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变成狗,攻略男神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琪琪 ┃ 配角:夏亦新 ┃ 其它:填坑咯

一句话简介:汪汪汪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485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283,91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747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汪汪汪

作者:懒女人是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汪汪汪

      1.
      桑琪琪化了淡妆穿上修身长裙,抱着火红的玫瑰和巧克力,等在市勘探所门口。
      她是来向夏亦新表白的。
      夏亦新比她高两届,地质系,在勘探所实习。桑琪琪对他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不管不顾便冲过来表白。
      勘探所四点半下班,夏亦新七点十分才出来。
      白衬衫、牛仔裤、黑面白底休闲鞋。衬衫每颗纽扣都扣得板正,身姿挺拔,越发显得气质卓然脱俗。
      他单手插兜,站在路边,等绿灯过马路,旁边的行人不住回头看他,差点撞树。
      桑琪琪捧着玫瑰上前,鼓起勇气喊了他一声,“你好,夏亦新。”
      夏亦新回头看着她,清冷的眼神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
      桑琪琪耳根都红了,出来时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在等待的几个小时里已经消磨殆尽,此时被他看着,慌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有事吗?”夏亦新淡淡地开口,眉梢带着一丝不耐烦,但良好的教养让他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桑琪琪将玫瑰和巧克力递了过去,垂下眼皮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我喜欢你。”心跳快到一百八,紧张得额头的汗都出来了。
      “……嗯。”
      桑琪琪等了半天没等到他接下来的话,抬头看时,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自己这算表白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门卫大叔走过来,好心问她,“喜欢夏亦新?”
      桑琪琪点头。
      “我劝你还是算了吧。”门卫大叔惋惜地叹气。
      桑琪琪不解,“为什么?”
      “连你一共有十个女孩子来向他表白了,环肥燕瘦,各式各样的漂亮女孩子,他愣是一个没瞧上。”
      “十个!”桑琪琪似被浇了一桶冰水,从头冷到脚。他那么出色,当然有很多女孩喜欢他,她早该想到这点。
      门卫大叔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到:“我怀疑他喜欢的是男人。”
      “大叔,这种话你可别乱说。”
      “我没乱说。我亲眼看到他笑过一次,对着我们所长。我们所长,啧啧,那可是个大帅哥,年轻轻轻事业有成,有能力有魅力,男女都稀罕他。”
      “我才不信。”桑琪琪把玫瑰和巧克力塞门卫大叔手里,转身走了。
      “骗你是小狗。”门卫大叔在她背后大声喊到。
      “信你我才是狗。”桑琪琪腹诽,什么跟什么嘛,大叔肯定是嫉妒他才那么说的。
      桑琪琪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第二天醒来,她真的变成了一只狗。

      2.
      获得夏亦新的吻,你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
      梦里的话,桑琪琪居然记得很清楚。待她悄悄跑回家,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自己”时,不得不含泪接受了现实。
      爸爸妈妈快要回来了,她得赶快变回来。
      要获得夏亦新的吻,她得先接近他。她不知道夏亦新住哪里,只知道他在勘探所实习,看来只能去那边等了。
      要出门得准备很多东西,最后桑琪琪收拾了一个大包包挂在脖子上,出门了。
      桑琪琪有点小兴奋,两只前脚不小心踩到大包包,大头朝下摔了一跤。
      哎,好丢人。她连忙跳起来,四周瞧了瞧,见没人注意到自己,昂着头继续往前跑。
      路边一辆黑色奔驰车里,赵轩看着那只奇怪的萨摩耶爆笑出声。
      驾驶座上,夏亦新看了他一眼,“笑什么?”
