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十章龙子变公主

      扶风煎了三次药,每次都在药中加了珍珠粉,还有他自己的血,亲自端给云裳喝。因为药苦,云裳尝不到血液的腥味,只是,第二天早起,她的精神好了许多,咳嗽也止了。
      
      夏侯焉很是惊讶,连金太医都觉得扶风太过神奇了。之前扶风中毒后不药而愈的事,太医院的人都知道,本来就觉得扶风与众不同,这会儿就更加佩服他了。两人都来问他用了什么灵丹妙药,扶风只道自己并不懂什么医术,是师父给了他几颗药丸,都是用珍贵药材制成的。
      
      他们重新上路,夜晚抵达乐昌驿馆。此处因山就水、凿池植树,并建有亭台楼阁,风物甚美。主吏得知长公主驾到,连忙出迎,盛情款待众人后,将云裳安置在南楼。驿馆之中有驿楼,驿楼是供来往官员住宿的居所。此处驿馆分南楼与西楼。南楼有朱栏玉砌,雕窗画阁,颇为豪华。
      
      扶风见了,十分满意。想云裳刚刚病过,正该在这么好的环境中将养一下。见入画与添香搀扶云裳过去,他默送她的背影,眼里满是柔情。
      
      晚上,他仍要为云裳守夜,沐一、沐七却再也不肯让他辛劳,两人跪下求道:“大人整日整夜不得休息,长久下去,心神俱耗,如何支撑?属下等本是陛下派来守卫公主的,如今反而让大人受累,属下如何担当得起?还请大人允许属下值夜,大人今夜就好好休息吧。”
      
      扶风见他们神情恳切,心中颇为感动,和声道:“既如此,今夜就劳烦两位了。若是再听到公主咳嗽,请速来报我。”
      
      “是,属下遵命。”两人叩头而去。
      
      扶风回自己房间休息,闭上眼,轻轻调息。今天已经是离京的第六天了,再过十来日便可抵达百越。七月初八,古斯竟选了这样一个日子成亲。前一日便是七夕,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可自己,却是要与蓉儿分别了。这一别,也许是永远。
      
      小姨,小姨……这样称呼她的时候,他的心中犹如百爪挠肠,多少复杂的心绪,如何能解?亲情与爱情,注定不可兼得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有人轻轻叩门:“商大人,商大人。”
      
      扶风问道:“是哪位?”
      
      “下官乃是主吏孙遥,有事向大人禀告。”
      
      扶风忙去开门,将孙遥让进来,他直觉孙遥此来必有要事,便向四下里探了探,见无人迹,他关紧房门,道:“快请进。”
      
      孙遥正是而立之年,五官不算出众,但仔细看,还挺耐看的。扶风对他印象不错,因为他在招待公主时,虽然谦卑,却绝无谄媚之意。
      
      “大人。”孙遥向扶风行礼,扶风摆手免了:“孙大人请坐。”
      
      孙遥见扶风如此平易近人,越发对眼前这少年起了敬仰之心。拱手谢过,坐下身来,道:“大人若有任何差遣,只管叫馆中差役便可。”
      
      扶风微笑:“孙大人已经很周到了,多谢关心。不过,你此来恐怕不是为了这等琐事,还请直言吧。”
      
      “是,是。”孙遥忙应了,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下官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否重要,只是公主远嫁,大人奉旨送亲,下官觉得,事关公主,理该跟大人禀告。”
      
      扶风心头微微一震:“请说!”
      
      孙遥道:“我们这个地方,是来往百越与沐月的必经之路。上次百越太子古斯上京觐见,便住在我们驿馆。后来,他回来之时,同样住在我们这里。他当时打扮得像一名贵公子,并未说出真实身份。可我身在驿馆,信息四通八达,我们丰阅堂中便藏有古斯太子的画像,拿出来比对,正是古斯本人。”
      
