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回归日记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页京城美男传说

      苏燕容一动不动,仍旧保持原来的姿势,眯眼看着远方。
      
      “我跟你说话呢!”苏洛灵提高音量,完全没有她在外人跟前表现的“端庄贤淑”样子。
      
      苏燕容还是不动。
      
      苏洛灵气急,掐腰站在苏燕容跟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苏燕容的视线。算起来,她同苏燕容同是苏家的嫡女,凭什么身份一高一低,该一视同仁才是。她母亲已经被扶正了,是正妻!
      
      苏燕容眨了下眼,抬眸看苏洛灵。
      
      苏洛灵以为对方又要跟她吵架,不服气的瞪回去。对付苏燕容这种泼妇,就要比她更泼才行。当苏洛灵不忿的目光对上苏燕容眸子的时候,震惊了,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苏洛灵故意眨眨眼,仔细看清楚,幸灾乐祸地勾起嘴角。
      
      “真有意思,你竟然在哭。”
      
      苏燕容轻笑一声,拿起帕子,倔强的抬手拭干眼角掉下来的泪珠。“我是没出息。”没能赶得及见母亲最后一面,更加没能赶得及救下大姐的性命,如今甚至连她大姐的尸体也没能力找到。
      
      她真的很没用。
      
      苏燕容自嘲的笑了一声,闭上眼。
      
      “你别以为你装可怜就能逃过我这关!苏燕容,都是因为你,害我住牢房,害我被父亲骂,被老太君嫌弃!你知道我这几天住那儿是怎么熬过来的么?简直不堪忍受,房间那么小,床褥硬的要死,还有饭食茶水,太难吃了,根本就是喂猪的!”
      
      “那你见到香娘子了么?”
      
      “香娘子?那是谁?”苏洛灵不明白。
      
      “蜚蠊的别称。”(注:蟑螂古称蜚蠊)
      
      “你——”苏洛灵一听见这么脏的东西,简直恶心的要吐了,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而后在丫鬟的搀扶下方好些。苏洛灵再次失态,把罪过加倍算在苏燕容身上。“苏燕容,这笔仇我记下了,这辈子都记下了,你等着,我不会叫你好过!”
      
      苏燕容笑着抬眼,终于肯把苏洛灵的身影纳入她的眼中。“本来你记不记,都不会让我好过。三妹妹,你我天生就是宿敌。”苏洛灵的母亲汪氏,就是那个以非常手段害死自己母亲的人。她们之间,从来就不可能和谐相处。
      
      原本苏燕容没有回来的打算,毕竟当初选择流放这条路,就是一条不归路。苏燕容根本不愿意搅合进苏家这潭浑水里,因为母亲和大姐的死,她才不得已回到这个令她毫无眷恋甚至生厌的地方。
      
      两个她心里最在乎的人先后都离她而去了,她现在还有什么可怕,还有什么不敢拼。
      
      苏洛灵从苏燕容的眼里读到了决绝,吓得退了几步。那眼神,怎么莫名的叫人心身生寒?她怎么会……苏洛灵再抬眼瞧苏燕容,看到的却是苏燕容满眼的戏谑玩弄。苏洛灵当自己眼花了,气得俩颊通红。
      
      “快走吧,别扰了我清静。一旦你倒霉了,说不准又要赖到我头上。”
      
      “我凭什么走?这亭子是你的么?为什么你在这我就不能在这?”苏洛灵偏就要较真了。
      
      苏燕容摊手,轻轻一笑,“你随意!”
      
      苏洛灵自认胜了她一筹,乐呵的转身,挺胸抬头,夸张的欣赏亭子周遭的风景。
      
      因老太太六十大寿筹办在即,府中缺少人手,大爷苏牧便被临时免了当初禁闭的惩罚,帮衬几个管家一起张罗老太君的大寿。
      
      苏牧带人刚巧路过此地,竟瞧见碧云亭内有人,而且还是三妹妹与二妹妹。这对冤家怎么会在一起?苏牧再看自己那个张牙舞爪的三妹,料知她又任性了。苏牧担心出什么意外,连忙追过来意欲警告苏洛灵。然而就在他眼睁睁往碧云亭本走的是时候,就见三妹妹转身嫣然一笑间,俩腿明显打滑,随即后栽入池塘中。那几个贴身丫鬟慌了,忙伸手意欲相救,也都跟着了魔似得,个个腿打滑,先后栽入水中。
      
      一时间水花激起,噗通声、求救声此起彼伏。
      
      苏牧大呼:“快救人!”二话不说就扑倒栏杆边,紧接着他也栽进池塘里了。
      
      岸边几个嬷嬷亲眼见这么诡异的景象,吓得大呼“闹鬼”,四下逃散。至于救人,似乎没人会想起来。
      
      苏燕容趁机也带着人跑上了岸,看着水里头乱扑腾的人,喊道:“水不深,都站直了,自己上来!”
      