      赵轩摇头,脸上的笑意挡不住,“没什么,看到一只奇怪的狗。”夏亦新随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桑琪琪已经转弯了,夏亦新只看到一蓬毛茸茸的尾巴。
      桑琪琪坐在勘探所门口等,从白天等到半夜,夏亦新都没有出现。她可怜兮兮地抱着包包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凌晨三点多,桑琪琪被惊醒,睁开眼,看到一个面容猥琐的中年男人正在偷自己的包。
      桑琪琪顿时炸毛,冲那人大叫:“汪!汪汪!汪汪汪!”喂!干什么你!是我的包!
      中年男人见状一把扯了包就跑,桑琪琪紧追不舍。
      追了三条街,眼看就要追上,那男人顺手拿了把拖把指着桑琪琪,“死狗,滚远点,再过来我打死你!”桑琪琪止步,男人趁机跑掉了。
      我的包,我的手机,我的零食,我的钱……
      桑琪琪垂头丧气回到勘探所门口,默默流泪,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睁着眼睛到天亮,桑琪琪重新坐好,等着夏亦新来上班。
      九点,勘探所大门关上,夏亦新还是没有出现。
      桑琪琪趴在地上画圈圈:你到底去了哪里啊?她很饿,也很渴,却不敢走开更不敢睡觉,生怕错过他。
      从白天到黑夜再到白天,两日两夜的等待,漫长而孤独。
      夏亦新不在勘探所。桑琪琪失落地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已经饿得头昏眼花。
      必须吃点东西。她对自己说。
      不想扒垃圾桶,桑琪琪来到一家偏僻的面馆,冲着老板一阵摇尾巴,黑漆漆的眼珠子盯着他手里的面条,口水沿着张开的嘴角滴落。
      老板瞪了她一眼,用长柄大勺从锅里舀了一勺滚烫的面汤,冲着她泼了过去。
      桑琪琪吓了一大跳,转身就跑,然而饿了许久,她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滚烫的汤水全浇在她的屁股和尾巴上,像几千几万根烧红的钢针同时刺入皮肤深处,疼得她快要昏过去。
      回到勘探所,桑琪琪蜷缩成一团,小心翼翼地舔舐烫伤的地方。
      尾巴和屁股上的毛都掉了,露出红肿发亮的皮肤,皮肤下汪着一泡水。她知道,水泡戳破的时候会很痛,不戳的话会化脓会感染,也许还会死。
      她很饿,很疲惫,很难受,她想家,想爸爸妈妈。
      桑琪琪哭了一会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是谁在摸她的头?是夏亦新回来了吗?桑琪琪费力地撑开眼皮,眼前模模糊糊的,只看到一抹白色的影子,鼻子里传来隐隐约约的脂粉甜香味。
      桑琪琪感觉身体一轻,像是被人抱了起来,稳稳的有节奏的移动,温暖干燥的怀抱带着须后水的味道,她安安心心地睡了过去。

      3.
      桑琪琪趴在软垫上,看着眼前的食物叹气。
      她在赵轩的别墅里住了半个多月,烫伤的地方在他的精心呵护下已经好了,只是留下了难看的伤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毛来。
      赵轩人真的很好,自抱她回来之后,便当公主一样宠着,别墅顶层的阳光房给了她,还请了专门照顾她的人,就连食材都是专门从国外空运过来,他亲自下厨做的。
      她很感激他,但是她依然想离开。
      “不想吃啊?那我给你重做。”赵轩起身,准备把食物拿去倒掉。
      桑琪琪连忙跳起来,伸嘴戳到盘子里,大口大口吃,光溜溜的尾巴努力冲他摇了摇。
      这么昂贵的食材,他说倒掉就倒掉,太浪费了好吗!桑琪琪不喜欢浪费,尽管没有胃口,她还是勉强自己全部吃掉。
      从住进来到现在,赵轩花在她身上的钱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几万块了,她不想再欠赵轩的人情,怕欠多了自己还不起。
      今晚就离开,去找夏亦新。桑琪琪打定了主意。
      赵轩温柔地看着她笑,摸了摸她的毛,“吃慢点。”他觉得这狗很有灵性,太聪明了,他甚至有时候能从它身上感受到人的情绪,太怪异了。
