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六章相爷不按牌理出牌

      商子牧把儿子拉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看着他那双干净澄澈的眼睛,看着他无欲无求的表情,心里隐隐作痛。
      
      儿子去向云英公主请安,他却没有真正睡着,脑子里想了太多。
      
      亏欠了儿子十年,亏欠了炎冰十年,他想补偿,可如何补偿?虽然父子已经相认,可儿子这个身份却无法公诸于众。皇帝钦封的左龙武将军是一条龙?这个消息若被别人知道,岂止是惊世骇俗那么简单?陛下身为“真龙天子”,要如何去面对一条真正的“龙”?有心之人借这个做文章,自己一家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何况现在京城之中敌暗我明、波涛暗涌,一场战争,正在借助某根导火线,点燃熊熊战火。凭直觉,这幕后之人绝不会只是打算除掉他与扶风那么简单,他甚至已暗暗把猜测的对象锁向某些朝中权贵。
      
      所以,他和扶风都必须屹立不倒,捍卫沐月江山。这个时候,他们冒不起风险。若为一个身份,导致君臣离心、朝廷动荡,岂非正遂了幕后之人的意?甚至反而帮了他?
      
      只把扶风的身份告诉云英和雨儿么?雨儿还小,心思单纯,本来就把扶风当作亲哥哥那般对待,商子牧倒并不太担心。可云英……夫妻恩爱这么多年,此时他反而犹豫了,他不敢肯定,一位深爱他的女子,在得知他曾经爱过另外一位女子,并且与她有了儿子之后,她还能坦然面对、慷慨接纳么?她会宽容到承认扶风的身份,并且对他的娘家人隐瞒?她毕竟贵为皇帝的亲妹妹、沐月皇朝的长公主啊!
      
      两人成亲,有一点很明确:商子牧本无意纳妾,云英公主也不许他纳妾。虽然目标一致,但站在两人的立场,意义大不相同。
      
      如今已不是妾氏问题,算起来,炎冰倒是“结发妻子”,云英知道,叫她如何自处?
      
      若不说破,云英当扶风是“小叔子”,以长嫂自居,对他极为爱护。一旦说破,后果却是无法掌控、不堪设想的。
      
      想到这些,商子牧悲哀地发现,自己除了私下里补偿扶风父爱之外,根本无法给他更多。
      
      他慢慢垂下眼帘,眸子中浓浓的黑色,被睫毛一点点覆盖,脸色却极白。身为当朝一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可谓站在权力的顶端,呼风唤雨。可此刻,面对儿子,他却是一位失败的父亲、无能的父亲。
      
      “爹。”扶风轻唤,他与父亲,一向都有心灵相通的感觉,此时此刻,他又怎会猜不透父亲的心事?唇角扬起明朗的笑容,灿若朝阳,“爹不必忧心,爹所虑者,都是孩儿所虑,孩儿一切都明白。刚才孩儿已经说过,只请爹将我和娘亲放在心中,这便足够。在人前,孩儿自然还是您的属下、陛下的臣子。夫人这么贤惠,爹总不想让她伤心;相府这么美好,请爹莫要破坏这份宁静。若因孩儿之故,导致爹家庭不和,那便是孩儿的罪过了。”
      
      商子牧伸手抚摸他的头发,骄傲、自责、感动、羞愧,种种情绪交织在心头:“风儿,我……”平日里出口成章、字字玑珠,面对儿子,却说不出话来。
      
      扶风顺势握住那只手,放在自己脸上,颇有几分撒娇的味道。商子牧这才展颜微笑,这孩子,难得露出这么孩子气的表情。能够向自己撒娇,才真正让自己有几分当父亲的真实感。
      
      他毕竟,才十岁啊。错过了十年天伦之乐,却让他一下子成为成人,要担当起成人的责任,还有那份沉重。
      
      心头无法平静,久久方息。
      
      “风儿。”他起身拿过床上那幅画像,问道,“你娘亲绣的这幅画像,可否给爹?爹想收藏在书房中,留作纪念。”
      
      扶风道:“若被夫人看到,怕是不妥。还是留在孩儿这里,爹若想看时,随时可以来看。”
      
      商子牧笑道:“你这孩子,倒是细心。不妨事,夫人是个极有分寸的人,无事绝不进我书房,就算进了,也不会随便乱翻。”
      
      扶风答了声“是”,又道:“爹可要在孩儿这边用早餐?”
      
      商子牧道:“好。我要借用你书房,给你娘写封信。你去吩咐下人,送早餐过来。”
      
      一封信,字字情深、字字眷恋、字字伤怀,写完封缄,商子牧交给儿子:“将此信交给你娘,聊慰我心。”
      
      扶风心情澎湃,望着父亲俊美的容颜,只觉得有这一刻,他所做的一切都值了。深深一躬:“孩儿遵命,谢谢爹爹。”
      
      商子牧心头酸楚,因为从来没有给过他父爱,只做了这么一点,他就感激涕零、视为恩赐了么?
      
      情不自禁给他一个深深的拥抱,说不出别的,只是喃喃地唤了声:“风儿。”
      
      早餐罢,扶风正要去衙门,仆人来报:陛下差太医过来给丞相看病。商子牧苦笑,自己随便撒了个谎,陛下倒当真了。连忙叫仆人去把太医请进来,自己匆匆回了主院,把扶风也叫过去。
      
      云英公主还来不及问,商子牧便对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戳破。
      
      崔太医进上房,听到商子牧卧房里传出咳嗽声,云英公主迎出来,道了声:“崔太医,有劳了。”温和地微笑,“相爷不过偶感风寒,并无大碍,皇兄真是多虑了,还特意派太医过来,真是折煞我们夫妻了。”
      
      边说边请崔太医进去。
      
      扶风迎上来见了一礼,崔太医问:“商大人今日不曾去衙门?”
      