      扶风听他提及古斯,全部心神都凝聚起来,一眼不眨地看着孙遥,眸深似海。
      
      孙遥见此情景,越发慎重起来,回忆道:“下官记得很清楚,他来时带了五名侍卫、两名宫女。可是回来之时,他身边多了一名白衣女子,那女子罩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那眼睛……”孙遥有些羞愧,讪讪地笑道,“大人莫要笑我,我这生实在未曾见过那样妩媚的一双眼睛,好像能把人的魂魄勾走似的。所以,便多看了她几眼。然后,我发现,那女子的水袖很长,垂下时几可拖地。她的左手……好像一直没露出来过……”
      
      扶风只觉得脑子里有一根经突地一跳,心脏在停顿两秒后剧烈地跳动起来。他用力克制住自己,没有露出震惊之色,只是眼睛里猛地划过一道冰刃般的寒光。
      
      孙遥并没有注意他的脸色,他仍然陷在回忆中:“本来古斯太子多带一个人,也不关我的事,可因为这女人特殊,我才忍不住留心她。开始的时候,我看她,她一点都没有害羞之态,反而用越发魅惑的眼神看我。被古斯太子瞪了一眼,她才收敛。
      
      “晚上,我发现那女人不在自己屋里,我借故送茶水,到古斯那边去,听到他房里传出那女子的声音,声音有些尖利,好像带着怨恨。我想偷听,却不料被古斯发现,他冲出来,那目光像是要杀人似的。我吓了一跳,只好假装无辜,道了歉,放下茶水走了。
      
      “后来,我心里总是不安。觉得这女人路数不正,唯恐古斯太子与她有什么纠葛,委屈了我们长公主。可我人微言轻,这点事,说出去,人家只会当成捕风捉影,更不会上达天听。所以,我一直压在心里。今日见到大人,觉得大人一身正气,而且对公主忠心耿耿,所以,下官才敢来告诉大人。”
      
      扶风久久未语。脑子里有许多信息的碎片一点点拼凑起来,他慢慢露出冷笑。白衣女子,从不露出左手,那是因为她的左腕已经被自己斩断。她是胡姬!
      
      “她是个疯子,疯狂的女人……我听见她对着一个木雕叫‘汗青’,又是哭又是笑的……”
      
      “那人说曾在龙彪之子十岁左右见过他一次,他听别人叫那孩子‘汗青’。他说,那还是十年前的事。”
      
      胡姬喜欢的男人是龙彪之子龙汗青,她为他在太古巷龙涎井边的民宅里混淆自己的视听;她为他夜袭相府,不惜损伤那么多手下,还断了一只手腕;她为他劫走顾听雪,给她服用“失魂引”,利用她来杀自己;她为他丢出左右护法阴凤、阴凰,那两个女人被自己废了武功,丢进蜃阙府衙门,白白牺牲了。胡姬没有救她们,她舍弃自己的手下,跟着古斯走了。
      
      “听说太子为从一辆失控的马车下救出一名孩童,被马蹄踢到头部,昏迷了好几天,醒来后脑子仍是糊涂,连身边服侍他的人都不记得了。”他想起燕子杰的话。
      
      原来,这个古斯是龙汗青,他已不是原来的古斯!
      
      蓉儿,我岂能将你送到百越,岂能将你推入火坑?这件事,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他站起来,对孙遥道:“孙大人,你给我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它对我实在太有用了,谢谢你。”说罢深深一躬。
      
      孙遥大为惶恐,连忙还礼:“商大人,折煞下官了。”
      
      “请大人回去,只当今夜这事不曾发生过,本官自有安排。”
      
      “是。”
      
      扶风出门,来到南楼,沐一迎上来,低声问:“大人有何吩咐?”
      
      扶风道:“我要见公主。”
      
      “公主在屋里,入画和添香两位姑娘在服侍她。”
      
      扶风点头,上前敲门,低声道:“公主,臣商扶风求见。”
      
      门开了,入画冷冷瞧着他:“商大人,夜闯公主住处,怕是不妥吧?”
      
