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页更大的麻烦来了

      张浦哄好了苏云,将其交代给奶妈抱走,转而对苏燕容道:“慢慢来吧。”
      
      苏燕容叹口气,望着被抱走的弟弟不说话。
      
      乌祁看着苏燕容,眼底暗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一见面就热络个不停。
      
      张浦绝对气氛不对,奇怪道:“你们都怎么了?”
      
      乌祁还是不说话。
      
      苏燕容看眼张浦,痛快的告辞了。
      
      “诶,你们俩今天好生奇怪。”张浦愣了半晌,好转而纳闷的看着乌祁。
      
      乌祁吩咐属下过来,一人拿着盆子和刷子,将碧云亭近水的地面刷个干净。脏水滴进池塘里时,水面上泛起了油花。
      
      “这是?”张浦奇怪的问。
      
      乌祁笑了笑,又是猪油。苏燕容这鬼丫头跟猪油杠上了。真不晓得这继室太太和三姑娘与她有多大的愁。总之,苏府的一切都不大简单,连苏府的老太君都有些反常。哪有府中嫡长女刚死没多久,就大办寿宴的。乌祁倒觉得这不像是在办寿宴,反倒更像是一场庆祝。可是到底因为什么庆祝,乌祁又摸不着头绪。
      
      总归这死潭水一般的苏府里,藏着太多的谜团,而苏燕容的归来,就成了这死水潭搅混水的人。不知她有没有准备好,浑水本就不好趟了,更何况她还特意去搅和,这其中的麻烦和危险恐怕只能她一个人去承担。
      
      张浦琢磨不透,索性不管了,拉着乌祁去喝茶。
      
      京城,朱雀楼。
      
      张浦带着乌祁刚在雅间内坐下,就听见有小厮来敲门。那厮穿着一身青色的衣裳,胸前绣了个大大的“傅”字。一看就知是兵部尚书傅清府上的。这时间能来酒楼乱逛盯上他们的,唯有傅二公子了。
      
      果然,如张浦所料,小厮代他家主子傅二爷邀请张浦和乌祁过去一叙。
      
      张浦自不好推却,转而看乌祁的意思。
      
      乌祁笑着玩了玩桌上的空茶盖,吩咐道:“叫你家爷过来!”
      
      这请人过去和主动来可是有说道的,小厮不敢擅自主张,意图再劝一劝乌大爷。遂笑嘻嘻的对乌祁道:“乌将军,武陵侯也在呢。”
      
      乌祁微微挑眉,轻笑:“怎么,你的意思爷的品级比他低?”
      
      小厮吓得缩脖子,忙赔罪,老实的退了出去。论品级,自是然是乌大爷大了,乌大爷不仅承袭了祖上侯爵的爵位,又是皇帝御封的大将军,品级高,又是实职。而武陵侯,不过是个空头爵位,奈何这位是个蛮横的主儿,宫里还有皇上皇后做靠山,也是个得罪不起的。
      
      小厮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替在中间周旋的自家爷捏把汗了。
      
      另一间雅间内,武陵侯正听着傅兰生八卦。
      
      “当年苏侯府孪生降临的时候,天降异象,乌气氤氲。老国师批命,此二女命格清奇,胎中带天煞,六岁前非要送走一名,方可保家门平安,否则必遭血光之灾,我大夏朝国祚亦将不保。”
      
      武陵侯点头:“原来是因为这个缘由,苏家才把二女儿送走的。我说的,平宁长公主怎么会忍心把自己的亲外孙女送出去。”
      
      “当时这传闻闹得可厉害了,侯爷小时候不在京,可错过好戏了。”傅兰生玩笑一句,忽听了小厮的回报,笑着转头看武陵侯。
      
      武陵侯英俊的脸上摆出一脸不爽,乌云密布。凭什么乌祁不过来瞧他,要他主动过去!
      
      “侯爷,咱就是私下聚一聚,谁去看谁不重要,不重要!”傅兰生连忙劝道。
      
      “哼!在皇上跟前,他乌祁就处处压我一头,现在还想治我?门都没有!”武陵侯急得脸红,毫不让步。
      
      傅兰生为难了,愣了会儿,眼里闪过精光。他干脆坐下,拍桌道:“好,那咱就不去!”
      
