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二章夜探

      见两人退去,商子牧转向儿子,微蹙双眉:“扶风可有跟你提过什么?”
      
      商略雨摇头:“他只说去认认虞王府,孩儿问他为什么,他说即将入朝为官,先熟悉一下京城环境,尤其这些达官贵人的府邸,将来说不定要去拜谒。”言毕,漆黑透亮的眸子中飘起一丝疑云。扶风哥哥带伤出去,显然不仅仅是熟悉环境那么简单,今天自己怎么了,反应如此迟钝?
      
      “今日你小姨来过?”突兀的问话,令商略雨心头轻轻一跳,跟小姨有关么?
      
      “是。”
      
      “发生了什么?”
      
      商略雨回忆了一下:“扶风哥哥对小姨的态度……有些恭敬……”
      
      “哦?你详细说。”
      
      “是。”商略雨摸摸脑袋,有些纠结,这些男欢女爱的事,似乎跟他这孩子无关,可是偏偏要他来表述,“……扶风哥哥在小姨自称为‘臣’,界限分明,孩儿看得出,小姨很受伤。后来,扶风哥哥突然问小姨有没有碰过什么邪物,当时,他面若寒霜,孩儿都被他吓了一跳,因为,他身上的气势……有些迫人。”
      
      商子牧神情一震,沉声道:“邪物?”
      
      “是,扶风哥哥是这么问的。当时,小姨很生气,孩儿只好劝她进内堂,想方设法安慰她、讨好她。她和孩儿说话的时候,扶风哥哥退到廊下,询问了添香与入画什么。后来,他进来,说小姨气色不佳,想是病后体弱,请求为她输送真气,调理一番。”
      
      商子牧沉思。
      
      “经他一番调理,小姨变得容光焕发,像吃了仙丹一样。大家都很高兴,谁也没有去追究什么邪物……”
      
      “这些事,他在我面前只字未提。”商子牧的脸色依旧平静,可商略雨看得出,他生气了。
      
      “孩儿也未曾向爹禀报。”声音有些弱,眼睛偷偷瞟父亲,“爹命扶风哥哥好好养伤,扶风哥哥自然不敢违抗,我们只在晚膳时见过爹,可是,食不言,寝不语,那时我们又不敢开口。”
      
      商子牧差点气笑了,儿子这样示弱的时候真不多呢。多半怕自己生扶风的气,回来责罚他吧?
      
      “好好养伤?”尾音上扬,带着些危险的气息,“不敢违抗我的命令?那他还敢偷偷溜出去!果然是江湖习性不改,整天自作主张、惹是生非!”
      
      商略雨连忙倒了杯茶送上去,狗腿地笑:“爹,您别生气,您看,这么晚了,您还是回房休息吧,明天还要上早朝。孩儿在这儿等扶风哥哥平安归来。”
      
      见自家儿子呲着几颗小白牙,笑得近乎谄媚,商子牧扶额。这小子铁定被扶风收买了!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表情。
      
      “不,爹在这儿等他,你去睡吧。”
      
      于是,父子俩一起留了下来。
      
      云英公主早被吵醒,却只是暗暗叹了口气,没有过问。凭女人的直觉,他知道丈夫越来越在乎这位疑是小弟的少年了。
      
      一道黑影如流星般划过夜空,风声瑟瑟,月如水,京城在沉睡。
      
      “扶风,你疼么?”黑暗中那双眼睛亮如寒星,可小狐狸还是看出他在忍痛。
      
      “没事。”扶风一边飞掠,一边轻轻抚了下小狐狸的毛。
      
      小狐狸受用极了,这次扶风没有抛下它,夜闯虞王府还要带着它,真够哥们!
      
      “有伤又何必冒险?你心乱了吧?”他老气横秋地看扶风一眼。
      
      “心乱?此话从何说起?”
      
      小狐狸眯了眯眼睛:“你干嘛急着去探虞王府?”
      
      扶风语塞。
      
      “还不是为了云裳公主?”小狐狸代他回答,“微澜送她的玉像有问题,对不对?你怕他们对云裳公主不利,所以才夜探虞王府,想找出什么端倪来。”
      
      “你怎么知道?”
      
      小狐狸哼了一声:“我可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跟那两位宫女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后来,你给公主驱邪,我看到你指尖射出的红光。”有些为扶风得意,又有些自得,“你变龙了,法力大增啊。不过,我可不像你家那位傻弟弟,我通透着呢,什么都看在眼里!”
      
      扶风苦笑:“雨儿那么聪明,你说他傻?”
      
      “可你这闷葫芦不说,他也不知道问,难道不傻么!”
      
      可能,是我平安归来,雨儿太开心了,所以才变得有些迟钝吧?扶风暗想。
      
      “你对相爷也没说。”小狐狸斜睨着他,“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还是想什么事都自己扛着?”
      
      扶风一滞。
      
      “都有吧?”小狐狸挑了挑眉梢,“你一向四平八稳,可出了公主这事,你就沉不住气了,你还敢说你对她没有动心?”
      
      “我……我是相府的人,理当保护云裳公主。”
      
      “如果因为这个,你应该禀告相爷,由相爷定夺。”
      
      “这……”
      
      小狐狸又哼了一声:“擅自跑出来,回去等着相爷责罚吧。”
      
      扶风脚下微顿,但立刻又飞掠起来,低斥道:“不必多言!我既出来,总不会半途而废。”
      
      小狐狸撇撇嘴,明明心虚,还不肯承认,死鸭子嘴硬!
      
