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也开金手指

作者:送君十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男二号出现

      “许久不见。”陆铭站起身,一副早就预料到这人会出现的表情。
      
      沈倾则是在震惊之后,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以保证自己不会惨遭男二号的毒手,只是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男二号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陆铭好像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丝毫都没觉得诧异?
      
      折澈走近两步,嘴角挂着一丝邪魅轻笑:“若仙君此番是为将我押回南冥,只怕便要失算了。”
      
      “阁下何出此言?在下本无意与阁下作对,又何来的‘押回’一说?”陆铭仍是温文尔雅地笑,仿若与朋友谈天一般。
      
      沈倾站在一旁顿时晕了,这两人该不会根本就是同谋,是一起来谋害自己的吧?
      
      这时候,沈倾才第一次真正地看清楚男二号的相貌,或许是因为身份的缘故,此时他的身上正穿着一件绣着艳红彼岸花的黑色袍子,一头墨发在阳光下竟也透出一种暗红的色泽来,瞧着颇有些诡异的味道,至于这人的长相,怕只能用“邪魅”二字来形容了,沈倾不是很喜欢这样的长相,虽然它很赏心悦目,但是却透着浓浓的邪气,显得太过勾人,瞧着反倒不太舒服了。
      
      “那仙君为何不尽早回南冥去?不是听闻南冥昙花一族想来只懂修仙,不问世事吗?”折澈暗含煞气的眸子滴溜溜地转到了陆铭的身后,也就是沈倾的身上,转的沈倾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想把自己彻底藏起来。
      
      陆铭动作十分自然地牵住沈倾的手,竟是将沈倾拉到了自己身侧,又温和道:“在下确是不曾过问世事,阁下自不必担忧,只是与在下相关的私事,却是不能不管,故而还望阁下高抬贵手。”
      “要我高抬贵手?仙君是在开玩笑吗?”折澈微眯眼角,不知为何,瞅着面前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双手,折澈竟然觉得莫名地不悦。
      
      沈倾也是紧张,她到此刻为止也弄不明白陆铭究竟要做什么,只是碍于情况太过诡异,她才没敢把手抽回来。
      
      “实不相瞒,沈倾正是在下命定之人,故而在下此番入世,便是为寻她而来,然阁下却偏偏抢走了她的梦河,故而阁下可否将倾儿的梦河归还回来?”陆铭仍是浅笑,说什么都显得十分从容,只是听了这话的沈倾,却是从容不起来了,这人到底在说什么啊?他他他……他是不是搞不清楚什么叫做“命定之人”?还是说,搞不清楚状况的其实是自己?
      
      折澈的眼睛眯得更厉害了,隔了片刻,他方才咬牙切齿地道:“怕是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又不会害你,也没打算将你缉拿归案,所以这件事根本就和我没关系的好不好?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不要把我扯进来?”虽然有些害怕这人,但沈倾的性子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更何况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幸福,她又怎么能不努力争取一下?
      
      折澈怒了,然后笑了:“你的梦河实在好用,我若还你,岂不可惜了?”
      
      “那你也不能随便抢别人的东西啊!”虽然很努力地让自己表现得很勇敢,但是沈倾还是莫名地没有底气起来。
      
      陆铭捏了捏沈倾的小手,含笑应道:“阁下其实是担心归还梦河后,在下会对阁下出手吧?在下可向阁下保证,只要阁下肯归还倾儿的梦河,在下日后绝不过问阁下之事,如此可好?”
      
      “仙君这话未免太过抬举自个儿了吧?梦河本是梦魇所有,仙君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多了吗?”折澈冷哼一声,破有些不悦地将目光转移到了沈倾身上,“你叫沈倾?”
      
      沈倾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点了点头,气势上明显弱了很多。
      
      折澈死死盯着沈倾,隔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真是被我夺了梦河的那个梦魇?”
      
      “是,就是我。”沈倾没骨气地如实回答,就差没点头哈腰了,这种感觉真不好,就好像命根子被人攥手里了似的。
      
      折澈皱了皱眉:“那你为何还没死?”
      
