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章君臣共谋

      御书房。
      
      “禀陛下,洞庭十八寨军师穆祖良于昨晚在天牢离奇死亡。”卫晋跪在皇帝面前,深深俯首,脊背上绷紧的肌肉,代表他此刻内心的惶恐与紧张。
      
      “什么?”微泫脸色骤变,眸中迸出利芒。
      
      “穆祖良离奇死亡……”卫晋气息不稳,“臣该死!”
      
      “说清楚,什么叫离奇死亡?”
      
      “回陛下,仵作查不出伤痕,判断不出他的死因。”
      
      微泫深黑的瞳孔渐渐收缩,难得的挫败之意从他眼中掠过。他扬声:“来人!召丞相与程铁生觐见!”又吩咐卫晋,“商扶风江湖经验丰富,你去找他,带他一起去天牢查看穆祖良的死因!快去快回!”
      
      穆祖良的尸体仍然维持着昨晚的姿势躺在牢房中,并未被移动。扶风晃了晃头,这情形,与昨晚记忆中一模一样。
      
      原来,昨晚自己果然元神离体,来到天牢。那么,穆祖良最后留下的“遗言”,果然与那位神秘的“少爷”有关。可是,他又如何能把这一线索告诉别人?
      
      他蹲下-身,仔细检查穆祖良的尸体。
      
      “商大人?”卫晋唤。
      
      扶风抽出剑来,寒光一闪,划过穆祖良喉头,一样东西飞出,被扶风接在手中。他摊开手掌,将那东西递与卫晋,竟是一枚小小的蛾子,通体漆黑,泛着诡异的光泽,看来令人毛骨悚然。
      
      商子牧与程铁生已经在御书房,见两人进来,齐齐把目光投向他们。
      
      扶风拜过皇帝,站起身。微泫看到他脸上有青紫的痕迹,但穆祖良的事当前,他便也没有追问。
      
      “商扶风,你已见过穆祖良的尸体,可看出死因?”
      
      扶风拿出那枚蛊虫:“禀陛下,有一种蛊虫名唤子母蛊,将子蛊植入人体,持母蛊者便可操控服子蛊者。母死子亡,无药可救。这穆祖良便是死于子蛊。”
      
      程铁生闻言变色:“好阴毒的主意!”
      
      微泫的脸色也不好看:“朕以为将穆祖良关在天牢,便可万无一失,谁知竟出这等事!”
      
      商子牧蹙眉:“前次扶风中毒,太医查出毒来自西域,这次穆祖良又死于蛊虫。幕后操纵之人如此奸邪,且手段狠辣,令我们防不胜防。这穆祖良……终是我们慢了一步!”
      
      扶风道:“恕臣斗胆插言,穆祖良被关入天牢已有十日,此人为何现在才动手?实在令人费解。”
      
      程铁生道:“或许,那施蛊之人并不在京;或许,他只是在跟我们做游戏,因为他料到穆祖良不会招供。”
      
      扶风心中想的却是那位“少爷”,案子到现在,已牵扯到宫中太监何穆、刑部师爷吉卿,还有蜃阙城四大珠宝商。此人何德何能,竟然可以把触手伸进皇宫、官府,还能买通珠宝商?若是他果然得了洞庭十八寨的宝藏,财富是已经足够了,可能买通何穆、吉卿这样的人为他卖命,似乎还不够。
      
      若说为报父仇而陷害他,理由可以成立,但为何要牵扯进这么多人?这局棋布得太大,煞费苦心只为杀他,还牺牲了何穆与穆祖良,值得么?
      
      还有云裳,她被蛊惑与这件案子有没有牵连?若说有,他实在想不出会是什么关系;若说没有,这施蛊的手法却又无独有偶。
      
      御书房内一时静极,所有的人都在思考。
      
      还是扶风最早打破沉默:“陛下,臣不明白,您为何不从吉卿身上下手?”
      
