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三章反省

      “相爷,属下知错了。”扶风试图缓解商子牧的怒气,清洌的声音里掺进了几许柔软的味道,“要打要罚,请相爷示下。只是,夜已深,还请相爷回去歇息。否则,属下罪上加罪……”
      
      “知错了?”商子牧回味地勾起嘴角,忽略掉他后面的关心之词。
      
      一个表情,令扶风下意识地挺直脊背,把头垂下去。他终于知道,自作主张的后果是什么。明明,是应该对父亲惟命是从的;明明,应该万事以父亲为先。可为什么……他开始反省自己,究竟是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养成了自己这种习惯,还是有别的原因。
      
      可是,他很迷茫。
      
      商子牧嘴角的笑容加深了。这小子,竟敢当着自己的面走神。看来,是对他太宽容了。
      
      看到父亲的表情,商略雨第一次觉得头皮发麻,再看看扶风,好像有些神不守舍。他急了,不由自主地轻咳一声。
      
      扶风顿时清醒过来,脸上开始发烫,嗫嚅道:“是,属下知错了。”
      
      商子牧以目示意:说说看。
      
      “属下未经相爷允许,鲁莽行事,万一连累相爷……”突然噤声,只觉得压力巨大。抬头看商子牧,那人眸深似海。他从里面看出暴风雨的气息,偏偏,沉静得慑人。
      
      “相,相爷……”扶风舌头打结。
      
      商子牧拂袖而起,在扶风回过神来时,他已用背对着他:“跪在这儿反省,若是说不出自己犯了什么错,我也不罚你,只是,相府再也留不得你了!”
      
      一句话震得小狐狸抖了抖,急得嗷嗷叫:“扶风,相爷真的生气了!”
      
      “爹!”商略雨也不淡定了,伸手拦住父亲,一边向扶风猛使眼色,扶风哥哥,你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说出这么笨的话?爹岂是怕被你连累?他是担心你的安全!
      
      扶风顿时如被醍醐灌顶,他跪行过去,不顾礼仪地拉住商子牧的衣摆:“相爷……”声音微微发抖,“属下该死,属下说了混帐话,请相爷留步,容属下回禀……”
      
      小狐狸听得心肝一颤,刚才还在怪扶风,现在却觉得心疼了。从小到大,扶风何曾这样诚惶诚恐过?他一直过得自由不拘。可是现在……现在他是红尘中人了,因为亲情,患得患失。
      
      它眼睛发涩,勉强冲扶风挤出一个笑容,以示安慰。
      
      商子牧没有动,修长的身影被灯光笼上了一层莹和的光晕,看起来像是月中之神。
      
      扶风仰脸看他,眸子中尽是虔诚的悔意:“扶风身为相爷的属下,理该一切唯相爷马首是瞻,不该擅自行动。况且,扶风得相爷提携,已经身为朝廷命官,行事不该再如江湖中那般随性。相爷所虑者乃是属下的安危和前程,并非相爷自己……属下那么说,是因为属下自己想到了那一层。属下该死,请相爷责罚。”
      
      商子牧默然片刻,声音低沉:“我不罚你,免得你伤上加伤,拖延上朝的时日。”
      
      商略雨和小狐狸同时松一口气,一人一狐表情出奇地相似。
      
      扶风惭愧地低下头:“谢相爷。”
      
      “我以为,经历过刑部、天牢那些事,你已经变得冷静沉稳了。没想到你还这样冲动。”商子牧垂眸看他,“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云裳?”
      
      扶风呼吸一滞。
      
      “你有什么苦衷?”
      
      那双眼睛似能看透人心,扶风避开,不敢直视:“属下没有。云裳公主是夫人的妹妹,保护公主,也是属下份内之事。”
      
      “为什么不告诉我?”
      
      “属下不敢妄言。”
      
      商子牧无语地看他一眼:“你已对云裳说,在我面前却不敢妄言?”
      
      扶风一愣,父亲这是……在吃醋么?
      
      商子牧心道,你若是我幼弟,最亲的人便是我了,还有什么事不能对我说?然后,他又心生懊恼,该死的,这个念头怎么越来越深了?为什么,看见这小子诚心认错,却死不悔改的样子,我就想狠狠教训他?
      
      “属下只是凭练武之人的直觉,可是,没有证据。”
      
      “那么,夜闯虞王府,你得到什么证据了么?”
      