      吃完饭,桑琪琪跟着赵轩到花园里散步,她今天很乖,陪着赵轩走了一圈又一圈,临睡前还舔了舔他的脸,感谢他为自己做的一切。
      等赵轩睡着之后,她从他被窝里钻出来,悄悄下楼,按开了地下车库的电子锁,顺着地下车库出了别墅,再钻过一排灌木丛,便出了赵轩的家。
      桑琪琪回头,回望别墅二楼的窗户,“谢谢你,赵轩。”
      桑琪琪再次回到勘探所,已经是早上七点多。路上挤满了上班的人群,她蹲在门口,巴巴地张望着。
      绿灯亮起,人海如潮,从对面快速走过来。
      第一眼,桑琪琪便看到了夏亦新,依旧扣得板正的白色衬衫,186的身高让他在人群里特别显眼。阳光斜斜照射过来,高高的鼻梁在脸侧留下一片阴影。
      桑琪琪站了起来,没有毛的尾巴轻轻摇晃着,黑漆漆的眼珠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越走越近。
      夏亦新看了过来,看到她滑稽的样子时,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眼神不再冰冷而生疏,带着清早阳光的温暖。
      他居然冲她笑了!
      “汪汪!”啊啊啊!桑琪琪快要幸福得晕倒了。
      夏亦新喜欢狗,但因为过敏,所以很少接近。
      驻足看了一会儿,他笑着进了大门。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桑琪琪才回过神来,她乐得原地转圈圈,兴奋地嗷嗷叫了几声。
      桑琪琪一整天都很兴奋,也不觉得饿和渴,她一直守在门口,等着夏亦新下班,无论如何,今天她都要跟着他,赖上他。
      下午四点半,夏亦新准时从门口出来,目光不自觉地扫向桑琪琪。
      桑琪琪立刻朝他飞奔过来,绕着他的双腿转圈,不时仰起头冲他笑。
      同事们笑着问是不是他养的狗狗,夏亦新没说话,只是弯腰摸了摸萨摩耶的头。
      “不是他养的,他对狗过敏。”老板秘书安妮笑着解释,像是回应她的解释一般,夏亦新打了个喷嚏。
      正在蹦跶的桑琪琪被这句话震惊了,他居然狗过敏!她知道过敏严重的甚至会威胁生命,那那自己该怎么办?
      4.
      众人围着桑琪琪聊了一会儿,纷纷离开了。
      “小新,走吧。”安妮对夏亦新说道。
      夏亦新笑着摸了摸桑琪琪,起身走了。
      桑琪琪轻轻咬着他的裤脚不想他走,喉咙里呜呜有声。
      “想跟我走?”夏亦新蹲下来,揉揉她脖颈上的毛。
      桑琪琪拼命点头,眼中泪汪汪的,看着十分可怜。
      夏亦新笑了,凌厉的眉眼顿时柔和起来,笑眼弯弯,眼中有星星升起,璀璨动人。
      桑琪琪痴痴地看着他的脸,脑子里一片空白。
      “小新,你该不会想收养它吧?”安妮觉得夏亦新今天很怪,整个人褪去了锋芒,变得柔和了许多,此时的他才像个二十来岁的大男孩,与平日里刻意表现的成熟完全不同。这是她未曾见过的模样。
      “嗯。”夏亦新应了声,对桑琪琪说,“走吧。”
      “可是你过敏诶。”安妮劝到。
      “注意一点没问题的。”
      “林阿姨那边知道了,肯定会反对的。”她口中的林阿姨是夏亦新的母亲,两家是世交,安妮比夏亦新大两岁。
      夏亦新的双眼有一瞬间的黯然,“再说吧。”因为他过敏,所以他尽管再喜欢也不被允许接近,现在,他想按自己的心意来,而且他知道如何处理过敏这件事情。
      至于为什么是这只萨摩耶,大约,正好遇上了吧。
      夏亦新到底还是把桑琪琪领回了家里。
      他住在观澜一品三十二楼,复式,楼上还有一层。
      桑琪琪第一次踏入这个家,便被震撼了。不同于赵轩家的大和富丽堂皇,夏亦新的家大约可以用一个空字来形容。两百多平米的空间,大部分都空着。楼上整面墙都用的钢化玻璃,视野开阔,半座城市都能看见。
      “喜欢这里吗?”夏亦新躺在地毯上,透过玻璃房顶,望着星空。
      桑琪琪汪汪叫了两声,学着他的样子趴下。
      夜幕低垂,群星闪烁,整个房间仿佛落在星空里,与星光为邻。
      “我也喜欢。”夏亦新说。
      桑琪琪傻傻地笑着,她觉得自己好像到了天堂,幸福的感觉充满胸臆。

      5.
