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瞒天过海

      张恒赶到河边时,只看到河水泛起层层涟漪,好像有什么东西刚刚落入水中。此处离渡口泊船处较远,岸边长满茂密的芦苇。没有灯光,只有一轮明月倒映在水中。
      
      是扶风?他跳进水里了?他脑子里嗡的一声响,向水中大叫了几声:“扶风!扶风!”,想要下水,突然想到自己是只旱鸭子,手脚顿时僵住。
      
      为什么他要跳水?怎么可能?他开始怀疑自己,扶风的轻功那么高,刚才,自己有看清扶风的身影么?那电光石火般逝去的影子,确实是扶风?那远远传来的落水声,自己没有听岔?他脑子里一阵晕眩,也许,自己也喝多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就在这时,水面上哗的一下迸起一道亮光,像一颗巨大的夜明珠,瞬间照彻水府。他猛地睁大眼睛,想要细看,水面却突然沸腾起来,成千上万条鱼从四面八方游来,将水面遮得严严实实,那层亮光很快消失了!
      
      不,是被挡住了!张恒脑子里泛起这个念头,背上凉飕飕的。他听到水底传来汹涌的声音,像一个漩涡。只是,那漩涡被鱼群盖住了,他看不见。
      
      冷汗从背上冒出来,张恒心头狂跳。这一幕,太诡异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鱼,它们,像是应召而来,集体完成一项使命。可是,那是什么?
      
      还有扶风……扶风在哪里?
      
      他像傻了一般,呆呆地看着水面,忘记作出反应。过了很久,那些鱼才慢慢散去,水面恢复平静,波光粼粼。
      
      一股凉风吹来,张恒被吹得一激灵,如梦方醒,鬼使神差一般,冲着水面又喊了几声:“扶风!扶风!”
      
      水面无声。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晃晃脑袋,还是有点晕,果然,是喝多了么?他转身朝镇上走,刚进浮生阁,商子牧和另外四人,加上一只小狐狸,齐齐把目光投到他身上。
      
      小狐狸现在蹲在商子牧身上,这段时间,它一直在用它的小动作“安抚”商子牧。但是,若有人懂它的眼神,便会看到,它眼里其实蓄满担忧。
      
      “老爷……”张恒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凑近商子牧,低低禀道,“属下看到他跳进水里,一直没有出来,属下怕老爷担心,先回来向老爷禀告。属下该死,属下不会水……”
      
      商子牧一怔:“你看清了?”
      
      “属下……”张恒本就在怀疑自己,被商子牧一问,他愈发不敢确定,“属下只看到一条白影,听到落水的声音,赶到时……”
      
      “老爷。”少年的声音忽然在他身后响起,随即,一股淡淡的香味在空气中飘散开去。
      
      张恒吃惊地回过头,身后出现的白衣少年,可不正是扶风?身上干干净净,连一滴水珠都没有。只是脸色苍白,目光有些迷离。见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他,他羞愧地低下头,嗫嚅道:“我,我喝多了。刚才……在无人处吐了一回,怕身上有味道,便在镇上买了一个香囊,这里面的香料很好闻……”
      
      献宝似地拿出香囊,递给商子牧:“老爷,您看。”乖巧得像个孩子。
      
      小狐狸嘻嘻笑了,扶风,你果然有瞒天过海的本事,我白为你担心了,吸吸鼻子,配合地做了个“真香”的表情。
      
      张恒用梦游般的目光看看扶风,再看看大家,默默坐下。难道刚才真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扶风坐下,小狐狸立刻自觉地从商子牧身上撤退,轻轻跃到他腿上,低低道:“张恒那家伙被你吓到了?他肯定怀疑自己脑子不清楚。”
      
      扶风用手捏捏它的背,示意它“稍后跟你说”。
      
      这时候他们左前方那四名江湖中人吃饱喝足,起身走了。商子牧把香囊还给扶风,微微笑道:“男孩子还戴什么香囊?你倒像富家少爷,不像江湖人。”
      
      扶风脸一红,匆忙把香囊塞进怀里:“我只是想,老爷那么高雅的人……”
      
      “高雅?”商子牧展了展衣袖,“我也是一身酒气啊,这里都是大男人,不妨事。”轻描淡写的语气,完全没有灌醉扶风的愧疚感。
      
      雪舟瞄他一眼,相爷,人家都吐了啊,您适可而止吧。
      
      扶风扶了一下额头,看起来仍没清醒的样子,口齿也不甚清楚:“是,老爷……我早说了,我不胜酒力,老爷……您和他们继续吧,别让我扫了大家的兴……”
      
      商子牧点头,又与四大侍卫、雪舟他们喝了会儿酒,方尽兴而返。
      
      他们没有注意,角落里坐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一直背对着他们,直到他们离开,他才回头,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慢慢眯起眼睛。
      
