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九章情路难

      临行之前,扶风将军中事务细细交待他的两名副手,令他们确保京城安危。又夜入龙宫,向外公与舅父讨教保护皇宫的方法。炎焱道,有他当时镶嵌在晏清宫匾额上的那颗夜明珠,便能为皇帝示警。若有危机到来,夜明珠便会失去光泽。
      
      剩下的便是相府了。扶风将那尊观音像交给商略雨,叫他每日上香祷告,保佑相府平安。至于他母亲所绣的那幅画像,他用红木匣子珍藏起来,用铜锁锁住,放在自己柜子里。
      
      隔夜,他去向相爷与云英公主请安:“父亲、母亲,孩儿明日出发,不知爹娘可有训教?”
      
      商子牧语重心长道:“风儿,此行任重道远,你需小心谨慎。在公主面前,要谨守臣子本份,不得任性妄为。”
      
      扶风心中剧痛,恭敬叩首道:“孩儿绝不敢做出有辱家门之事,请爹放心。”
      
      云英公主道:“你的那两套新衫,我已帮你收拾好,归来之时,天气应该凉了,所以,我又帮你做了两件斗篷。蓉儿不愿太过张扬,故而你无须穿将军的官服,就当普通官宦之家嫁女便是。”
      
      扶风道:“多谢母亲,孩儿谨记。”
      
      天水碧或宝蓝色的衣衫,配上通体雪白的宝马。马上之人剑眉星目、肤色如雪。若非身佩长剑,他看起来便如出门郊游的贵公子。
      
      百越国师夏侯焉连连赞道:“素闻左龙武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少年英豪、人中龙凤。”同他一起来迎亲的宫女纷纷偷看扶风,几分羞涩、几分艳羡、几分倾慕,悄悄红了脸。
      
      云裳掀起车帘一角,端详着马上那个英挺的身姿,闭上眼,睫毛悄悄湿润了。
      
      这次送公主出嫁,皇帝共派出八名侍卫、一名太医、两名宫女——自是一直服侍云裳的入画和添香两人,还有兰芷宫新任太监总管苏平。影卫沐一、沐七则扮成侍卫,混在八人中间。
      
      红顶罗盖,四角垂下流苏,两匹高头骏马拉着马车,取“好事成双”的吉利之意。车厢内铺设着豪华的地毯,还放着瑶琴、书籍,供公主长路漫漫、消遣之用。
      
      扶风的目光从那些来迎亲的人身上一一掠过。这个夏侯焉,相貌清俊,三十几岁,颌下几缕长髯,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另有三名宫女,穿着艳丽,头挽双髻,典型的百越人打扮。年纪都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看似无害。
      
      夏末初秋,天气还很炎热,入画和添香陪云裳坐在车厢内,为她打扇、端茶倒水。沐一、沐七二人一左一右护在车驾边上,落后扶风两步。整个夏季,他们几乎都是跟扶风过的,每天在他身边,跟他精练武功,看他操练军队、整顿军纪,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尤其扶风教了他们蓬莱客独有的内功心法,使他们内力大增,他们更是感激涕零。内心里已将扶风当成他们的师父,一路上也倍加殷勤。每到傍晚下榻,他们总是争着服侍扶风。
      
      而每个夜晚,当洗去旅途风尘,安静下来,扶风心里便如抽丝剥茧般,将心事一寸寸剥开,露出里面脆弱得一触即碎的地方。
      
      他总是亲自为云裳值夜,一个人抱剑守在夜露中,一动不动。月光勾勒出他修长的身影,仿佛天地之间,就剩下那个寂寥的影子。
      
      困的时候,他站着就能闭上眼睛。稍稍休息,再醒过来继续守夜。
      
      而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他又神清气爽地站在云裳面前,行礼如仪:“公主休息得可好?”
      
      云裳温和地微笑:“本宫很好,有劳商大人关心。”
      
      两个人,像最忠心、最温文有礼的臣子,和高贵典雅、平易近人的公主。一切完美。
      
      车声辘辘,一路向南。几天后,云裳不慎感染了风寒。扶风听到马车中传来细碎的咳嗽声,那声音,一声声敲在他心上,绵绵不息。
      
      “金太医,公主如何了?”他焦急地问随行的太医。
      
      太医面有愁容:“本是感染风寒,并非大碍,可公主积郁在心,不得纾解。”看扶风一眼,叹口气,“若在宫里,将养起来可能容易些。可现在一路奔波……”
      
      扶风摆手制止他,低低道:“切莫让夏侯国师知道。”
      
      金太医点头:“可是公主……”
      
      扶风沉思片刻,道:“我自有办法。”
      
      他走到马车边,在外躬身,轻声道:“公主,臣有良药,可治公主之病。我们可否暂停行程,先找客栈安顿下来,容臣为公主治病?”
      
      夏侯焉向他投来疑问的目光:“商大人一介武将,难道还会医术?”
      
      扶风道:“我为护送公主而来,确保公主万无一失,是我的责任,否则,在下万死莫赎其罪。在下自有妙法,国师何必怀疑?”
      
      金太医也道:“为了不耽误行程,老朽也赞成让商大人试试。”
      
      夏侯焉只能点头。
      
      车驾停止前行,找了一家客栈落脚。扶风到客栈后院,央求店家给他一个火炉。他用了金太医开的药,又拿出自己身边那两颗白色珍珠,这两颗珍珠早已被程铁生归还于他。他把珍珠磨成粉末,加进药中,又刺破手腕,滴了几滴自己的鲜血进去。随着法力渐增,他的血液不仅有解毒功效,而且能够滋补元气。那两颗珍珠又是宝物,不输于千年人参。
      
      煎好药,他亲自端给云裳。云裳脸色苍白,精神不济,用茫然的眼神看着他:“商大人,这些事,你何必亲自去做?”
      
      四下无人,扶风递上药碗,眸子中藏着万般怜惜,柔声道:“小姨凤体有恙,我怎能不亲自侍疾?平日里对爹娘,我也如此。”垂下眼帘,心中百转愁肠,轮廓分明的五观也变得柔和了,“此去路途遥远,还望小姨保重身体,莫要让我担忧了。”
      
      云裳涩然一笑:“你担忧我,是因为陛下将我托付于你,你怕不好交待?”
      
      扶风手指一颤,药汁几乎泼出来:“小姨,我为的……是我自己的心。”
      
      云裳从他手里接过药碗,眼睛却仍然看着他,一字字道:“你还有心么?我只当你铁石心肠。”
      
      一句话如利刃刺进扶风心里,扶风疼得呼吸一窒:“……扶风身系家国,不敢担当更多。”
      
      云裳呵呵一笑:“我明白了,商大人忠孝双全,实为沐月臣民之典范。是我太傻,时至今日,还问这些做什么?商大人,药我会吃,你请回吧。男女授受不亲,传出去就不好听了。”
      
      扶风暗暗握紧双拳,脸色白得如纸,面上却极恭顺:“臣等公主服完药。”
      
      “好。”云裳端起药碗,一口气吞下。好苦,满嘴的苦、满心的苦,苦不堪言。
      
      扶风伸手递上一颗蜜饯:“请公主服了吧。”
      
      云裳笑得嘲讽:“商大人真是有心,多谢了。”
      
      扶风拿起药碗,微微躬了躬身:“臣告退。”
      
      待他出去,云裳用拳头堵住嘴,泪水夺眶而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修了一下~~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