      “那怎么行,我还有话问他。叫他过来!”武陵侯犯横道。
      
      “好好好,我亲自去叫。”傅兰生好脾气的笑着起身,跟武陵侯点点头,回身就去了。
      
      傅兰生一进屋,乌祁见他身后没跟着人,嗤笑道:“一句不许劝。”
      
      傅兰生眼珠子一转,轻笑道:“我也没劝啊,再说,我也不打算劝。我早受够这位主儿的少爷脾气了,我啊就来这跟你们坐着,看他来不来!”
      
      乌祁轻笑,冷瞥一眼傅兰生。
      
      张浦嗤笑道:“你小子,真够缺德的,心眼比蜂窝子还多。”
      
      傅兰生才不管那些,自己斟了一杯茶,悠闲地饮起来。
      
      因有外人在,张浦隐晦的问乌祁怎么处理那案子。
      
      乌祁没回答张浦,反而抽了抽鼻子,惊讶的打量傅兰生:“你身上什么味儿,这么呛人?”
      
      傅兰生嘿嘿笑起来,故意扯起一副给乌祁闻:“好闻么,好闻么?这是婆罗多国进宫的熏香,我好容易讨到的呢。”
      
      “咳咳……”乌祁捂着鼻子咳了两声,选择挪到离傅兰生最远的位置。
      
      傅兰生直笑,似乎很开心。“对了,你们俩刚才说什么案子?可是苏大姑娘的丢尸案?”
      
      “不懂就别瞎问。”乌祁回骂道。
      
      傅兰生笑了笑,真不好奇了,转而问张浦:“我听说苏二姑娘回来了,是真的么?”
      
      张浦点点头。
      
      傅兰生不依不饶道:“她还是老样子么,还和她大姐长得一模一样?”
      
      乌祁不大爱听他这么说,白一眼傅兰生。
      
      傅兰生哆嗦了下,往张浦身边靠了靠,继续道:“你二表妹可好?”
      
      “那是你该打听的么?”乌祁不等张浦回答,先截了话。
      
      “傅二爷,侯爷让我问您您什么时候能把人叫去?”小厮传话道。
      
      傅兰生笑:“没看我正劝呢,你去跟后也说,乌大将军脾气倔,不好劝,再等等。”说罢,傅兰生就摆手打发了小厮。
      
      张浦惊讶的伸手指着傅兰生:“你小子,还真会把责任往乌祁身上赖。”
      
      傅兰生无辜道:“不这么赖叫我怎么办?瞧我什么身份,哪能斗得过那位主儿。能跟他对的,唯有咱们乌大将军了。你们做兄弟的,当然得为我两肋插刀保护我了。”
      
      “真不要脸!”乌祁睃一眼胖头胖恼的傅兰生,冷笑道。
      
      傅兰生也不恼,拉着张浦磨道:“咱们几个好久没聚一聚了,改日去苏府找你如何?”
      
      “可别了,最近苏府的事儿够多了。”张浦拒绝道。
      
      傅兰生露出万分失望的神情,唉声叹气起来。
      
      乌祁怎么瞧他都不顺眼,冷笑道:“一大老爷们,别整日摆出一副思春的模样!”
      
      “侯爷来了!”声音刚落,武陵侯大步流星的迈进来,怒气冲冲的对乌祁拍桌道,“为什么不过去!”
      
      傅兰生紧张的看着乌祁,生怕他把自己给卖了。
      
      乌祁笑了笑,扬眉挑衅的问武陵侯:“怎么,不和你心意了?难道你也想把我这任天顺府尹也给踹残废了?”
      
      武陵侯白一眼乌祁,这厮话怎么总是那么多!武陵侯想起上次他因打了府尹而受罚吃的亏,瘪嘴,气呼呼的坐下来。
      
      傅兰生笑着继续磨张浦:“人齐了,快说说你那二表妹吧。”
      
      武陵侯听着这话,也不气了,好奇的睁大眼看着张浦。
      
      张浦瞧出这俩人的目的了,不爽道:“你俩什么意思?”
      