      那几个在水里抓瞎的丫鬟终于停止了扑腾,站直身子,果然发现池水不过及腰而已。
      
      苏洛灵挣扎的最厉害,最后被苏牧抱住了,才觉得安全些。也因她挣扎的最厉害,池底的污泥全都挂在她的脸上头上,弄得她十分狼狈不堪。
      
      几个人互相搀扶,艰难地从污泥中前进上岸。这一上岸,风一扫,才觉得身上的污泥又脏又臭。
      
      苏洛灵简直受不了自己现在这幅样子,惊得大哭,不知怎么办好。苏牧忙带人搀扶她回房。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了,碧云亭也安静了;唯有闹鬼的传说不停歇,估计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去碧云亭了。
      
      苏燕容静静的站在岸边,望着立于池水之上的碧云亭发呆。
      
      苏洛灵落水的事儿,终于传成了不同版本入了大老爷和老太君的耳。鉴于苏燕容与苏洛灵俩姐妹关系并不怎么样,大老爷和老太君都怀疑到苏燕容身上。不过当时在场的人有许多,苏牧也亲眼见证了,所有的落水的人都是自动落水的,苏燕容距她们有好一段距离。
      
      事情变玄乎了,就唯有“闹鬼”可以解释了。
      
      苏牧的生母胡姨娘听说这些,跟儿子嗤笑道:“叫你离三姑娘远点,你非不听,她从小就是个惹事精。告诉你,二姑娘肯定是被大姑娘附体了,人鬼合一,谁跟她作对谁倒霉。”
      
      “姨娘!”苏牧很不愿听胡姨娘说三妹妹的不好。
      
      胡姨娘更不愿意了,皱眉瞪自己儿子,伸手点他的脑袋:“那鬼丫头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叫你这么听她的!”
      
      苏牧闷声低头,不言语。胡姨娘又怎会明白他和三妹洛灵之间的兄妹感情。
      
      ……
      
      隔日,因误拿苏洛灵之事,乌祁受祖父之托,提礼来跟苏大老爷和老太君赔罪。
      
      事情本就处理的低调,除了两家人没人晓得。再说苏洛灵当时也确实犯错言语冒犯她大姐在先,吃点教训也罢了。
      
      “这件事也多亏是贤侄处理才能这般妥善,你也不必客气了,回头替我转告你家老太爷,谢谢他的好意,他真是趟上了个好孙儿!”苏大老爷欣赏的打量乌祁,不禁言语赞美。
      
      老太君也笑着点头,夸道:“瞧瞧这孩子长得玉树临风,一仪表人才,将来也不知道会便宜了哪家姑娘。”
      
      苏大老爷点头附和,心里却想着二女儿的名字。若是这二人能水到渠成,对苏府来说真是捡了个大便宜。乌祁这孩子这般优秀,年少有为,而自己这个二女儿,除了靠着她县主娘亲出身好点,真没什么优点可挑。
      
      苏洛灵随母进门,正听见这句话,害羞的瞧一眼老太君,余光又扫过坐在抚父亲身旁英姿飒爽的乌祁,脸红了个透。她羞涩的躲在大太太汪氏身后,眼珠子灵巧的转啊转,心中荡漾起一圈圈涟漪。
      
      提起大夏朝内叫闺房女子呼声最高的男子有两位。第一位就是当今备受皇帝宠信,堪称旷世奇才的年轻的国师大人墨言;另一位便是骁勇俊美、一战成名的将军侯爷乌祁了。至于这两人谁上谁下,有好事者统计了下,国师大人墨言当仁不让位居首位。而乌祁之所以会输,多半因他的出身比较明净,没有国师大人那般具有神秘感,性子也不似国师那样冷漠不近人情。
      
      苏洛灵自小同乌祁一起长大,知根知底,也曾很满意他的人品家世。不过人就是这样,有了好的,就把孬的抛到一边。自从三年前,苏洛灵在太后的寿宴上一瞥国师墨言的风采之后,就一门心思扑在那上头了。对于乌祁,也不过偶尔想起,随意红红脸罢了。她是风姿秀美的大家闺秀,倒不怕闹出点哪个风流俊俏公子仰慕于她的新闻来。苏洛灵也更期望自己有一天闺名能更胜于大姐,这样她就能站在最显要的位置,引得夏朝第一才俊国师大人的青睐了。
      
      苏燕容听说乌祁来了,也赶了过来。
      
      正洋洋自得的苏洛灵看见乌祁的目光瞥向了苏燕容,懊恼的咬着下唇,眼里起了水汽。
      
      “我大姐的尸体查出结果没?”
      
      “没有。”乌祁无奈地笑道。
      
      苏燕容嘴唇动了动,很想骂他没用。转而意识到不合适,憋了回去,再没瞧乌祁,反而默默地坐在一边沉思什么。
      
      “祁哥哥,前些天我在碧云亭那儿落水了,好几个丫鬟还有救我的大哥也都莫名其妙的落水,就好像好像身后有个人推我们似得,好吓人!”苏洛灵出言,故意引起乌祁的注意。
      
      乌祁饶有兴致的目光果然投向了苏洛灵的方向,笑问:“这么奇怪,那我可要见识见识。”
      
      “祁哥哥你太好了,还是你关心我!”苏洛灵欢快的笑道,面露得意之色,转即,她又露出为难的表情。“我是应该陪你一块去的,不过那个碧云亭太邪门,我怕——”
      
      “三姑娘金枝玉叶,危险的地方还是不要去为好。”乌祁了然笑道。
      
      苏洛灵欢喜的点点头,赞许的看向乌祁。还是祁哥哥比较了解她的心思。
      
      ……
      
      乌祁在张浦的陪同下一起去了碧云亭,仔细观察亭内环境,最后在靠近水边的栏杆附近蹲下,乌祁用手抹了抹地面,食指和拇指捻了捻。
      
      岸上突然传来孩子的哭声,苏燕容手拿着一只拨浪鼓追着前头三四岁的孩童。那孩子正是先太太留下唯一的嫡子苏云,白胖的脸蛋有些发红,边跑边眼含泪,他似乎很怕苏燕容。
      
      张浦忙去抱起苏云,随意拍了拍,苏云就不哭了。苏云俩只手却紧抱着张浦的脖子,脑壳对着苏燕容,偏故意躲着她。
      
      
    插入书签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