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也开金手指

作者:送君十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入梦救人

      “你!”双儿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对自己这么说话,一时间也有些窘迫,却仍是倔强地反驳道,“可是小姐她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做下人的!”
      
      沈倾点了点头,似笑而非地道:“可我刚刚分明听你说自己只是一个下人的,难不成是我记错了?”
      
      双儿被说得有些脸红,正想着该如何反驳,却又听映依开口道:“还望沈姑娘莫要与双儿计较了,双儿年纪小,还不太懂事。”
      
      听到这话,沈倾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个映依还真是善良到是非不分啊,自己明明也是在帮她说话,她竟然还反过来帮双儿说话?
      
      “几位莫要多言,若张夫人不信任在下与倾儿,我们自不会强留于此,此事只听张夫人一句话便是了。”陆铭淡然开口,虽然这话表面上没什么,但实则是帮着沈倾的。
      
      不过这次双儿倒是没再开口了。
      
      柳氏犹疑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如此便劳烦二位了,映依,咱们先出去吧。”
      
      映依点了点头,又道了谢,这才与柳氏一道出门去了,双儿虽尤不甘心,却也并未多言,只是瞪了沈倾一眼,接着跟了出去。
      
      等三人都出去了,这屋中便也只剩下三人。
      
      “陆……仙君,你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真有‘梦魇’这种病吗?”沈倾率先开口,颇有些疑惑。
      
      陆铭点了点头:“或许不该说成是一种病,不过也相差不大了。”
      
      “那这种状况,是不是和梦魇有关?”沈倾看了眼张文书,颇有些内疚。
      
      陆铭一面点头,一面伸手查探了一下张文书的状况:“这位张公子怕是被梦魇困在了梦境之中而无法脱身,故而才会一直昏迷不醒,然身子却无甚大碍。”
      
      “你这样说,我还是不太明白,什么叫被梦魇困在梦境中?难道梦境不是只有人世之人才能编织的吗?”沈倾撇了撇嘴,仍是不解。
      
      “倾儿如此以为,那便错了,虽说初时梦魇只能依存于来自尘世的梦境,然随着梦魇的灵力越来越高深,便也可以具备编织梦境的能力,且灵力越是高深,梦境中的景物或人便可越多,”陆铭仍是如最初那般,面对沈倾的问题,总是十分耐心地解答,“加之诸多梦魇皆对媚术有些钻研,故而有些梦魇为了追寻永久的美梦,便会用媚术将本不该一直沉溺于梦境中的人困住,使人一直无法转醒,如此你可明白了?”
      
      沈倾闻言忍不住鼓起腮帮子,半是质问地道:“我说,你为什么叫我倾儿啊?”
      
      “倾儿不是说叫我直接叫你的名字便好吗?”陆铭挑了挑眉,笑了一笑。
      
      沈倾无力地耸了耸肩:“可我的名字是沈倾啊。”
      
      “沈字乃是姓氏,姑娘莫不是记错了?”陆铭仍是温和地笑,只是不知为何,沈倾却总觉得这笑容有一种坏坏的味道。
      
      这种事现在也不是重点,既然对方都这样说了,沈倾自然没必要追问下去,她想了一想,又把话题拉了回来:“你刚刚说的话我倒是听明白了,但是梦魇不是不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情绪吗?那他们要怎么编织梦境,再把尘世中人困入其中?”
      
      “皆是沾染了世俗罢了,梦魇本无心,故无情,然他们的梦河却锁住了太多的悲欢离合,故而渐渐的,梦魇便也能本能地感悟一些情绪,再者便是在日积月累中渐渐产生的,便利如媚术,梦魇不会知晓那是媚术,更不知自己本能地便会趋近这等术法,这大概便是机缘了。”说到这里,陆铭忍不住轻叹了口气,有些事似乎着实叫人费解,却偏偏又真实存在。
      
      听到这里,沈倾算是听明白了:“那现在怎么办?怎么样才能让张文书醒过来?”
      
      “如此便要看倾儿你的了。”陆铭定定地看着沈倾,目光显得异常晶亮。
      
      “我?可我什么都不会啊!”沈倾囧了,这人不会是在拿自己寻开心吧?
      
      陆铭弯起唇角:“倾儿怎会什么都不会?倾儿会入梦,又懂媚术,且灵力高深,可不是人人都能如此的。”
      
      “好吧,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会,你之前也猜到了,我其实……就是一缕孤魂,机缘巧合借用了这个身子罢了,所以你看……我肯定是不行的。”沈倾无奈地垮下肩膀,索性把这件事承认了,反正陆铭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陆铭闻言只是抖了抖眉,对此事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反应:“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那要怎么试?”沈倾叹了口气,无论怎么试,她配合就是了,毕竟张文书会变成这样,也和她有关系。
      
      “倾儿,你先仔细看看张文书,可有察觉他身上的异常吗?”陆铭往后退了一步,给沈倾让出地方来。
      
      沈倾狐疑地上前两步,开始观察仍在昏迷中的张文书,这人长得颇为俊秀,只是此时面色太过苍白,就连嘴唇都失了血色,故而显得十分虚弱,不过仔细看起来,这人的五官倒是端庄得很,嘴唇的厚薄很适中,鼻梁很是挺拔,一对眉峰也是粗细适中,只是他的眉心不知为何似乎隐隐透着一股子黑气,显得有些不祥……
      
      恩?黑气?沈倾重又将目光定格在张文书的眉心,她不禁迷惑了,方才她好像还没发现这股子黑气呢,怎么现在却是越看越明显了?
      
