烦道:“你到底懂不懂?”
      
      翠蓝又仔细看,犹疑了一阵,咬唇认命地摇头。
      
      汪氏瞪一眼没出息的翠蓝,扯下帕子丢在桌上。
      
      “母亲,这可怎么办?”苏洛灵失望道。
      
      汪氏眼珠子一转,笑着拉着苏洛灵的手道:“好孩子,别担心,娘还有别的办法。”汪氏转即吩咐翠蓝去把帕子洗了。
      
      隔日,苏洛灵再来母亲屋内时,看见桌子中央用有一只四四方方精巧的匣子,着实漂亮。她以为是母亲给她的礼物,欢喜的伸手要打开。汪氏见状,高声喝止。
      
      苏洛灵吓得缩了手,不解的看着汪氏。
      
      汪氏转头示意翠烟,翠烟将洗干净的帕子递给苏洛灵。“今儿个天不错,我在园中竹林小亭给你们兄妹备了酒菜。你们三兄妹也该是时候聚一聚,摒除误会。既是兄妹之间说悄悄话,也不要带太多丫鬟过去了,一两个作陪伺候的就成。”
      
      “母亲,您还要我在她跟前卖好?”苏洛灵激动地跺脚,有几分不高兴。
      
      “傻孩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咱们与你大姐这么斗下去,对谁都没都没好处。”
      
      苏洛灵在汪氏苛责的眼神中领悟了几分,不大高兴地点点头。
      
      汪氏随即拿起桌上的匣子。“这里头装了个玉佩,是给你大哥的。前些年咱们娘俩没少受他照顾。也是该谢恩的时候了。但有一点,你不能叫你大哥当着你面打开这盒子,你就跟他说要保持惊喜。”
      
      苏洛灵不解,但还是决定听母亲的话,点点头。
      
      一炷香后,三兄妹相继出现在竹林的凉亭中。苏云也被抱来了,却还是老样子,一见苏燕容就哭个不停,奶妈子只得把他再次抱走。
      
      “二姐姐别担心,他胆子小认生,慢慢就好了。”苏洛灵笑嘻嘻地劝道。
      
      苏燕容点点头。苏洛灵掏出帕子递给苏燕容。苏燕容接下,转身递给醉蝶。苏洛灵又乐呵呵的把盒子递给了大哥苏牧,照着母亲的说法,叫苏牧别当着面打开。
      
      苏牧宠溺的对着苏洛灵笑了,点头应下。将盒子小心的放进袖子里,装好。
      
      酒席吃了一半,三人也算是偶尔聊几句,不算太尴尬。突然,小丫鬟跑来叫苏洛灵,说大太太头晕。
      
      苏洛灵有点急,跟他二人道:“我去去就来。”
      
      苏牧当即起身,也要去。苏洛灵忙叫他坐下,甜甜的笑道:“就一会儿的功夫,等我。”
      
      苏牧点头,听话的坐下来。
      
      苏洛灵走了一盏茶的功夫,亭中的苏燕容与苏牧一句话没说。苏牧不想为当初的事儿道歉,苏燕容也没那个闲心搭理她。俩人就各自吃茶。
      
      不一会儿,苏牧觉得着实没趣了,挥了挥袖子,忽然想起那盒子。反正此刻三妹妹也不在,他倒好奇里面装了什么礼物。
      
      苏牧将盒子拿出来,放在桌上,先仔细看了看这盒子的精巧做工,方拾起打开。
      
      忽然一阵风吹来,苏牧眯起眼睛,打了个喷嚏,脸也红了。
      
      “哎呦、啊哟——肚子疼!”苏燕容大叫两声,捂着肚子。
      
      苏牧忙起身,不大自然的看着苏燕容,意欲去扶她。
      
      苏燕容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叫醉蝶扶我回去就行。真不好意思,扫了你们的兴,肯定是今早饭太好吃了,我吃多了。”
      
      苏燕容说完,不容苏牧再说,直接带着醉蝶飞奔消失。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
      
      苏牧受够了苏燕容的荒唐,嗤笑两声,坐了下来。因觉得身子有些热,苏牧就把眼前的那杯酒喝了,结果身子越加燥热了。苏牧没带小厮来,伺候酒水的丫鬟都是苏洛灵带来的,在亭外候着,这会子却都不见了。不对,刚才苏燕容走的时候好像就没见着别人。
      
      苏牧觉得越来越热,喊人,半天没动静。最后他受不了了,大声怒吼了两嗓子。这时候竹林深处忽然响起脚步声,苏牧已经迷糊糊,身子一碰哪儿就酥麻的不行。隐约,他见着甄婆子领人过来。
      
      “扶我回去!”苏牧低沉的喊道。
      
      甄婆子私下搜索的一圈,什么都没发现。她略微失望,忙叫身边的丫鬟扶着大爷回去。
      
      苏牧一进屋,就把门关上了。
      
      扶着苏牧的俩丫鬟吓了一跳,惊恐的看着扑过来的苏大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留言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