      扶风软声道:“我有下情回禀,还请姑娘通告一声。”
      
      入画正要讥讽几句,里面传来云裳的声音:“入画,请商大人进来。”
      
      扶风推门进去,见云裳坐在灯下,宁静如画。
      
      扶风行礼道:“可否请公主屏退两位姑娘?臣有要事禀报。”
      
      云裳对入画与添香道:“你们回房休息去吧,这里不用伺候了。”
      
      入画撅着嘴,想再说什么,云裳轻轻“嗯?”了一声,她只好噤声,与添香一起退了出去。
      
      扶风见她们走了,方低低唤道:“小姨,扶风此刻前来打扰,实为不敬,还请小姨恕罪。只是,请小姨相信,扶风一心只为小姨……”
      
      云裳见他神情郑重,便问道:“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吧。”
      
      扶风将京城中发生的事,还有刚才孙遥所说,一一道来。云裳越听越是心惊,脸色不禁变白了。
      
      扶风讲完,深深凝注着她,恳求道:“百越迷雾重重,这个古斯,不可相信。小姨身份尊贵,我岂能让你前去涉险?所以,我有一计,想跟小姨商量。”
      
      云裳肃容道:“你说。”
      
      “我有一位至交好友,就在乐昌,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名叫余樵,江湖人称‘袖里乾坤’。他本身武功极高,手下侍卫影卫众多,我想写下书信一封,将事情经过禀告父亲。请余樵将你护送回京。”
      
      云裳看着他:“那谁去百越?”
      
      “我自会找人扮做小姨模样,替你去百越。这样,小姨没有危险,而我,也可趁机找出事情真相。”
      
      “若古斯是真的古斯,你的怀疑不成立呢?”
      
      “到时再把小姨换回来便是。”
      
      云裳皱眉沉思,半晌道:“我是微家子孙,虽是女子,也愿为江山社稷出力。皇兄临行交待我,只要我在百越,便要保两国百姓共享太平。我不回去,我要去百越,再多危险我也不怕。”
      
      扶风见她目光坚定,心中更是万般怜爱,恨不得将她拥入怀中。蓉儿啊蓉儿,你虽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勇气,我却不能让你去冒险。我不是不能保护你,只怕阴谋防不胜防。
      
      “小姨,对不起……”他喃喃低语,闪电般伸手,点了云裳睡穴。
      
      云裳吃惊地看着他,刹那间眼里闪过深深的痛。失去意识前一秒,她听到扶风深情的声音:“蓉儿,为你,我万死不辞……”
      
      黑暗中,一条人影闪电般掠过驿馆,飞上夜空。他手中抱着一物,用斗篷裹着。沐一和沐七仍然像雕像般肃立在廊下,象是仍在守卫屋里的人。
      
      南海龙宫,扶风像旋风般冲进来:“舅舅、外公!”
      
      炎啸与炎焱吃惊地看着他:“风儿?你怎么突然来了?”
      
      “给我一名宫女,让她变做蓉儿的模样,跟我去百越。”扶风简短地道。
      
      炎焱瞪着他:“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时间紧迫,扶风三言两语把事情说了一遍。火啸苦笑摇头:“你这混小子,异想天开。”
      
      扶风急道:“外公不能帮忙么?龙宫里随便抓条成精的鱼,就能变成蓉儿的模样。”
      
      炎焱斜他一眼,故意逗他:“那你变成公主不就成了?”
      
      扶风不可思议地瞪着他:“那谁来做我?”
      
      炎焱一指自己:“当然是你舅舅我喽。”
      
      “为什么?”扶风叫起来。
      
      “臭小子,你对公主最熟悉,我这里的鱼儿、贝儿,她们谁知道公主平时有什么习惯?她们去,不是很容易露馅么?只有你最合适。何况,只有变成公主,才最能接近阴谋的核心,不是么?”
      
      扶风一想,也对啊。可是,自己会变么?
      
      “你法力大增了,是不是?自己试试看。”火焱鼓励他。
      
      “好吧。”扶风身子一转,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赫然出现在眼前。扶风自己都不敢相信,呆呆地低头看着自己。
      
      炎啸大笑。
      
      扶风哀怨道:“外公,您还笑我!”
      
      这时候,炎焱也变成了他的模样,伸手一揽他的腰:“走,再晚恐怕要露馅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