      扶风道:“相爷有恙,下官自得侍疾。”
      
      崔太医暗道,这下属对上司未免孝敬过度,怎么看着像儿子对老子似的?
      
      扶风报以微笑,温文有礼,然后退回床边,从被子里拿出商子牧一条手臂,给崔太医把脉。
      
      崔太医哪里知道他搭在商子牧臂上的手指在暗暗使坏,送入真气,打乱商子牧脉息。一察下来,相爷竟真的气息躁乱,皮肤发烫,果然染了风寒。
      
      连忙开了药方,嘱扶风好好侍奉,嘱相爷静心休养。然后回去复命。
      
      等他一走,云英就把一双妙目睁得大大地,看着商子牧,也不说话,一副“我看你怎么跟我解释”的样子。
      
      商子牧陪笑道:“今日未曾上朝,谎称有恙,陛下便派太医来了。”
      
      云英看看扶风,扶风垂了手站在一边,面有愧意。云英哭笑不得,道:“你为了扶风一夜未眠,还称病不去上朝,夫君啊夫君,这就是你堂堂相爷的典范?”
      
      扶风忙道:“夫人,是属下之过,您若生气,属下愿意领罚,还请莫要责怪相爷。”
      
      云英见商子牧面色憔悴,又是心疼又是气恼,一拂衣袖:“我管不了你们相爷!”转身走了出去。
      
      扶风追至后堂,撩衣跪下:“夫人息怒。”
      
      商子牧也跟出来,伸手搀起扶风,走到云英身边,放柔了声音劝道:“我关心风儿,也是应该,你又恼什么?”
      
      一声“风儿”把扶风吓一跳,云英公主也有些吃惊,用疑问的眼神看看商子牧,莫非你认了他?
      
      商子牧用目光否定,却微笑道:“风儿是我属下,也如同我的子侄,所以我才这么叫他。”
      
      云英点点头,心道,既是你兄弟,叫声“风儿”却也应该。
      
      商子牧又道:“我把风儿当家人,他少年心性,难免偶尔犯糊涂,我不管他谁管他?他已受过罚,又向你陪过罪,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云英见他笑得温柔又有些讨好,真是又气又好笑,轻嗔道:“我哪里是在气风儿?我是气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以后若再如此,我便只管罚风儿,看你心疼不心疼!”
      
      扶风被她两声“风儿”叫得心头一热,不由自主地向她露出感激的笑容:“都是属下之过,属下以后再不敢了。”
      
      云英柔声道:“军营之中生活枯燥,偶尔放纵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以后莫要再彻夜不归了,玩乐还需适度,否则,不仅有伤风化,对身体也不好。”
      
      扶风心头又是一暖,躬身道:“是,属下受教了,谢谢夫人。”
      
      崔太医回去向皇帝禀告,说丞相染了风寒,商大人在床边侍疾,两人均未去衙门公干。微泫听得一怔,又问那相府公子呢?崔太医道,只见云英长公主与商大人,未见小公子。
      
      微泫砸吧了两下,觉得不是滋味,怎么这没有公开认的弟弟如此孝顺,当儿子的反而不管老爹?雨儿这小家伙,莫非真被自己和太后宠坏了?
      
      传了太监来,说商大人对丞相忠孝双全,堪为楷模,特赐沉水龙雀剑一把,以示奖励。
      
      消息一出,朝中众臣议论纷纷,说商大人对丞相死忠,事丞相如父云云。商子牧趁此机会,向皇帝提出,自己打算收扶风为义子。
      
      皇帝大呼荒唐,明明是弟弟,怎么可以认作义子?商子牧道:“扶风既不肯认,臣也不打算道破,以免他为身世自卑。臣长兄如父,认他义子,堂而皇之可以与他共享天伦,他也可堂而皇之成为相府中的主子,堂而皇之成为商家人,臣何乐而不为?何况,臣这么做,反而堵了朝中悠悠之口,免得他们说三道四,岂不正好?”
      
      皇帝问:“扶风愿意?”
      
      商子牧道:“他愿意。”
      
      皇帝觉得匪夷所思,他几乎想说,那你家老太爷在九泉下愿不愿意?
      
      商子牧猜到他心中所想,笑吟吟道:“家父对这儿子从未尽过责任,内心里何尝不希望臣代他尽尽当父亲的责任。臣在祠堂设下香案,问过香头,家父已托香头默许臣的决定。至于扶风,以臣猜测,他之所以同意,是因为臣对他来说,无论如何都是长辈。他将他对父亲的孺慕之情寄托在臣身上,孝顺臣如同孝顺父亲,这样对他,未尝不是一种满足。”
      
      微泫还是觉得荒谬,可这是人家商家的家务事,自己又何必管?挥挥手,表示朕不管了。
      
      于是丞相择日请了几位同僚,邀他们共同见证,将扶风收为义子。尽管大家心里都暗想,这义父义子相差十岁,未免有些不称,但人家双方愿意,又关自己何事?非同道中人自是认为扶风有攀龙附凤之心,竟然厚颜认下一位“小爹”,但见扶风一派至诚,视商子牧如同神祗,又不免暗想,自家儿子倒是亲生的,可对自己这位老爹未必有扶风对商子牧那么孝顺、那么虔诚,又不免有些犯酸。
      
      种种感觉不一而足。
      
      扶风当堂三拜,在众人面前叫出那声“爹”,泪水悄悄盈满双眸。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