      “乖乖待着,我去洗澡。”忙了一天,身上都是汗,他准备冲个澡,然后带它出去买点东西。既然要养,就好好养,该给它买的东西一次买足。
      洗澡!
      男神的□□!
      好想看!
      桑琪琪纠结了很久,决定满足自己的心愿。
      她悄悄下楼,顺着水声来到卫生间,透过磨砂玻璃门,她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道修长的影子。好想看清楚啊,桑琪琪扒着门,努力瞪大眼睛。门太滑,她总往下掉。
      卫生间水声忽然停了,门被打开,夏亦新一边用浴巾裹腰,一边走了出来。
      桑琪琪来不及逃跑,被抓了个正着,她立马乖乖坐下,垂着头,不敢看他。
      被抓包了,好丢脸!如果不是有毛挡着,桑琪琪估计自己的脸红得能滴血了。
      “乖,我只是在洗澡。”夏亦新听人说过,狗狗很有灵性,如果意识到主人有危险,会努力来救主人,比如关门洗澡,在狗狗看来就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桑琪琪的脸更红了,当然谁也看不出来。她当然知道他在洗澡。
      阿嚏!
      夏亦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桑琪琪吓得一抬头,唔,她觉得自己要流鼻血了。
      润泽的肌肤如玉石一般光滑,宽肩大胸对称的八块腹肌,还有人鱼线……男神的□□果然没让她失望,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简直不要太赞。
      桑琪琪咧开嘴,傻呵呵地冲夏亦新笑,口水顺着牙齿滴滴答答落下。
      大概是被她□□裸的目光吓到,夏亦新起身回了卧室,快速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带你去买点你的东西,去吗?”
      “汪!”
      夏亦新带她去了市里最好的宠物店,买了许多东西,狗粮啊狗窝啊狗用的沐浴露啊等等等等,差点塞满了车子的后备箱。
      满载而归,夏亦新亲手帮她布置狗窝,桑琪琪乐得一直在地上打滚。
      简直太幸福了有没有。
      白天,夏亦新去上班,桑琪琪在家里玩,睡觉,和等他下班。
      晚上,吃过晚饭,他带她出去跑步。
      回来后,他给她洗澡,然后在她的房间腻歪一会儿,等她睡着了,他才回自己的房间。
      看着电脑深处那个孤零零的文件夹,夏亦新叹了口气。
      四五岁的时候,他曾经拥有过一只小萨摩耶,一人一狗整日腻歪在一起。后来,他开始生病,再后来,他知道自己对狗狗过敏,所以那只萨摩耶被送走了。
      当时他被关在二楼自己的房间,小萨摩耶一直冲着他的房间叫,他眼睁睁的看着它被拖走,他一直记得它水汪汪的黑眼睛看着自己的可怜模样。
      直到他看到桑琪琪,一模一样的眼神瞬间击中了他的内心,脑海深处的记忆汹涌而来,那种遗憾和难过的情绪翻涌上来,不可遏制。
      所以,他决定带它回家,所以,他对它很好很好。
      就当是为了弥补当年的遗憾吧。

      5.