      “本来我俩还指望从乌兄那里打听点消息,原来你也在,就更不费劲儿了。你如今住在苏府,传闻里的什么事儿还不清清楚楚的。”武陵侯被傅兰生先前说起的八卦勾起了兴趣,乐呵道。
      
      张浦阴下脸,二话不说抬腿走了。乌祁也不大高兴,眯着眼,目光冷冰冰的扫过武陵侯和傅兰生俩人,仰头不屑一顾的也走了。
      
      “诶,这算怎么回事儿啊!”武陵侯暴躁吼道。
      
      傅兰生笑眯眯道:“有趣了,侯爷,我看这个后回来的苏二姑娘必然是个有趣的人。”
      
      ……
      
      苏侯府。
      
      小丫鬟气喘嘘嘘的跑来叫甄婆子拿银子。
      
      “怎么回事儿?”
      
      “府外来了个化缘的和尚。老太君慈善,说咱们要与佛常结缘,但凡有来化缘的,不论真假,照给不误。”小丫鬟道。
      
      甄婆子点头:“既是老太太的话,自要遵守。”甄婆子转即去回了太太,拿了几十两银钱出来。她抬首交给小丫鬟,半路犹豫的停手了。
      
      “老太太一心向善,可不止外头那些癞皮狗是怎么想法子讨咱们世家的便宜。与佛结缘没错,咱不能结错了。若是那厮不是什么真和尚,骗钱来去干坏事,倒不如咱们自己把这些钱分了喝茶去。”
      
      小丫鬟眼前一亮,眼馋的看那一袋子的银子,万分赞同的点头。
      
      甄婆子拉住小丫鬟的手,乐呵的去见那个和尚。其结果倒令二人失望了,还真是个和尚。
      
      那和尚法号了空,云游至此没了银子,听说苏侯府乐善好施,特来化缘的。
      
      甄婆子干笑着将钱送给了了空和尚,那和尚自是千恩万谢。甄婆子留他吃了被茶,目送他离开。眼见那和尚身影要消失,甄婆子突然叫住他。
      
      了空奇怪的回头看甄婆子。
      
      “师傅,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你那寺庙与峨眉山可不远呢。你与峨眉的师太们可有相识的?”
      
      了空和尚笑道:“贫僧不才,峨眉所有论得上辈分的师太们贫僧都略有所知。”
      
      “那有哪些师太收俗家弟子的?”
      
      “只有三清师太收俗家弟子。”
      
      有关二姑娘去峨眉的事儿,甄婆子知之甚少。这十年来,府中也极少有人提及她。甄婆子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打算再问的细致些。“十年前,也只是她收么?”
      
      “三清师太如今五十又五,十年前她也确实在收俗家弟子。那会儿掌门师太也收,有三名,如今都剃发做尼姑了。”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她有个姓苏的俗家女弟子,年纪十六?”甄婆子追问。
      
      了空和尚仔细想了想,皱眉道:“师太如今共收了八位俗家弟子,不见外人。姓什么我倒不知道,不过似乎没有年岁十六的,只都是七八岁上下的丫头。养在那里的女孩子,多半是家里难养或是躲什么难去的,但凡满十五的基本都被家人接走了,有的十二三就走,实在是家里没牢靠的,到岁数的也都剃发为妮了。”
      
      甄婆子闻言眼前一亮,心里头比捡了金条还开心。她竟然发现二姑娘这么巨大的秘密!若二姑娘这十年不在峨眉,能去哪儿?八成真成了野姑娘,贞洁能不能保住都两说。她若是领着这和尚去见太太,到时候在当场戳穿二姑娘,看看还怎么嚣张。
      “大师,你这话可作准了?”
      
      了空和尚点点头。
      
      甄婆子灿烂笑道:“大师且留步,倒不如随我去见一见我家大太太,大太太乐善好施,若知道大师是这般得道慧智之人,再添几倍的香火钱可都是小事儿。”
      
      了空和尚听说还能得到更多钱,自是高兴,笑得满脸堆褶,开心的跟着甄婆子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貌似没人看啊,这期上榜涨得好少~我努力修修改该,也不行,吐气,这样下去鱼怕没力气写了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