      “属下惭愧,一无所获。”扶风瞒过了玉像的事。小狐狸心道,果然是拿回来自己看的。
      
      商子牧微微一笑:“聪明的猎人岂会轻易被人发现他设的陷阱?”
      
      “相爷?”难道,您也认为虞王府有问题?
      
      “你自己去领会。”商子牧淡淡道。
      
      小狐狸摸摸鼻子,相爷有时候,真的很有官威。
      
      扶风乖乖应:“是。”
      
      “在这里反省到天明。”丢下一句话,商子牧回房休息去了。
      
      商略雨抱着小狐狸坐在椅子上:“扶风哥哥,我在这儿陪你。”
      
      扶风宠溺地看他:“不,小孩子家需要多睡,你还是回去吧。”
      
      商略雨委屈道:“你总是把我当小孩,所以有事都不跟我说。一个人悄悄出去,害我担心。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兄弟?”弟字出口,急急收住,差点咬了舌头。兄弟?他应该是小叔吧?突然变成长辈了,这滋味真不美妙。难怪,他有事都不跟我商量了。我是小孩,我是小孩……
      
      在心里哀怨地碎碎念,表情煞是有趣。
      
      小狐狸捂着嘴偷笑。
      
      商略雨的话瞬间击中了扶风的心房,令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若不是跪着,他一定会伸手去揉商略雨的头发。
      
      “我没有当你小孩。”事实上,我也只不过比你大一岁,“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商略雨瞪他。
      
      “而且,我自视太高。”扶风连忙改口,检讨自己,“太相信自己的本事,比较托大,所以才没告诉你。”
      
      小狐狸噗嗤一声笑出来,扶风啊扶风,现在一个爹爹,一个弟弟,都那么难缠,你真可怜。
      
      商略雨把小狐狸的脸扳过来,仔细看了看,怎么感觉这小东西在幸灾乐祸?
      
      小狐狸立刻肃容,垂下眼帘,一本正经。
      
      “雨儿,你回去休息吧。”扶风再劝。
      
      “我不。”
      
      “公子!”扶风甩出杀手锏,恭谨道,“请不要再给属下增加罪过了。”
      
      商略雨一头黑线,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嘟囔道:“扶风哥哥,你真不可爱。”
      
      小狐狸努力克制自己,才没有笑得打跌。
      
      商略雨气哼哼地走了,小狐狸留下陪扶风,这时才表现出难兄难弟的模样,问道:“扶风,你膝盖疼么?”
      
      “不疼。”其实膝盖疼,臀部也疼。
      
      “老是挨打受罚,还不如回水府去呢。”小狐狸挑唆。
      
      “别胡说!”扶风正色道,“爹打我骂我都是为我好。”
      
      啧啧,真是孝子。虽然腹诽,其实却为扶风欢喜。有父亲管着,是种幸福,对不对?
      
      卧房内,商子牧睁眼看着床顶,一时难以入睡。云英公主低问:“扶风回来了?”
      
      商子牧偏过头:“把你吵醒了?都是这小子闹的!”
      
      云英公主微笑:“听你这口气,真像对晚辈似的。”
      
      商子牧微微纠结,可不正是把他当自己的兄弟了么?简直像入了魔怔一般。
      
      “臭小子,要不是看在他有伤,我要再打他一顿!”顾左右而言它。
      
      “该打。”云英公主轻笑,“不好好调-教,他怎能在官场上立足?你想栽培他,就要负责到底。”
      
      商子牧叹气:“可是这小子……真是野性难驯。”
      
      “他只是少年心性,可他听你的话,你好好敲打敲打他便是。”
      
      “我知道。”
      
      第二天一早,商子牧洗漱完毕,就到书房。他看到少年挺拔的背影跪得像青松一样笔直,小狐狸则在他身边蜷缩成一团火球,睡得正酣,还打着呼噜。
      
      一人一狐看起来格外宁静、和谐。
      
      跪了半夜,扶风的脸色有些发白,可一双黑瞳依旧明亮,那仿佛是种执着。
      
      “属下参见相爷。”俯身叩首。
      
      商子牧伸了伸手:“罢了,起来吧。”
      
      扶风站起来,却因双腿麻木,身子一个趔趄,跌进商子牧怀里。他几乎僵住,与父亲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接触过。那个怀抱……他像孩子一样贪恋,闭了闭眼,眼眶微湿。
      
      这个表情像一粒石子落入商子牧的心湖,激起串串涟漪。这少年的样子,分明把他当成亲人。他不是他的兄弟,又是何人?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