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七章亲情与宫宴

      “恭喜相爷,贺喜相爷。今日相爷喜得螟蛉义子,陛下、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云裳公主都命奴才送来贺礼。”陈年笑容满面,呈上礼单,命小太监抬进几箱礼物,虽不曾当面打开,但那沉甸甸的份量,足够让在座群臣艳羡了。
      
      众人纷纷向丞相道贺。
      
      扶风却在听到云裳公主这个名字时失神了。如今自己已认父亲为“义父”,与云裳之间摆明了辈份有别,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更远了。
      
      其实,本来就已经无望,可偏偏,仍然放不下。这俗世红尘,本非自己容身之处,可是偏偏来了,偏偏动了心,偏偏无法收放自如。
      
      蓉儿,你每夜诵经,可曾真正得到安宁?
      
      也许,真正能够放得下的是母亲。她宁静如水,甘守寂寞,她把所有的情与爱,都珍藏在心里。她无欲无求。
      
      想到母亲,便想到自己近日法力大增,已经能够喷火、能够元神出窍,一晚上飞越长空,从京城到南海,再从南海回京城,并不觉疲惫。他暗暗下定决心,要勤修法力,让自己有通天彻地之能。将来上得天庭,为母亲求情,让母亲回归龙女之身,与外公、舅舅重享天伦之乐。
      
      神思恍惚,不觉忘了自己身在大堂,众目睽睽之下。
      
      “风儿受宠若惊,有些失态了,陈公公莫怪。”商子牧在旁边适时为他打掩护。
      
      扶风如梦方醒,连忙躬身谢过:“有劳陈公公。”
      
      商子牧道:“还请陈公公留下喝几杯薄酒再走。”
      
      陈年欣然:“奴才正得了陛下恩准,想要讨几杯水酒喝喝,沾沾相府的喜气。”
      
      商略雨欢快地跳过来:“陈公公,皇舅倒不曾赏几坛贡酒给我们尝尝?”
      
      陈年笑眯眯地道:“陛下今日虽不曾赏酒,却道三日后宫中设宴,请相爷一家前去赴宴。陛下准备拿出宫中珍藏十年的贡酒,供相爷与商大人品尝。小公子您可满意?”
      
      商略雨喜笑颜开,又跳到扶风身边,拉他的袖子道:“哥哥,今日我也要喝酒。”一声哥哥叫得万分熨帖,陈年听了,不禁莞尔。
      
      扶风宠溺地摸摸他的脸:“这事得爹爹和母亲作主,如何来问我?”
      
      商略雨扭头,冲父母那边扮个鬼脸,云英公主笑道:“今儿高兴,你就稍稍喝一点吧。”商略雨欢呼,一把抱过小狐狸,坐在扶风身边,粘上了他。
      
      酒宴散,扶风回博雅院,小狐狸喝了酒,有点醉了,摇头晃脑,口齿不清地道:“扶风,你终成正果了,我真高兴……师父知道,也会为你高兴的,还有你娘、你外公、你舅舅……”
      
      扶风摸摸怀中那封父亲亲笔所写的信,不觉露出笑容:“小混蛋,过两天我要去龙绡宫一趟,爹写了信给娘亲。娘若见了,必定十分欢喜。”只是,娘不会怪我泄露身份吧?
      
      小狐狸欢快地跳起来:“相爷真是多情种子,你娘这些年的相思可算有了回报了。”
      
      扶风噗嗤笑出来:“你这小家伙,懂什么人间情爱?”
      
      小狐狸白他一眼:“小动物就没情爱了么?你是半人半龙的怪物,不是照样有情有爱?”
      
      扶风语塞。
      
      两人说了会儿话,商子牧就来了。
      
      “爹?”扶风站起来,“您怎的还不休息?”
      
      商子牧手中捧着一个匣子,对他道:“我检查了一下宫中送来的礼物,其中一份是蓉儿给你的。”
      
      扶风心头一颤,双手接过,打开来。发现里面放着一尊玉观音,那玉质晶莹剔透,对着灯光,似能看到里面光晕流转。观音神情悲悯、面目慈祥,看着她,似能忘掉人间一切烦恼。
      
      扶风捧着这尊观音,莹润的触感,仿佛在传递无限柔情。他心中万般酸楚,却不能言。低低道:“小姨厚爱,孩儿感激不尽。明日进宫,定当当面致谢。”
      
      商子牧知道儿子心里那层意思始终不愿捅破,也无法捅破,便只拍拍他的肩,道了声:“早点休息。”
      
      扶风躬身:“是,爹您也早些安歇吧。”
      
      第二天午后,云英公主将扶风叫到主院,扶风行了礼,问道:“母亲唤孩儿前来,有何吩咐?”
      
