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五章父子情

      商子牧呆在那儿,浑身的力气像在刚才那场责打中完全耗尽了一般,手脚发软,胸口那个地方整个儿塌陷下去,有湖水漫进来,把他的心脏一点点浸没。
      
      喉咙被一股又酸又热的气息堵住了,泪水在眼眶里凝聚,滚动着,却不肯掉下来。
      
      模糊的视线里,映出那个跪伏在自己面前的身影,消瘦的肩膀微微抖动着,压抑着哭声,没有在自己面前失态。
      
      像在做梦,那么离奇、那么虚幻。他恍惚着,努力凝聚自己的思绪,去确认这个真实的存在。
      
      小狐狸屏住呼吸,呆呆地看着他们父子俩。它的眼角已经湿了,伤感和喜悦,像潮水般一起一落,洗刷着它的心。它想安慰扶风,却开不了口,只好往他脚边蹭,用爪子轻轻挠挠扶风。
      
      扶风慢慢抬起头,黑眸中氤氲着一层水汽,鼻子轻轻翕动着,模样带着几分孩子气。
      
      好像突然间回到了真实的年龄,可以卸下一切伪装,还有那层坚硬的保护膜,这一刻,他可以做个十岁的孩童,在父亲面前撒娇。
      
      可是他看到父亲发红的眼睛,看到他眼里的泪水,他无比自责,无比心痛。他跪着退后一步,取了那根树枝来,双手举到头顶,哀求道:“孩儿错了,罪该万死,请爹重重责罚。”
      
      商子牧被那声“爹”唤醒了,他含着泪,慢慢展开笑容,伸手取了那根树枝下来,远远地丢掉,看着扶风的眼睛,叫了声:“风儿,我的儿子。”
      
      小狐狸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
      
      扶风再次泪水决堤,抬起湿透的睫毛,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哽咽着唤:“爹!爹!”
      
      商子牧伸出手掌,温柔地抚摸他的脸,修长的手指抚过他的眉眼、他的鼻梁、他的脸颊、他的嘴唇,像在重新认识一件珍宝,又像盲眼之人用手指记住对方的轮廓。
      
      窗外,已经有一缕熹微的晨光透进来。
      
      商子牧把扶风搂进怀里,悲喜交集的声音微微颤抖着:“风儿,爹害苦你了。”大掌抚上扶风的头发,丝滑如缎的触感,令他想起蛾眉亭中那女子的秀发。
      
      “不,是孩儿瞒得爹好苦。”扶风的声音闷在他胸前,听来弱弱的,无比乖巧。
      
      商子牧心软得一塌糊涂,把他拉起来,吩咐道:“趴在床上,爹给你上药。”
      
      扶风见他眼睑下挂着黑眼圈,神情疲惫,忙道:“孩儿皮糙肉厚,爹拿手掌打的,根本不碍事,不用上药了。爹若愿意,就在这儿补上一觉,孩儿去上房给夫人请安,命人代为向陛下请假,再回来侍奉爹爹。”
      
      商子牧确实觉得异常疲惫,又想到自己出来一夜未归,虽有王安知情,但也得向云英公主解释,便点头道:“好,你去请安吧,爹先眯一会儿,回头再问你话。”
      
      扶风应是,为父亲解了外袍,等他躺下,他才出门。
      
      来到主院,望一眼相爷夫人居住的上房,心里又升起愧疚。自己就这样偷偷摸摸认了父亲,将大娘置于何地?本来只想待在父亲身边,尽了自己的孝心,于愿足矣。却不料无端享受了被父亲和大娘认作“兄弟”的天伦,现在又被逼出儿子的身份……他觉得对不起夫人,更对不起雨儿。
      
      撩起衣摆,在台阶下跪了,静等夫人起床。
      
      云英昨晚见商子牧久不回来,问过王安,王安道,相爷去博雅院了。她纳闷了一夜,早上起来,仍未见丈夫身影,更觉奇怪。梳洗完,听清镜道商大人已经候在门外,便命他进来。
      
      扶风进屋,见云英公主姿容端庄,坐在堂上,他上来请安:“属下商扶风给夫人请安。”
      
      云英摆手:“起来吧。”看扶风一眼,困惑道,“相爷可是在你院中?他为何未曾过来?”
      
      扶风重又跪下:“属下该死,是属下之过,害相爷一夜未归主院。”
      
      “哦?发生了何事?”云英更加不解。
      
      扶风满面愧容:“昨晚相爷担忧国事,夜不能寐,便到属下院中,想与属下商量。可属下……属下因与军中兄弟有约,晚上未曾禀报相爷,偷偷出府,与兄弟狂欢……”
      
      云英公主已露出愕然之色。扶风向来行事妥当,从未做出格之事,怎么突然间如此狂妄放肆起来?
      