      程铁生瞪他一眼,似乎在说:你敢质疑陛下的决定?扶风的眼睛清澈明亮,就那么直直地看着皇帝。
      
      商子牧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好,这小子有种。
      
      “自何穆死后,我们唯一确定的一件事是:吉卿的如夫人于翠是何穆的女儿。可是,自那以后,吉卿与于翠都没有任何动作。朕不想直接拿下吉卿,是因为有何穆这个前车之鉴在。他们俩,显然对幕后之人死忠,宁可自己舍弃生命,也不会招供。朕不想再掐断一条线索,故而以静待动。”
      
      皇帝说完,有些懊丧,自己竟然向一个臣子去“交待”?眼神微微不悦,只是表情一闪而逝。
      
      商子牧看在眼里,又不禁弯了弯嘴角。
      
      程铁生补充道:“事到如今,臣能够猜到,那幕后之人想陷害相爷与商大人未果,不惜掐断一切线索,再制造下一次机会。”
      
      扶风心道,这么说,你们都相信我无辜了?暗暗松了口气,只要不连累父亲,什么都好。
      
      皇帝命程铁生与卫晋退下,转而看扶风,这会儿才想到要敲打敲打他:“商扶风,你可知罪?”
      
      扶风一愣,没有马上反应过来,却直觉地跪了下去:“……请陛下明示。”
      
      “昨晚丞相教训过你了,你仍然不知?”
      
      扶风这才明白,原来皇帝在这儿等着他呢,俯身叩首道:“臣知罪,再也不敢了。相爷为此事已经再三教训过臣,是臣无状,有负相爷教诲。”
      
      皇帝淡淡道:“朕要的不是你不敢,而是你心甘情愿。”
      
      商子牧想起云英公主的话,心里暗道,陛下果然憋屈。
      
      “是,臣明白。”扶风再叩首,虔诚道,“臣视相爷为主,视陛下为天。有陛下这样的明主,才有相爷这样的贤臣。臣愿附相爷骥尾,为陛下江山效力。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微泫很满意,看商子牧一眼。这小子不打不行啊,打了一顿,嘴巴都变甜了。
      
      “今后再犯,休怪朕不给你脸面。”
      
      “是,臣谨记。”
      
      “起来吧。”
      
      “谢陛下。”扶风站起。皇帝又道:“朕想知道,你对古斯太子有何看法?”
      
      扶风又是一愣,皇帝这是考验他?他抬起头,据实以告:“臣不敢妄下定论,因为臣心中尚有疑惑。”
      
      “你是说这尊玉像么?”打开抽屉,取出一样东西,正是那尊雕成云裳的玉像。
      
      扶风看看商子牧,是他盗取的那尊么?商子牧以目示意,不是。
      
      那,便是云裳先拿到了。
      
      “正是。”
      
      “你怀疑它被施了巫蛊之术,导致云裳神思异常?”
      
      “是。”
      
      微泫伸手摸了摸玉像:“这尊玉像,朕请宝相国寺的住持普济大师看过,此人乃得道高僧,有阴阳眼,能辨妖物,朕将他视为国师。可他言道,这只是普通玉像,并无异常。”
      
      难道是我猜错了?那个古斯没问题?若如此,云裳身边另有危机。扶风心中不安,暗想,恐怕得求助于外公与舅舅了。龙宫之中当有避邪之物,需拿来送给云裳为好。
      
      “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微泫看他一眼,“你被一连串变故扰了心神,想必是草木皆兵了。”
      
      扶风只能称是。
      
      “对古斯向云裳求亲这件事,你怎么看?”小子,我给你机会,看你怎么说!
      
      扶风呼吸一窒,眼角的余光中看到父亲深邃的眼眸盯着自己,他狠狠逼迫自己,挺直脊背。
      
      “此乃皇家事,陛下怎的问起微臣来了?”他努力牵出笑容。
      
      “朕只是问你的意见。”
      
      “两国联姻,乃是好事。”说话费力,却还要强作平静,他垂着眼帘,不想让目光泄露自己的心事。
      
      微泫紧盯着他,那目光看得他无所遁形,他却不能有丝毫动摇。
      
      微泫眸色一沉,缓缓道:“好,爱卿为朕考虑,其心可嘉。”一拂袖子,“退下吧。”
      