      沈倾终于不再害怕了,因为她抽搐了,他竟然连自己死没死都不知道,那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阁下真是说笑了,若是倾儿不在了,你又是如何化为的人形?”陆铭笑着摇头,虽然那丝浅笑似乎并没有改变,但是却叫人瞧出嘲讽之意来。
      
      沈倾擦了擦汗,也觉得男二号的话未免太奇怪了,只是她却不知道折澈比她还要奇怪,沈倾的梦河确实是在折澈的手中,也正是利用了梦河中所储存的灵力,折澈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重新幻化为人形,但是也仅仅是从梦河中获得灵力而已。
      
      按理说,如果梦河的主人还存在的话,那么梦魇与梦河之间一定会存在一些沟通,或者是灵力的传输,但是从获得沈倾的梦河开始,折澈竟然丝毫没有感应到沈倾的存在,而这种状况只有两种解释,第一种就是这颗梦河对应的梦魇已经魂飞魄散,第二种则是这个梦魇可以脱离梦河独立存在,相比较而言,肯定是第一种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说他会认为沈倾已不在人世,也是有些道理的。
      
      只是这种道理,折澈并没有兴趣说出来或是问个清楚,他此刻突然有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念头,从第一次见到沈倾,折澈就觉得她很有趣,是那种梦魇不应该具备的有趣,更重要的是,她以及她的梦河对自己或许会很有帮助。
      
      这么想着,折澈缓缓摊平手掌,将那颗梦河托在掌心:“想要吗?”
      
      听了这话,沈倾的嘴角抖得更厉害了,尽量忽略这种诡异的话语以及诡异的语气,沈倾如实点头:“你能把梦河还给我吗?”
      
      “那就跟着我。”这次折澈倒是不打算要沈倾的命了,却说出更叫沈倾无法理解的话来。
      
      沈倾眨了眨眼睛,一时间连害怕都给忘了:“你什么意思?”
      
      “只有跟着我,你才有活路。”折澈勾唇,一脸不良少年的诱惑小模样。
      
      沈倾懵了,按道理来说事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呀,怎么感觉自己好像突然间变成了一块刀俎上的肉呢?她反过来捏了捏陆铭的手,求助似的看向对方,用眼神问道:“怎么办?我不想沦为这个妖孽的奴隶啊。”
      
      陆铭对着沈倾笑了笑,不卑不亢地道:“阁下怕是又搞错了,说起来阁下怕是忘了,现今阁下的这肉身便是借倾儿梦河中的灵力所幻化,若是失去了这梦河,只怕阁下才真要没有活路可走了。”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我?”折澈跟着笑了,他轻轻收拢掌心,像是随时都可能把那颗银白色的珠子给捏碎。
      
      这举动吓得沈倾脸色都快发白了,这绝对是条件反射,一种出自身体的条件反射,就跟她会觉得折澈很可怕是一个道理:“你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做了就后悔!”
      
      “倾儿放心便是,他可不敢毁了这梦河,”陆铭笃定地看着折澈,虽然笑得十分温和,但看起来却比谁都嚣张,“这梦河现今便是他的命,他怎舍得断了自己的活路?”
      
      沈倾知道陆铭这是在帮打气,也是在给自己撑气势,她咬了咬牙,也挺直了脊背:“我才不怕你呢,你最好把它还给我,不然……不然我不会叫你好过的!”
      
      “是吗?那你要如何叫我不好过?”折澈显然没有幼稚到因为这两句话而生气,虽说他本身就是个喜怒无常的性子,“大不了同归于尽,可至少我还能有重生的机会,你却只会魂飞魄散、用不得超生,所以你想怎么样?和我同归于尽吗?”
      
      沈倾闻言顿时瘪了,作为受害者,自己似乎确实没有太大威胁对方的筹码和力度。
      
      “此言差矣,谁说离开了梦河,倾儿便会魂飞魄散?”陆铭含笑摇头,仍是从容不迫地道,“怕只怕若倾儿将梦河融入体内,阁下非但要将先前借用的灵力归还,更是难逃重回南冥之难。”
      
      折澈闻言竖起眉头,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南冥逃出来,自然不愿再被抓回去,只是面前这人毕竟是南冥花仙,他的话自己又怎敢相信?只是他现今确是离不了这蕴藏深厚灵力的梦河,所以在此事上,折澈选择先退一步:“如此也对,那便让我跟着你吧,如此可好?”
      
      “你……你说什么?”沈倾有些不置信地看着折澈,一定是自己幻听了,她可不想带着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在身边啊,说不准哪天自己就死在这人手上了呢,不过话说回来,沈倾一直都觉得挺奇怪的,按照正常的发展,自己那天在梦境中就应该死在这人手里了,怎么后来竟然只是丢了自己的梦河呢?
      
      折澈笑着朝着沈倾走过来,直到近在咫尺这才停下,沈倾很想往后缩,因为她很明显地感觉到折澈身上传递过来的煞气,这种气息让人本能地感到恐惧和希望回避,这真的不怪她,只是陆铭一直紧紧握着沈倾的手,并且很有效地阻止了她下意识的举措。
      
      折澈略微低头打量着沈倾,似笑非笑,然后他弯唇开口:“沈倾,自今日起,我便跟着你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