      扶风见此,装作更加无地自容:“相爷候了一夜,又气又急,未曾入眠。属下归来,向相爷请罪,相爷一怒之下,责罚了属下。属下见相爷面色憔悴,便擅作主张,请相爷在属下屋里补眠,因此特来向夫人请罪。”
      
      云英公主微蹙双眉,直觉相爷这样未免小题大做了。虽是弟弟,但也关心过度,他毕竟已经成年,就算他偷溜出去,派个人出去找找便是,回头再罚不迟,何必守了一夜?
      
      心中略有不快,对扶风道:“我知道此事了,你且回吧,我命丫环过去,稍后伺候相爷洗漱。”
      
      扶风心道,夫人宽宏大量,倒不曾责备于我。心里更是愧疚,道了谢,便起身出来。
      
      正好商略雨也进来请安,扶风见到弟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低声叮咛:“今日我不上朝,雨儿待会儿到我院里来练功吧。”
      
      商略雨高兴地点头,请完安便去了博雅院。
      
      唯恐吵到父亲,扶风把他拉到院门口去练。商略雨聪明绝顶,极有慧根,被扶风打通仁督二脉后,学起功夫来一日千里。一套“旋风舞雪剑”练下来,看得门外的侍女眼花缭乱,连连鼓掌称好。
      
      因已是初夏时节,商略雨练得满头大汗,扶风拿了布巾,给他擦汗,理好他鬓边的乱发,夸道:“雨儿学得真快,要不了多久,便会超过我了。”
      
      商略雨咧嘴笑道:“扶风哥哥就会哄我。”
      
      扶风宠溺地捏捏他的脸:“哥哥说的真心话。”
      
      商略雨被他那声“哥哥”说愣了,皱起眉,嘟起嘴,一脸怀疑,还有些不满。
      
      练完,商略雨便回晴风馆去了。扶风送他到门口,看着他离去。侍女笑道:“商大人把我家公子当成弟弟一般疼爱,难怪公子那么听你的话。”
      
      扶风微笑:“公子人见人爱,哪个不疼他?姑娘你请进来稍候,我去看看相爷醒了没有。”
      
      返回卧室,见商子牧已经醒来,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上前低低唤了声“爹”,商子牧的一双黑眸向他望过来,眸中深意,令扶风心神一荡。
      
      商子牧坐起来,扶风伺候他穿衣起床,道:“夫人派了丫环来。”
      
      商子牧道:“她不熟,叫她回去,你来。”
      
      扶风一愣,随即想到,身为儿子,服侍父亲是天经地义的事。便出来命那丫环回去,然后拿了洗漱之物,进去给父亲梳洗。
      
      商子牧坐在铜镜前,扶风给他把头发披散下来,拿梳子细细梳了。见父亲头发乌黑,肤色莹白如玉,整个人便似美玉雕琢而成,精致无双。心里不由地骄傲,唇角微微挑了起来。
      
      正出神间,听到父亲低沉的声音:“你娘——她好么?”那声音里有无限柔情、无限感慨,扶风心头像被孩童的手轻轻戳了一下,又酸又软又麻,眼角不由地湿润了。
      
      “她因与爹相恋,触犯天条,被贬为鲛人,久居深海,法力尽失。孩儿出生之后,她将孩儿寄养在师父那儿,想念孩儿之时,她便偷偷游到岛边,喊我的名字。”声音里带了一丝鼻音,不知不觉就把往事讲了出来,“孩儿一直以为自己是鲛人,直到中毒之后,服了本命珠,才化为白龙,解了毒性。上次,您在凤阁外见到的那位姓炎的江湖人,其实是孩儿的舅舅,他叫炎焱。孩儿还有一位祖父,叫做炎啸,他们都居住在南海龙宫。孩儿那次失踪,并非被师父带走,而是舅舅。舅舅脾气暴躁,但对孩儿极好。”
      
      “那条在皇宫上空出现的金龙便是他?”商子牧敏感地问道。
      
      “是。”
      
      商子牧沉默了,扶风听到他沉沉的叹息。
      
      “娘在龙绡宫里,每天织着鲛绡。她把您十八岁时的模样织了下来,日日对它,以解相思。昨晚孩儿给她送去您现在的画像,因为,娘想看您现在的样子,她想,把您重新织下来。”
      
      商子牧的眼圈又红了,袖子里的手指轻轻颤抖。
      
      扶风为他挽好头发,戴好冠,在他身后跪了下来:“娘不想妨碍爹的生活,她只是想让孩儿待在爹的身边,尽些孝道。知道爹一切都好,娘也放心。请爹只将娘和孩儿放在心里便好,千万别将事情说破。孩儿侍奉爹一辈子,给爹养老送终……”说到这里,眼泪就涌进了眼眶,爹是人,终究只有人的寿命。自己能够侍奉他,也不过就几十年而已。
      
      心,说不出的痛。
      
      商子牧转过来,拉住儿子的手,涩声道:“爹对不起你娘。风儿,爹虽忘了往事,可如今想起来,爹知道,爹与你娘,曾经两情相悦。哪怕再短暂,也刻骨铭心。从此,再不会忘了。答应爹,想办法把你娘救回龙宫去,让她恢复龙女之身。”
      
      扶风点头:“是,孩儿一定会做到。”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