      商子牧道:“陛下,臣还有一事。”
      
      “关于案子?”微泫立刻反应过来。两人之间,总是心有灵犀。
      
      “正是。”
      
      “说说看。”
      
      “臣想,我们不该一直处于被动。不能动吉卿,我们可以从别人身上下手,但要出奇制胜。这个人……”
      
      微泫眉心已动,却抬手制止:“我们三人同时写下答案,朕想看看,我们是否想法一致。”他看扶风,显然带着考验之意。
      
      三个人,三张纸,写完,一起摊出。答案一致:于翠。
      
      “臣有计,要扶风去做,幸好他回来了……”
      
      “朕准了。”
      
      因为扶风脸上仍有伤痕,再考虑到古斯要去拜访,商子牧命他回府等候。
      
      回相府的路上,扶风意外地遇见玲珑斋的顾听雪。似乎几日不见,这女子瘦了许多。遥遥见他,脸上已露出惊喜之色,迎上来道:“商公子,你还好么?”
      
      扶风下马,向她抱拳行礼:“顾姑娘,不想在此遇见你。”
      
      “是啊,多日不见了。”尾音带着幽幽之意。
      
      “听说我不在府中时,你曾来找过我?有事么?”
      
      “没,我只是,盼你安好。”
      
      扶风微笑:“我很好。姑娘你呢?”
      
      芳心是事可可,唯独一人牵挂。可偏偏,这话说不出。
      
      扶风似乎感觉到什么,连忙转移话题:“令尊可好?另外那三位掌柜的,他们可好?”
      
      “家父还好,另外几位,也没听说有什么事。”
      
      “哦,这就好。”扶风欣慰道。
      
      顾听雪凝眸看他:“商公子,你不怪他们陷害你么?”
      
      “他们或许只是学艺不精,看错了。若真是被人利用,陷害我,也是情有可原。不过是寻常百姓,权势面前,顾及性命家人,迫不得已罢了。”
      
      “你……”心比海底鲛珠,如此温柔皎然。你的善良,让世人惭愧。
      
      她欲言又止,想起韩铮的话,终是换了词句:“商公子,你真是好人。但凡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你只管说,我一定尽力。”
      
      “好。谢谢姑娘。”告辞离去,留下怅然的女子。一转脸,就看到韩铮抱剑倚在一家店铺前,一动不动地望着他。
      
      “是你?你在跟踪我?”
      
      韩铮笑:“大街人人走,我不过是碰巧经过,看到你与商大人在此。”一挑眉,“我早就已经放弃你这条线索了,跟踪你毫无意义。”
      
      顾听雪瞪他一眼:“那我是否要感谢韩捕头手下留情?”
      
      韩铮不想接招,只是看着她。那目光令顾听雪想要躲避。
      
      “你不该再来找商大人。他的心不在你身上。”语声中似有叹息。
      
      顾听雪气得脸发红:“这与你无关!”
      
      “这当然与我有关。”
      
      “什么意思?”
      
      韩铮走近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顾听雪扭过头,落荒而逃。韩铮在她身后,越发加深了笑意。
      
      回相府,管家对扶风道,古斯太子派人来传话,说本欲登门造访,但今日与云裳公主相约去游帝京,向他致歉,改日再约。
      
      扶风怔了怔,重新出府,到凤阁,向商子牧告进。商子牧道:“我不是叫你留在府中么?你怎的又来了?”
      
      扶风躬身行礼:“回相爷的话,古斯太子今日与云裳公主游城,无暇来访,属下自然来相爷身边当值。”
      
      商子牧细细看他的眉眼,忍不住问:“你——无动于衷?”
      
      “属下不明白。”扶风垂眸,“这与属下无关。”
      
      商子牧狠狠瞪他,扶风一脸恭顺,别无表情。
      
      “滚外面去守着!没有我召唤,不准进来!”商子牧低吼,眼不见心不烦。
      
      扶风应是,退到门外。
      
      室外阳光正好。蓉儿和古斯,他们应该玩得很开心吧?爹,我又惹您生气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