      “扶风?莫非这少年就是扶风?商子牧……”喃喃的低语淹没在酒杯里。
      
      扶风脚步虚浮,却发现腰里多了条手臂,一回头,对上商子牧含笑的眼睛,那双眼睛,和煦而包容。
      
      扶风没有推开他,反而不着痕迹地向他身边倚了倚。小狐狸躲在他袖子里,偷偷捂着嘴笑。这家伙,果然还没长大,这会儿早就清醒了吧?还借酒装醉,想要得到父亲的宠爱。若是到了相府,他会不会跟相爷家那位九岁的小娃娃商略雨“争宠”?一念至此,越发笑得打跌。
      
      扶风一拂袖子,给它一个警告的暗示。小混蛋,想到什么好事了?别得意忘形啊,小心我把你甩出去!
      
      上船后,商子牧把扶风推给雪舟:“给他洗个澡,把他扶到我房间来。”
      
      雪舟应声,搀着扶风走了。商子牧叫过张恒:“把你刚才看到的详细告诉我。”
      
      张恒犹犹豫豫地道:“可是,相爷,属下……属下自己都糊涂了。”
      
      “没关系,你只要说出来,我自会判断。”
      
      “是。”张恒道,“属下轻功没有扶风高,追出来,只看到白影一闪,风驰电掣一般向渡口方向掠去。属下紧追过去,听到落水声,赶到岸边,看到层层涟漪。然后,水面突然泛起一道耀眼的银光,属下还未及看清,便看到四面八方涌来无数鱼儿,把水面遮得如同帷幕,根本看不到水下的情形。
      
      “属下当时看呆了,站了好久,清醒时,水上已经没有鱼,刚才那一幕,就像属下做了一场梦……”
      
      商子牧微微皱眉,眼里露出困惑之色。
      
      “相爷。”张恒赧然,“属下可能喝多了酒,产生了幻觉。那扶风不是好好地回来了么?即便属下看到的是真的,那也可能是水里发生了什么事,跟扶风无关。”
      
      商子牧看他一眼:“你很清醒,我知道你的酒量。”
      
      “相爷……”
      
      “去吧,没事了。”
      
      “是。属下告退。”
      
      少顷,雪舟扶扶风进来,小狐狸蹦蹦跳跳地跟在后面。
      
      “把他放我的湘妃榻上,拿床被子来。”商子牧吩咐。
      
      雪舟也不质疑,遵命行事。扶风躺在湘妃榻上,抱着身上软软的被子,半醉半醒的模样,唇角噙着笑意:“相爷……”
      
      “好点没?”商子牧蔼然问。
      
      “唔,还有点晕,不过,好多了。”
      
      商子牧过来,摸摸他的额头:“喝了酒,又洗过热水澡,身上怎么还这么凉?”
      
      扶风嘟囔:“人家喝了酒身子发热,我却越喝越冷。相爷,以后,不要叫扶风喝酒,好不好?”
      
      “好,好,以后你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今天是大家高兴,多敬了你几杯。”商子牧的手轻轻抚到扶风发间,拈到一根细小的水草。他的眉心动了动,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头发里沾了水草?”
      
      扶风的眼皮微微一跳,目光呆滞地看向商子牧,像是马上要睡着了:“水草?可能……是旁边的渔船上吹来的吧?我和小混蛋……白天一直在外面吹风…….”
      
      打个哈欠:“相爷,我困了……”头一歪,发出均匀的呼吸,竟是睡着了。
      
      商子牧看着他的睡颜,孩子一般纯净的脸庞,眉目柔和,唇角还挂着淡淡的笑容,毫不设防的样子。
      
      也许,是自己多疑了?自从认识这少年,一直在情感与理智间纠缠。心底里,下意识地想去关心、爱护他;理智上,却又维持着多年官场历练出来的谨慎。
      
      昨晚半夜三更去看他,却撞见这少年穿着中衣去“赏月”,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今晚发生的事,似乎更加扑朔迷离了。
      
      他轻轻叹口气,把小狐狸抱起来,放到榻上,小狐狸眯缝着眼睛看看他,懒洋洋地阖上,过一会儿便呼呼大睡起来。
      
      商子牧起身出来,到隔壁房间,在雪舟的服侍下沐浴更衣。回头进来,见扶风踢掉了半条被子,他不禁摇摇头,为他拉好:“这孩子……”一声孩子,自然而然地出口。
      
      扶风在睡梦中抿了抿唇,发出呢喃的梦呓:“相爷,属下不胜酒力……”
      
      连在梦中都自称属下了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商子牧看着他,心,不由地软了。
      
      等他背过身去,扶风的眼睛悄悄启开一丝缝隙,唇角,掠过一抹笑容。
      
      小狐狸用爪子摸摸他的脸,扶风啊扶风,你可真是狡猾,连自己的父亲都敢算计……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