      桑琪琪太快乐了,以至于忘记了要回到自己身体的事情。
      这天,夏亦新下班带了个人来,桑琪琪看到那人顿时傻眼了。
      居然是赵轩。
      赵轩看到她也是很吃惊,“你居然在这里!”
      “什么?”夏亦新不解。
      赵轩指着桑琪琪,“我养了它半个月,它居然跑了,没良心的家伙。”
      桑琪琪心虚地垂下脑袋,趴在地毯上不敢看他。
      “它就是你常说的那只跑掉的?”
      赵轩点头:“没错。小东西,快老实交代,为什么要偷偷离开?”他蹲下来,把桑琪琪抱到怀里,抓着它的耳朵,让它看着自己。
      桑琪琪默。
      “没良心的。”赵轩用力揉着它的毛,笑得很是开怀。
      “你在哪儿捡的它?”赵轩问夏亦新。
      “勘探所门口。”
      “我也是!”赵轩说,“难道它一直等的是你?”
      桑琪琪连忙点头,“汪。”她可不想被赵轩带回去。
      赵轩:……
      “这样最好,你那边应该还有它的东西吧,那就麻烦你帮我照顾几天了。”夏亦新要出差半个月,他正愁桑琪琪会不会不适应赵轩家,现在看来把它交给赵轩是最合适的了。
      “汪!汪汪汪——”我不去他家啦,为什么要我去他家,我不去嘛。
      桑琪琪从赵轩怀里跳下来,跑到自己的房间,躲了起来。
      夏亦新二人怎么哄,它都不肯出来。
      二人对视一眼,“怎么办?”
      沉吟良久,夏亦新做出了决定,“罢了,我带着它吧。”反正是自己开车去,带着也没什么。

      6.
      夏亦新和几个同事去的地方比较偏僻,他们需要在荒郊野地里工作几天,寻找矿源。
      桑琪琪一步不离地跟着他,晚上便睡在他的脚边。
      几天的取样都不甚理想,这天,夏亦新带着桑琪琪多走了几里地,来到一处更偏远的地方。
      他开始工作,桑琪琪在旁边趴着看他忙碌。
      暖风徐徐吹来,带着树木青草的清香,漫山遍野开满了各式野花,蝴蝶翩然来去,气氛静谧而美好。
      忽然,桑琪琪的耳朵动了动,鼻子里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腥味。
      她俯下身,快速打量着四周,半人高的野草丛里,她看到一双绿莹莹的眼睛。
      是狼!
      “汪汪汪汪——”桑琪琪大声叫了起来,她冲到夏亦新的身边,咬着他的裤腿拖他走。
      夏亦新的工作才进行到一半,他摸了摸她的头,安慰她,“乖,再等一会儿就好了。”
      桑琪琪根本不听,跳起来去咬他的袖子,狼来了,很危险!