      云英公主道:“陛下不是邀请我们进宫赴宴么?这次是家宴,不需要穿朝服。天气又渐渐热了,我思量着为你做些新衣。”她打量着扶风,怜惜道,“这阵子你新官上任,公事繁忙,看把你累的,人都瘦了。我为你做些喜庆些的衣服,看着人也精神。”
      
      扶风看着她温柔的笑容,心中涌起阵阵暖意。虽不是自己亲生母亲,可这位大娘,对他着实慈爱。微微躬身道:“谢谢母亲。”
      
      云英公主早唤了裁缝来给扶风量衣,从头到脚一律要换。云英公主含笑看着面前英俊的少年,眼里浮起丝丝惆怅,忽然轻道:“风儿,委屈你了。”
      
      她的意思,无非是指这小叔子被迫变成了“儿子”,扶风却没领悟,温润而恭敬地道:“母亲对孩儿如此疼惜,孩儿哪有半点委屈?”
      
      云英公主只能一笑。
      
      裁缝效率极高,第二日便把全新的衣服、鞋子送了两套过来。一套天水碧、一套宝蓝色,穿在扶风身上,衬得他的皮肤越发莹白如玉。府中丫环仆妇看得惊艳万分,背后悄悄说,恨不能抱着他啃上一口。
      
      扶风听到,羞得面红耳赤。小狐狸闻言捧腹大笑。想“追风侠”在江湖上纵横之时,人人只佩服他手中的剑,就算知道他俊美无双,也不敢对他品头论足。如今在这相府中,他简直成了宝,被大家明里暗里捧着、夸着。这,是否也是他的福分?
      
      三日后,皇宫。百盏宫灯照彻御花园,天气暖和,却不炎热,在园中设宴,气氛格外浪漫。
      
      这次不仅太后、云裳到场,连皇后和大皇子、二皇子也来了。两位皇子比商略雨年长,其余一位皇子、一位公主年纪尚小,黄贵妃所生的五皇子还在襁褓中,自是不能出席。
      
      商子牧领着扶风一一向众人见礼。扶风作为“义子”,自然不能等同于相府公子,因此仍以臣子的身份称呼大家。
      
      太后因“成全”了云裳与古斯的婚事,心情愉快,看扶风也没了以前的成见,倒觉得这少年十分养眼,一举一动又极斯文有礼。当着他的面夸赞了几句,扶风谦和道谢,举止得体。
      
      云裳公主单独坐在下手,仿佛有意避开众人、独享清静。
      
      商子牧轻拍儿子的手,示意他自己过去。
      
      短短几步路,扶风像踩在刀尖上一般,一步一痛,却不能在人家露出痕迹。
      
      他走过去,云裳慢慢抬头。剪水双瞳,默默注视扶风,无喜无忧。清丽的面容,宛如开在世外的荷花,纯净无垢。
      
      两张面庞,一样清减。
      
      扶风跪下,饮尽所有的痛,低低道:“小姨,你……还好么?”这声音,只有他俩能够听到。
      
      云裳慢慢露出微笑,伸出纤纤素手,姿态优雅,示意道:“不必多礼,起来吧……风儿,恭喜你……”那笑容如此完美,可声音中却像一根细丝,轻轻颤抖。
      
      风儿,小姨,这称呼……像千万根细细的针扎在心上,没有尖锐的痛,却那么密。
      
      扶风起身,微微一躬,唇边的笑容亦是那样完美:“臣恭喜公主觅得良缘。”这句话却是让在场诸人都听到了。
      
      太后已不觉露出满意的笑容。
      
      微泫道:“商爱卿,你过来。”
      
      扶风上前:“陛下。”
      
      微泫道:“百越已择下良辰,农历七月初八便是云裳与古斯大婚之日。商爱卿,届时你要为公主送嫁,务必保证她的安全。”
      
      扶风丝毫没有犹豫,躬身应道:“是,臣遵旨。”
      
      “心甘情愿?”微泫追问一句,目中似有深意。
      
      扶风扬起笑容:“我朝与百越结秦晋之好,是两国百姓福祉,臣乐意之至。”
      
      云裳垂在身下的手指一阵颤抖。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