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

作者:江*******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山雨欲来风满楼

      很难说酒精之海带给伊德里斯的究竟是逃避现实的愉悦感还是心理上更深层次的痛苦。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有“生理上感到极其不适”这一项。大量酒精进入身体后,使神经系统(遭遇)麻痹,进而引发了不分昼夜的昏睡,生物钟产生了紊乱。
      这一觉醒来时已是日落西山,伊德里斯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将已经空了的酒瓶随手扔在地上。也许真的是酗酒使然,现在他还居然没有饥饿感。既然如此,可以找点别的事做,比如写信。

      这么快就收到伊德里斯的回信,出乎狄奥多拉意料之外。工于心计的伯爵夫人虽然不动声色,还是立即展信开读。
      即使伊德里斯目前还沉醉于酒精之海,也不至于料不到狄奥多拉根本不会相信他“状况良好”。
      事实上,狄奥多拉正是受许琳琅之托,每日从监视伊德里斯的军队收集到有关信息并定期向朱思兰报告。
      许琳琅抓住了好时机,对伯爵夫人的报复心理加以利用。
      此时的伊德里斯还不知道,昔日的上位者与阶下囚双方地位(而今)已完全调转过来。

      无关痛痒的场面话和强自镇定的谬论可以忽略不计。有用的信息少得可怜。除了脑海中的想法无法被确切得知,伊德里斯近日的动向全在狄奥多拉掌握之中。
      或许这时候不该去信?真像在逗弄笼中鸟。
      对于伊德里斯在其信末写到由于自身受限而只好邀请狄奥多拉前来一叙,狄奥多拉表示……难以形容。
      当然还是得将这信息告知朱思兰公爵,尽管如此一来很可能刚好给对方放逐伊德里斯的借口。
      狄奥多拉并没想伊德里斯复辟的可能性。
      尽管AJ根基未稳,但这种情形不会持续太久,最终一定会做到能完全适应比往日更为繁忙的工作。
      伊德里斯东山再起的机会,正像债券的价格波动幅度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少。
      而且伊德里斯本身具有长期养尊处优形成的人格缺陷,在战前甚至要靠命令部下签署宣誓效忠的文件来聚拢人心,遭遇失败后也无法正视现实反而利用酒精来逃避……种种行为令人实在无法期待他会带来比前人更有力的变革局面。
      所谓祸不单行也不过如此。在树倒猢狲散的大势下,不能指望得到雪中送炭——伊德里斯从还未继承父亲的爵位时开始,甚至更早以前就习惯了无论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来做,当然不会抱持那样不切实际的(可笑的)想法。
      (虽然)要想探究其内心或许还要花上一段时间,但也可以初步肯定这一点。
      如果许琳琅这时有闲,一定会默默地在心里先为伊德里斯点上一支蜡烛——尽管这个世界的一切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一部持续上演/播出的(3D)历史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论女主的可怕性:
    原作写过IT二人本来合作,但伊某日忽然发宝气就把T软禁了。现在我写到双方地位倒转,X是利用T的报复心理,所以在说这里写到X简直可怕,其实在利用心机比自己深的人。当然J不会不管,也就演变为J在牵制T,X基本不管。X利用两个心机比自己深的人互相牵制,虽然不排除J知道这层,但J还是愿意监视I。所以J不说破,X也利用这点不费力的维持了这局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