      虞王府里阒寂无声,月光穿过重重院落,洒在玉石阶上,像铺了一层水。微风吹过,树影婆娑,檐角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好一派宁静、安详的景象。
      
      几家院前悬着宫灯,发出淡淡的、柔和的光芒。除此之外,还有四处流动的灯火,伴随侍卫们巡逻的步伐。只是,这些灯光没在整座王府中,像没入海洋,几近微弱。
      
      扶风贴在院墙上,四下眺望。他能在黑暗中视物,自然将目力所及之处尽收眼底。
      
      一切井然有序,没有丝毫阴谋的味道。
      
      扶风身形掠起,像一片叶子,或一道剪影,穿透月光。看似不快,却无迹可寻。只是眨眼间,他已落在涵摄院里。
      
      涵摄院,隶属小王爷微澜,客堂、书房、白天休憩的卧房都在这个院子里。下午经过王府时,商略雨已将内部格局讲给扶风听。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守卫。调动起全身感官,扶风敏锐地捕捉着身边气息。竟然,连影卫都没有一个。
      
      他又看了涵摄院一眼,难道,这里没有秘密?
      
      书房门轻轻一推就推开了。扶风闪身进去,立刻闻到空气中飘着一缕淡淡清香。书桌边放着一个梅子青香炉,炉内香烟未熄。看来,此间主人离去不久。
      
      墙上挂着几幅字画,落款都是“虞王重”。一室典雅,并不显出王府的尊贵,倒像普通书香门第。
      
      书桌上干干净净,没有文书案卷。扶风往后看,看到一道屏风,屏上小桥流水,都是江南景致。
      
      他绕过去,见里面有一张木榻,上面摆着方桌,还有棋盘、棋子,应是微重与人品茶、对弈之处。
      
      桌上放着一杯茶,触手犹有余温。果然,微重离去不久。他为何在此待到这么晚?
      
      榻上有枕头,枕边有一个沉香木的匣子,用精致的铜锁锁着。没有铁丝,扶风干脆伸手捏住,轻轻用力,就将铜锁拧断了。
      
      匣子打开,扶风怔住。里面是一尊玉像,雕琢得栩栩如生。上好的美玉,泛起莹润的光泽,又经鬼斧神工之作,周身线条完美无缺。拿在手里,只觉得这玉像是活的。
      
      那是云裳!
      
      “是一个玉像,雕的是公主本人,那玉像极有灵气,看着就像是活的一样,还能散发出香气。有它之后,公主夜夜安眠,不再被噩梦惊醒。”
      
      “是……是虞王爷家的公子,小王爷微澜送的。”
      
      添香的话又响在耳边。
      
      原来,微澜除了送一尊玉像给云裳,还留着一尊在这儿?他在这儿待到半夜,把玉像放在枕边……
      
      脑子里有瞬间的空白。难道……难道微澜对云裳有不该有的心思?难道他在这儿睹物思人、夜不能寐?
      
      这玉像……他仔细看了看,没有问题。那么,他送云裳的那一尊呢?
      
      小狐狸在他怀里动了动,嘀咕道:“这微澜莫不是喜欢上自家堂妹了吧?”
      
      扶风像被人一拳打在胸口,闷闷的痛。他想起“满庭芳”前微澜怒打尤舜卿,还用怜惜的眼神看云裳,对她说“妹妹出门,也该带些侍卫。若是出了什么事,你这千金之躯……”
      
      果真如此么?可是,微澜是有家室的人,他今年二十五岁,二十二岁成亲,虽然结婚比别人晚,可到底成亲了,还有了儿子。
      
      难道,他将心思压得那么深、那么久?
      
      扶风失魂落魄了一般,无意识地把玉像收入怀中,小狐狸伸出双爪往外推:“这,扶风,你干嘛?”
      
      扶风一怔,随即回神:“哦,我,我把它带回去,禀报相爷。”
      
      小狐狸怀疑地看他一眼,莫不是想留着自己看?
      
      出书房,扶风又在王府兜了一圈,十分顺利,没有惊动任何人。可是,也没发现任何异样。
      
      掠上王府围墙,刚想落下,心头蓦然一动,举目看去,百米之外有两条人影趴在围墙上。仔细看他们的身形,觉得熟悉。
      
      他如疾风般扑过去,两人条件反射一般回身出掌,扶风已在刹那间认出他们的眼睛,低喝一声:“是我!”来人正是张恒、李泰。
      
      “商大人?”张恒刚吐出三个字,就被扶风一把抓住,提落围墙。李泰如影随形,三人一狐瞬间飘出数丈开外。
      
      “商大人。”张恒被放开,看着扶风,口气略带埋怨,“相爷被惊醒了,您这样擅自行动……”
      
      扶风后知后觉地开始窘迫:“你们,是相爷派来接应我的?”
      
      “正是。”李泰道,“大人如今身份不同,做事还需小心谨慎。若是有个意外……”后面的话他没讲,可扶风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你就不怕连累相爷?
      
      脸上烧起来,所幸蒙着面,别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很平安。”
      
      “我们回去再说,莫要让相爷久等,他明日还要上朝。”
      
      “好。”
      
      相府,商子牧已移驾书房,见扶风回来,明显松了口气,可马上又换上另一副表情:面沉似水。
      
      扶风跪下:“相爷……”
      
      “伤好了?”简短的三个字,隐含着怒气。
      
      “回相爷,属下好得差不多了。”扶风小心翼翼地回。
      
      “过来给我看!”
      
      扶风脸上轰的一下,小狐狸从他怀里跳出来,抖了抖毛,扭头看他,眼神在说:“你看吧,活该。”
      
      商略雨冲扶风扮个苦脸。扶风哥哥,我爹貌似真的生气了,你自求多福吧,我可不想看你伤上加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好久没更了,想亲们,也想我的儿子了,于是努力爬行中......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