      “是不是看出了什么?”陆铭一直在一旁观察着沈倾的神色,此刻见她皱眉,不禁开口询问。
      沈倾眨了眨眼睛,在确定自己着实没有看错后,这才道:“我看到……张文书的眉心似乎透着一股黑气,你能看到吗?”
      
      “这便是梦境的入口了,倾儿你莫要着急,你只动用自己的意念,便可顺利进入梦境,可知晓了?”陆铭在一侧颇为严肃地开口,又叮嘱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或是看到什么,你都不可让自己的情绪发生太大波动,否则以你的灵力,定会影响到梦境中的人或物,知道了吗?”
      沈倾皱了皱鼻子,她现在都还不知道该怎么动用意念了,哪里来得那么多讲究?进入到一个人的梦境诶,听起来就很神奇了,这要是真能进去,那还不……
      
      诶,怎么突然觉得晕晕的?
      
      咦,怎么好像天地都颠倒过来了?
      
      “倾儿,你没事吧?”等到一阵眩晕终于成为过去式,沈倾便听身侧传来陆铭担忧的声音,她下意识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华丽丽地晕倒了,而且还是晕倒在了陆铭的怀中。
      
      “不好意思。”沈倾一面说着,一面颇为不好意思地爬了起来,刚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当着陆铭的面就直接晕……
      
      诶,这里是哪里?自己刚刚不是还站在张文书的床前的吗?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这里来了?还是说自己一不小心,就又昏睡了三天三夜?可是就算是昏睡,也不可能就这么以地为席、以天为被吧?
      
      陆铭在一旁看得好笑,此时才出声道:“倾儿,这里便是张文书所陷入的梦境。”
      
      “梦境?你是说……这里其实是梦境?”沈倾再一次晕了。
      
      陆铭肯定地点了点头:“正是,倾儿,还记得我方才说过的话吗?”
      
      “什么话?”沈倾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虽说感觉到很神奇,但是这里的一切和现实世界里的想必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差别。
      
      陆铭突然伸手,揉了揉沈倾的脑袋:“有些事,总要试过才知晓究竟行不行的。”
      
      “你……你干嘛摸我的头……”被揉了脑袋之后,沈倾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不过为时晚矣。
      
      陆铭仍是笑,眸若繁星:“只是觉得你很是可爱。”
      
      沈倾撇了撇嘴,竟然觉得有些害羞,她忙环顾四周,转开话题:“那个……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这里看起来像是一片枫树林,咱们还是先出去吧?”
      
      “如此也好。”陆铭点了点头,与沈倾并肩往前走去。
      
      如果不计较这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其实这里的风景还真是不错,虽然不是秋季,枫叶也不是火红的颜色,但看着这一片翠绿似乎也能叫人心情好上许多。
      
      “我说仙君啊,你们南冥是什么样子的呀?”走着走着,沈倾就开始没话找话了。
      
      南冥这个地方很神奇,而说起南冥,就要先介绍一下这个异世界的布局,简单来说也就是一句话。
      上为天,下为地,南有花妖开遍地,北有雪狐久成仙,皆无穷尽,而人世环于地中。
      
      从这句话中便可看出,南冥绝对是个好地方啊,有花有妖,堪比仙境,所以沈倾对这里倒真是挺好奇的,不知道和人世有什么区别。
      
      陆铭想了一想,悠悠答道:“若是得空,不知倾儿可想去走一遭?”
      
      “去南冥?我也能去南冥吗?”沈倾对此大为吃惊,她记得之前看小说的时候,映依和陆铭虽然相恋了,但因为种族不同,所以映依根本就不能去南冥,也正因此,她才会非常勇敢地奔上修仙之路。
      
      陆铭转头看了沈倾一眼:“有何不可?”
      
      “就是觉得有些意外,不是说南冥不是谁都能去的吗?”沈倾挠了挠头,她觉得自己像是被骗了,怎么小说里的情况和自己遇到的完全不一样呐。
      
      “本是如此,只是倾儿你本也不该出现在这尘世,可如今,你不是已经在了吗?”陆铭浅笑,目光中竟似透着淡淡宠溺,只是不等他将这情绪加深,目光便被另一处风景吸引了,远看那该是一对情侣,此时正相依而立,状似亲昵,陆铭敛起笑意,叹了口气,“倾儿,我们要寻之人便在眼前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