      桑琪琪太着急了,一不小心刮破了夏亦新的皮肤,血沁了出来。
      “你怎么了?”夏亦新蹲下来,安抚地搂了搂它。
      “汪汪汪汪汪汪”这个时候,桑琪琪恨不得自己会说话,她忽然凑到夏亦新嘴边,舔了舔他的双唇。
      一点变化也没有,她还是萨摩耶,还是不会说话。
      狼越来越近了,她能从风声里听到它触碰野草的声音。
      “汪汪汪——”
      夏亦新看着莫名其妙像发了疯的桑琪琪,犹豫着是不是先待它回营地,然后自己再来。
      “汪汪汪——”桑琪琪的叫声越发慌乱了,夏亦新决定先带它回去。他转头收拾工具仪器,桑琪琪在旁边急得快要疯了。
      好不容易收拾好东西,一人一狗匆匆往营地赶去。
      忽然,夏亦新停下了脚步,将桑琪琪拉到了自己身后。
      一匹老狼站在他面前,绿莹莹的眼睛贪婪地看着他,缺了牙的嘴里不停流着口涎。
      夏亦新现在知道桑琪琪为什么那么焦躁了,原来它早就感觉到了危险。
      他放下手里的工具,从裤带里摸出小型电击棒,打开。
      桑琪琪忽然跳到他前面,对着狼狂吠,牙花子都露了出来,唾沫四溅。
      夏亦新摸摸它的后背,“快回去叫人来。”营地里有枪,他忘了带。
      桑琪琪不肯走,它回头扯了扯他的裤脚,让他走。
      夏亦新急了,怎么赶它都不走。
      桑琪琪也很着急,两个正纠缠着,狼忽然冲了过来,直奔夏亦新咽喉。
      大约它看出来了,这两个猎物,高的那个比较难对付,雪团似的那只狗看着就很软,威胁的叫声都是娇滴滴的,根本没有威慑力。
      夏亦新练过格斗,但是没有对付狼这种生物的经验,饶是他闪得快,否则非当场被咬断喉咙不可。
      桑琪琪看着夏亦新和狼搏斗,自己却几乎帮不上忙,急得快要哭了。
      忽然,狼咬住了夏亦新的小臂,用力一撕,一小块肉被生生撕了下来。
      而同时,夏亦新的电击棒也击中了它的脑袋。
      老狼有一瞬间的昏迷,桑琪琪立刻扑了上去,学它的样子,死命咬住了它的咽喉。
      疼痛让老狼立刻清醒,发狠似的把攻击目标转到了桑琪琪身上。那个人类手里的东西太可怕,还是先弄死这只小狗再说。
      夏亦新被撕掉肉的情景刺激得桑琪琪大脑充血,此时此刻她好像真的变成了一只狗,狠命地与一只狼撕咬在一起。她只知道不咬死这只狼,夏亦新就要死了,而她又怎么会让夏亦新死。
      如果夏亦新死了,她会活不下去的。
      如果说之前的喜欢纯粹是一见钟情,那么两人相处的那些日子让她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心,她是真的很爱夏亦新,他那么好,值得她付出任何,包括性命。
      桑琪琪不知道自己被老狼咬了多少次,也记不清自己咬了老狼多少次,头上脸上的皮都被撕裂,涌出来的血模糊了她的眼睛。尾巴也在一阵剧痛之后脱离了她的身体,腹部软弱的地方也破了,肠子流出来一截。
      她知道自己受了很重的伤,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老狼的下巴咬掉了,然后,她倒在地上,费力地喘着气。
      没了下巴,看它还怎么伤害夏亦新。
      老狼嗷嗷惨叫着跑了。
      桑琪琪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没有得到夏亦新的吻,自己还回得去自己的身体吗?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才想起自己的任务来。
      算了,回不去就回不去吧。她想。
      7.
      一年后,夏亦新向桑琪琪求婚。
      桑琪琪问他,“你怎么知道是我?”难道他发现了她留下的秘密?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电脑里看到了一些东西。”
      果然被他发现了。桑琪琪脸红得像水蜜桃。
      那是她在夏亦新家里住的时候,白天等他太漫长难熬,她便偷偷的跑去用他的电脑,上自己的微博记录下每天等他的心情。
      为了不被他发现,她每次用完就下线,还清除了浏览记录,他是怎么发现的?
      “做过就会留下痕迹,只要有心,就能发现。”夏亦新不会告诉她,自她“死”后,他将她的每样东西都细细珍藏,某次躺在她的狗窝里怀念她的时候,发现了她写在狗窝里微博帐号和密码。
      桑琪琪记忆力不好,怕忘记密码,便悄悄记在了狗窝的角落里,不是一寸一寸检查,根本不可能发现那些字。
      “不怕我是妖怪?”桑琪琪笑着问,毕竟她的经历太过匪夷所思,正常人根本接受不了。
      夏亦新将她搂进怀里,叹气,“无论你是人是狗还是妖怪,我都认了。”
      谁让他第一眼见到她便动了情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